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生命说是》

不知方便发么,如果没有明确回应,过些天我逐渐发上来。

可以发一段,等于给anando做做广告。aoxiu.com' |# [$ T# b2 o+ j
然后再发一段。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G5 `9 _3 a3 Y$ s0 T! V
错误一点点犯,等警察出来的时候马上收手。

TOP

本帖最后由 darpan 于 2010-5-14 11:42 编辑
/ K- P. y4 w3 C: y; R  Y0 f5 L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w& @/ `! U$ D- E" h1 DOsho以下发的是我与一位朋友共同翻译的译文,她为某师范大学英语教师(各译了不同章节),与出版的书籍译稿不同。无版权,但不得转载,仅供奥中网友参考。建议奥友们购买已出版书籍。

TOP

前言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J: w2 Y$ k" [* r, a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d  u  h1 T+ ?  D
“是”能改变你的生活。aoxiu.com: W/ D: H* i& T+ ?5 |$ V
——你如何经历它的品质。
: m9 O- k5 W1 C4 V2 q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因为生活在“是”里,对无论生命带给你的什么说“是”,是与生命一同流动。
. L2 Z2 N, |# u  Z& q: O) JOsho生活在“不”里,希望事情变得与它们事实上不同,是去战斗和挣扎,活在地狱里。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7 V0 y6 z7 k- p0 w+ G
单纯地,但根本上真实地。
; f4 u7 V5 P; o0 c' ]对头脑来说太简单了,它会说“跟这样一个简单的解答相比, 我的问题要复杂得多”。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4 B2 U7 j: W. J" p7 E% L
但是这本书不是为了头脑。好吧,是有许多事情,你的头脑喜欢设法去搞清楚,但从根本来说,它的愿意并非加诸知识给你的头脑。它是为了你的生命。写这本书的目的是触及比你的大脑对生命的理解更透彻的你身体的那部分。' ^" i! q, Z" ^) r, a/ Q
它是去鼓励你去做一些体验,去冒一些风险暂时离开你的头脑把你限制的舒适地带。去体验你的那个一直在怀疑的部分——你远远多于你的头脑。Osho* y  ~+ x$ g$ f! {8 f2 \
这本书意在触及你,和帮助你体验,你的存在的其它维度——在你的头脑领域之外的那个维度。Osho+ D' m0 f2 R" O1 H

- M: S6 q1 |# ^) z- j& P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头脑和条件作用
$ o& w* Y$ N3 Q& A0 ?Osho通常我们生活在头脑里。头脑是我们所有习得的知识的仓库,我们那个需要为了去分析、计算、比较和变得逻辑、理性、有效率和智力的部分。它是思想居住在大脑中的那个部分。aoxiu.com0 Y: G9 F8 d& J* [* S
头脑当然在我们的生活中非常重要。实际上,它是如此重要以致所有我们的教育已经变成去发展它。那个程度已引我们相信我们是我们的思想,嗯?
1 R# Z% o& `4 M4 \9 v9 COsho头脑也容纳了所有我们无意识中从别处习得的所有信息片断,包括所有的我们收集的自从我们非常小的时候关于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我们应该如何和不能如何。
! @9 A  @0 {( b: p1 _, p5 YOsho这些我们从别处获得的无意识的想法,信念,评价和偏见,胜于从我们自己的个人经验中所获得的的现象,在本书中被总结为条件作用(conditioning)。
7 e! A# o  R0 h6 _1 r/ n8 z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这个条件作用,运行于我们无意识的头脑,通过如此许多种我们未意识到的方式影响我们的生活——我们领会和看待问题的方式,和许多我们感觉的方法,和我们对人们和境遇的应答和反应。
* {: g+ e" E' M9 Naoxiu.com我们通常不给它许多关注——我们只是让头脑运转,认为所有这些从我们流出来的机械判断,反应和情绪是我们,我们自己的想法和经验。我们极少去质询它实际上是否是我们自己的事实。
$ V  j9 y+ O& B9 {9 @/ }6 b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头脑也是我们的“自我”所居住的地方,因为我们的自我只是我们收集的关于我们认为我们是谁的想法——我们的身份,和关于如何我们能如同他人所了解我们的那样——我们展现给世界的形象。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d) \' h+ {# `7 L
因为我们是如此全然地认同于我们的头脑,就其程度来说,它事实上管理着我们的生活,了解它是如何运作是有益的。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9 s% i+ g2 O$ z8 [4 c& A
它是一个令人赞佩的工具,从根本上分析信息——通过分解成小部分,总是将一部分与另一部分比较和对照 。好与坏,高与低,明与暗,昼与夜……这是头脑的天赋,能够分析和比较。它的擅长是处理客观世界的事情。aoxiu.com) D8 x" f" y; f6 H3 S
但无论如何,在生活中有许多主观经验建立于“整体”之上,其品质诸如象听音乐,与朋友沉浸时光,做爱,呆在大自然中,享受一顿大餐。去满怀感激这些美妙和不可思议的片刻,我们需要变得善于接受全体的经验,通过所有的感官。通过机械装置(头脑)处理这些经验,把事物分解成碎片,则错过做为整体的美妙感觉。aoxiu.com1 p& i9 R- D& r8 g9 B8 v! n# b: V
举例来说,如果你计算卡路里,分析蛋白质和碳水化合物的平衡,或者甚至与过去的一顿饭比较,你怎能享受一顿美妙的大餐。你吃着食物但是你没有存在于你的舌头和鼻子里,你在你的思绪里,一个完全不同的体验。通过你的头脑经历一次烹饪学的宴席,就象使用声谱分析仪去感受听音乐。Osho# O! c) c8 g, h3 J- g
头脑总是阻碍我们的感官体验。也许你和一位朋友在某个乡村行走,闲谈着关于另一个地方,另一种情形,其他的人们……你看着大自然但是你没有出现在你的眼睛、耳朵和鼻子里,你是在你的思想和谈论里。所以你错过了围绕在你周围的感官经验。你迷失在思想的魔术里。甚至当我们是独自的,我们也在思考,引入与我们自己的对话里。我们极少只是单纯地全然出现在自然的体验中,而那时我们知道那个区别。
