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有空,继续继续。。。

TOP

下面这个是一个小贴士:关于师父。。。

TOP

他是师父吗?(OSHO)

佛陀曾经说过,当一个人达到了洞见,从外在只有一个指标可以知道他是否有达到——那就是爱。

  

我想要告诉优吉克里:他应该洞察拉玛纳马赫西的眼睛。他只看到切菜的手,他应该洞察他的眼睛--他是带着怎么样的爱在切菜,他应该洞察他的眼睛,看看他是什么样的爱,他是那个真实的人。

  

只有一个指标,那就是爱,但是要了解爱的话,你必须宁静一点、具有爱心一点、敞开一点。如果你充满了偏见说一个成道的人应该是怎么样,那么你将会继续错过。你不应该有任何偏见。

  

只要洞察那个真实的人的眼睛,突然间,有某种东西将会开始也在你的心中搅动。眼泪将会来到你的眼睛,你的能量将会有一个很大的喜悦,你的心将会带着新的活力来跳动,你的灵魂将会张开它的翅膀。

TOP

黄金规则(OSHO)

   

要去倾听你的身体,身体并不是你的敌人,当身体在说些什么,你就要按照它来做,因为身体有它本身的智慧,不要去打扰它,不要用头脑来控制,那就是为什么我不教你们节食,我只教你们觉知。带着全然的觉知来吃东西,很静心地吃,那么你将永远都不会吃得太多,也不会吃得太少。太多跟太少一样不好。吃太多是不好的,断食太多也是同样地不好,这些都是极端,自然要你平衡,要你处于一种平衡状态,要你处于中间,不多也不少。不要走到极端。

走到极端就是成为神经病的,所以,关于食物有两种类型的神经病患者:那些一直吃而从来不去倾听身体的人,身体一直在哭喊着:「停!」但是他们还一直在继续,这些是神经病的人,然后有另外一种:身体一直在喊说:「我很饿!」但是他们却继续在断食。这两者都是不具宗教性的,这两者都是神经病的、病态的,他们需要治疗,他们需要住院。一个宗教人士是一个平衡的人,不论他做什么事,他总是在中间,他从来不会走到极端,因为所有的极端都会造成紧张和焦虑。当你吃太多东西,就会有焦虑,因为身体太过负荷了;当你吃得不够,也会有焦虑,因为身体在挨饿。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W) d2 B4 N: s

一个宗教人士知道要在那里停止,那个该停止的点必须来自你的觉知,而不是来自某种教导。如果我告诉你要吃多少,那是很危险的,因为那将只是一个平均值,有人很胖,有人很瘦,如果我告诉你要吃多少,那么对某些人而言,它或许是太多了,但是对另外的某些人而言,它或许并没有什么。所以我不教导僵硬的规则,我只给你一种觉知的感觉。要倾听你的身体,你具有一个不同的身体,还有很多种不同类型的能量和不同类型的工作。比方说某人是一个大学教授,就他的身体而言,他并没有使用太多的能量,因此他不需要太多的食物,他需要不同种类的食物。某人是一个工人,他需要很多食物——不同种类的食物。如果订下一个僵硬的原则,那将会很危险,没有一个规则可以普遍适用。

& P: z( \9 H  T* g$ e" N1 J/ j8 j3 p

萧伯纳说:「只有一个黄金规则,那就是没有黄金规则。」记住,没有黄金规则,不可能有,因为每一个个人都是那么的独一无二,没有人能够订下规则,所以我只是给你一个常识……我的常识不属于原则或法则,我的方式是属于觉知,因为今天你或许需要更多的食物,而明天你或许就不需要那么多食物。这不只是你整个人的存在跟别人不同的问题,你每天的生活也各有不同。你整天都在休息,你或许就不需要那么多食物,或者你整天都在花园里挖土,你或许就需要很多食物,一个人必须非常警觉,一个人必须有能力去听身体在说些什么,要按照身体的需要来行事。


  R4 H5 T5 u/ \% \; b5 O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身体既不是主人,也不是奴隶,身体是你的朋友,要对你的身体友善。一直吃,吃太多的人和一直节食的人两者都落入了同样的陷阱,他们两者都是耳聋的,他们没有去倾听身体在说些什么……


5 ]7 P. f+ A; r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为享受吃而吃,那么你就是人,你就是具有人性的人,你是一个较高的存在。为享受爱而爱,那么你就是人,你就是一个较高的存在。为享受倾听而倾听,你将不会被局限在本能里。

我并不反对快乐,我完全赞成它。我是一个享乐主义者,我的了解是:世界上所有伟大的心灵人士一直都是享乐主义者。如果某人不是一个享乐主义者,而他假装他是一个心灵人士,他并不是,他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因为快乐就是目标,就是源头,就是所有事情的终极目的。神透过你以千千万万种不同的形式在找寻快乐,允许他所有可能的快乐,帮助他去到快乐的更高峰,帮助他达到更高的快乐,那么你就是具有宗教性的,那么你们的庙宇将会变成庆祝的地方,你们的教会将不会像墓地那么悲伤、那么丑陋、那么阴沈、那么死气沉沉,那么将会有笑声,将会有歌唱,将会有跳舞,将会有欢欣。宗教受了很多苦,因为那些人一直在教导自我折磨。宗教必须免于所有这些荒谬的事情。有很多垃圾附着在宗教上面,而宗教最主要的应该就是喜悦,所以任何能够给你喜悦的就是美德的,任何使你悲伤的、不快乐的、悲惨的就是罪恶,让这个成为准则。


9 ]& q+ y# ?2 [- V' f9 POsho

: B- E2 q' {, O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我不给你刻板的规则,因为我知道人的头脑是如何在运作,一旦给了你僵硬的规则,你就忘记觉知而开始遵循僵硬的规则。僵硬的规则并不是问题,但是你可能会遵循规则而永远不成长。

TOP

排版,无奈的排版。。。
) p0 Z" R/ f: `, t2 }* Z, D. Iaoxiu.com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R8 W4 h4 t5 P! X' ^
改日再继续。。。

