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伟人度过的童年时光》——第十五章

根据葛吉夫的说法,他的美国之行是基于各种理由——最重要的理由之一是,筹募足够的钱,让位于“住持城堡”的学校持续下去。葛吉夫先生并不拥有这个地产,而是以长期的方式租来的。由于学生之中很少有人是“付钱的客人”,所以学校需要钱来付各种租金,以及提供我们无法在土地上种植或生产的那些食物,此外还要支付电灯、瓦斯和煤的费用。葛吉夫先生当时自己的花费也很高;他在巴黎维持一间公寓,还必须为他带到美国的所有学生付出生活费——使得他在那儿时能够进行体育表演。
1 \" U2 x6 d. D1 f/ T$ s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aoxiu.com& A( b1 l: T  p1 x2 y, E' U% o
他回来时,时常飨以我们一些故事,是关于他在美国的冒险,关于美国人的习惯——大肆欢迎任何新的“运动”、“理论”,或“哲学”,只是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还有关于美国人一般容易受骗的性格。他告诉我们说,美国人几乎不可能会不给钱——他们给了他钱,就感到自己很重要;他称呼这种向他们“勒索”的行为为“剪羊毛”。他说,他们大部分人都有口袋,装满了折叠着的绿色 “东西”(指美钞——译著),使得他们的手指发痒,等不及要把它送给别人。无论如何,尽管他说了有关美国人的故事,表现出取笑他们的样子,他还是真正喜欢他们,而当他没有在取笑他们时,还会指出,在西方世界所有民族之中,美国人以很多特点出名:有精力、有创造力,真正的慷慨。还有,虽然他们很容易受骗,却心肠很好,渴望学习。无论他们有何特定或缺点,葛吉夫都在停留美国期间,设法筹募了很多钱。我怀疑我们之中是否有任何人确实知道多少钱,但一般认为超过一亿元。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6 ^, t) p1 v' J5 R
8 ?2 R5 U. U8 |! m0 ~- G5 h
他回到法国后,第一个花钱的明显迹象是,他突然托运了数十辆脚踏车到“住持城堡”。脚踏车使用卡车送达,葛吉夫亲自把脚踏车分给那儿的每一个人,只有少数人例外:他自己,他的妻子,以及一两个最小的孩子。我们全都很惊奇,有很多美国人都对于这种似乎浪费金钱的行为感到很惊骇,因为他们中有很多人都为了他的“义举”捐了钱。无论他购买脚踏车的理由是什么,结果都是非常多彩多姿的。# \7 w" e! t+ O9 P
aoxiu.com2 a6 s1 J" A6 S& ~$ w
就当时住在“住持城堡”的学生的数目而言,非常少的学生真正会骑脚踏车。但是,脚踏车并没有白买——有人会骑的。整个运动场成为一种训练脚踏车骑手的巨大场所。有几天的时间——我们之中有很多人是有几星期的时间——运动场上响着脚踏车的铃声、撞击声、大笑声,以及痛苦的叫声。我们一大群人骑着脚踏车,摇摆不定地到达花园中以及林地中的目的地,或在目的地跌下来。有正当理由或借口走路的人,不久就学会去注意那些原来是步道的地方,因为时常有一辆脚踏车会对着他们飞驰过来,而骑在车上的人在惊恐中僵住了,完全失去控制,同时撞进不幸的行人或另一位无助的骑士身上。Osho5 ^; t' e0 o/ b8 `# B+ m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z2 G* e' X3 Y% ^: z' G' I) h
我想,我们之中大部分人都学会骑得够快,只不过我似乎记得,夏天大部分时间膝盖和手肘都受伤了。无论过程实际上花了多长的时间,反正似乎是过了很久之后,人们才能够很安全地骑在或走在“住持城堡”的运动场上,不会有一位新手骑士几乎从任何角度的地方闯出祸来。aoxiu.com2 C5 ?/ _+ J+ ~8 [! u; h: |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k) x, a7 A. K; l4 b
在同一个夏天所引进的另一个计划也同样多彩多姿,只不过这个计划不涉及花费大笔的钱。除了一群基本的人必须在厨房工作,或者在门房值班之外,每个人都要去改造草地——就是我在第一个夏天曾很努力割草的那些草地。没有人逃避这个责任,甚至那些所谓“杰出”的客人也是如此:那些来做短时间拜访的人,也许是来跟葛吉夫先生讨论他的理论,他们在这之前都没有参与工作计划。每一种可用的工具都加以使用,草地上散布着人群,他们挖掘着草,用耙子耙着,有时似乎几乎没有转身的余地。在这种活动期间,葛吉夫会在所有的工人之中大步走来走去,个别批评他们,激励他们,为整个过程增加一种热闹和无意义的活动。如同刚来的一位美国学生在观察这种像蚂蚁的活动后所说的,那就好象整个学生群体——尤其是葛吉夫——至少暂时失去了理智。
0 u+ I) Z5 e' E% v6 `& {/ y1 V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T  y4 w- n6 ]# y9 i& b9 Z
在间歇的时候,有一次达几个小时之久,葛吉夫会停止监督我们,走去坐在自己的小桌旁——他可以在那儿注意看着我们所有的人——在自己的书上不断地写着。这样只是增加了整个计划的喜剧层面。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z  y$ ]" |4 \% _& g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V/ g! P+ f5 R