% X; k, e& U) h, k$ U1 A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头脑没有能力只是放松在当前片刻的喜悦之中。它不能变安静,而且它的话语把你带离当下的体验。甚至我们评论一些美好的东西,也意味着我们在拿它与我们曾经体验过的事物对比。因此,尽管头脑对客观事物有益,它却不是关于主观体验的最好工具,而且确切的说,做为去生活在“整体的”生命中的一个向导,则干脆不需要头脑了。
3 z! @& n* x3 X4 caoxiu.com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A  C! V( D! l. y" O# g7 s/ K
体验者
5 r+ c( s; Y) |2 g- n$ V! w' q  x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所以大自然也给了我们大脑另一个维度,包括我们体验感受的领域。而且我们的大脑的这个部分是远离头脑的领会和理解和控制的。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2 J5 w; ~  U( x, S$ s: w  P* g
不长时间以前,用左脑和右脑的术语去描述大脑是可能的。左脑被说成是我们的头脑,我们的智力的居所——我们的逻辑和推理,分析,语言,科学,计算,等等。我们的右脑被说成是我们的感官,我们的直觉的所在地——我们的非逻辑,自发性,创造性和感官体验。现在,科学家发现大脑的不同区域在“地理学的”定义上并不是如此明显。aoxiu.com0 C( s4 O0 Y& _4 s0 L
所以为方便起见,所以在本书中当我提及“头脑”,我是在谈及大脑处理机械思想的那部分——从那个地方唠叨连续地到来。我们也可称它为机器人,或MP3播放者。当我谈及“体验者”,我们在谈及大脑知道身体感觉(自然感官)的体验的部分。
. T7 f2 t- S9 u# b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通过定义,当我们在体验者里时,我们是在当下的一刻。不幸的我们的这部分极少被应用,因为我们是如此习惯去让机械的头脑一再地运行,无论我们需要它与否。而且如果你注意到,头脑总是在过去或未来里——我们的未受邀请的思绪总是萦绕在一些已经发生的或可能发生的事情周围。我们的注意力只能在一个或另一个里。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y0 ]; ]5 e
如果我们的注意力是完全潜心于当前一刻一些事情的体验中,那时它就不能存在于过去或将来的思想里。如果我们思考过去或将来,如果我们陷于我们的头脑的机械程序中,我们就不能存在于当前一刻的体验里。
" I# T& V) b.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头脑没有能力存在于现在,除非我们故意地使用它于一个特别的职责,它被有计划地用于象计划编制和分析。当我们有意识地使用它,那时我们是处于“现在”使用它,而不是它自动机械地运行。你能为了一个特别的意图,使用它考虑未来或过去的特定的情形,而且如果你意识到你在那样做,你是在当下,与当你的头脑自行漫游而言,那有一个完全不同的品质或感觉。你能真切地感受到那不同。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T9 S# }5 L9 G+ j. ~- P/ f4 I; @
所以在这本书里,当我谈论头脑,我不是在说有意识地使用头脑。在该情况下,我使用注意(notice)一词,像“注意在头脑内部发生着什么”或者“注意在身体里什么在发生”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T$ D% w/ M# b9 w
但是如我们所知,头脑有“一个它自己的头脑”。它不在我们的控制之下,它接管了我们。它是每周7×24小时“运行”。而这是真的十分荒唐。如神秘家奥修所说,当我们不需要使用我们的腿走路时,它们不再走。当我们坐着,它们不再移动步伐。但是当我们不再需要使用头脑,它不停止——它继续自行移动,播放来自过去的录音带或电影,比较或对照你遇到的每一个人,或者你经验的过去经历过的每一件事,或者幻想未来,创造关于明天的恐惧……它从不停止,一直在做。我们莫明的已经允许头脑成为老板,甚至当我们不需要它的时候去继续运转。
: e  P" I! Y7 A9 BOsho所以什么是体验者?体验者是在当前的一刻,对真实可信的经验应答的大脑的那部分,与运转于在过去从他人处收集想法和信息的头脑有着截然不同。
5 `3 G# b' |  T' l& lOsho体验者对它从感官和从心里接收到的信息进行反应。科学研究显示心律变化依照一个人在那个时刻的真实体验,并且这个信息通过神经信号发送,直接传给大脑的一个应答部分。
+ O: m0 J+ U3 o: D" H" e3 B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大脑接收和反应,从感官和心脏发送信号的那部分,不是大脑思考和加工的那一部分。它,体验者,甚至在信号到达智力处理中心之前就已经反应了,那就是为什么我们的“直觉” 在我们的头脑计算出什么将要发生之前,在灵光一闪中出现。3 e' X3 n1 {% n% b+ D
做为我们的大脑感官的一部分,“体验者”是我们创造力、我们欣赏美和对神秘事物惊奇、和我们的自发性的中心。那意味着它也是我们的自然优雅和直觉的所在地。这些品质不是商业交易的要点,因此体验者在我们的教育中没被给予许多的关注。但是这些品质是我们生命的本质精华,把色彩和喜悦,放松和融洽带进我们的生活中。
# \: u( ^/ g) C1 q# U( Baoxiu.com而且实际上,科学现在发现这些品质在市场上也是有用的。象EQ高的人比仅IQ高的人,在任何的阶层都更有可能变得成功。EQ,或者说情绪智能商数(情商),是象知道你自己的感觉情绪、感受他人感觉、和在某种程度上调节情绪以提高你所生活的方式的品质速写。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R( U1 k4 `8 f) n
体验者,因为它没有过去事件的负担,从不犹豫或者怀疑或者比较。它没有二元对立,没有对比。它只是“知道”,它是直觉的。而且我们都经历过那——当我们只是知道某些事情是对的的那一刻。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Z: G0 {1 b  a6 K, P" b& t0 E
那是一个当你被一些出乎意料的惊奇事情所征服的片刻——看到美丽的夕阳,听到某曲音乐,感觉你的心被一种无法抵抗的喜悦或平静所充满——有时无缘由地,有一只小动物或一个小孩子以某种方式看着你,或者看见一个大自然的奇迹——一只鸟儿或者一朵盛开的花,行走在寂静的森林中,或者在空旷海滩的海风中,或者只是在一顿美餐之后坐在你喜爱的椅子里。那是在一个激烈体育运动后的片刻,那时你感觉被另一个世界所占领——“那个地带”,如运动员们所说的。