TOP

本帖最后由 一不全 于 2011-7-26 10:25 编辑
+ {8 Q! x8 M  D8 L/ y( i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A( s/ n8 p$ x+ C4 W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与痛苦的友情(OSHO)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Q& Q) L0 c2 m# Z- d

后来我开始记起了我的前世是怎么死的,我记得我死得很容易——不但容易而且还很热烈。我的兴趣是在于去探知那些未知的东西。我从不往回看,这一直是我的生活方式。我对过去不感兴趣。既然你无法回到过去,所以何必要浪费时间想着过去?我总是向前看。即使在死的时候我依然是向前看的——这让我很清楚知道了:为什么我不害怕。那种莫名的害怕是出于对未知的恐惧。你执着于过去,并且害怕进入未知的领域。你攀附着已知的东西,熟悉的东西。这也许是痛苦的、丑陋的,但至少你已经知道它。你似乎跟它产生某种友情。


2 S7 Q- o' X6 U/ u! }3 C! eOsho

这会令你很惊奇,但这是我对千千万万的人的感受:他们执着于他们的不幸,原因很简单,就是他们已经跟他们的不幸建立了某种交情。他们跟这个不幸生活了太长的时间,以至于要离开它就好象是要离婚一样。

- N. f( z1 T3 o

婚姻的情况也是如此。夫妻双方都想离婚,每天都想,但最终还是维持着,原因就是他们都害怕未知。这个男人不好,但谁知道别的男人会怎样?也许还不如他。至少这个男人的毛病你自己已经习惯了,你能够忍受,你已经皮糙肉厚了。如果换一个男人,可能又要脱一层皮,再来一次忍受的过程。因此人们继续执着于已知的东西。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1 C" B+ y& _2 m/ e9 p& B

看看人们临死的时候。他们的痛苦并不是死亡。死亡没有任何痛苦,反而很舒适;这就象一个深度的睡眠。你认为在深睡中会有痛苦吗?

; n0 D4 k: }3 y

但他们并不关心死亡,这个深度睡眠;他们操心的是那些已知的东西正在从他们的手中溜掉。害怕只意味着一件事:失去了已知而进入了未知。


2 y) F3 [6 T  m3 L! N$ n4 m. Y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x$ m7 K8 P( p$ ?) T9 ~Osho而勇气正好跟害怕相反——总是准备抛弃已知,而跳入某些新的东西很新鲜、很迷人。这就是勇气。勇气不是某种你能练习的东西,象练瑜珈那样。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y8 A6 V" C, i. I

世上最大的恐惧当然就是对死亡的恐惧,而这也是对你的勇气最具有破坏性的。

因此我只建议一件事情。现在你不能回到你前世的死亡,但是你可以开始做一件事:随时准备从已知跳入未知,在任何事情上,在任何经验上。

% S/ o5 x; X. d1 ]

即使这个未知被证明比已知的差,也不要紧。关键不是这个未知的是更好或更坏,关键是你从已知转入了未知。这相当有价值。在各种经验上持续这么做。这将会让你有能力去面对死亡,因为当死亡来临的时候,你无法马上作出决定:“我接受死亡,让生命离开吧。”这样的决定不是立即就能作出的。


1 s( a3 i4 |! v  K) H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你必须一步一步来,做好充分的准备。当你成长到能享受这种进入未知的美的时候,你就在你的生命里面创造了一种新的品质。在死亡来临之前,持续地从已知跳入未知。总是记住:选择新的比选择旧的好。新的东西到底好不好,这并不是关键;关键是你“选择”新的,你选择去学习、去体验,你选择进入黑暗。逐渐地,你的勇气就开始形成了。锐利和智慧并不是与勇气分离的东西,它们是一个有机整体,它们是互相支持的。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R1 q4 Z, ^  B, Z$ u5 c# c

总是记住:一有机会就选择未知的、冒险的、不安全的,最终你是不会吃亏的。


7 A* y1 }+ G2 X; \. [+ U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只有如此,当死亡来临的时候,死亡可以成为一个极其有价值的体验,你能洞察到你的来生,并且能选择你的来生的父母。

TOP

找到中间(OSHO)


: e( m+ v+ f- s/ z+ d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Osho+ f7 ^3 h0 ?1 j4 [2 ~/ V

所以,要如何知道这就是中间?很难,非常困难,一个人的意识必须非常非常清醒,唯有如此,他才能够知道。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X- n! F) W1 y

9 f9 u  E& D1 {1 j# B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当你在吃东西,那个中间在哪里?那个中间就是:当你还觉得有一点点饿,只是一点点饿,但是你知道,如果你再吃一些,你就会觉得太撑了,就在那个地方——停下来。如果你吃两碗饭会觉得有点撑,那么你就吃一碗半?在刚好的时候就要停止。你的胃只要填饱四分之三,其中四分之一应该是空的,那才是正确的,因为你需要有一点空间让食物来移动,来消化,来变成血液。给一些空间,食物需要在胃里有一些空间。
6 A! w) i4 W3 F6 G* C3 T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如果你在静心,而你觉得你做了太多的发泄,发泄将会变成一个非常非常耗费能量的现象。

aoxiu.com) c" z$ Y4 h+ @+ X: D

你在静心当中哭,哭到一个程度,当你开始觉得说现在你在丧失能量,你觉得越来越虚弱,如果你再哭得更多,你将只会变得精疲力竭,其它没有办法得到什么,那么你就停止。当你觉得能量在失去,而不是在获得时,你就一定要停止。


% ?7 s1 @" R) H, c7 \8 c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如果那个发泄是真实的、必须的,那么透过发泄你将会觉得如释重担,你将会觉得很轻,你将会觉得好象你能够飞,但是如果你继续发泄更多,以为发泄更多将会更有帮助,那么不久你将会发现你是精疲力竭的、死的,你无法动。

aoxiu.com1 [% W" |8 T- S0 g

一个人必须注意去看它,不可能有适用在每一个人的固定规则,因为每一个人的身体都有不同的品质、不同的能量、不同的能量品质,所以必须注意观察自己。

Osho4 r$ |) v& p+ R9 t6 h2 Y

如果你睡得不够,那么你整天都会觉得很困,如果你睡得太多,那么你也会觉得整天都没有生趣,不是想睡,而是没有生趣。有一个刚刚好的片刻,如果你在那个片刻起床,你将会觉得整天都精神很好,既不会想睡,也不会没有生趣,你必须自己去找出那个片刻,因为任何别人的片刻都不行。

