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伟人度过的童年时光》——第十二章

如果没有葛吉夫,“住持城堡”就会成为一个不同的地方;但并不是因为他不在才使得情况如此。冬天本身就改变了速度和惯例。比起忙碌而活跃的夏天来,我们似乎安顿进一种冬眠中。在外在的“计划”方面,几乎没有工作,或完全买有工作可以做。我们大部分的工作都限于以下各项:轮流工作于厨房之中,还有砍伐木材,降至运到我们的房间,以及保持房子的干净。就我而言,我终于要进行学业方面的工作(就‘学业’一词的平常意义而言)。留下来过冬的学生之中有一位是美国人,才从大学毕业不久,我都跟他学习英语,我们读完所有莎士比亚的作品,以及诸如《牛津英诗》和《牛津英语民谣》等作品。我自己也读了大仲马、巴尔扎克,以及很多法国作家的作品。
. }7 _  C4 ?3 z+ X$ G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U+ }3 w& w  n% ]+ u1 w
然而,那年冬天的不寻常经验确全都归因于葛楚儿·史坦因,以及在较不重要的方面归因于爱丽丝·托克拉斯。
' E- K1 h; \: \& S' h#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4 w4 Q- A7 |4 ^$ n5 L% W, t
我们第一次到巴黎去看葛楚儿,很值得记忆。虽然我们在“支持城堡”足够快乐,但汤姆和我无疑仍然想念很多基本上是美国的东西。我们第一次去看葛楚儿是在感恩节,这个假日对于法国人或“住持城堡”中的学生而言当然没有什么意义。我们在早晨十点钟时到达葛楚儿位于“佛利路斯”街的公寓。我们按了铃,但没有人应门。爱丽丝显然到别的地方去了,而我们不久之后也知道,葛楚儿是在二楼的浴室中。我按了第二次铃,葛楚儿的头在我们上面出现,她把一串钥匙抛出窗外。她要我们在客厅等着,不要客气,等到她洗完澡。由于每次我们去巴黎都是如此,所以显然葛楚儿每天——或者至少每隔一个星期四——的那个时候都在洗澡。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m0 C. [* Z' T% ]2 o9 S- L

% m1 l; O, ~9 n; m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一天大部分的时光都是跟葛楚儿进行非常愉快的长谈。以后,我们体认到,那实际上是一种审讯。她问及我们所有的生活,我们的家庭史,我们与珍妮和葛吉夫的关系。我们很详细的回答,而葛楚儿并没有提出评论,表现得很有耐心,除了问另一个问题外,不曾打断。我们谈到快黄昏的时候,爱丽丝忽然出现,宣布要吃饭了——我当时忘记那一天是感恩节——葛楚儿要我们排桌子。Osho! R2 M6 U3 I$ v7 e  e