, ~* ~5 t# @' Y3 s, U! H  I+ X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如果你再次回忆起这些片刻之一,你将注意到它感觉非常鲜活。它也感觉很简单和干净——没有复杂化,没有混乱,只是实际状况,全然的透明。你感觉到恰当——没有怀疑或犹豫。你感觉与世界合一,与你自己合一。头脑似乎停止了,因为你是如此完全地潜心于现在的体验之中。在那一刻,那一刻全在这里。几乎时间停止了。它意味着在那些片刻里,你是生活在你的体验里,不是你的头脑里。Osho& O! c6 u' T3 s0 w( q+ D
而且事实上,那也是关于生命的方式。生命仅来自于每个瞬间。过去的已然过去,未来的还没有到来。因此所有的神秘主义者说,这一刻(当下)是我们仅有的真实。给予那个体验者多少更多的关注,就越学会在那个片刻里实时地、更多地活过生命。
# x2 U7 ?. s9 _# [" jOsho体验者的其它品质——它不寻找什么是错的。它不能制造一个问题,因为它不会比较,它只是对在此时此地的无论什么进行单纯的反应,没有任何预设的关于事情应该怎样想法。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Z' \! Y" A( h( X. K0 i
意见和比较,判断和成见,都属于头脑的领域。头脑的天性是去分析和比较,所以它在二元性里运作。它能怀疑,它能犹豫,它能困惑,它能忧虑,它能批评,抱怨和责备。而且实际上,如果你更近地观察你的头脑,当它机械运行的时候,你将发现它喜欢集中焦点于什么是错误上。发现缺陷,制造问题。那是它不知何故的天性使然——它是一个问题的加工厂。
6 u/ y# m8 Z9 D9 t0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体验者在每一刻都是新鲜的,崭新的,所以它是自由的和能去欣赏那些令人满意的和有滋养的,美好的和独特的,在每一种境遇里,在每一个人里。它无法审判,因为它不能进行对比——那是头脑的功能。
! Z+ Y9 J8 K3 s+ K  d5 [你能想象更多地生活在体验者的空间中,将会变得怎样么?你将拥有那个能完全改变你感觉的品质,你活过你的生活,和你与他人的关系的能力的通道。
8 f! \9 C- P: g) E5 Laoxiu.com体验者有时被谈论为“心”,但是我宁可不使用那个词,因为它经常被和情绪和情感联系上,而情绪和情感是,实际上,通常是头脑取向的,因为它们是思想的扳机。
6 m3 K& G% X4 s; s9 u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所以:我们拥有头脑,思考和推理,收集和贮存信息的那一个,而且是我们的自我和我们的智力的家。我们能认出它,因为它通过分析和比较运转,而且当它未被用于一个特定的意图,它就在过去或未来闲逛,喜欢制造问题,因为当它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去做它就变得厌烦。
, N* b) J1 ]: g( c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而且我们拥有体验者,那个对境况感受和反应,如同它们是新鲜和崭新的,而且那个直觉知道要去做什么。没有任何比较、分析或犹豫。在运行上,它感觉简单和容易,明亮,有创造性和充满快乐,当你在那个空间中,没有时间的概念,因为那里仅有当下的一刻存在。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W( L, ?5 Q0 u& W' j: j
大自然给了我们两者,因为我们需要两者去活过全部,实现我们的意向。但是大概因为我们习惯于只使用头脑,我们经常感到一些事情在我们的生命中被错过了。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7 }3 z( {/ n% C/ u& ?- K# U: V
在我们的存在中还有其它维度,超越头脑和体验者两个之上。那些是属于我们的奥秘和精神性意识的领域,我们的那个部分能经验我们做为浩瀚存在之洋的一部分,我们不是分离的个人,彼此之外的孤岛,而都只是整体的相同的创造性的能量的不同的体验。但是这个领域最好留给象佛陀、老子、帕坦加利、哈其姆•沙柰,拜•赛姆 和奥修。Osho3 L: S7 t7 E' O! U, Q0 ]* Y
本书的主旨在于帮助纠正在你里面的体验者在发展中的平衡。如果你感兴趣,它们中的一些最终将进一步引导你超越。
! @) l) A- J3 r& W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 O) o0 t2 F8 @8 R9 Jaoxiu.com 一句忠告
% H0 L1 p2 @+ YOsho头脑将对这些新观念的试验感到不舒服。如我们所说的,它习惯存在于控制里,并且依照它收集的想法和信念去运转你的生活,一些练习建议将把你带到一个远离头脑的空间,一些将带你去质询头脑长久以来紧紧握住的信念和态度。
# g" h$ ~, J4 p# J/ w应知道头脑将试图阻碍,不顾你的最高目去试图这样的建议,你会发现象这样的想法升起:“这是愚蠢的,这不能解决我的最大的问题”或者“我现在恰好没有时间,有这么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也许在其它一些时候吧”aoxiu.com7 a8 f5 D, Q# W6 H+ u
当你注意到这个,只是对头脑说谢谢(毕竟,它只是试图去防止你进入未知领域),和告诉它,它可以休息一会儿,然后你可以再回来。这些帮助你开始成为你头脑的主人,胜于它做为你的主人。因为头脑做为一个仆人是极好的——但是我们都知道它做为主人是极糟的。当它一再地运行而不放松,告诉你如何过你的生活,而没有给你任何空间恰恰去过它。
9 ~! i; G) Q# b# W7 ]0 ^' n; X9 I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而且……你的头脑在你做为体验探险的一段休息之后,将变得完全的清晰和锐利。这样你能提醒它不会有任何损失。Osho# i* i$ q) I5 y, o
对你来说,你可以继续独自通过你的头脑生活,那是舒适的但是受限制,就象通过梦游生活一样。或者你能冒一次险走出头脑的舒服地带,花些时间发展你的体验者。花一些努力免于你头脑的控制,但是它将能够使你的生命成为一只舞蹈。

TOP

第一章 对你自己说是
( [& ?0 f2 t' f% WOsho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5 K5 B5 X( Y  `# e' c
这经常是在所有的“是”当中最难的。
/ m8 E' r& m7 t那很奇怪吗?我们对自己比任何其他人的评判更具有批评性。
- q/ `( G7 G* Y1 G/ y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我们都试图变得完美,或者至少比我们所是的更好。我们有意识或无意识地谴责我们自己,没有达到我们的高标准。让我们来面对它——我们永远不能达到我们为我们设置的潜意识的标准——它们是高不可攀的,不是吗?