TOP

  探寻不能开始于痛苦(OSHO)

    如果你的寻找源自于痛苦,你将找到镇痛剂,你喜欢一些超自然的阿斯匹林以缓解你的头痛。那就是为什么数百万人们抓取一些安慰,一些信条,一些教义,因为它能安慰,缓解。它就象是催眠,帮助你入睡。它使你的生活舒适——不是真实,不是可信。它使你的生活更便利,它的功能如同润滑剂,生命变和更平静。它不能给你真实,它只给你缓冲、保护、减震。它实际上是与真实相反的,你有越多的减震,你能看到的真实的可能就越少。



    真正的真实探索之旅不能开始于一个痛苦的心念。它只能在你如此喜乐的时候才能开始,如此快乐,你将愿意去探寻真实,出自于兴趣。那个探寻里边没有焦虑:它是一个游戏般的探寻。它更象是艺术——为了艺术的原因。一个人享受探寻——而不是一个人在为真实而烦恼,并非一个人如果不能发现真实,那么它就不能生存。一个人将生存,并且依然快乐的生活着,但是因为有能量,有喜悦,有着孩子般的好奇,出自于那孩子般天真的品质,一个人开始玩一些与他自己的意识有关的游戏,那个游戏就是所有与宗教有关的。



    一旦你开始这些内在意识的游戏,慢慢地,巨大的洞察力发生了,慢慢地你越来越接近你的家,一天,突然的,你身处至乐之中。

TOP

本帖最后由 一不全 于 2011-9-1 14:01 编辑
' h8 y9 b+ q4 [: j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1 n8 x) ^  c, u% q
( q( X. U$ \! M4 U0 n+ Iaoxiu.com

别怕犯错(OSHO)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2 {# Q6 d: n2 z4 F; E2 l# h

- b/ i' Q2 c0 r6 B- v, m+ I$ m2 G

你必须去寻找自己的道路。要去找它很难;可能会犯许多错。但是不犯错是得不到东西的,所以要勇于犯错。你也许走上了错误的途径,但是与其完全不动、还不如走上错误的途径,因为至少你从移动之中学到了东西,你至少学到了什么是错误的途径。那也是很好的,因为消去法是有帮助的。你会走这条路,并且找出它的错误。你会走另一条路,并且找出它的错误。而透过知道了错误是什么,你就会了解什么是才是正确的。

. ], U! `. c& ~, M4 j2 r

* o; q0 V8 j, I! J2 D$ z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所以不要害怕犯错,不要害怕走错路。那些害怕犯错、害怕走错路的人会变得瘫痪。那么他们就还是留在原地;他们永远不会移动。


( X% h  R' Q  q9 w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6 H: H) }' N' r' v

要勇敢的去找出你自己的路。不要模仿别人的路。模仿不会带领你走向自由。那不是照这条路或那条路走的问题;问题在于寻找。当一个寻求者而不是一个追随者。要好好的了解其中的差别。


, T% D: Y# y7 ^$ ?; z# k/ O2 Y( W; xaoxiu.com
. S8 ^5 z. p# r, V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追随者就是模仿者。寻求者也会追随别人,但是他不是模仿者。寻求者也会追随别人,但是他是为了寻找、发现而追随的。他仍然是警觉的、觉知的。追随者会变得盲目、变得依赖,他是精神上的奴隶。他把责任丢到别人的肩上,然后就等待着。寻道者对他自己负责。他是警觉的、负责的,他每天都会发现新事物、他每天都会实验新事物。他对新的事物是不害怕的、脆弱的、敞开的,他准备好去进入他看到的任何新层面。如果他感觉他走的路是错的,他也不会说:「但是我已经对这条路投下许多的投资了。我现在无法改变了。」他会放弃这条路、放弃他全部的投资,然后回到起点再从ABC开始学起。

TOP

  为什么依赖别人的认可(OSHO)


* }$ c3 S6 Q7 J5 f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l7 o* }/ u# o$ p  I- aOsho    为什么?为什么你竟然要别人来确认你的存在,证实你的存在?因为你怀疑,因为你对你的存在不确定。你不知道你“存在”;只有当别人说你怎么样的时候,你才知道你“存在”。你依赖别人的意见。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s* I1 e! g5 a& G8 |9 Q: c

# ?, \9 y+ x5 t* J6 `( p5 H& j    如果他们说你很美,你就觉得自己很美丽;如果他们说你很聪明,你就觉得自己很聪明。因此,你要给别人留下印象——留下你聪明、美丽的印象,留下各种你要人们拥有的印象,因为如果你可以在他们的眼里看到某种东西,那就会成为你存在的证明。aoxiu.com( q4 P; x) ]+ L9 m
Osho! M; y0 z: l- X1 z9 `- E& D) g& B
    这就是为什么当某人侮辱你时,会令你愤愤不已,而当某人叫你白痴时,又会损及你的形象;但是,你为什么会受到干扰呢?别人怎么说你根本就与你毫不相干。如果他叫你白痴,那是他的问题,你不会只是因为他叫你白痴就真的变成白痴。但是你因为依赖别人的意见,却真的变成白痴了。
3 x9 Z" Q: u8 ~) D/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9 e, p$ g  X# ?- L2 N9 ~7 l    这就是我们在社会中的生活方式。我们不断的试图让彼此留下好印象。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活得象个奴隶的原因所在,因为如果你要讨好别人,就必须遵循他们的想法,只有那样他们才会对你有好印象。你必须投其所好以换取赞赏,如果他们吃素,你就必须吃素,如此一来他们就对你留下好印象,他们会说你是个圣人。如果他们过某种形态的生活,你就必须那样过日子;唯有如此他们才会接纳、承认你。
9 d0 ?! |" }" D! O* f4 zOshoOsho; Z0 V' v* d3 p( V