( w  [8 T) @: ?' o4 b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我一生中不曾经验到这样的感恩节盛宴。我想,一定是“完全意外”这个事实强化了这个盛宴,但是饭菜的量与质简直蔚为壮观。我很感动,因为我知道,大部分的传统美国食物——包括地瓜、南瓜、蜜饯、蔓越橘,在巴黎全都不曾听过——多是为了这一餐以及为了我们而从美国订购的。aoxiu.com( i* u! Z5 ~. O, r3 Z4 O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Z7 k9 F2 q" k2 K$ a+ E
葛楚儿以她平常的直接、积极的方式说道,她觉得美国孩童需要过一个美国的感恩节。她也对于我们的生活方式表示一种很积极的怀疑。她怀疑珍妮和葛吉夫可能是任何孩童的“养父母”或“监护人”,并且很强调的告诉我们说,她从下一次我们去看她就要插手我们的教养和教育。她又补充说,与“神秘家”和“艺术家”生活在一起也许很好,但是,如果两个人美国小男孩持续过这种生活,则简直是荒谬。她说,它将为我们以后的来访拟定一种计划,这个计划至少在她心中会比较有意义。我们在那天晚上很晚的时候离开巴黎,回到枫丹暴露,我现在仍然记得,对于那天的经验感到很温暖,很快乐,特别是,我对于葛楚儿和爱丽丝有着很强烈的喜爱之情。葛楚儿在下一次我们去看她时,把她的计划约略告诉我们,是很令人兴奋的计划。她说,我在课业和阅读方面已经做得够多了;虽然我们与知识分子和艺术家见面可能会获得些微的回报,但是,她强烈的感觉到,有一个机会我们不能忽略:即熟悉巴黎这个城市的机会。她清楚地表示,基于很多理由,这个机会是很重要的,其中一个理由是,探险以及了解一个城市对于我们这个年纪的孩童而言是一种可理解的活动,将会在我们心中留下永远的印象,可惜却受到了忽略。她认为,至少当我们年纪较大时,我们就会机会有足够的时间从事比较暧昧的工作了,诸如艺术。
1 r5 d8 f4 C4 H& Y; U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e' |+ P. U* i2 c3 a; A+ J1 J/ cOsho我们开始一系列的探险,持续了整个冬天——除了天气不允许的很少数日子。我们挤进葛楚儿的老师T型福特汽车——葛楚儿开车,爱丽丝和汤姆跟她挤在前座我则坐在葛楚儿身旁、在车子左边脚踏板上的工具箱上,在这些探险中,我的工作是,听葛楚儿的命令按喇叭。我需要全神贯注,因为葛楚儿很庄严地开着小小的旧车,接近十字路口和角落时毫不犹疑,不断(要我)按喇叭。渐渐地,我们游历着巴黎。纪念碑是我们最初的目标:“圣母院”、“圣心学院”、“残废军人宫”、“埃菲尔铁塔”、“凯旋门”、“卢浮宫”(从外面开始——我们已经按照葛楚儿的意思,有一段时间看了足够的画)、“门房宫”、“圣者教堂”。
" T3 `' A5 ^  U( k+ K4 E(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o& M9 D" W) h6 @
当我们参观需要爬阶梯的纪念物时,葛楚儿总是交给我一条红丝巾。她叫我爬着(如果是埃菲尔铁塔,我可以坐电梯),爬到那一天预定的纪念物顶端,然后在顶端对着她挥动丝巾。她显然不信任我们。她很明确的说,孩子们都很懒惰。她要对我们的良知证明:当她看到红丝巾在某个塔上飘动时,我是确实爬上去了。在我们爬时,她和爱丽丝则坐在我们下面福特汽车中的一个显眼的地方。
6 _5 Q0 _' ?* J' D* ~, `Osho
) ?2 d5 Y9 s1 g# H- F  b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我们从建筑物进展到公园、广场、林荫大道、重要的街道,而在特别的场合,则进展到较长途的旅行、旅行到凡尔赛宫和香替叶(Chantilly)——以及可以在一天中舒适地走完任何地方。我们的日子总是以美妙的一餐为高潮,这一餐常是爱丽丝所准备的。一般而言,她都设法事先为我们准备什么的吃的东西,但是有时候她会非常热衷于烹调艺术,所以无法伴随我们。爱丽丝以她的方式提供我们一种美食教育。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g: Q* q9 l8 i; ?/ D9 i/ Q7 u
- t# l& b+ b6 D( ?9 W
我从这些旅游中保有了一种感觉和一种风味,是我以其他方式永远无法经验到的。葛楚儿会为我们所参观的每个地方提出解释,介绍其历史的精华,把创造出或生活于这些地方的过去的著名人物描绘得栩栩如生。她的演讲从来不会太长,不会枯燥无味。她特别擅长在讲解中重新创造出一个地方的感觉——她能够为建筑物赋予生命。她教我在生活中寻求历史,催促我在有空的日子从“住持城堡”前去探险枫丹白露。她在我去之前告诉我很多这个地方的历史,并且很明智地说,她没有理由陪伴我去,因为它就在我们的后院中。
8 z! v4 K* m4 z2 k& v& Q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0 P- I  O% S# D, t8 @( A2 n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我不曾忘记那个冬天。晚上在温暖的房间中长时间阅读着,在“住持城堡”中过着多少是不经心的每日生活,不断期望到巴黎看葛楚儿与爱丽丝。在这个冬天中所出现的一种阴沉而粗糙的音符是:麦迪逊小姐偶尔提醒我一个事实,那就是,我无论如何至少是在逃避一些责任。她警告我说,我又是她那本仍然无情保有的黑色簿子中的榜首,但是我不去管她的警告。主要是因为葛楚儿的关系,其次是因为我的阅读的关系,我生活在过去——跟着历史、国王与王后们一起生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