! s9 |* U' P/ R) G3 a8 i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为什么我们不能接受我们如我们所是的样子?为什么我们总是想变得不同?变得更象一些其他的人。" \8 m8 I4 b/ v4 `
存在中的每一件事都是独一无二的——小至每一片草叶的边缘, 每一片树叶,每一朵云。这并非一些新时代的哲学——这是科学的实际。
1 d" R% k- D) c" s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你从没有注意过么?存在里的每一件事物都是独一无二的?包括你。此前从未有过如你一样的其他人存在过,而且也永远不会再存在。存在等了数百万年为了你——你是不可替代的,无双的杰作。那不是很令人惊讶么。aoxiu.com4 H$ I! J7 J, t3 H
也许存在需要你,正如你所是的样子。正如它所创造你的方式,否则它无需麻烦创造你。
& g6 {8 n8 `( d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所以,你为什么对存在说“不”Osho! ]1 `; l+ U( k4 \0 c
每一件你不喜欢你自己的事,所有这些当你在镜子里看到自己时的评论——特别是当你是裸体时,实际上是对存在说“不”,“不,你犯了一个错误”
, N& f& Y9 r, l& V$ |4 m( T好吧,不能退还了。
5 V- N9 k( l2 V( jaoxiu.com所以我们应接受我们自己如我们所是的,并且喜欢我们所是的这个特有的自我,或者我们可以报怨和变痛苦,试着去把我们自己改变成一些别的人。我们不会成功,因为我们不能成为比我们所是更是的任何其它人,所以我们将只会变得痛苦,我们将自己创造那份痛苦。
* g. z- \! t5 _) GOsho aoxiu.com! a/ T$ k$ x2 `8 G+ A) \
为什么我们不能接受如我们所是的自己?
4 c- }+ S, |3 @. t9 t2 e为什么我们总是试着变得不同?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f( l! P7 T0 t* x; C
首先我们习惯于从童年时信可的,如我们所是的那样并不够好。我们学习到我们需要辛苦地努力,变得更好, 为了被认可,接受或爱。这是社会(父母、老师、政客和牧师)使我们保持一致的重大策略,使我们在控制之下。以便我们能被操控服务于既得利益者。Osho- q  E1 e' o( Z7 D
听起来很危险?是的,想一下,如果我们欢喜于正如我们所是,我们不会为一些政治家而离家去打一场战争,不是吗?如果我们满足于我们所是的那种方式,我们就不会强迫我们自己去试图完成一些其他人的期望,不是吗?
7 k2 u0 D7 f) cOsho如果我们接受我们自己如我们所是的样子,我们就不会把钱给牧师去为了满足我们的天然的激情做补偿,和去赎回我们的灵魂。我们将不会遵守那些对我们讲不通的习惯和规则。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x) J; x! O# Q) j# a
如果我们尊敬自己如我们是的那样,我们将不会奴隶般地工作去为了得到认可和赞同。我们也将不会在任何人手边忍受羞辱和不公平。
. c( i8 A/ ?: m( W! m3 r/ B6 e0 v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所以在过去的年代里,特权阶级设法达成了我们不能接受我们自己如我们的样子,那样我们就生活在其他人对我们自己的判断的恐惧之中,特别害怕变得不够好。那种恐惧施压于我们之上,使我们一直努力去符合他们的议事日程。
4 h; c. u1 {& Q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这个条件作用通过一代代人传递下来。那外包装通过风俗的改变而改变面貌,但那基本信息和意图却保持相同:你如你所是的样子是不好的。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Y: a0 r+ ^% }/ g' U! S# I- c
这个不知何故我们不接受如我们所是的那样的观念,在我们生命中非常早期捡了起来,当我们太小以至于不能说“不,那不是真的”的时候,当我们太小而不能理解发生了什么的时候。而且因为我们在我们是如此年幼的时候获得了这个观念,它深深地进入了我们的无意识,变成了一个信念。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V4 M5 ~# w2 `* `, P1 b  E
它发生在如此久的时间以前,以致我们不能记得它的发生。它也许开始于感到妈妈没有时间给我——她说她爱我,但是她并不总是当我需要她的时候在那里。也许她对我不耐烦。或者她有时外出把我留给一些其他人。也许爸爸有工作上或健康上的问题,不能总是有空陪我玩。或者我们的父母当他们是孩子的时候自己没有得到爱,所以他们不知道如何给予它。也许我们的父母处于压力而经常对我们大喊,对我们说“不”“不要那么做”。而且然后是老师,和宗教领袖,和政治家,和他们的权力机构。
# Q9 T% k. t/ c1 d7 s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各种情况出现了,哪一个也许跟我们无关,但是最终结果是当我们非常年幼时,我们捡起那个“我们如我们所是的样子是不可爱”的信息。我们捡起那个我们不知何故地有些毛病的观念。我们去相信我们需要以某种方式去变得不同,以得到妈妈的爱或爸爸的关心,去被我们所生活的社会所认可。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c; l+ ]. Q* s0 q7 B
这个信念我们从比我们大许多的人们那里捡起,对我们来说象上帝一样的人们,因为我们的生存依赖他们,所以我们永远没有机会去质问他们。我们只是做为真理一样接受它们,然后它们变成了我们个性的一部分。aoxiu.com' U8 C7 J9 U5 {# L) t! `- l
因为我们相信这就是我们应该如何的,我们开始去依照它生活,并且通过那种信念的眼光,去解释我们做的每一件事或者讲叙给我们。就好象我们生活在瞥视的目光中。而且我们花费我们生命的剩余时间,通过我们对境况的反应去证明,那个信念是真实的。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5 j; B. d* R4 w' l# }- W2 l; m- X

/ I# Q- w* }" L% p5 Y& _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什么样的条件作用在我们内在运转$ Y, D8 l  i3 x: ^1 H8 T% Q
