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伟人度过的童年时光》——第十九章

我时常想到葛吉夫是一位聪明的渔夫或捕兽者;那个有关两位女士和“陈年名酒”的事件只是很多例子中的一个:至少在我看来,他先设下一个陷阱,或装上一个鱼饵,然后躺靠在那儿观看,表现得很愉快,等着猎物在被逮到时显露出面目,显露出弱点。虽然我在其中感到一种恶意的成分,但是,其中的可取之处似乎在于一个事实,即在大部分情况中,“猎物”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时常认为,这种“作弄”人的方式只不过是他的一种娱乐,用以解除工作时心中不断承受的压力。在说到这种经验时,他时常称之为“刺破泡泡”,但我不认为这种指称特别适合,因为泡泡刺破后的“放气”,时常并不为他当时针对的特别对象所注意到。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8 m' [- S4 v3 P2 F6 I2 @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A  ~9 Q* m8 P! F$ t
随着时间的累积,葛吉夫获得了很多种名声,包括他是一位“信仰治疗者”,或就较简单的层次而言,一位“制造奇迹的人”。因此,人们不免要问他请教有关每日的“生活”或“世俗”问题——尽管事实上,他时常反复地说,他的工作跟解决这种问题无关。然而,从事实现受到警告,还是有很多人坚持问他请教这种问题;这种情况让我很惊奇,也通常让我觉得很尴尬,特别是因为向他请教的人通常都被认为——至少自认为——是聪明的人。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1 V1 d7 ^: \+ T0 B

4 n) l' N$ z3 w" W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我记得有一个女人,她花了很大的代价(这一点也许不切题,因为她有钱),从美国来到“住持城堡”,带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要向他请教一种问题,而这种问题正是他时常指出不属于他的领域的那种问题。她到达时,要求立刻与葛吉夫见面,但却被告知,葛吉夫要到那天晚上的什么时候才能见她。她被分配在一个舒适的房间之中,葛吉夫的秘书告诉她说,她必须每天付一大笔房间费,也警告她说,还要再付一大笔“请交费”。aoxiu.com0 u# [. d" z& y# i/ A5 H7 {

0 k, R6 o- r1 b! eaoxiu.com葛吉夫并不是单独见她,而是那天晚上在每个人面前见她,欢迎她。在他与她的预备谈话中,他说,他了解她有一个重要的问题要跟他讨论;他表现得好像对她印象非常深刻;她竟然花了那么多钱长途旅行,只是为了请教他。她说,她的问题已经困扰她很长的时间;前年冬天在美国遇见他,就觉得他无疑是可以帮助她解决问题的唯一人选。葛吉夫说,他会努力帮助她,她可以跟他的秘书约定一个请教的适当时间。她在所有聚集的人面前说,事情很急迫。葛吉夫说,他会尽快见她,但是此时重要的问题是吃饭。aoxiu.com# |$ t# J' f0 ?# F; h  U: [

* f( {# P" S& ~7 c1 k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在餐桌上,这个女人显得很紧张,烟一支接一支抽——使得吃饭的每个人都知觉到她的存在。由于她不断咳嗽,葛吉夫就放弃跟她说的的意图,只说道,她似乎咳嗽很厉害。她立刻回答,很高兴他注意到了,并说,这正是她希望请教的部分问题。葛吉夫对她皱眉头,但在他还没有机会再说什么时,她就抢话题。她说,她跟丈夫之间有困恼;她的抽烟和咳嗽在她看来只是这种困恼的“外在表征”。我们此事全都倾听着(我在桌子旁守候)。葛吉夫又对她皱眉头,但是她却无情地继续说下去。她说,每个人都知道,香烟是阴茎象征,她已经发现,自己的抽烟过度以及因此导致的咳嗽,是她与丈夫有前述困恼时经常出现的“表征”,然后又补充说,当然,她的困恼是性方面的。
1 M8 v- [- z7 r6 f% @( H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aoxiu.com! E- t6 W4 n! C
葛吉夫专心倾听她,就像他经常所做的一样。他在沉思了一会儿后,问她抽什么种类的烟。她讲了一种美国牌子,说已经抽了很多年。葛吉夫点头,沉思着:经过一段悬疑的沉默之后,他说,他认为治疗或解决方法很简单。他建议她改变香烟的牌子,也许“高兰卢”是可以尝试的好牌子。谈话就此暂时打住了。
% C( b1 T) v3 j7 V$ O8 r%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aoxiu.com* d! H8 _# d' E3 G% C
此后,在大客厅中那种很庄重的喝咖啡时间,我们才听到她大肆赞美他,说他当然提供了她的解决方法——他的解决问题的方式从来就不很明显,但是她了解他的意思。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3 Y' o( X( d( O4 J6 q
- A6 s* ]  W% e0 ~6 k& u: V* n) x; A
她又在“住持城堡”待了一两天,买了大量“蓝高卢”香烟——在法律允许她带出境的范围内尽可能买——并不再要求进一步的请教,同时告诉葛吉夫说,她已了解他的意思,然后回到美国。在她离开之后,葛吉夫才说她是“天赐的幸运之神,对我存有潜意识的善意。”原来他向她要了一大笔费用,而她也很高兴地给出。虽然我在那时没有向葛吉夫提起此事,但在以后确实体及这个事件以及类似的其他事件。在那个时候 ,他告诉我说,很多人——具有“中产阶级西方世界道德”的人——对于他获得金钱的方法提出了质疑,并表示反对,但他却总是需要金钱来维持“住持城堡”,以及那些无法付费他学费的很多学生。他几乎生气地说,我们的道德是基于金钱的;他也说,关于这种情况,唯一让我们困恼的事情是,他显然拿取金钱,却没有提供任何东西作为回报。
9 P: U% \+ ~/ O5 z. v$ E7 |: ZOshoaoxiu.com, ]9 J" l! ]4 u, S$ I3 h
“在我整个一生中,”他强调地说,“我都告诉人们说,这种工作并不是为了每个人。如果更够用宗教或你们美国的精神病医生来解决问题,那倒很好。但人们却不注意听我所说的话;他们总是发现其他的意义——以他们自己的方式去诠释我所说的话,让自己感到好手。他们必须为这种好受付出代价。很多次我都说,我的工作无法有助于平常的生活问题:性、疾病、不快乐,诸如此类的事情。如果不能解决这种问题,那么我这种与这些问题无关的工作就对他们没有好处。但是,无论我如何说,这种人还是来这儿,为了感觉好受。那个抽很多烟的女人现在可以告诉每个人——但特别是告诉她‘自己’——说她向我请教了问题,并且说我给了答案,其实我并没有给答案。所以,就是这种人帮我解决很多金钱问题,因此他们有理由活下去。总是他们很愚蠢,但他们却有助于好事——我的工作。对于这种人而言,这已经是足够的奖赏了。”
& }" R; E9 I( |( a3 K  i* T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v0 z& S( F  e6 c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很不幸,今日的人有弱点;他们要求终告,但却不希望有帮助,只希望发现自己所想要的。他们不注意听我所说的话——我总是说出我的意思,我的话总是很清楚——但他们不相信,总是寻求另外的意思,只存在于他们的想象中的意思。如果没有这种女人,这种人,你和‘住持城堡’的很多其他人就没得吃。这个女人所付的钱是买食物的钱。”这使我听到他“说明”或“辩护”他的这种形式的极少数场合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