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疑别人就是怀疑自己

我非常怀疑我的老婆,尽管我知道她是清白的。我怎么才能放下我的怀疑呢?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b8 c+ `) W2 u7 b' E  a8 w# P, ^% |
% G; ?# ?' F4 o- b' s& K* u
你内在一定有些你真正怀疑的东西。除非你信任自己,否则你不可能信任你的老婆或者别人。如果你不信任自己,你就会把你的不信任投射到你周围的人身上。小偷认为每个人都是小偷。这是自然的,因为他了解他自己,而那就是他了解别人唯一的方式。aoxiu.com% e3 k4 W+ ?6 W0 {4 e5 B

3 L" s) H3 Q3 ]9 X! Eaoxiu.com你怎么看待别人基本上就是你怎么看待自己的一种宣告。你知道,如果你的老婆没有一直看着你,你就会做些事情。你会开始和别的女人调情——你知道这一点。所以才有恐惧:“如果我在办公室,谁知道呢?——我老婆也许会和邻居调情。”你很清楚你和你的秘书在做什么,这就制造出问题。
, Y) _( I! k9 h4 f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7 R9 L! Z+ j0 [aoxiu.com所以你说:“尽管我知道我的老婆是清白的,我还是会怀疑。”你将会继续怀疑,至到你内在的某些东西放下为止。这不是一个关于你老婆的问题,一切出现的问题其实都是关于你的。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b" Z* F- D+ O

7 F5 T, h2 z; G6 E7 Maoxiu.com一个旅行者进行了一个短期旅行,但一直拖延。每隔几个星期他就给他老婆发一封电报,说:“回不了家,还在买东西。”每封电报都是相同的:“回不了家,还在买东西。”就这样持续了三、四个月,最后他老婆发给他一封电报,说:“还是回来吧,我在卖你买的东西!”
! K' v, B! L2 V2 u( A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 o/ ^# \* N8 e2 K% Y生活就是这样。aoxiu.com9 e* R* q( B" X! D7 B

- a( `' _+ y$ A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一对余醉未醒的夫妇在谈论他们昨晚举行的狂野派对。Osho) \8 R' e/ k% _+ E3 D

' x6 q9 e1 V  ]- t; v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亲爱的,真是不好意思”,丈夫说:“昨晚在图书馆和我做爱的是你吗?”Osho4 G' |, C3 ~# f* R1 T

! v  T" e* o* M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他的妻子看着他想了一会,问:“大概什么时候?”( q  S' x3 E! `4 u1 G& e: X, A1 X* ?

& {, A2 @6 T$ R' F' \1 ]  K3 OOsho这种基本的不信任必然是关于你自己的。
% W- C6 G3 d( s/ t. a' ?  a
8 H" Y" l/ _. @* c  j0 X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你是在怀疑自己:也许你压抑得太深了?每当有人内在有压抑,他就开始往别人身上投射。几乎总是这样,一个内在有着行凶本能的人总是害怕别人在想着对他行凶。他变成了妄想狂。
9 A8 p5 o3 w" w" f( H" s+ H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 q) k0 @# Z9 M; J( T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一个很暴力的人总是在害怕:“别人很暴力,我必须要随时戒备。”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4 Q! t: s7 L8 x# c& V

  ]* \( f3 N, x0 N# ~3 TOsho因为人们不信任自己,所以他们无法信任别人——妻子,朋友,父母,子女。人们在长期的怀疑中生活,而基本原因就是你无法接受你的实际情况。
  d- n0 ?3 u& X  W+ U8 zOshoOsho! W; [/ v. h# S. ~1 H. M
我希望你仔细思考一下我对阿夏卡说的话。接受你的一切:在那种接纳中,你也会接纳别人。是的,有一种可能性,如果你有时候对看女人感兴趣,一切皆有可能,你的老婆也有可能对某个男人感兴趣。但是如果你理解并接受了自己,你也就会接受你的老婆。
8 i$ L3 s2 P' b( g# a, e* l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J* O! a) Y% @/ Y+ MOsho如果你能接受这一点:“我有时候会被女人吸引”,那就没什么了,那你的老婆也可能被某个男人吸引。但如果你反对自己的这种本性,如果你谴责自身的这种本性,你也就会谴责别人。Osho/ B* B6 I8 k- J) Y3 j1 \
aoxiu.com8 }% A( @9 t. b/ L; g( J
我对一个圣人的标准就是他可以宽恕所有人,因为他理解他自己。
2 N8 h0 y8 K# X- m7 C" H' `0 eOsho
, O) D$ |# Y& Q7 Q0 caoxiu.com但是你们的圣人无法宽恕。你们的圣人不断发明出技术更加完善的地狱。为什么呢?因为他们还无法接纳自己……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K2 I! Q" A6 L' y0 b9 l

