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修中文书籍--《老子道德经》第一卷

译者序
. ?' W0 g3 ^+ Z2 N6 b  C! n( b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1 P/ G( [* {& z1 b& O
    在我们译完这部书稿的时候,奥修(Osho)的名字已经随着《生命爱欢笑》等书的出版,在许多中国大陆读者的记忆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个名字带着他全部生命的智慧流向每一个读者。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2 b# L4 z# e! o( Z

1 W# a* o( ]+ r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只要读过奥修著作的人,一定不会把他叫做“哲学家”或者其他什么“家”和“者”之类的,他只是一个令人赞叹的、充满智慧的而又平凡无奇的生命存在。他说他象老子,老子就是这样一个生命存在。奥修是开悟的,老子是成道的。“开悟”与“成道”同是生命的飞跃,它并不象“凤凰涅”那么壮美,它只是向着最平凡的生命形态的回归。这就是奥修这个名字的内涵。或许有人会把他叫做“哲人”、“诗人”,这似乎比较接近奥修那样的生命形态。但是作为译者,我们认识的奥修应该是平凡的。“平凡”是生命的家园。奥修的一生充满“实力”:喜玛拉雅山麓的金色的童年,争雄一时的青年时代,以及成年以后的洋洋大业,但他还是平凡的。他一生的所有激流细水都汇入了“平凡”的大海。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F/ O9 n& u3 A  Q0 _
aoxiu.com% P1 Q2 i0 S! H4 b" n% f, z
    我们是在这大海里认识奥修的。他的每一个文字都是大海溅起的水珠,它们会闪现七彩光色,但它们仍然是平凡的。记得大珠慧海禅师有一句“开悟”名言:“饿的时候吃饭,困的时候睡觉。”这正是对奥修的“平凡”的昭示。在这部译稿的最后一章里,奥修谈到智慧和悟性。他说:“悟性从来不会来临,它既不是一个突然的现象,也不是一个逐步的现象。……逐步地发生或者突然地发生都不是开悟本性的一部分。”开悟是从焦虑和虚幻中解脱出来的生命回归,是每一个生命个体的本性──“你就是开悟”。而任何顿悟和渐悟的期待,都还在焦虑和虚幻之中。开悟就是完全回到这个生命个体本来的位置上真实地生活,它摆脱了虚幻,使生命成为真实的、贴切的存在。再引用一句大珠慧海禅师的话作为补充:“(那些不真实地活着的人),吃饭的时候不肯吃饭,百般思索;睡觉的时候又不肯睡觉,千方计较。所以开悟和未悟是不同的。” 2 }, K  j# x. U1 h% s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8 H% }* `. F! Z) e: s7 ~8 V
   在奥修的眼里,老子和庄子,以及佛、禅师、耶稣、苏非等都是这样一种“平凡”的开悟者,是“真实”、“贴切”地活着的生命存在。这种生命存在正是荣格心理学及其后学所关注的人生主题。荣格认为,人格不是由各部分拼凑而成的,人生来就是完整的。从奥修的文字所表达的意思来看,这个“完整”应该就是一种“开悟”──“你就是开悟”!荣格的观点是:在人的整个一生中,他所应该做的,并不是致力于人格的完整;他应该做的,只是在这种生来就有的完整人格基础上,去最大限度地发展它的“多样性”、“连续性”和“和谐性”,小心警惕着不让它“分裂”成彼此分散的、各行其事的和相互冲突的系统。这只是心理学家对完整人格的一种描述,而在奥修那里,“开悟”的生命存在已然超越了语言的描述,他“就是”完整的──这个“完整”不同于任何有关“分裂”的开悟学说:奥修说,开悟不是“精神”的,不是“灵魂”的,也不是“精神和肉体”的,它是完整“精神肉体”的,它没有分裂和拼凑。同时,这个“完整”也完全不同于一种仅仅是语言的描述。荣格并没有亲证这个“完整”,他只是对精神病人进行分析和治疗;而奥修是亲证者,他亲证了平凡而真实的完整人格。Osho  _( o7 Z. z$ R  s  A  y6 \
    老子和奥修的生命存在,是我们作为另一个个体生命存在的“镜子”,一面觉知的镜子。当“平凡”和奥修的名字连在一起的时候,它便有了生命的真意;当奥修的名字和“平凡”连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就永远不会给他下定义。奥修是谁?我们只是记录了一些关于奥修的文字,但那并不是他。在我们的另一部译作《奥秘心理学》中,奥修如是说:0 ~, c9 W' L0 }1 X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5 A, B, i9 Y* s  q7 R
    “觉知你在不断地用文字表达,而且能够停止它。仅仅看着事物;不要用文字表达。”Osho% s: a# |1 b8 `; m8 y  \9 {# g
Osho# `% g* D; r% h! p) G2 p& [
    这就是奥修,自然的镜子,仅仅看着──看着奥修,看着自己。Osho- k& k3 \' k- t- q' D2 r5 M! c
                                                    译者
( ~# }7 s, j5 [3 ~3 T: a+ D; x7 Z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一九九六年一月二十日于上海Osho7 Z* e8 o! R2 Z& |8 M7 d( N: W0 n

