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伟人度过的童年时光》——第十六章

珍妮•希普跟葛吉夫同一个时候回到法国,并且当然到“住持城堡”来看我们。由于她回来了,让我很遗憾的是,我就不再能够到巴黎去看葛楚儿•史坦因和爱丽丝•托克拉斯了。有一天,门房叫我去,说我有一位访客,我很惊奇。知道是葛楚儿后,我很高兴,看到她,我也很快乐,但是,我的快乐几乎立刻就消失了。葛楚儿跟我在学校的运动场散步了一会儿,给了我一盒糖果,告诉我说,那是她自己和爱丽丝送给我们的“道别”礼物。她没有给我任何机会劝劝她,并且说,她到枫丹白露是特别来看我们的(我现在不记得她是否确实看到汤姆),因为她不想只写一封信就与我们分开。
7 N& q2 S; ^* Q/ O  ROsho( f1 a/ W* a: F3 f, n
我问她是什么意思,她就说,由于她和珍妮有某种困难,也由于她仍然认为我们没有获得适当的教养,所以她认为不再能够看我们了。由于她和珍妮之间意见不一致——我想也和葛吉夫之间意见不一致——所以,与她之间的任何关系,一定只会为我们带来困扰。我对此无话可说。葛楚儿打断我的抗议,说她这样做感到很难过,但是也没有其他办法可想。aoxiu.com( n. B3 k, J. h9 q1 f+ O: X! [$ M& Q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_9 [. j2 d8 i* ~' e! A" s
本来是一种很快乐、令人兴奋和有益的关系,却出现了这种突然、意外的结果,我感到震惊又悲伤;我当时曾因此责备珍妮——也许我这样做是不对的。我现在记不得是否向珍妮提及此事,也记不得她是否向我说明此事,但是我确实记得,我当时认为此事的原因在于她,不在于葛吉夫——也许我这样认为是不对的。无论原因是什么,我与珍妮的关系从此就不断恶化;虽然她仍然是我的法定监护人,但我却很少看到她。我现在回顾当时的行为,认为我表现出高度的不文明——我并不了解珍妮。珍妮定期在周末到“住持城堡”来看我们,但是,当我实际上看到她时——也就是说,当我在远处看到她时——我们几乎彼此没有话说,如此大约有两年之久。她当然看到汤姆和葛吉夫,而我从学校的一般传言以及从汤姆口中获知,他们长讨论“我——弗里兹——的问题”并且葛吉夫也参与讨论。然而。在整个那段实践之中,虽然由于我打扫葛吉夫的房间,与他的关系仍然很亲近,但他从来没有时间向我提到珍妮,而他对我的态度也不曾改变。不仅葛吉夫的态度没有改变,并且部分因为我和珍妮的关系破裂,我对葛吉夫的尊敬和爱意的感觉也有增无减。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z: K/ F, X3 J  G% i; L

9 A! D4 `0 o8 I7 [0 m4 _3 W! A) |% Haoxiu.com
& I: Y  J/ r" I6 U, Y: d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2 _7 k; M+ m# ?; w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葛吉夫在“瑞奇米列维奇事件”之后第一次到巴黎,他回来时竟带着瑞奇米列维奇同行,让我们很感惊奇,在瑞奇米列维奇不在“住持城堡”的短短时间之中,他似乎有了很大的改变。他此时显得认命,而不是好争论;随着时间的消失,我们甚至感觉到对他有一种喜爱之情。我对他的回来感到很好奇。我没有勇气在跟葛吉夫一起时直接提起这个问题,倒是他自己提起来。他只是意外问我,看到瑞奇米列维奇回到“住持城堡”是否感觉到惊奇?我告诉他说,我很惊奇,并承认说,我也好奇怎么会这样;瑞奇米列维奇当初是很明确地决定永远离开。
1 G) D5 s+ ?& f
( k9 Y0 ^) r. ]) vaoxiu.com然后,葛吉夫把瑞奇米列维奇的故事告诉我。根据这个故事,瑞奇米列维奇是一个俄国难民,俄国革命后定居巴黎,成为一位发达的商人,交易的商品有茶、鱼子酱,以及其他各种产品,是流利的俄国人所主要需求的。葛吉夫显然认识他很长时间了——他也许是几年前跟着葛吉夫到法国的那些人之一。葛吉夫并认为,他的个性是学校的一种基本因素。Osho' {3 j2 z6 a* J# Q) r* ]$ a