只有遵照人们的想法,你才能得到尊敬。这是双方的默契:你支持他们的想法,所以他们是对的,于是他们会因为自己想法是对的而感到舒服,于是他们会支持你并给你尊重,正因为你遵循正确的想法,你是一个正人君子。他们欣赏你,不断的赞美你,说你是个圣人、圣者这令你感到非常得意。因为你向他们的意识形态致敬,令他们感到满足,所以他们也向你的人格致敬。这是双方的协议,而你们都活在幻觉之中。你支持他们的幻觉,他们支持你的幻觉,你们是同一座海市蜃楼的搭档。

TOP

偷偷帖完3篇,再闪!

TOP

牺牲与收获(OSHO)Osho5 [% c3 t. ]+ V" H  {9 i  u- A

' p4 p$ U9 R1 D0 c' K& U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我按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这不太容易,但它有丰厚的回报。它带给我一种感觉,虽然社会也许是强大的,但如果你有勇气,那就没有力量可以奴役你。他们可以杀了你,他们可以毁灭你,但是他们无法奴役你。被毁灭并不是耻辱;被杀害并没有违反你的个体性,违背你的尊严,违背你的自豪。事实上,这些牺牲会让你自己越来越真实。

TOP

享受每件事(OSHO)aoxiu.com! S& |9 _/ T% C$ @

2 y# N% H, t2 }9 ]! k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笑很美,但是是肤浅的,悲伤看起来很丑,但是它非常深,如果你知道如何去享受笑,你也会知道如何去享受悲伤,那么,如果你很享受,悲伤并不会变成一个破坏性的力量,那么你跟存在就不是失去连系的,反而在你的悲伤当中,你跟存在是深深地关连。aoxiu.com/ o7 k1 G" Z2 s* R. B' _" f
笑是二度空间的,而悲伤是三度空间的,但是一个人必须从笑当中学习,那么你就可以享受每一件事,甚至连悲伤也可以享受,你可以享受每一件事,甚至当你不健康的时候,你也可以享受它,它具有它本身的美。aoxiu.com2 ^( @7 F0 `" [7 \  y
    随着你的解释,生命会改变它的色彩,生病看起来好象是敌人。如果你只熟悉对抗疗法的态度,那么疾病是敌人,但是如果你熟悉同种疗法的态度,那么疾病并不是敌人,而是朋友,它会清理体内的毒素。发烧是一个朋友,而不是一个敌人,它是来帮助你清理身体的,那个工作非常重大,所以你会觉得身体很热。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i6 ~- R6 z3 n! Q7 m
    如果你能够享受,那么你就能够享受每一件事,你已经有了那把钥匙,用那把钥匙,你可以打开无数的锁,它是一把可以打开任何锁的钥匙,你试试看!
; R' Z1 \1 h8 k# {+ M& q+ W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你在头痛,只要试着去享受和观照它,突然间你将会觉得在你跟头痛之间有一个距离产生。头里面一直有东西在敲打,但是现在头离得很远,如果你继续下去,你会渐渐觉得那个头痛还在,但它并不是你的一部份,在世界非常边缘的某一个地方,在头里面仍然有一个小小的敲打,但是它并不属于你,你的意识跟它是完全不同的、完全分开的,没有认同存在。
+ Q# W! s! f2 Z" i"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但是要由享受和庆祝开始。首先试着去找出我跟你在一起,当你处于一种很好、很愉快的心情之下,它将会比较容易。如果你能够找到我,那么渐渐地,每当你不快乐,你也向四周围看,试着来找我——它将会有一点困难?将你的眼睛洗一洗,将眼泪擦掉,然后再看,渐渐地,你将会看到影子,然后不久就会开始感觉到我。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D2 F3 o( }8 _! z3 \3 _! ~+ ^: f7 Y
    每一件事都很好,每一件事按照它本然的样子都很好,这必须成为基本的态度。任何事怎么可能是错的?如果它存在,它一定有某种目的,虽然你或许并没有觉知到,但那是另外一回事,你要让它存在,让它发生,你只要观照!观照必须成为重点字。