那就是它如何发生的——我们一旦拣起那个观念,认领它们做为我们的,它们开始影响所有我们的活动,特别是我们的反应。
! T+ i2 V6 ?5 c) |! ]/ f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举例来说,如果当你很小的时候,你捡起一个信念——你是愚蠢的,或者至少比别人不够聪明。也许你的父亲当他关于一些事情失败了,有时他叫喊着对你说,或者也许你从无论你做什么你的妈妈总是纠正你的事实中得到这个消息。或许你有一个兄弟姐妹,比你更快或者比你得到更多称赞。有许多原因使你拣起这个观念,甚至尽管并没有人实际上故意这样做。
+ H: @/ I( k+ i6 O. kaoxiu.com因为你那时非常的年幼,你相信这必定是真实的,你是笨的,或者比他人不值得尊重。那个主意继续深入你的无意识,在那里它将影响你的行为举止。因为如果你相信你是笨的或不足道的,那时无意识的你将表达蠢笨或微不足道,因而创造了那个特别的情形持续证明这是真的。那个特别的观念,纵然也许不是有意识的,也将在你里面创造紧张,阻止你信任你的天生智慧,阻止你信任你自己。它造成你犹豫甚至担心。而所有这些使你显得和感觉愚蠢。Osho; ~" ], i3 ~7 ^; p! n% e8 V
这个过程中的其它因素是,儿童对他的父母有极大的忠诚,而且为了他自己的生存依靠他们。所以如果你从他们那里捡起他们的经验,纵然他们一点儿也不是有意的,那么你没有任何选择而是去表现那愚蠢,因为否则是对你的父母的不忠诚,那对一个孩子来讲在心理上的办不到的。
8 m1 T2 \$ A: R0 T- T2 L* C, _2 v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V# [2 m4 U' Kaoxiu.com我们不能允许一些他人爱我们,除非我们爱自己。  d% W% C2 p, r, x* ~
另一个例子:如果我有意识或无意识地相信,做为我是不可爱的,另外我可以选择我的双亲,一个是完全专心和发誓他会永远爱我,另一个我永远不能十分确信他真的爱我,我会选择哪一个?当然,我会选择后者(而且相信我,我是从我的亲身经验得知)
9 c0 Z/ O6 ^3 N- Zaoxiu.com如果我们不爱我们自己,我们没有办法允许一些人真的爱我们。我们将怀疑他们,并且担心如果我们让他们太接近我们,他们将发现我们不能接受我们自己。所以我们制造一种情况使我们被拒绝,或者我们解释事情以表明我们是被拒绝的,或者我们只是单纯地想像我们是被拒绝的。然后这将恰恰向我们证明我们一直怀疑的——我们是不可爱的。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Q* z  v- m6 z/ l! Q
所以情况是我们把这个想法深深地带进了我们的无意识,影响我们的习惯,引起我们的反应在某种程度上继续证明它是真的。纵然我们没有意识到我们在做什么,这个隐藏的动力却在工作中。Osho8 e$ N6 S; X# t9 m8 h& W. X
如果内在深处我相信我是不可爱的,不仅我将选择不爱我的父母,而且我将也不能完全地爱他们。我们如何能真的爱其他人如果我们不爱我们自己?另一个人也是一个身体,另一个人也是有缺憾的。我们欺骗我们自己如果我们认为我们能接受另一个人和他所有的缺点,但是不是我们自己。
) ~5 C! V/ Y$ k* t) E$ v, aOsho如果我们拒绝我们自己,我们怎能信任有人能接受我们?总有一个小的声音在里面说“他们怎么可能爱我?”。我们不真的信任他们,那么我们能拥有哪种不带有信任的爱?Osho) v4 v6 B8 J6 r6 u; s+ U. n, @

( j$ l$ @! o4 z% O& g& h4 x; x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我们总是担心他人的看法。: E. K8 c3 B3 j2 d0 U# `# L
我们不断地担心他人如何看待我们,不断地警惕。无意识地我们总是害怕其他人可能看到我们的缺点,我们怀疑他们看到了我们里面最坏的部分。那就是为什么,甚至九十个人告诉我们我们是多么好,但十个人说一些关于我们负面的事,哪一种会影响我们?对了,是那个负面的评价。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2 M5 f9 ^( X! a
那不是很奇怪么?那不是真的。它是因为一个负面评价触及了那个旧的儿时信念,那个我们也许未能去意识到的,如我们所是的样子我们是不够好的。如果我们在无意识里没有这样一个信念的负担,我们不会受到其他一些人暗示的影响。我们只是简单地告诉我们自己“那不是真的”,或“那是他们的问题”或“那显示出关于他们的一些事情,而不是关于我的”
& B$ v9 p- q/ @% c6 R* R7 f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但是我们不,是吗?我们立刻感到被负面评论刺伤。下次象那样的事情发生于你的时候,观察你的活力是如何立即瘪下去的。Osho- _; ?. F; s3 Y4 O# e1 C4 f  c
所以做为这个深深的儿时信念的结果,我们不能和我们自己一同放松休息,我们不能舒服地和我们的感官在一起,我们所是的。我们不断地通过别人的眼睛看我们自己——他们接受我们吗?我们足够好吗?我们可创造了那个好印象?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T3 q, Q1 o% _2 G
无意识地我们总是试图被接受和被爱。那使我们依赖于他人。然而当我们把我们的自尊建立在依赖他人之上时,我们就被操控。
; [, _6 p! B$ r$ Z8 L9 t7 E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我们试着去取悦他人,我们为了得到他们的喜欢或接受或尊敬或赏识,也许不能以其它的方式去做事情。因此我们成了乞讨者。我们失去了我们的完整,我们失去了我们的尊严,我们失去了我们的自尊。
6 R1 r7 i& J4 {% b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如果你真的这样去想,他们如何想我有什么关系?你就是存在的一个完美而独特的创造物,那就足够了。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0 T# f# b2 f2 T( M2 Z
设想,如果你全然地接受,爱和尊重你自己,就如你所是的样子(不带有变得完美或甚至只是一个更好的人)那什么事情会成为一个问题?嗯,是吗?我们都在从别人处寻找爱和自尊。