! {4 C( Z* ^0 s" [6 oOsho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b5 i; w) {# Q, z% @1 T
原序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i0 E$ a# _  c  I% R8 }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6 N# |* K3 q3 G! E1 v
    那是一个温暖的夜晚。雨季几乎过去了;我第二次来到印度。森林花园的围墙满溢着深绿色。暗红色的花深深地隐藏起来。我和另外十几个人等在师傅的门口;橘黄色的袍子,宁静的、忧虑的面容,少许的交谈,就象夜晚动物在森林的家里发出沙沙的声音一样。我什么也不期待;各种期望以及它们的成百上千的复制品和阴影都歇在一边;我们彼此厌倦──这些期望和我──已经超过了厌倦之点──因为现在,我们已经互相抵消了。我们等待了很久。在过去十五个月里,我竭尽全力地静心──最后两个星期是强化释放疗法(primal  therapy )。在释放疗法中,我从“婴儿体”喊出一阵一阵的痛苦,婴儿体在我里面作为所有人生戏剧的提示和指引。一些小的恐惧在我的身体上荡漾开来,然后消失,然后再荡漾开来。我注视着呼吸轻柔地起伏过我的身体──它是自然的,我几乎执着于它。
& b8 W. }& m1 [) g" H) ]2 e0 P- F4 g' ~aoxiu.com
+ J4 w8 X0 i7 e/ @! I. H/ t: d    最后我们经过大门,走上房子旁边一条黑暗的碎石路,每一个人都在他自己的世界里,绕道到了走廊,猛然看见师傅坐在灯光下一张暗色椅子上,灯光围绕着他,浅色的袍子,深色的皮肤,以及周遭合抱的灯光和夜晚。一只腿架在另一只腿上,其中一只脚没有穿凉鞋,一只雕琢出奇的生动的脚,美丽的、黄褐色的,人们向它行礼──脱掉鞋子,我们急急忙忙地,欣喜的脚踏上大理石的地砖,就象被磁石吸引一样,来到他的脚边,静静地坐在他的注视之下。去感觉透明、单独、不存在和完全在这里──跟他在一起,属于他,在他里面。1 V/ ^9 f5 n  y3 ?
Osho; {3 I7 X/ _7 O. X: v8 m; D. F& O
    他在微笑。我们在他的脚边坐成半圆,就象围绕着一个讲故事的人,或者一棵圣诞树──那是一种不可能地致密而集中的爱。他的微笑是一个孩子的微笑,那么天真、那么全然,我们大多数人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微笑──他是一个如此没有隐蔽、如此丰满、如此了悟、如此成熟的成人,以至于他已经再次爆发成孩童。他在我们面前那么充满人性,所以他是一个超人──他是我们所认识的最完美的荣耀和最彻底的深度的全部。所有执着于头脑的思想都被他的光辉熄灭了。我只能注视着。思想变成身体里面一种无望的运动。我注视着自己想要跟他在一起、想要感觉他的话进入我。
. y" D1 q* \1 I! _1 x/ r% _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Osho- I; ?! j2 j) U- K
    他跟我们中间的几个人谈了一些关于爱、静心和怎么做的问题,有人感到很恐惧,师傅叫他们做一种静心,说“啊!”,同时感觉声音从恐惧的中心发出来,然后安静地躺下来,就象躺在母亲的胸上,感觉那个能量。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k3 Q$ B# q; M/ t( Q5 s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T! @1 ^& w$ C* b6 d
    然后他看着我。他不等我说什么,就出乎意料地说:“玛都莉──这对你将是一个非常具有决定性的晚上。”是的,我说,我点点头,好象我知道似的,因为我又知道又不知道。他拿来一盏小小的闪光灯,上面有一道狭窄的光线,他说:“现在安静地坐着,把眼睛闭上。”他用它照进我的第三只眼:前额的中心,在眉毛上面。我在里面注视着光的行动,好象一道光突然照在黑暗的、爬来爬去的昆虫上面,或者照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蟑螂或者蛾子窝上。它们四散飞扬,什么也没有了,只有能量的绽放、轻微的行动,有一些是流动的,有一些是阻塞的。热量压进了中心。然后它就结束了。我睁开我的眼睛。他以他的全部力量和存在看着我,生动地、友善地对我说:“从现在开始,你只要完全地平凡。”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4 v8 W/ g# F$ }3 t) o
$ B: D! @- z9 j+ h" D
    我说是的、哦,我点头,我是一种不存在的透明的困惑、一种不在那里的惊讶,沉浸在光里面,象一个白痴似的张口结舌地等着,他说:3 T5 k) t8 s! v4 V' J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u, S; i( g! f# a. M) x
    “只要完全地平凡。以完全平凡的方式行动──就象你所感觉的那样行动。你要放下所有的未来、所有的目标。对于你,没有未来。要快乐。没有什么事情要做──你要放下所有的努力。”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z' O: V) }0 ]* v8 C
Osho5 V+ `4 K4 k9 {6 r5 f, z# R1 _% e2 Z
    那么──我是否应该静心呢?我问。
" }) _( y$ D, ]2 Z5 yaoxiu.com0 e/ k' m; |: n9 Y0 ]* B
    “如果你感觉想要静心的话。”他说。他是那么明亮、当下而全然,我被弄得眼花缭乱,我一直想把眼睛垂下来,然后再看。“但是你不能对静心做任何努力。如果你想要静心,你就静心;但是要纯粹地享受,你哪里也不去──甚至在你不想静心的时候,也不要感觉内疚。不要再有‘玛都莉需要释放疗法。’不。结束了。记住──没有应该。我对你所说的就是放松。只要放松。”1 a5 p- E; g' }& M$ R. I