- S3 A9 a: \$ X# Q9 c1 c
“你记得,”他说,“我怎么告诉你说,你惹了麻烦吗?这是真实的,但你只是孩童。瑞奇米列维奇是成人,并不像你那样那个恶作剧,但他具有一种个性,无论做什么,无论在什么地方,都经常会引起摩擦。他不会造成严重的困扰,但他会一直在生活的表面造成摩擦。他禁不住要这样——他现在年纪太大,无法改变了。
4 s/ _! I6 ~  T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k* ^% A  C! R8 w: D6 |
“我告诉你说,虽然瑞奇米列维奇已经是富有的商人,但我还是付费让他呆在这,你很惊奇,但情况如此。他是我的一个很老的朋友,对我的目的而言很重要。我付不起他在巴黎做茶的生意时已经能够独自赚到的钱;所以,当我去看他时,我变得很谦卑,必须请求他为了我而牺牲。他同意这样做,我现在终生对他负有义务。如果没有瑞奇米列维奇,‘主持城堡’就不会一样;我不知道有像他那样的人,没有人像他那样,仅仅生存着,没有刻意的努力,就会在四周所有的人之中会产生出摩擦。”
* R, {' H3 M! D( Z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L7 s1 M3 T: |' L" v2 Z8 l6 p0 B
此时我已养成习惯,总是认为,在葛吉夫所做的任何事情之中都有“眼睛看不到的部分”;我也很熟悉他的理论,即摩擦产生冲突,而冲突又骚动人们,震惊他们,让他们脱离习惯性、例行的行为。我也禁不住怀疑:瑞奇米列维奇这样做会得到什么奖赏?也就是说除了金钱之外。葛吉夫的唯一回答是:瑞奇米列维奇呆在“住持城堡”也是一种特权。“他的个性在别的地方无法发挥这种有用的效果。”我对于这种回答没有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但是我确实在心中想象着:瑞奇米列维奇的每个动作都具有很大的重要性。就最佳的状态而言,那似乎是一种奇异的命运——我认为,他想必生活在一种不断的大震荡的状态中,经常制造出大破坏。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w" D* \6 w0 T' `. o/ A

: t6 X% z, \3 k9 B4 W( O0 KOsho无疑的,他的存在不仅制造了困扰,也似乎吸引了困扰。在他回来之后不久,他和我又成为另一个“事件”的焦点。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5 f+ N) Q" J, T3 C5 e  {6 ^
aoxiu.com/ F# Y) L& s" v: m) l4 `; n9 G
那一天轮到我在厨房值班。就像“厨房男孩”平常应该做的一样,我在早晨四点半起床。由于我天生懒惰,又值那个年纪,所以为了能够准时醒来到厨房值班,唯一的方法是在前夜大约十一点钟上床之前,尽量喝很多杯水。那是在“住持城堡”没人听过闹钟,而这种早起的秘籍(有人告诉我的)一直都很有效。由于最靠近的洗手间离我房间有很长的距离,我一定会醒过来,并且没有再睡。唯一的困难是调节喝水的量。我时常在三点钟醒过来,而不是四点半。甚至在这样的早晨,我也不敢再去睡,又不能在和足够的水,以便在大约一小时后醒过来。
4 [( X. ?2 {$ v$ G, n! Y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aoxiu.com0 p! \4 O7 Q* I
厨房男孩所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在炉中生火,装满烟斗,煮咖啡,把牛奶弄热,切面包以及烤面包。泡咖啡的水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煮沸,因为水是用二十五公升的瓷锅来加热,这种锅也用来煮午餐的汤。通常每天都有一位不同的女厨子,但是菜单都是根据食谱每天事先写好;女厨子通常都在早餐结束后才需要出现。在这个特别的日子,女厨子到九点半还没有出现,我开始担心了。我看着菜单,以及当天的汤的煮法;由于我时常看到不同的女厨子煮当天预定的菜,所以我就做了必要的初步准备工作。