1 K! z* G. b) E& Paoxiu.com所以这是一个最基本的议题,它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每个人。 一些人把他们的弱点妥善地包在一个好的形象之下,但是当缺口打开,当不安全袭来,那个形象破裂,那个弱点显现出来。
3 L* J+ t8 n) r3 n" j: I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它会发生在当一个心爱的人死亡或离开你的时候,它会发生在当你失去了一份工作或一个升职的机会。它会发生在当你生了重病或某种残疾的时候。它会发生在如果未被列入一份邀请清单,或者受到某种批评时.它会发生在你感到两性间的不安全的某种特定场合。它会发生在某个聚会上你的伙伴给一些别人比对你的更多的注意,它会发生在只是某时你喜欢的人不认可你。; r' ?+ o# j/ Y( B( X( Q& J
下次你感到你的能量被削减,在一个不安全或敏感的环境里你逮住自己看看,看在那一刻你在里面告诉你自己的信息。看什么样的无意识的广播在你的头脑内部被转播——它将是一个判断,也许像这样的“算了吧,你并不像其他人一样好”。
' ^8 F7 Q/ }  Haoxiu.com
  }3 m- n% S, N2 I7 ]' J8 waoxiu.com如何停止你头脑内判断的声音
3 Z- q. L* E7 |) M当你注意任何评判和批评的的声音在你头脑里进行(他们总是在那儿,我们通常不给它们任何关注),只是对你自己说“停,这是个老带子了,从我儿时的老电影。和我现在的实情没有关系”。这样是真实的。
$ ?7 o7 J" t# k, ~. R! Y5 D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这是一个从你儿时起捡起的陈旧的批评之声,那个遍及你的生活一遍遍地重复着的。你认为它是你的声音,你自已的意见,但是如果你注意它,你将认出它是你爸爸或者你妈妈的声音,或者一些别的当你年幼时对你有影响的其他人的声音。它也许不是对你来说正确的用词,它也许甚至一点也不是对你说的,但是你从他们如何对待你推断了这个信息。
' V% [. k* l' k4 G; F5 W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理解它,你能想起你可爱的自己,“如我所是的样子我是很好的,如果我对邀请我来到这个世界的存在来说是足够好的,那我真的需要得到其他人的认可么?”当你那么做的时候看看什么会发生。
# ^7 _, y9 \9 n! M- Saoxiu.com这个“停”的技术是使你从旧的无意识的想法中走出进入现在的一个方法。在现在这一刻,你能看和观察,这真的是合理的么?这真的是真实的么?这真的与你今天的生活是有关的么?而且也许你甚至能发现一些关于你自己的积极的事情或者你的成就去予以注意,替代对自己的痛贬。什么造成了去做的这个困难,是我们相信这些是真的现实,而不仅仅是观念。但是你认为你是伴随着这个没有变得足够好的想法而出生的么?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x3 N% i* E# j) _$ u$ w3 Z
你认为你蹬出了你妈妈的子宫然后立即想“哦,我的天,我是一个错误,我是一个罪过。我如我是的样子不够好,为了人们去爱我和尊敬我,我需要变得不同?”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O8 k. {! {& M9 `

) Q( G1 Y" y5 [& [: C* F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你不是那个你认为的你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j0 o  O) Y2 W$ w/ p( ^$ ?  m
去理解这个更好些,想象一个穆斯林巴勒斯坦家庭和一个犹太人家庭在以色列。想象两者都在同一天生下一个儿子,在同一所医院里。然后想像出于失误,孩子被抱错了。这样犹太婴儿来到了穆斯林家,完全相信他是一个巴勒斯坦穆斯林那样长大。他的所有关于他是谁的想法,他应该怎样,其他人应该怎样,社会应该怎样,所有他喜欢的和不喜欢的,都是巴勒斯坦穆斯林那样的。Osho5 B& S& u: s  x
那是他的身份和个性,他相信他是。但是他不是,他是吗?他不是生于一个巴勒斯坦的穆斯林 。而那个同样的生于巴勒斯坦的穆斯林孩子长大了完全以为他是一个犹太人。他也许甚至确信巴勒斯坦是他的敌人。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G' A# N1 c3 R  C% r/ O" U1 \
通过这个虚构的例子很容易看到那些孩子的全部身份,他们的关于他们是谁的信仰和观念,都是他们的社会给他们的。不是他们生来就有的。但是……它对你来说也同样。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1 i  b) f7 F: r
所有关于我们的身份的你的想法,你所认为的我们是谁,你认为你应该如何,你的关于你如你所是的那样并不够好的想法,被加之于你。你并没有伴随它们一同出生,这是个好消息,因为它意谓着你也能丢掉它们。aoxiu.com+ T1 I$ M/ ^3 i% ~9 Z. d
正视于此,去质询你的个性,需要付出极大的勇气。因为你的个性是你的“舒服地带”,它是你熟悉的,它是你一直生活的。这也许不是快乐的,但是它是安全的——你熟悉它。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3 [5 B: Y/ Q/ y! ?6 W2 P$ L
走出我们安全的“舒服地带”是非常困难的,除非我们到达了那个我们完全受够了我们所活过的人生的那个点。因为离开我们的个性是可怕的,它有些像是步入未知领域。
4 R4 w1 H6 c. l3 i* c: H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在我们的舒适地带,我们已经知道我们将如何对人们和情况反应,我们已经知道我们如何去感觉。我们已经知道我们能做什么,什么是我们的界限。我们有许多非常合理的理由,为什么我们不能生活到我们的极限,为什么我们不能够到星星,为什么事情对我们来说变糟了。
0 H5 `, T( I  `9 L: n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如果我们放弃我们的舒服地带,我们失去了所有那些。但是我们也失去了我们的限制,那个妨碍我们的链子,那条链子把我们留在我们的较不满意的常规生活之中。