+ O; i7 X+ a# M% a" L: jOsho所以这不是一个关于如何信任你老婆的问题,这是一个关于如何信任的问题。头脑生活在怀疑的氛围中,它喂养怀疑。除非你知道如何在不需要头脑的时候把它放到一边,如何下降到心,否则你就不知道如何信任。aoxiu.com% j8 M  y9 k+ i$ O+ K' I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x1 Z' i; L* o1 e2 D' ^+ l4 z
心的氛围是信任。头脑无法信任,头脑不能够信任。我们全都变得执迷于头脑。所以虽然我们说我们信任,但我们还是不信任。我们坚持说我们信任,但是这种坚持就表现出我们不信任。我们希望信任,我们假装信任,我们想要别人相信我们信任,但是我们不信任。头脑对信任是无能为力的。头脑的机制是怀疑,头脑一直是个疑问句。
( p& t  [8 c4 r1 @  u' M/ x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Osho; Y4 B; {# S: ]$ i0 u0 S5 }! n' V0 k
你必须了解如何下降到心,这是社会所回避的。社会没有教导你们心的道路,它只教导你们头脑的途径。它教导你们数学和逻辑,它教导你们科学等等——但这些全都是在培养头脑。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1 A* M! L& A3 U# u

+ S6 `6 J/ k. P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科学通过怀疑而发展,就科学而言,怀疑是一种祝福。但是当科学越来越发展,人就萎缩了。
% |/ p. x9 J( u" A8 T  G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R/ G% k2 w" `1 X7 G! Y
人性消失了,爱变得就像神话一样。爱不再是地球上真实的存在。它怎么可能真实呢?连心本身都停止跳动了。
( t0 O+ L+ B% m( J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  s  P; C2 y! h9 l: S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即使你在爱,你也只是认为你在爱;它来自于头脑。对爱而言,头脑是不真实的。
2 M- S) ?! Q3 [5 B. |# r4 a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l: P/ R- ~4 G, O" g9 R) ]
开始静心。开始把喋喋不休的头脑放到一边。慢慢地,慢慢地,头脑就变安静了。投入到一些不需要头脑的事情当中——比如说,跳舞。跳舞,跳到倒下,因为在舞蹈中头脑是不需要的。在舞蹈中你可以失去自己。在舞蹈中失去自己,心就会再次开始运作。
, E. E$ {. v1 D' h% oOsho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7 Q6 a7 ^7 ~$ g! [! d& W
将自己沉浸在音乐中。渐渐地,你就会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心的世界。在心里面总是信任。心不知道如何怀疑,就像头脑不知道如何信任一样。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l+ x$ c, ~' d# n

