.

完美的理解
8 R: O. C' G" o- _+ m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9 g2 X/ Q. Y6 D4 f

6 t4 {9 }4 D  n) ^( g" E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r" n4 N; c5 E8 M5 F- x. P) C8 _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7 Z' Z8 l" s+ x0 C3 @4 n5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昨晚的月亮非常宽阔而饱满地挂在地平线上,我觉得它似乎想诞生一个太阳。它的怀孕是一个谎,然而我相信月亮中的是个男子而不是女人。这个夜游者不太有男子气概,显得很怯懦,他怀着恶意经过了屋顶。月中的那个僧人贪婪与妒忌,他贪恋大地与一切情侣之欢。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4 ]9 V5 F' ~. n3 L; T  p3 k; }
  我不喜欢屋顶的那只雄猫,我厌恶那些绕着半开的窗户偷偷摸摸走路的人。他虔诚而默默地从众星之毯上走过,我很厌恶那些蹑手蹑脚的而甚至不让鞋钉作响的人们。诚实者的脚步也会说话,但是猫却总是偷偷地溜走。你看,月亮多么像猫,他也总是在不诚实地前进。
4 O( t* Q$ v0 z& x" N- Haoxiu.com  敏感的伪君子们,所谓的“纯粹的求知者”,我认为你们是贪婪的人!你们也爱大地与地上的一切,我看透你们了,你们的爱里有耻辱,有恶意,你们像月亮。你们的精神被说服去轻蔑地上的一切,但你们的内心并没有被说服,那却是你们身上的最强硬者!
. J3 C& X$ H' N" ?%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现在你们的精神耻于为其服务,总在说谎与逃避,你们说谎的精神自言自语:“那是我最高尚的事,盯着生命毫无欲望,不像狗那样伸长了舌头。”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1 z* T$ w! K! |$ e- u3 n* e- L
  这就是我所说的对于万物的完美的理解,对于万物,不要寄予任何希望,只求能够像镜子一样躺在它们旁边!
' y! @& A* k- Z1 z! R! {5 i; v7 C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啊,敏感的伪君子、贪婪的人们!你们的希望里缺少天真,所以你们毁谤希望!真的,你们爱大地可比不上创造者与生育者!哪里有天真?天真在有生育之意志的地方。想超越自己而创造的人有最纯洁的意志。* Y+ t" `) h2 m( [5 j& y) I% O
  美在哪里?美在我用整个意志去发挥作用的地方。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X+ v& `3 B; _- `: F
  爱与死是自古形影不离,求爱意志也就是为死做好准备,我这是说给懦夫听的。你们自称柔软的媚眼是“沉思”!而懦夫的目光看到的可以是“美”吗?那是污染了高贵的名字!纯粹的求知者啊,我诅咒你们永不生育,虽然你们宽阔而饱满地躺在天边!aoxiu.com1 M' w' W! N/ D+ z7 {6 y
  你们满嘴高贵的言词,还妄想我们相信,你们是骗子!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w( P: P7 |- l# U
  我的言语粗糙而贫乏,我乐意捡起你们欢宴时掉下的东西。在你们与你们的欢宴的周围,空气恶浊,因为空气里充满了你们的欲望、谎言与神秘。要先敢于相信自己,不自信的人永远是说谎者。! a: J8 ]9 |- e( u# u7 C
  你们这些“纯洁的人”,在自己面前放了一个上帝的面具,你们的可怕的蛇爬进了面具。你们这些“沉思者”真会骗人,查拉图斯特拉也被你们的神圣的表面所蒙蔽,没有猜到蛇钻了进去。
* I0 y; Z; _- q$ K0 L+ f/ `/ m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纯粹的求知者啊,在你们的把戏中我似乎看到了上帝的灵魂,你们的把戏可真高明!在我们的距离间充塞了毒蛇之污秽与邪恶的气息,掩盖了充满淫欲的到处爬行的蜥蜴之诡计。
, a9 a7 d: p0 e1 `Osho  然而,我靠近你们了,白昼为我也为你们降临,月亮之爱就要完结了!看,它在黎明面前显得惊讶而苍白!太阳马上来到,它对于地球的爱也已来临!太阳的爱是纯真而富有创造性!看,她急切地越过大海,你们没有感到她的爱的饥渴与炽热的呼吸吗?它想吸吮大海,从其深处直到其高度,大海因其渴望而涌起了无数的乳房。
, v6 ^0 _4 L1 d7 x+ S, f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大海被太阳热吻并吮吸,它想变成水汽、高度、光明的通道甚至光本身!Osho& y9 D" O  R, k1 z6 B0 X
  真的,我也像太阳一样热爱生命与一切深海。这就是我所说的知识,一切深邃的都要上升到——我的高度!
; V2 ]: R) i, _* q; q4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学者
; L' m: u. m6 ^7 ]" o+ W/ x2 \/ Haoxiu.com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6 {( W' @* a2 H- [; K, x# c) f