就在第二天或第三天,有一个人表示抗议这整个计划。他就是瑞奇米列维奇。他怒气冲冲地放下自己一直在使用的任何工具,大步走到葛吉夫那儿,告诉他说,我们正在做的事情时很疯狂的。根据他的说法,有那么多人在草地上工作着,新的槽中不如去掉,不要播在我们脚下受到践踏。只要人们能够发现一处空着的地方,他们就茫无目的挖着、耙着,不去注意自己在做什么。
* o& F% S, y8 n, F) u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B# {. q  |# n' \! ?  v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葛吉夫表现出同样强烈的怒气,抗议这种不必要的批评——他比世界上任何人更知道如何“重建”草地,他是一位专家,人们不能批评他,以及等等的……(省略号是原文标注的,不是看不清)。在这样生气地争论了几分钟后,瑞奇米列维奇就转身,大步走开。我们全都对于他以这种方式挺身面对“大师”留下深刻的印象;每个人都停止工作,注视着他小时在最远处的草地外的森林中。一直到大约一小时后,我们即将暂停工作,跟平常一样喝下午茶,此时,葛吉夫先生叫我过去。他详细告诉我说,必须找到瑞奇米列维奇,把他带回来。他说,为了保住瑞奇米列维奇的面子,必须派人把他叫回来,他自己是不会自动回来的。他并且指示我系上马具,驾驶马车去找他。我表示抗议,说我甚至不知道从哪儿开始寻找,他就说,如果我跟随自己的本能,就会很容易找到他,甚至马也许会有助于我找到他。
; t5 l; A# F# G* O0 v! c6 E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Z$ x+ l- \; j" X4 M
我努力要才出瑞奇米列维奇所去的地方;当我把马系在马车上时,就出发前往主要的花园之外的森林。我认为,他只可能前往一处很远的菜园——走路至少一里长;我朝位于地产末端的最远菜园出发。在途中,我对于一个问题感到很困恼:如果我找到他的话,要怎么办,尤其是因为我是冬天时阴险作弄他的主犯。不曾有人对我谈及此事——至少葛吉夫没有——而且我觉得自己所以被选上,只是因为我负责管理马匹,葛吉夫不可能选任何较不适合的人去做这件差事。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1 w$ u+ b. z' e# H4 j7 `# k6 X: E
9 _- r$ X& t' Q+ M9 K: g$ R" i
我的预感证明是正确的,但我并不惊奇。他就在花园里面,如同我所希望的。但是,好像要为此事加上一种梦幻般的特性,他并不是在我所认为的正常、平常的地方之中。他偏偏是坐在一棵苹果树上。我隐藏自己的惊奇感觉——我确实认为他是疯狂了——把马和马车直接驱赶到树下,说明我的来意。他冷漠地看着我,拒绝回去。我不知道有什么论据——我想不出任何正常的理由——来说服他回去,所以我说,我要一直在那儿等着他;我没有带他回去,不能交代。在长久的沉寂之中,他时而怒视我,然后他忽然不发一语,安静地从树上跳进马车,坐在我旁边的座位,同时,我把马车开回大房子。他们为我们保留了茶,我们面对面坐在桌旁,喝着茶,同时葛吉夫在一张远处的桌子看着我们。其他人已回去工作。
" s2 @, {2 M6 R4 M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N; P1 a( \  M9 e
我们喝完茶后,葛吉夫要我卸好马,谢谢我找到瑞奇米列维奇,并且说,他等下要见我。
! ~& b# y3 S# @/ w6 l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8 H# C+ s1 Y3 ]" q' P. E: Maoxiu.com我还没有卸好马,葛吉夫就走到马厩,问我到底在何处找到瑞奇米列维奇先生。我告诉他说,我是在“远处花园”中发现瑞奇米列维奇坐在一棵树上;他看着我,好像不相信,要我在讲一次——问我是否绝对确定——我向他保证,瑞奇米列维奇是坐在一棵树上,我必须在树下面坐很久的时间,后来他才同意跟我回来。他问我用什么理由说服他,我坦白说,我无法想到什么理由可以说,除了说,他必须回来,我也说,我要一直在那儿等着,他呆多久,我就等多久。葛吉夫似乎认为整个经过很有趣,非常感谢我告诉他此事。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2 z: n- @" I+ G3 G( j; p- u) }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7 T; p$ w, U9 t
可怜的瑞奇米列维奇先生。那天晚上,当每个人都聚集在大客厅中时,他人然是我们大家感兴趣的目标。这是第一次我们之中任何人能够记得有一个人单独当着其他每个人面前反抗葛吉夫。但是,这件事情并没有结束。在哈特曼夫人照例弹了钢琴之后,葛吉夫先生告诉我们说,他有一个有趣的故事要告诉我们,于是他开始非常详细地,并加上他自己的很多新修饰语,说出瑞奇米列维奇下午如何反抗,如何失踪,以及我如何“逮到”他。他不仅将故事高度修饰,并且也扮演了所有的角色——他自己、瑞奇米列维奇、感兴趣的旁观者、我自己,甚至马匹。虽然故事让我们大家感到有趣,但却是瑞奇米列维奇所无法忍受的。那一天,他第二次大发脾气后大步走离葛吉夫,发式他要永远离开“住持城堡”;他终于受够了。
5 G4 {( g8 d5 H" g7 n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Osho& y1 r5 Z$ ?2 G& L  w
我不认为当时有任何人认真看待他所说的话,但是,让我们惊奇又狼狈的是,他真的在第二天离开,到巴黎去了。他是这个地方一个很重要的部分,以不断抱怨而变得很显目,所以他一离开,就像一个时代的结束——好像学校的一种基本财产突然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