TOP

洞察希望(OSHO)Osho) V. R( Y, z& P4 q" E, c
aoxiu.com; U8 T6 c1 K+ y& P

- P1 p3 b3 ^, c8 @/ H, I    每一个人都知道痛苦的存在,但是我们假装它不存在,然而假装终归是假装,只有非常愚蠢的人能够长久地假装。你越聪明,就越快认出说生命是飞逝的,它只是一个肥皂泡沫。虽然是那么地短暂,却也是充满着痛苦!你没有在受苦吗?那么是什么东西使你保持活着?如果生命是如此的一个受苦,你为什么不崩溃?为什么你要一直继续下去?是什么东西使你保持继续下去?希望。
8 |9 ?$ ]  \. Y' n$ O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希望的存在就好像地平线等待在你的前方,它说:“直到目前为止,生命是一个受苦,但是情形不会永远都这样。明天事情将会变得更好。跟这个女人在一起,你在受苦,跟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事情将会变得更好。做这个工作你觉得不快乐,做另外一个工作,你将会快乐。开这一辆烂车你觉得很痛苦,但是有漂亮的车,你可以拥有一辆更好的车。只有这么多钱,当然,你怎么会快乐?但是钱可以再赚。”只是成为一个无名小卒,你会觉得人生没有意义,变成某某显赫的人物,生命就会变得有意义、有色彩。Osho1 B; }! p3 {# V& r5 o" w: a
  这些希望一再一再地拉着你,使你不会散掉,希望就是那个使你不会散掉的粘胶,否则你将会散成碎片。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9 i6 |/ H  E9 r( q! [
  我所说的并不是空谈,深入去看你的人生,你将会看到那个真理。是什么东西使你保持不散掉?并不是生活使你保持不散掉,生活一直在从各个角落重重地打击你,生活从各个方向在锤打着你。使你保持不散掉的是希望。希望就像一个缓冲剂。生命的冲击被希望所吸收了,一个人继续生活,继续等待明天。但是明天永远不会来临,任何来临的永远都不是那个你所希望的。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K0 |+ y2 p8 N
  你一直认为,除了你以外,其它每一个人都很快乐,别人的想法也跟你一样,他们也认为你很快乐,这是一种相互欺骗。篱笆另外一边的草总是比较翠绿。你的邻居“也是这样想,他也是认为你家草坪的草比较翠绿。# @' \7 i0 p% Q
  人们继续在别人面前假装他们很快乐,他们必须如此,否则要再活一个片刻都非常不可能。在内在深处他们在受苦,他们充满了眼泪,但是在表面上他们继续保持笑容,但是那个笑变成一个有毒的现象。你看到其它每一个人都在笑,你看到每一个人都非常高兴,因此你认为:“只有我在受苦。如果我再工作多一点,如果我工作再努力一点,如果我对我的目标再积极一点,我将会到达,看!别人已经到达了。有人变成了首相,有人变成了总统,我也能够做到这样,我的来日方长。”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m  s& [1 F1 N& M! T) y
  这就是一直在继续的整个游戏。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U- ?* o6 Q( d0 @# [
  在生活当中是没有达成的,不可能有达成,那并不是人生的本质。生活一定会失败,而且完全失败。不论你是失败的或成功的都没有什么差别,那个失败是一样的。那些失败的人,当然他们失败了,但是那些成功的人,他们也失败了,而且是以同样的比例。看到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1 K; f) a$ w. `Osho  有一个伟大的思想家鲁斯金(Ruskin)曾经说过,人生当中只有两种失望:欲求一样东西而没有得到它,和欲求一样东西而得到它。只有这两种失望。如果你没有得到它,你会失望;如果你得到了它,那么你也会失望,因为任何你所希望的并没有透过它而达成,它是另外的东西,那个希望是你的投射,它并不是真相。
. T9 u* X4 o8 Z0 I. g: w  失败是失败,成功也是失败。看到了这一点就是让希望消失。不管你死的时候是很贫穷或是很富有都没有关系;不管你死的时候是一个罪人或是一个圣人都没有关系;不管你死的时候是为人所知或不为人所知,是颇负盛名或声名狼藉,都没有关系,死亡的来临将会摧毁每一样东西。8 L/ d7 u' q& a8 U5 s
  如果在你还活着的时候你就能够看到这一点,那么某种超越生死的事是可能的。
8 E( h+ m6 B4 t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成功是失败,失败也是失败,一切都是失败,到了最后就是死亡。你死的时候很富有,那并不是一种慰藉;你死的时候很有名,那也不是一种慰藉,它并没有什么差别。乞丐或国王,贫穷成富有,死亡的来临都将会毁掉你的整个人生。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S* @" @/ X: l
  那就是一休经文的意义:
# q% B! p# z) X% b: @. tOsho  既然人生的旅程是那么地短暂,而且又是悲伤和痛苦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J, o# R7 A( w" y, k- g* B. l& r
  为什么我们那么不愿意回到我们原始地万的天空?他提出了一个非常贴切的问题,既然人生是悲惨、痛苦和全然的失败,为什么我们那么不愿意回到我们原始地方的天空?
% k, @9 e- g+ t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一个人应该会想说,既然人生是如此的一个失败,人们一定很容易就会开始转向内在,但是情形并非如此次一个很奇怪的内部运作过程在进行。我自己的观察是:如人生是那么地痛苦,所以他们的希望变得越来越多。为了拒绝痛苦,他们创造出更大的希望,他们无法退回去。为了拒绝痛苦,为了使痛苦看起来小一点,他们创造出更大的希望,那些希望继续拉着他们往前走,又往前走。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2 Y7 g7 P# |; D+ j3 J. [  ]  z
  这个奇怪的现象必须被了解。每当你在受苦,你就需要一个很大的梦来走出它,一个很大的希望,或是某种灵感,某种未来的憧憬,某个地方的什么乐园,好让你能够再度鼓起精神而跳出那个痛苦。但是那个大希望将会再度变成一个大痛苦,然后你又必须走出它,你又必须去创造一个更大的希望,一个人就是这样在继续下去,越来越远离自己。注意看人们,也注意看你自己,非常困难抛弃那个痛苦,非常困难。一个人会执着于它,难道没有其它的可能吗?只要注意看你自己,如果你可以有两种选择,其中一个是:成为空的,然后不会有痛苦,也不会有喜悦;另外一个是:不要成为空的,而成为某个显赫的人物,成为什么东西,但是你必须受苦,那个痛苦会存在。你一定会选择痛苦,而不是选择空。
, Z1 J  F& y$ K" S$ H- z' _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空”比痛苦更吓人,而最内在的核心是空。空比受苦更令人害怕。没有人想要成为空,而我们最内在的本性是空,因此我们无法接受它。我们继续在找寻,我们一直试图要变成某某显赫的人物,或是变成什么。如果我们不能够有喜悦,至少我们可以有痛苦。如果我们不能够有欢乐,我们可以抓住痛苦,总算有一个慰藉,至少有某种东西可以抓住,我们并非只是空的。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p5 m1 q+ H  ?4 b/ H1 h0 I# ^+ ?) i
  那就是为什么人们那么不愿意。4 M1 W0 l; b2 a, ^
  