! e) e( E; f$ L4 N+ jOsho    他注视着我说:“不要再有问题了。永远不要再把问题带到这里来。好吗?你明白吗?从今天晚上开始,你要放下所有的控制。好吗,玛都莉?很好!”好象在说──足够了。
# x: C8 |  r$ C6 U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1 G! q; c5 V  a% d3 XOsho    我在点头,我的头脑在狼吞虎咽,我说我猜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够信任只要……而他说:“你只要放松。保持平凡。”──似乎在漠视我制造问题的努力。我合掌而拜,然后退回我的位置,一面笑着,有一半崩溃了,一面观照,他以完全的关注和爱沿着半圆一一跟我们会合。( Z( B+ e5 {! c/ \
    当达圣(darshan )结束的时候,我在笑,当他走回房间的时候,我跟其他人一起向他鞠躬,当我套上凉鞋的时候,我在笑,我身轻如燕地跑过小路、跑出大门,在黑暗中骑在自行车上笑着回家。
7 n3 A- ~7 p. ~$ l9 ^' F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y/ \1 }: N# n7 H9 W! N$ y    我不再去想我曾经认为我必须不平凡。但是第二天我发现自己感到愤怒、憎恨、身陷罗网。我感到每一条逃跑的路都被切断了。没有应该!再也没有问题!我再也不能问他怎么办!但是我必须失去控制!必须吗?不,连这样也不是。没有应该!要放松!要快乐!要没有问题!没有所谓的没有问题!他已经切断了我所有的花招。我是急性子,我被炸裂了,然后平静下来,第二天发生了、第二天又发生了、一直发生到今天。
  s7 w& o: D/ [" z- R*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0 D3 d3 L. j3 }' `2 r4 B. B
    那正是长久的静心。aoxiu.com' _+ N3 d' {% {! c. w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n. A- P3 H  _* N  S
    那就是老子。& a& D, k' c  l

# c# j  M9 W4 H  u# Saoxiu.com    他所说的话还在往里面下沉。要平凡。我的奋斗的自我、一生的伴侣,在它企图奋斗的时候,必须看它自己一百次,必须信任那个奋斗已经结束了。就象信任在峡谷上面走绳索──信任再也不需要担心了一样。努力已经变成我的一个习惯、一个根深蒂固的模式。有很多思想在它的周围飞来飞去,那些我能记得的思想是从各个地方──从书本、从别人、从学校被培养出来的、被邀请而来的。我的头脑总是在说──只要你再努力一点点──只要你做这个──你就会突破。而这才是后面的秘密思想──那么,他们就会爱你、喜欢你、知道你。
0 y3 m# t3 a# [$ x$ N9 E  s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现在奥修说不要演戏。当下的、空的、自然的行动──把头脑看成是昆虫的外壳,它是仆人、朋友、旧外套──宁可在思想之间运动,也不要进入它们。在连续练习派坦迦利瑜珈方法的三个月里,我重新经验了每一样可能从头脑里拉出来的东西。在静心里面,我潜入各种神经病、意象、一层又一层的记忆,从身体组织里解开它们,在它们消失的时候,感觉那种爆炸。当我进入内在的时候,我到处碰到我自己的鼻子。在静心上,我是一个成就迷──绞尽脑汁地寻找更多的东西吞下去。我的人生就是为了更多的记忆、更多的感觉、更多的痛苦的奋斗。那些关于我是一个多么好的静心者、一个多么好的女孩、一个多么勤劳的工作者、一个多么狂热的宗教信徒的微妙思想在增长。我是一个假虔诚的人;或许我会永远如此。只有那个惊讶和思想之间的运动不是这样。
  n* N2 k, Z8 C  z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8 a0 h7 \6 O, }9 E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老子正是平凡的。绝对平凡的──在思想之间平凡──所有的思想都是头脑,都企图不平凡。奥修说:想要不平凡的欲望是世界上最平凡的事情。老子的平凡更大,是完全的──它是这种欲望完全被接受、被溶化,而进入蜕变。它是最终的平凡──只是存在。只是平凡的、美丽的自然的一部分。我们永远都在兜圈子回避它。我永远都在兜圈子回避它。那是我所能做的一切,那是头脑所能做的一切。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6 u' j( X9 u+ t) _
    “平凡”这个词是一次震惊。就因为它的简单,它是一次震惊。在震惊后面,有些什么被打开了 ── 一种死亡、一种平和、一种脆弱的永在的觉知──刚好跟奋斗的方向相反。Osho7 y) ~; T+ H+ @( G