1 Z) h4 o+ O! F6 l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如果你准备好了,如果你已经受够了你生活即将走向的方式,你现在就能开始。它只是简单的去质疑你相信的关于你自己的每件事——它真是真的吗?或者只是一个你不去承认你生活中证实是反面的事物而无意识中一直去支持的老观念。
3 H! O# L4 U5 w0 t2 u$ a1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你的头脑会说,但是这个我关于我自己的判断是真的,它是一个事实。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F& U7 u+ D& G; `5 S  \, J  K
Osho- D& }, X% |% G- a5 h& P" Z
当它有一个情感负荷时,事实变成论断Osho5 y; ]! P" V3 J( T" A) G
在事实和论断之间有一个不同,是是否有一个情感负荷的卷入。
3 y7 M! Z, b; f( ?  MOsho举例来说,我也许显示出一个衰老的信号。如果我对它感到恰好,它就是一个事实,它做为一个清晰而平静的陈述到来,对一个对她们的皮肤感到安心的人来说。它不打扰我。它对我来说不是一个问题。所以我很安心地享受和尊重这个年龄阶段的自我.aoxiu.com1 j- n8 s8 g5 a% `! K
我果我对它感到不对,则是一个评判,暗指以那种方式显示的我谈论的,我感到我应看起来不同,比我实际更年轻。在那个情况里,它是一个条件作用——一个如你所是的样子并不够好的观念。你的本然的自己并不妥。
' p/ N4 ~3 f8 v评判把压力加上你身上。它们使我们对我们自己感觉不舒服。一个评判是一个与你自己的战斗,一个对你事实的现实的否定,在那个战斗里,没有什么被实现。它就象你的左手和右手互斗。在这样的战斗中,没有一方是赢者。  ^  x+ L# \4 F- ]
相反的,如果你接受那个事实,你变老了,那时你也接受与它相随的风度和尊严。如果你尊重你自己如你所是,那给了你一个允许其它人也接受和尊敬你的权力。Osho  ^9 a1 T2 F& }- _! n9 C& j) W
这不意谓着你不付出一些努力使你看起来如你能的那样吸引人——那是自尊的一部分。它意谓着在一定程度上你停止矫饰穿着如你孩子一样的衣服,或者你会被误认为是他们的兄弟姐妹而胜于是他们的父母。你想像那会给他们什么感觉,顺便问一下?对你的孩子来说那不是更好吗?他们有他们相仿年龄的朋友一起渡过时光,而有支持他们的父母,一些他们能在家里当他们需要的时候能依赖的一些人。aoxiu.com4 D# g3 K, E. P0 F% [4 Q1 A) D+ x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X0 B6 n( }( F% o$ N
你是滚圆或肥胖的么?
* e" P, q) u7 V2 C+ }4 k另一个例子:你可能是超重的。你能不理那个事实,继续填满你的身体直到它爆炸,以一种或另一种方式。或者,你能接受那个事实,你是超重的,不带任何评判,接受那是你引发于你自己的一些事。如果你能承认那个,那么你就能带给这个情况一种理解。Osho+ {7 W! j4 R  N4 L6 |  q
你通过简单地承认自己开始,“我超重了,这只是我目前的一种情况”你不带任何评判地说——没有感到某些事情错了。你只是简单地承认那个情况。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b7 I+ H" i  u# h
如果你不谴责你自己,那么你能更清楚地看待那个情况,和少一些情绪。你显然有一些好的潜意识的原因去感到显示年龄的迹象是不可接受的,因为你并没有自觉地去做,不是吗?
0 q5 n% K- A& J! {1 \' d4 o8 b7 s8 G  B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也许它是保护你于空虚感中,填补那个内在的洞。也许它是你不去冒险走出去与生活相逢的你的借口。也许它是你的被拒绝的防卫——毕竟,你已经知道没有人能爱一个肥胖的人,你是吗?也许它是你的避免感到不舒服的恐惧和伤痛的一种方法。或者也许它是你去感到特别的方法,去得到一些人的注意,一些同情。Osho% v2 A# }; R0 G# S# W7 D. p3 ^
所有的这些是无意识的,所以它不是一些去谴责的事,只是去被看到和理解的事。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o8 ^4 w' w; P* c/ F% W9 y$ k
去看看在你过度进食后面的无意识的原因,你有机会去了解它是在保护你免于什么,它是与你过去相联的一些事,没有必要与现在有任何联系。aoxiu.com! ]" z! C( Y. R: M8 ]' ]0 ^. b
举例来说,也许有些现在的情形触发了一个旧有的儿时伤痛,关于不自信的。那是一个痛苦的感觉,它在你曾经的自尊那里触及了内在的坑洞,在一些权威出现在你年幼的生命中,给你那个你不足够好的观念。所以你吃一些东西使舒服,也许是些带有许多糖的巧克力,或者你喝很多酒,去填满那个洞。你的过度进食是为了保护你于感受那个与不自信相联系的旧有的恐惧和伤痛和害羞的一种方式。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S) i6 t  t0 W5 i+ O; D
如果你已经认可和看到什么在进行,你将看到那些实际上是一个小孩子的恐惧和伤痛,不是一个成人的——它们是你曾经做为一个孩子的从前熟悉的感觉。
' K% ]3 H# t, @0 f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当你这样来看,你发现你有一个选择。你可以继续以这种方式保护你的自我,但是现在意识知晓你在做什么。那意谓着你认可于你的自我一些不舒服的感觉在你里面触发,或者一些空虚的裂缝在你里面打开,那是太痛苦了以致于你不能应付目前,所以你不断地用一些舒服的事物填补那个洞。
: T3 p; l6 P; X( y7 N它不一定是食物,酒精,麻醉药,我们曾经在这些情形里让自我舒服——也有性,获得更多的财产或金钱,进行权利角逐超过他人……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E$ M- L) i- `9 N& c! |  |- h. l! o
以这种方式负责任意谓着意识到你在对自己做什么和为什么做,没有评判——记住,你有非常好的理由成为那种你是的方式。它意味着你有意识地选择,为了现在,让你里面的孩子般的空间持续运转你的生活。当你有了这种意识,你将发现很难长远地保持旧有的防范习惯——但是你必须去为自己努力,发现什么发生了。