# o4 C. ?/ ^- S; m, u) q& d4 ^2 M/ c* z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一休禅诗》

TOP

善用所有机会(OSHO)
" ?5 e8 T  D8 g$ F% m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aoxiu.com3 R" y9 k3 z2 N
    我的方式是:不管那个情形是怎么样,就看看你能够由它做出什么。如果它是贫穷,那么就跟佛陀一样,开始流浪,拿一个乞丐碗,享受那个只有乞丐能够享受的美。他不属于任何地方,今天他在这里,明天他就走了。他是一个流动,他不执着于任何一个地方,他没有家,他不必担心说下雨天要修理屋顶,他不必担心说有人偷他的东西,因为他什么东西都没有。
1 ~- t) ?4 v, R3 a- Q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当你很穷的时候,你就去享受那个贫穷;当你很富有的时候,你就去享受那个富有.变成一个国王,享受来自金钱所能拥有的一切美。* `/ e- k0 D: X: m5 u
  我的方式是涵盖一切的,我不教你选择,我只是说:不管那个情形是怎么样,聪明的人都会将它做得很美,而不聪明的人会受苦。如果他有钱,他会因为钱带来烦恼而受苦,他不会去享受金钱所带来的音乐、金钱所带来的跳舞、或绘画。如果他有钱,他不会去喜马拉雅山上休息,去静心、去唱歌、或是在山谷之间大喊,或是跟星星讲话,他会担心,他会失眠,他会失去胃口--当他有钱的时候,他会选择那个错误的一面。这个人如果有一天贫穷,借着神的恩典,如果有一天他变贫穷,那么他也会因为那个贫穷而受苦,他会一直担心说:「我没有这个,我没有那个。」你有贫穷!你就享受它吧!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o( C: M. A: v1 D% G" X. I; k
  但是有一些人在每一种情况下都会搞得不好,不论他们在那里,他们都会去选择它负面的部分,他们都将会受苦;另外有一些人,我称那些人为聪明的人,我喜欢我的人都成为聪明的人……不论他们在哪里,他们都会试着去享受它。
2 y; q! N9 Z% |% V' T. v5 Gaoxiu.com  在我的孩提时代,有一次我父亲非常生气,他把我关在浴室里,我就在那里面静心!除了静心以外还能怎么样呢?……过了三、四个小时之后,他变得很担心。他在店里,但是他变得很不安,他开始担心我会怎么样,家里没有传来任何消息,我母亲没有传给他任何消息,也没有仆人跑来说我到底怎么了,我是不是消失了?或是怎么样?或者有人打开了浴室,因此,他没有办法继续在店里工作,他必须来。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e2 V% W5 c+ P& V
  他走到浴室门边,听到里面静悄悄的,他敲了门,我告诉他说:「不要吵我。」那是最后一次他以那样的方式来惩罚我。这样惩罚我是没有意义的!他说:「我变得很担心,我无法继续在店里工作,我必须回家来看一看。」
( w. X6 x# q4 E* r, q2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我说:「这是没有意义的!我享受它。」aoxiu.com: c0 `" R# L" j& ^2 `
  当我上小学二年级,那个时候我还小,我们那个老师很严格,他常常惩罚学生,告诉他说:「绕着学校跑七圈,跑!」他给我这个惩罚--跑七圈--一我说:「为什么不说十七圈?」他说:「你疯了吗?」我说:「这是一种很好的运动,我喜欢每天都做它。」
$ T* p/ w3 F4 ?0 ], j! u; }Osho  然后我开始每天早上做,他会看着,他会打他自己的头,他会说我把它当成一种运动这样做是在破坏他的惩罚。我利用它!结果他就停止惩罚我。
$ F, t4 ]- v$ c0 D/ P'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不论它是什么,为什么不利用那个机会呢?如果你很警觉,你到处都可以找到机会,即使你被关在监狱里,你也可以利用它作为一个很大的机会。有一些人就在天空底下,非常自由,但是却不会利用那个机会。

TOP

为什么你要害怕人们呢?(OSHO)
% R2 C+ M; K3 x5 Z  g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T/ R1 i- \2 L. U4 b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我在哪里都不觉得陌生,简单的原因就是不管你在哪里,你都是个陌生人,所以觉得陌生有什么意义呢?不管你在哪里,你都不可能是其它的人;我们都是陌生人。一旦接受了这一点,你在哪里是陌生人就没有关系了——在这个地方或者在别的地主方。你的陌生感都会在——在某些地方比较清晰,在某些地方比较模糊。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Y9 i. Z2 l7 g8 q, J
  但是为什么你要害怕呢?出现这种恐惧是因为你希望人们对你有好的看法。这让每个人都成了懦夫。这让每个人都成了奴隶——人们应该对你的好的看法。这就是恐惧: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和陌生的人,你也许做一些事情,你也许说一些事情,而他们也许会对你有不好的看法。
& O& E5 N- {# s0 ~6 N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你永远需要被认可,因为你没有接受自己。作为一种替代品,你希望被别人接受。一旦你接受自己,不管人们认为你是好人还是坏人都没有关系。这是他们的问题。这不是你的问题。你按你的方式生活;现在别人的看法是他们的问题、他们的烦恼。
+ D7 w3 [2 P6 ~+ ~6 Y/ a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但是因为你不接受自己——从小你们就一直被炮轰、一直被敲打说你们本来的样子是不被接受的。你应该样这样表现,那样行动;然后你才能被接受。当人们接受你、欣赏你、尊重你,那就意味着你是个好人。不过这创造出世界上每个人的所有问题:每个人都依赖于别人的看法,每个人都被别人的看法所牵制。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g9 G7 ^) c- O: m& y9 V0 Z
  看到这个简单的事实,我抛弃了别人的看法,这带给我无法形容的极大的自由。如释重负,你可以只是做你自己——你不需要担心这一点。这个世界这么广阔,有这么多人。如果我要考虑到每个人以及他对我的看法,那我一辈子就只会收集别人对我的看法、带着四处收来的文件……aoxiu.com$ q& M* |+ k) H# _6 j3 G! y) P9 d+ }
  所以,如果你觉得害怕去找人、去见人,这意味着你觉得非常空虚,这是不应该的。你应该满得把自己溢出来,不是带着别人的观点或者欣赏,而是带着你自己的生命、带着你自己由衷的喜悦。
5 {" t# V& X! \: i& P2 B$ s, eOsho  与其当一个公众眼中的圣人,不如做一个你自己的罪人。那是借来的,所以你是空虚的。
6 y6 u% M2 X" A! ~: U, s7 S* jOsho  
5 j& t+ @) k- {/ J( {+ qaoxiu.com  我声名狼籍,但是我喜欢。我不想受人尊敬。被这个疯狂的人类尊敬是一种耻辱。