: A" K* u) r6 R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一个孩子告诉我,当我睡着的时候,一只绵羊吃我脑袋旁边的用长春藤做的花环。它一边吃,一边说:“查拉图斯特拉不再是一个学者了!”接着,它便不屑地离去。
% l% ^/ C. a# ]. K6 G: r%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我喜欢躺在这里,孩子们在这倒塌的墙与长满蓟草与红罂粟的地方游戏。对于孩子们与花草,我仍然是一个学者。他们搞恶作剧时显得很天真。对于绵羊,我不再是学者,我的命运要我如此——祝福我吧!
. T6 @8 |# H! Q  事实上也是这样,当我离开学者的家时,我也恶狠狠地把门关上。我的灵魂饥饿地坐在他们桌旁太久了!我没有像他们一样获得研究知识的方法,而那方法就如压碎核桃一样。我喜欢自由和清新的空气,我宁愿睡在牛皮上,而不愿睡在他们的荣誉与尊严上!我的思想变得热烈而焦灼,它们常常阻断我的呼吸。于是我必须到旷野中,离开一切的尘封的房间。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p- z8 x5 ~" |0 p7 k4 A. Q6 s
  然而,他们冷漠地坐在阴凉中,他们要在一切事情上只做观望者。他们无聊地坐在街上,张着嘴看着路过的人,他们等待着,想着别人的思想。如果谁用手摸他们,他们就像面袋一样在四周扬起一些飞尘,但是谁能想到这些飞尘来自谷物,来自夏日田地里金色的幸福?每当他们自以为是时,那些格言与真理使我浑身起鸡皮疙瘩,他们的智慧有泥塘的气息,我甚至听到里面有蛤蟆在叫。
0 S/ ?) C  F: H% K# T3 W( N/ Q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他们很聪明,手指灵巧,我的单纯与他们的复杂没有什么关系,他们精心地编织着精神之袜!他们就像精确的钟,只要别人按时扭紧,它们就会正确地指出时刻,谦虚地发出声音。他们像磨石和捣杵似地工作着,人们把谷倒进去——他们磨碎壳而使它变成粉。
1 l* _3 V0 D1 b3 l8 k) I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他们彼此不信任,互相监视着,像蜘蛛似地等候着。我常看见他们小心地准备毒药,用玻璃手套保护自己的手指。他们知道玩假骰子,急切地掷着,以至汗流浃背。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0 m! x* X& w/ A! f. t
  我与他们并不认识,我非常讨厌他们的道德、虚伪、假骰子。当我与他们住在一起时,我住在他们上面,因此他们也恨我。他们没想听到有人在他们头上走着,所以在我与他们之间放了木头、泥土与垃圾。这样,他们阻隔了我的脚步声,直到现在,最有学问的人都没有听说过我。人类之一切弱点与错误处在我与他们之间——在他们的房子里,这个被称为“假天花板”。
2 b3 z6 G4 R/ A4 N7 g/ q. c/ d2 saoxiu.com  不论怎样,我与我的思想在他们头上走着,即使我踩着我自己的弱点,那也还是在他们的头上。正义说:人类是不平等的。我想怎样,他们不一定怎样!
3 H' f7 Y  U9 [! ~8 u& f: E0 Uaoxiu.com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TOP

诗人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w+ z0 E" q( A( z( ~# \' G( q
aoxiu.com9 u* r+ a- @; |5 c9 X