7 U7 Z3 H) s0 K9 d0 D0 u9 aaoxiu.com[ 本帖最后由 新地 于 2009-1-24 22:06 编辑 ]

高中时候有一次我去看我姥姥,胡同口有个傻子,三十多了,从小我就知道他,我进门的时候他在门口旁边坐着,傻子很好没什么心眼啊,我很放心,坐了一会我出去到胡同口买可乐喝,一出门看见傻子给我的自行车打气呢!我说我车带有气你别给我打爆了,傻子说我看见你车带瘪了我给你打气,我说行,谢谢你啊。转身要走,被傻子拽住,纳闷中,傻子把五个手指头张开说“五毛”。我猛地明白过来,感情是傻子把我的车带撒了气,就为了赚5毛!!我姥姥和我老姨说“嗬!咱们傻大哥如今能赚钱养活父母了阿”,傻子一听高兴的呵呵笑,嘴都合不上了,看我的眼神精光四射就像我是一个傻子。我没办法,我总不能跟一傻子发脾气把,无奈的陪着笑,只好给他5毛。心说咱们得照顾弱势群体把,再说了人家也挺不容易,想了这么个绝妙的注意(我知道你们知道我是傻子,这叫欲擒故纵,攻其不备),把咱这智商150都给玩了一把,他该得!!Osho& d- L0 [; B* ~5 e
不过从那天起,我就变成一个坚定的怀疑论者。我懂得了我看到听到和相信的都不是真的,至少不完全是,不完全是真实,那能叫真实么,从此我就开始怀疑身边的人和事,继而怀疑自己,现在我连我的“怀疑”都怀疑。好像怀疑发展下去倒是能证得诸相皆空,若是不疑不问,按照既定的盲从轻信发展下去,岂不是比傻子还傻?
孔子:“王!”。庄子:“忘!”。佛:“妄!”。耶稣:“亡!”。狗:“汪!”。本尊:“谁再叫唤中午不许吃饭!”室内顿生禅(馋)意~

TOP

原帖由 guandaguther 于 2009-1-24 23:19 发表 5 k( M. r1 E: J1 s
高中时候有一次我去看我姥姥,胡同口有个傻子,三十多了,从小我就知道他,我进门的时候他在门口旁边坐着,傻子很好没什么心眼啊,我很放心,坐了一会我出去到胡同口买可乐喝,一出门看见傻子给我的自行车打气呢!我 ...

7 b' F9 b& p2 a*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1 R2 v* {; A. Y. V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跳舞!跳舞!跳到倒下~~因为在舞蹈中头脑是不需要的,在舞蹈中你可以失去自己。在舞蹈中失去自己,心就会再次开始运作~

TOP

原帖由 sumukh 于 2009-1-26 00:43 发表
/ x% _2 c' P# W( zOsho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5 I8 G8 u0 `; l  h+ I4 c

6 u! O/ W5 F+ h9 {- G1 T8 m+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跳舞!跳舞!跳到倒下~~因为在舞蹈中头脑是不需要的,在舞蹈中你可以失去自己。在舞蹈中失去自己,心就会再次开始运作~
& Y2 L$ C- b$ L$ K( Z3 `" r. P3 p
跳舞!跳舞!跳到东倒西歪,一头撞在耶稣身上就会昏过去,一头撞在佛身上就会穿过去,一头撞在庄子身上庄子飞了,一头撞在孔子身上我飞了,请问怎么才能撞到我自己呢?
孔子:“王!”。庄子:“忘!”。佛:“妄!”。耶稣:“亡!”。狗:“汪!”。本尊:“谁再叫唤中午不许吃饭!”室内顿生禅(馋)意~

TOP

原帖由 guandaguther 于 2009-1-26 12:31 发表
3 Y' S- p' F. W/ Aaoxiu.com
8 C: k- S/ S3 q9 t8 v% yOsho跳舞!跳舞!跳到东倒西歪,一头撞在耶稣身上就会昏过去,一头撞在佛身上就会穿过去,一头撞在庄子身上庄子飞了,一头撞在孔子身上我飞了,请问怎么才能撞到我自己呢?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7 V. a* \% x% e% F  i5 Y0 B
Osho9 T  N" C) X3 l( U- Y" v6 J& {# ?8 v
你跳过吗?我看你只是想象自己在跳.

TOP

原帖由 oneinbicycle 于 2009-1-26 12:47 发表 Osho" b8 Q: ^7 h0 i1 i* G# i9 F

% N4 s6 {0 s& |! O9 w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1 a1 P" ]) g, e: R1 Q" W+ Y3 d7 u8 O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你跳过吗?我看你只是想象自己在跳.

3 V# p$ t& x+ ?6 ?8 f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是啊,我又不饿,跳舞干什么?哈哈
孔子:“王!”。庄子:“忘!”。佛:“妄!”。耶稣:“亡!”。狗:“汪!”。本尊:“谁再叫唤中午不许吃饭!”室内顿生禅(馋)意~

TOP

人就是这样 他会以自己为模板

TOP

有看头
无限魅力在奥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