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伟人度过的童年时光》——第十四章

葛吉夫从美国回来——大约是星期三——之后的星期六晚上,是每个人在自修房的第一次全体“大会”。自修房是一栋分开的建筑物,本来是飞机库。建筑物的末端有一个盖着漆布的上升舞台。舞台面对观众的左边有一架钢琴;通常喷泉只有在弹奏钢琴时才加以使用。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X# j: q# X( U# m* F0 W9 a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W5 e( r" ~* S/ o0 R6 V: M
建筑物的主要部分——从舞台到另一端的入口——铺着各种大小东方地毯,四周是小小的围栏,形成一处很大的长方形开放空间。盖着毛毯的坐垫绕着围栏前面这处长方形空间的各边,大部分的学生通常都坐在这。在围栏后面较高的地方有结合的长椅,也盖着东方地毯,是给观众坐的。在靠近建筑物的入口的地方有一个小室,高于地板几尺的德距离,葛吉夫通常坐在里面,上方则有一个包厢,很少使用,只为“重要” 客人准备。天花板的十字形梁柱钉着油漆的材料,材料形成波浪垂下来,创造出一种似云的效果。那是一种令人印象深刻的室内景观——给人一种教堂的感觉。人们会觉得,总是建筑物空着时,在里面以比耳语高的声音讲话也是不适当的。
, P# Z5 {' q8 N. E! K( Baoxiu.com
& Y; i( h3 o: Y( ~, p* i& O$ TOsho在那个特别的星期六晚上,葛吉夫坐在他那平常的小室中,麦迪逊小姐坐在靠近他的地板上,膝盖上放着那本黑色小簿子,大部分的学生都坐在围栏里面四周的毛毯上,新来的人以及“观众”或客人则坐在围栏后面较高长椅上。葛吉夫先生宣称,麦迪逊小姐要数落所有学生的“罪行”,并对犯规的人提出适当“处罚”。所有的孩童,尤其是我,都屏息等麦迪逊小姐读出那本小簿子,里面的排名似乎不是按照字母顺序,而是根据犯规的多少。如同麦迪逊小姐所警告我的,我是榜首,念出我的罪行和过错要花很长的时间。8 f' E9 U3 T) Y; M1 y0 I' S: |. e

, t9 H2 }5 ~0 R" R2 v2 q1 N葛吉夫注意听着,脸无表情,偶尔看看某一位犯错的人,有时在听到麦迪逊小姐念出一种特殊的过错时会微笑着,打断她,亲自记下每个人的过错的实际数目。麦迪逊小姐念完后,房间中一阵严肃、屏息的沉默,而葛吉夫深深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们全部都为他加上一种很大的重担。然后他说,他要根据我们所犯的过错的数目给与我们惩罚。很自然的,我是第一个被点名的。他做了手势,要我坐在他面前的地板上,然后要麦迪逊小姐详细重念我的过错。她念完后,就问我是否承认所有的过错。我很想拒绝承认其中一些过错,至少部分拒绝承认,并且提出借口抗辩,但是,因为过程很严肃,房间一片寂静,我无法这样做。所说出每个字都钟声般清晰地落在聚会的人身上。我没有勇气说出心中所想到的任何微弱抗辩,于是我承认,所列举的过错都是真的。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9 S" S* z; f, w# ~, ^/ s( I

5 u7 }0 X+ D' q9 [8 W& t/ P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葛吉夫叹了口气,对我摇摇头,好像很受到委屈,然后把手伸进口袋,拿出一大叠钞票。他再度说出我的过错的数目,辛苦的抽出同样数目的钞票。我不确实记得他给我多少张——我想是一次过错给十法郎——但是,当他数完时,就给了我一大叠法郎。在这个过程中,整个房间的人几乎是发出听不见的尖叫声。整个群体的任何人都没有发出一声喃喃而语,而我甚至不敢看向麦迪逊小姐的方向。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8 x9 b3 e' ^; u* V! F; A; L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n# Z, W" z2 B8 D
他把钱给了我之后,就遣我走,叫下一位犯错的人过去,进行同样的事情。由于我们人很多,并且没有一个人不曾在他不在时犯了规,所以此事花了很长的时间。事情完毕后,他转向麦迪逊小姐,交给她一小笔钞票——也许是十法郎,或相等于一次“过错”的钱——如同他所说的,是报答“她认真地尽了身为‘住持城堡’的主管的责任。”
; W4 C& u8 v3 E2 u- m3 E; J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9 f( e: K. G: H( @. b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我们全部都很吃惊,我们当然是完全出乎意料之外。但是,我们全部都感觉到的一件主要的事情是:对于麦迪逊小姐表示非常同情。我认为这对于她是一种非常无情、残酷的行为。我一直不知道麦迪逊小姐对此事的感觉如何;除了当葛吉夫给了我钱时她脸部激烈地泛红之外,她并没有任何明显的反应;她甚至还感谢他给了她一点钱。
3 @, i0 F  I9 e8 j5 p% a1 R7 O$ E- m3 L7 b; b- a8 V6 K, C