- c. Q2 G, a' W, {: R8 P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头脑的东西已经够多了。我坐在这里。很好。我正在写。这很有趣,而且有一点可怕,因为我不知道我在写给谁、我为什么写、我是谁。有人戴着橘黄色的头巾从花园里走过。绿色的藤蔓在深深的交错中爬过走廊的栏杆。我不知道老子是谁,或者怎么写他。我可以写我自己,但那也不是实在的、也没有结果。有一只巨大的黑蚂蚁爬上我的袖子。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8 c9 f! Y0 ~0 U; @9 T  @. I

& E+ N8 [- v; G4 ^/ @' _    在早晨,在室外的礼堂,奥修在讲老子。我听着,在花园的环绕中,我堕入感激的接受性和乐趣。小鸟在鸣叫,奥修是老子盘旋在他自己的周围,而我只是在挖掘它,坐在那里,感觉自然的身体是我的,享受当下的、某人的、老子的、我的完满。倦于思想,感激地休息在早晨的警觉里,感觉各种心情洗过我的身体,就象赤裸而清澈的水在明亮的阳光下洗过岩石一样,我不了解这个老子是谁,这个老小孩,这个圣人──无助的、不了解、了解。存在。魔术和平凡,喜乐和世俗,恐惧和诗意。什么也没有,没有语言。就是这样。
- ]2 z8 V" |+ y# x* G) C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w. y4 D3 {" _4 r' \

- Y9 P4 \3 ]: C- E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玛普蕾姆玛都莉aoxiu.com$ h1 B2 k0 T+ |1 L( g5 g; r
普那,1976年  q% D* o) h' ^7 ~3 o$ z4 s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9 o* D) U9 s# p! D3 w
注:1.释放疗法(primal therapy):心理治疗方法,也称尖叫疗法,通过重温妨碍个性发展的经历,使患者释放受抑情感。
: S; r* L" z4 f2.达圣(darshan ):(印度教)能见伟人一面而有福德。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成为会员

拜读过此书,感慨奥修对老子的尊崇。

TOP

回复 #1 sumukh 的帖子

好看!
老子喊我回家了。

TOP

但是有很多问题:死亡的恐惧──你不能深呼吸,哈拉在那里。而且,哈拉的边上就是生命的基点,你们称之为性中心──那也是一个恐惧。如果你深呼吸,那么性就会升起。所以害怕性的人不能深呼吸。如果你深呼吸,你马上就会感到被压制的性又变得活跃了,它开始流进你的静脉、流进你的血液。当然,它应该是这样的:生命的中心应该在死亡中心的边上。哈拉,死亡的中心,和性,生命的中心,靠得这么近、这么密,它们几乎要碰到一起了──同一枚硬币的两面。所以人们也害怕性,因为死亡随着性开始振颤。一次真正的性的体验也是一次死亡的体验:你死了。所以人们才这么害怕性,这么害怕女人;我没有碰到过多少不害怕女人的人。害怕……女人既然给了你生命,她肯定也带着你的死亡。
老子喊我回家了。

TOP

good book

very good

TOP

非常的感谢!

TOP

TOP

下载了,谢谢哈
帘卷曲阑独倚,江展暮云无际。诗句欲成时,没入苍烟丛里。

TOP

继奥修解《金刚经》之后阅读的第二部奥修的著作,深深的祝福,从此无法离开奥修的世界。
上帝唇边的长笛

TOP

我是买到了道德经上下册的书看的,如获至宝,看到网上也有很多抵毁的言论,正如奥修在书中所说,有白就有黑,有阳光就有阴影,对我来说,这本书真的很好。能让我这么容易就读懂了道德经。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