TOP

欲望和需要(OSHO)
% m; b5 Q1 T! H5 e+ x" J' V$ G1 l
; M& n0 T( M: f( p/ AOsho    一旦你成长了,你就知道什么是需要,什么是欲望,不然的话你将永远无法辨别什么是需要,什么是欲望。欲望永远都是疯狂的,需要永远都是明智的,如果你抗拒你的需要,你将会自毁,如果你的欲望继续升高,你也会自毁,这两者都是自毁的,如果你继续否定你的需要,你是在自取灭亡,如果你继续增加你的欲望,你也是以不同的方式在自取灭亡。
' ]# P! J. s9 B( Z/ p' K; X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如果你的欲望变得太强,如果你的欲望变得具有压倒性,你将会发疯,你内在的紧张将会变得无法忍受,如果你抗拒你的需要,你也会制造出无法忍受的紧张。所以有两种自毁的心态,一种是继续否定你自己的需要,一种是继续把简单的需要变成复杂的欲望。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c0 G5 E* ]; t- k2 r% A
    欲望和需要之间的差别永远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没有人能替你决定什么是欲望,什么是需要,只有你的知觉可以来衡量,某件事对某人而言可能是一个需要,但是对另外一个人来讲可能是欲望,所以无法给你一个特定的答案。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9 ~& o1 i3 B7 D7 d7 r. f, `5 |4 |
    只能这么说:需要最保守的定义是当你没有它,你就不能存在,而它最终的决定在于一个人的知觉,但是那个知觉也不能当作永远的决定,因为某些事今天可能是一个需要,而明天却变成一个欲望。此刻它是一个需要,但是下一个片刻它可能成为一个欲望。一旦在你里面有一个正确的知觉,一旦你知道你的头脑和它狡猾的方式,一旦你知道了你的自我,以及它增强自我和支撑自我的方法,你就会知道那个差别。

TOP

真假师父(OSHO)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7 O7 E4 @" l3 H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2 R+ i! H" H, I2 s( B7 P  M; I
    我告诉他一个故事,有人问一个苏菲的神秘家朱耐德说--人们都知道朱耐德在求道的过程中几乎跟那个时代所有伟大的师父都一起住过--他怎么知道说这些是真正的师父呢?因为假的师父有千千万万个,但是真的师父只有一、两个。他具有一种能力,能够立刻判断出谁是真的,他会避开那些假的,而永远都跟着那个真的。
7 W  G' v3 X) X* L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当他本身成道的时候,有人问他说;我们有一件事不了解。当你本身还没有成道,你怎么能够知道谁有没有成道?你判断的准则是什么?几乎每一次你的判断都是正确的,你到底有什么诀窍,你只是具有那个灵感而能够知道,或是你有方法?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7 t4 R& W: z0 J: x) H$ g3 S( x
  朱耐德说:我有方法。我会去到一个被称为师父的人那里,我会非常谦恭,完全将我自己抹煞,我会向他行顶礼,然后流下眼泪,我会整个身体倒在地上,完全将我自己抹煞,然后我会看。如果当他看到我的谦虚和卑微,那个人变得很自大、很专横,我就会逃离他,好像一个人在逃离瘟疫一样,我会尽快逃离他。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6 k! K' }8 ~- ~& B8 J9 l
  那个人又问:如果那个人并没有变得很专横、很霸占、很气势凌人、很自大呢?朱耐德说:如果当我在自我抹煞的时候,我看到那个师父也开始自我抹煞,也变得很谦虚--当我向他行顶礼的时候,他也向我行顶礼,那么我也会尽快逃走。
) H7 \! t% b6 H9 B/ O* @; E2 L9 raoxiu.com  那个发问者变得更迷惑,他说:我是来解决问题的,而你却使问题变得更困难。在那两种情况下你都会逃走,那么到底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你才会待在那里?那个师父要怎么反应你才会继续待下去?朱耐德说:他必须根本就不反应。如果他变得很自大,那是一种反应!看到一个谦卑的人,他想要凌驾在他之上;如果他本身也变得很谦虚,那意味着他想要跟那个他所看到的谦卑的人竞争,他想要证明他比他更谦卑,那也是一种自大,非常微妙,但那也是自我,它是在说:你不能够证明你比我更谦虚,所以他会开始自我抹煞。
9 ~: T. p2 \3 L. K  U; E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我会逃离这两种类型的人,而我会跟那个不反应的人在一起,跟那个只是看着我,但是仍然保持他自己的人在一起,因为他已经达到了平衡,他已经达到了印度人所说的史提斯柏拉格亚:一个内在意识的火焰已经不动的人,一个内在已经不摇晃的人。他不会反应,他没有头脑可以来反应,对他来讲,你怎么做都一样,你无法以任何方式来打扰他,这样的人我才会跟他在一起。