( f* p" Z2 n) f) Q; }Osho
) y$ T7 ~8 Q# Z. X- t; ~. T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我收到的钱让我相当惊奇,简直比我一生一次收到的钱还多。但是,我也感到很嫌恶。我无法用这些钱去做任何事情。一直到几天之后,有一天晚上葛吉夫叫我拿咖啡到他的房间,才又谈到此事。自从他回来之后,我不曾跟他有过私底下个人的接触——例如实际上跟他谈话。那天晚上我拿咖啡去时,他单独一人,问我过得如何,感觉如何。我脱口而出我对麦迪逊小姐的感觉,并说我觉得无法使用那些钱。
! B# [& w, s2 j1 w, n9 L1 o- X. `aoxiu.comOsho" k9 y( U! E9 a$ @; l3 _
他对着我笑着,高兴的说,我有理由以我自己想要的方式去花那些钱。那是我的钱,是奖赏我在过去一个冬天所表现的活动。我说我不了解,我工作拖延,又惹了麻烦,为何获得奖赏?
7 W4 P& ?* b) b7 v4 F6 H/ S8 E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i; A, Y, @7 f7 r: F% v8 U' G+ `
葛吉夫又笑了,他告诉我说,我有很多事要学。
) U  ?0 H* z# q; ~+ [& _/ q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q6 D9 ~+ ~4 p( J% t: maoxiu.com“你所不了解的是,”他说“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那样惹麻烦。这在生活中是很重要的——是要素,就像制面包的酵粉。没有麻烦、冲突的话,生活就是死寂的。人们就会活在现况中,只籍着习惯生活,机械地生活,没有自觉。你对麦迪逊小姐而言是很好的。你一直激怒麦迪逊小姐——比任何人更加激怒她,所以你才获得奖赏。没有你的话,麦迪逊小姐的自觉会睡着了。这笔钱实际上应该由麦迪逊小姐来奖赏你,不是由我来奖赏给你。你帮助麦迪逊小姐活着。”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J( d% o6 o  Y8 i, }( d8 r

4 _9 F( K/ i+ y) u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我了解他所说的话所隐含的实际、严肃意义,但我说,我为麦迪逊小姐感到难过;当她看到我们全部都得到那些奖赏时,对她而言想必是可怕的经验。
; F3 ^1 c1 H$ l; R2 |$ u
- V  i8 o. K" F! N  z1 g! S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他对我摇摇头,仍然笑着。“你没有看出也没有了解给钱时所发生在麦迪逊小姐身上的重要事情。你一直的感觉到如何?你为麦迪逊小姐可怜,不是吗?所有其他人也为麦迪逊小姐感到可怜。”Osho4 ]' \$ l0 e9 [% q* g& L: Y! V3 l# f
aoxiu.com+ z% }2 n/ c1 X% m; Q) @
我同意情形是如此。
) l* p: X# V3 U# ]7 p  n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w, L; R+ K+ v3 p) ]
“人们不了解有关学习方面的事情,”他继续说。“认为必须一直谈话,认为学习是经由心智,经由字语。其实不是这样的。很多东西只能用感觉去学习,甚至从感官中去学习,但是,由于人们一直都在谈话——只使用陈述的重点——所以他们不了解这一点。你前天晚上在自修房之中所看到的是:麦迪逊小姐获得了新的经验。是那些可怜的女人,不像她的人,认为她好笑的人——是他们才会嘲笑。但是前晚,人们并没有嘲笑。是的,当我给钱时,麦迪逊小姐感到不舒服,感到尴尬,也许感到羞愧。但是,当很多人也对她感到同情、慈悲、甚至爱意时,她了解到这一点,但不是以心智立刻去了解。她在生命中第一次感觉到很多人的同情。她当时甚至不知道自己感觉到这一点,但是她的生命却改变了。我就以你做例子吧。去年夏天,你憎恨麦迪逊小姐;现在你不恨她了,你不认为好笑,你感到难过。你甚至喜欢麦迪逊小姐了。这对她而言是很好的,纵使她不会立刻知道——你会显示出来的;你无法隐藏着一点而不让她知道,纵使你希望,也是无法隐藏的。所以,原来的敌人变成了朋友。这是我为麦迪逊小姐所走的好事。我不关心她现在是否了解这一点——有一天她会了解,心中感到很温暖。这种不寻常的经验——这种温暖的感觉——出现在像麦迪逊小姐这样的人身上,她没有魅力,她本身并不友善。有一天,也许甚至很快地,她会感觉很好,因为很多人为她感到难过,感到同情。有一天,她甚至会了解我所做的事,甚至因此喜欢我。但是,这种学习需要很长的时间。”6 T+ }0 G: e- ~) I( Y

9 F9 p- ]& l# I$ j' Saoxiu.com我完全了解他,很为他的话所感动。但是,他还没有说完。Osho0 I  P, Z( R: g3 n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2 M" C% d( a& ?
“这件事对你而言也很好,”他说。“你很年轻,还是男孩,你不喜欢别人,只是喜欢自己。我对麦迪逊小姐做这件事,而你认为我做了坏事。你感到难过,你不会忘记,你认为我对她做了坏事。但是,现在你了解到情况并不是如此。这样对你也很好,因为你对别人有所感觉——你认同麦迪逊小姐,为她设身处地,也为自己所做的事后悔。如果希望了解和帮助别人的话,就需要为别人设身处地。这样会有益于你的自觉,这样你就可能学习不憎恨麦迪逊小姐。所有的人都一样——愚蠢、盲目、有人性。就算我做了坏事,这样却让你学习爱别人,不只是爱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