" }. U0 Y5 {8 z2 A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自从我更好地了解了肉体以后,”查拉图斯特拉向他的一个弟子说,“精神之于我仅成了象征性的精神,而一切不朽只是个比喻。”aoxiu.com# h# R0 d# _1 G, P
  “我曾听到你这样说过,”这个弟子说,“那次你还补充了一句:‘但是诗人们太善于说谎了。’为什么你说诗人们说谎呢?”aoxiu.com" Z- k/ |% P2 @0 P
  查拉图斯特拉回答道:“为什么?你问为什么吗?我最不愿意被别人追问为什么了。难道我的经验,只属于昨天吗?我的经验已很久了。难道我必须是一个记忆之桶以便盛下那许多理由吗?我已经很难留住我的原因了,它们像鸟儿一样展翼飞走了。有时候我的鸟笼里也有一个迷路的鸟,我对它是陌生的,当我捉它时,它颤抖着。查拉图斯特拉以前给你说过什么呢?诗人们说谎太多吗?但是查拉图斯特拉自己也是一个诗人。你相信他这是在说着真话吗?为什么你相信他呢?”
" M8 J; f# L6 J/ _5 ?  弟子答道:“我信任查拉图斯特拉。”
8 P2 {5 ^2 L, _Osho  但是查拉图斯特拉摇着头笑了,说:
' p+ @4 f: b, s6 ~  “信仰不能使我神化,尤其是对于我的信仰。假如有人十分诚恳地说,诗人们太善于说谎:他是有道理的,我们说谎太多了!我们知道的少,又是笨拙的学习者,所以我们只好说谎。哪一个诗人不在他的酒中兑水呢?”+ G% C+ N+ g: W9 h
  许多有毒的东西在我们的地窖里准备,许多难以形容的东西在那里酿成。因为我们知道得太少,所以我们由衷地喜欢傻子,尤其是傻傻的少妇!
+ P5 ?  W/ Z5 q2 }/ r" n  我们很想知道老太太们在晚上互相讲述的故事,这是我们身上的永恒的女人性。似乎存在有一条通往知识的秘密之路,而这路并不是所有的人能通过的:因此我们相信民众及其‘智慧’。
6 L3 F0 F+ Y- k" U  诗人们都相信,不论谁躺在草地上或孤独的山坡上,总可以学到一点天地间的事。如果他们得到了一点温柔的情感,他们便相信大自然也爱上了他们,在别人前以此为荣。唉,天地间的许多事情,只有诗人们才梦到过!尤其是天上的事情,因为一切神都是诗人们的比喻和想象!
+ S% ^" M$ E3 @: IOsho  “真的,我们总是向往高处,在那里,安放着许多傀儡,我们称之为上帝与超人,他们都很轻,足可以坐在这种座位上!唉,我非常厌倦这本来虚无却硬被说成实在的东西。我非常厌倦这些诗人们。”
7 d3 V+ ?. K6 F5 |  查拉图斯特拉的弟子很不满,保持沉默。查拉图斯特拉也不再发言。他望着自己的内心,如望着远处。最后他叹了口气,说:# B$ O) A! c9 ?' Y0 b
  “我属于现在与过去,但更属于明天、后天与未来。我已厌倦诗人,不论是新的还是旧的,他们太浅薄,是浅海。他们没有深入思想过,他们的感情没达到底部。他们思考最多的是一点淫乐,一点烦恼。他们弹奏竖琴的声音就像鬼魅样呼吸与尖叫,根本不懂得热情的音调。他们把水搅浑,使之看上去显得深些。他们想证明自己是协调人,可我认为他们是一些胡搅蛮缠的不纯粹的人!”
) K$ L7 h3 B6 J$ W: J. K$ j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我在他们的海里撒了网,本想捉点好鱼,可拖上来的总是些古老上帝的头像。大海赠给饥饿者的是一块石块,好像饥饿者也从海里来的。人们也能从那里面找到珍珠,他们学到了大海的虚荣。
/ m+ q  e, i9 ^: zaoxiu.com  大海不就是最虚荣的孔雀吗?即使在最丑的牛前,它也展开它的屏,而牛轻蔑地在那里看着,它的灵魂更靠近沙地、灌木丛,最靠近的是泥沼,而美、大海、孔雀之屏跟它有什么关系呢!
. g9 r8 i% S, x: e& h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这是我给诗人们的比喻,真的,他们的精神是最虚荣的孔雀与大海!它需要观众,即使观众是一些牛!我已经厌倦这种精神了,而他们厌倦自己的时候也即将来临。
" E5 ]4 q; u/ g5 y! s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我看见诗人们改变了,他们的目光转向自己。我已经看见精神之忏悔者正在出现:他们从诗人中产生。”
" J! h7 N: Y! i8 D+ v  q! k: e. N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