9 K# v$ N) N* ^2 ~' O' w; ~5 K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i4 t% r7 H$ Z5 E女厨子在大约十点钟还没有出现,我就叫一个孩童去看看她是怎么回事,才知道她生病了,无法到厨房来。我把困境告诉葛吉夫,他说,既然我已开始准备要煮了,不如回去厨房把它完成。“你今天就当厨子吧!”他一排庄严地说。/ c5 x& B5 s# b; t: M1 [; l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3 f% ]! |# w3 n: F; W
我对于这种责任感到很紧张,也为了被委以这个责任而感到光荣。最大的困难是,当我必须在火上加煤时——为了煮汤,这时常是必要的——就必须在大煤炉的顶端移动巨大的汤锅。我整个早晨辛苦地工作着;当我煮完这一餐,且完好地送到分采用的桌子时,相当地引以为傲。由于女厨子不在,也需要由我来分菜。
- A& k8 U8 r! ]5 B* \* Z6 M' |aoxiu.com
* I5 G. h4 z  G7 F( a" r' gaoxiu.com习惯上,学生都排成一列,每个人手中拿着汤盘、餐具等等;当他们走过分菜的桌子时,厨子会分给他们一块肉,以及一勺的汤。有一段时间,一切都很顺利。一直到瑞奇米列维奇出现——最后一位——我的困扰才开始。当他走到我身边时,汤锅几乎空了,我必须将它倾斜,以便装满勺子。就在我分菜给他时——我觉得好像是彼此的命运所定——勺子也舀起了一块很大的煤炭。汤很浓;一直到那块煤炭出现在他的汤盘中,发出刺耳的铿锵声,我才看到它。
! l( b1 O0 P8 y1 k8 e" Q& g7 ~Osho
* Z- N: L! a2 {; q& \# _; J; Y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从瑞奇米列维奇的反应来判断,他的世界在那个瞬刻到达了末日。他开始对我大肆责骂,我认为会没完没了。去年冬天所有孩童对他所做的起一切都一起算账,消息的拼凑在一起。当他咒骂着、发着脾气时,我无助的站在汤锅后面,默默无言。随着葛吉夫的出现,长篇的咒骂结束了。葛吉夫通常很少在午餐时出现——他不吃午餐——他对自己的出现的说辞是,我们制造出很大的噪音,他无法工作。
" V* U9 b) Y: E! z" Zaoxiu.com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1 \" K2 I) I. O# ^& x6 [
瑞奇米列维奇立刻转向他,开始从头复述一遍自己的灾祸与冤屈。葛吉夫紧紧看着他,眼睛没眨一下,这似乎有一种镇定的效果。瑞奇米列维奇的声调逐渐降低,他似乎筋疲力竭了。葛吉夫没有对他说什么,只是从瑞奇米列维奇的汤盘中捡起那块煤炭,把它丢在地上,自己也要求一盘汤。他说,既然今天有一位新厨子,他觉得有责任尝尝他所煮的东西。有人为他拿一个汤盘,我把锅子中所剩的汤舀给他,他默默地喝着。喝完后,他走向我,大声地恭喜我,说道,这种汤——这种特殊的汤——是他所喜欢的,比他尝过的汤都好喝。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8 G8 D: n8 Y  a2 q' b5 u- B/ v
  Z' V8 h2 {3 k- Y9 B+ W
然后,他转向聚集的学生,说道,他在很多事情方面很有经验,也受过很好的训练;他在生活的过程中学到了很多有关食物、化学和正确烹调方面的事情,当然也包括对于东西的品尝。他说,这道特别的烫是他个人所发明的,他非常喜欢,但他现在却发现,这道汤总是缺少一种成分让它变得完美。他朝着我的方向一鞠躬,称赞我,说道,我籍着一种幸运的巧合已经发现了完美的东西——这种汤所需要的一样东西,那就是碳的成份。他最后说,他要指示秘书改变食谱,加进一块碳——不是用来吃的,只是增加味道而已。然后,他邀请瑞奇米列维奇跟他喝饭后咖啡,然后他们一起离开了吃饭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