TOP

只做你享受的事(OSHO)
9 `  B, z% ^9 k$ S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u9 {5 s4 H! z  e: k8 [& u: t# t0 ^; x' I
    在这里我一切的努力,只为了让你意识到并不需要任何东西,真的一样东西都不需要,你已经拥有那个中心了,就在你里面,你只需要找到方法、找到门路去发现它而己,你必须去挖掘那个宝藏。
! t- F% H3 y$ \# f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我想教给你一样技巧,那是个很简单的方法,不过刚开始做的时候看起来会很难,如果你去试了,你会知道它其实很简单,如是你不去试而只是在那边想,那它看上去就会很难。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a, ^  ~8 _1 D+ W3 K9 [
    这个技巧是:只去做你所享受的事,如果你不享受做某件事,就别去做。试试看——因为享受的感觉是从你的中心出来的,所以将喜悦当成一个衡量指标,完全地将自己投入进去。你正走在路上,你突然意识到你并不享受走路,别再做,停下来——这不是你要的事。aoxiu.com% x% O9 @0 w8 k) d
    在大学时代我经常这么做,人们总以为我疯了。在行进间我会突然停住,然后维持个半小时、一小时,直到我又觉得享受走路为止。我的教授很怕我在考试期间会这样,他们会用车子将我载到学校,在门口把我放下来,然后等候着:看看我会不会自己走去位子上。或当我正在洗澡时,如果我突然明白我并不享受洗澡,我就会停住,继续下去有什么道理?当我正在吃东西,而我发现我没有享受食物,那我就会停下来。
- @/ Q4 L* v( l, C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我高中的时候曾修过一门数学课,上课的第一天,当我走进教室时,老师正好在介绍课程内容,当他介绍到一半时,我起身想要走出教室。他说:“你要去哪里?如是没经过允许,我不会让你再进教室。”
" O8 L/ Z/ g' z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我说:“不必担心,我不会再回来,所以我才没问过你,结束了——我不享受这个课!我会找其他我可以享受的学科去上,因为如果我不享受的话,我就不会修这门课,那是种煎熬,也是种暴力。”
$ {4 X; j! w( |' [) }, |% z2 H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逐渐地,那变成是个诀窍,我突然领悟到当你正在享受某件事时,你是归于中心的,享受的感觉正是归于中心的声音。当你不能享受时,你便不在自己的中心,那就别强迫自己,没有必要强迫自己,人们要认为你疯了就让他们认为你疯了。aoxiu.com4 X/ G5 z8 v( c& W: N$ c) J2 U
    只需几天的时间,籍由你的亲身体会,你就会明白你是如何地与自己擦肩而过。以前所做过的一堆事情你都不享受,但你仍继续在做,因为你被教导要这样,变成你不过是在履行你的职责。aoxiu.com9 C, U! {" X( @& Q; F
    人们甚至都破坏了像爱这般美好的事情。你回到家,你亲你老婆一下,因为你一定要亲他一下,这是你非做不可的事。这时,连亲吻这样美的事、像花一般美的事,便已经不再美了。因为你并不享受去亲他,但你还是去亲他,渐渐地你会忘掉了亲吻另一个人的喜悦。
+ {* C3 T" A2 T" \$ `$ x7 Z6 b    你跟任何你遇到的人握手——冷冰冰的,一点意义都没有,没有温情流露在其间,不过是两只没有任何感觉的手在互相打招呼,于是你一点一滴在学习这个冷冰冰的动作,你变成冷漠得像块冰,然后你问说:“要如何归于中心?”0 x6 Q& Y' z" C  k
    当你是温暖、流动的时候,当你是融化的时候,你在爱、喜悦、舞蹈、开心当中的时候,你就在你的中心,完全视你而定。只要不断去做那些你真正喜爱并且享受的事,当你不享受的时候就停下来,找寻其他你会享受的事情做,一定有你会享受的事,我还没遇过有人不能享受任何事情的。aoxiu.com. E4 b% G. R# r) f
    是有人不能享受一件事、两件事、三件事,可是生命何其浩大,不要僵在那里,要流动一些,让自己的能量之流更加流畅,让它舞动起来,让它跟你身边的能量汇流,不久你将能够看得出来,问题不是在于要怎么变成整合,问题是出在你已经忘了要如何流动。在能量流动的状态下,你当下就是整合的,有时候出于偶然也会发生这样的事,不过道理都是一样的。
* R% v) [% F; p9 ^* i2 x' `* MOsho    有时你爱上了一个女人或男人,就在转眼间你感觉到一种完整,在那当下你第一次觉得你是一个整体。你眼神发热,脸上泛着光芒,你突然变得聪明起来。你的本质中燃烧着光亮,那里有一首歌正在唱着,这时的你,走路有一种舞蹈的品质在其中,你完完全全变了一个样。aoxiu.com, \' r0 O$ G& ]$ G' |
    不过这些是很少有的片刻——因为我们没抓到诀窍,秘诀就在于,一定要开始去享受某件事,重点就是如此而已。一个画家或许挨饿在作画,但你仍可以在他脸上看到极大的满足。一个诗人或许没钱,但当他在吟唱他的诗时,他是全世界最富有的人,没有人能比得过他的富有,怎么办到的?秘诀就在于他享受着这个片刻。
2 g3 i1 ~4 I1 ^* I- C4 `- \7 Y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每当你享受着某件事时,你跟自己是在一起的,你也跟整个宇宙在一起。
4 K- n8 r/ t9 _1 F8 g    因为你的中心就是一切的中心。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v3 q6 g- n# |) v
    所以,让这个小小的洞见成为你的高峰经验:只做你所享受的事情,不然就不要做。你正在读报纸,读到一半你突然觉得你并不享受,那就没有必要再往下读下去,不然你在读什么?当下就打住。
& y: |' E" b3 h, o    假设你在跟某个人说话,讲到半途你突然知道你并不享受,于是你的话只说到半句就停掉,不管你讲到哪里,你并不享受,所以你没有义务要继续下去。一开始这么做看起来会有一点怪怪的,不过我不认为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去练习练习。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3 P* `5 |8 X0 Q7 O/ g8 J
    几天之内你就会与自己的中心有许多连结,于是你了解我所一讲再讲的是什么意思,你知道你在找的已经在你里面,那不是在未来里,那与未来一点关系都没有,而是当下,就是现在。

TOP

至此,一不全的读书笔记全部结束,谢谢观看。。。

TOP

非常不错 能不能 发邮件给我啊!945950793@qq.com

TOP

非常不错 能不能 发邮件给我啊!
% E) z0 B$ y! J+ t; Y3 j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657007316 发表于 2011-12-12 03:01

5 d* B6 [, l* l# j" Y2 l
7 {) \0 q/ ^) x% u! s/ J; {; z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7 Z: i0 P0 s: G/ g+ r3 G9 s0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我基本没保留着,自己看也来这里看,呵呵。。。

TOP

寻找内蒙古赤峰市的同修么
也许时间是一种解药
也是我现在正服下的毒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