; n7 K; W  V+ d/ r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这个抉择是你能断定也许现在你足够大了不需要这些保护。你准备好去看发生了什么,当你冒险丢弃这个舒服的习惯。什么恐惧或不舒服的感觉发生于你,如果你不塞满你自己。
1 y. D3 S# q8 K- `3 t/ e, H5 U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这需要勇气和力量,因为旧有的习惯在你的舒服地带里面是好的,那意味着停止它将变得不舒服。/ |' i4 G: ?( j9 k3 V1 x6 j
如果你准备好了,这儿有一个过程你可以试一下。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0 e* \) B! m* t/ y

  G% C7 {  {- Q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重写关于你的评判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6 {( r+ l0 b0 k* |0 D
选 择你的忠意的关于你的评判。把它阐述为一个简明的对你自己的信念。举个例子,我感觉微不足到,或者我不值得拥有快乐,或者是个失败者,或者我不可爱,或者我不足胜任,等等。
, k, \: e3 `& X1 G$ h" l4 Maoxiu.com然后仔细回顾你过去生活,注意曾经发生那个能反证它的任何事情 。写一个所有你的成绩清单,所有那些说过他们爱你的人,所有你接到过邀请,向来一些人对你感到满意,当你感到快乐的那些时刻。等等。花些时间做这,真正聚焦于寻找你曾经历过的积极的事情,回顾到你能达到的那样远。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4 ]5 K( a  K: O. S
你的头脑将发现这些无关的争论,它将会说“但是”,它将想沉迷在“可怜的我”的故事中。意识到那是头脑,不想放下这个关于你的信念。通过对你自己说而认出它“这是头脑”,保持与你的清单一致。聚焦在证明它反面的事情上。用新的眼光回顾你的生活,几乎就象你在看一些别人的生活。* Y; I  Z. x1 U4 a$ F
努力地看,变得详尽。多少人曾经说过他们爱你?多于一个么?多于两个?忽略头脑那个他们不能计算在内因为不相信他们的评论。开放坦诚看。你曾经因为一个工作被 认可么?所以有些人认为你足够的好!在你生活中你从不笑么?你曾经通过 一个考试么?你成功地取得了驾照么? 在你的人生中什么一些其它的你做过事情,显示你是胜任的。当人们赏识你的时候原因何在?
, K4 m6 w# a# \( S. q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这并非意在证明反面是真实的,它只是关于认出你一直携带在身边的信念不100%真实的。它不是个写在石头上的实情。所以也许它只是一个你携带了很长 时间的旧有观念,从未被质询过。
; ]% G/ C, U0 Y$ @+ g$ o; @这也不是涉及“正面思考”,它不一个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对自己说“我是胜任的”的问题。它是一个改变深深隐慝在你无意识中的信念的事情 ,通过把它带到光里来,有意识地检查它的真相。
" }+ f# H" @3 E' ?: }" l8 EOsho这是此过程的一个重要部分,值得给它时间和努力。因为如果事实上你仍然粘在你是无能的的信念上, 猜猜 你将发现什么,当你假装你不再有那个信念?再次你将证明它是真实的,通过你的无意识的表现。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5 C  u2 u0 k
曾经你发现这个想法不对,实际上,百分百地真实,那么回顾一个情形,那儿你感觉这个信念是强烈的。闭上你的眼睛,回忆你在的地方,发生了什么,还有谁相关,等等。一边你回忆那个情景,一边你感觉你自己回到了那个情景,注意当你相信这个想法的时候你是如何感觉的。注意它是如何影响你的能量和你的身体姿态。你的姿势,真切感受它对你做了什么。
# t) S$ @- [* A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继续感觉你自己回到了那个情况中,注意你如何突出那个想法——它如何造成你的举止,哪种事情你说或者你不说。你如何说它们。注意它如何影响你的对他人的态度。
8 D/ ^, ~3 B* O! R0 V, Kaoxiu.com回忆另一种情形,当你相信那个想法。你看到你如何证明那个信念为真,只是通过你的行为举止?你实际上记住了那个信念?花些时间做这个,真正努力去看。
5 [, I% Z5 H. `3 V4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那将给你一些关于这个信念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你的感觉和举止的理解,和直到现在它如何掌控你的生活,而且限制你想做的。
! p, z2 K8 q+ i. K. P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如果你感到你不想如此去过你剩下的生活,那么使用你的想像去看你自己不带有那个信念。在你的想像中,看到你自己在同一个情况里,和相同的人们,但是没有那个关于你自己的信念。注意什么样的感觉将发生在你的身体里,你的态度将会是如何,你将会如何行动和沟通,甚至你的姿势会变成何样。" j$ c- w- ], L2 D  I: L5 x' u/ y
如果你喜欢那个新感觉,在你的生活中去试它。aoxiu.com: d. }/ E* `6 a( O- n; w8 J
使用你的想像——它是个非常有力量的工具。能量跟随想像。举例,在哈佛医学院有一个实验,科学家观察只是想像他们在一个钢琴上弹一首特定的曲子的学生,和实际在一个真钢琴上弹那首曲子的同学,在他们的大脑关联他们的手指移动的区域有相同的改变。所以想像能实际地影响我们的大脑系统。1 G6 R6 J/ [6 N7 k, [
而且,毕竟,你花了你生命的大部分活出那个只是在你头脑里的信念。他们不是百分百真实的,是吗?所以使用你的想像去形象化不带有它们的你的自我。
# S, D- G6 v& s3 L7 M7 o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而且在同一时间,你能开始聚焦于在你生活中什么将变得正确,胜于什么将变错。aoxiu.com, {$ T* c/ z$ I
如果你发现你自己不能形象化你的生活,不带有那些负面的关于你自己的信念,那么对自己说,我仍没准备好抛掉这些信念。我想保留这些想法,因为它是我的个性的一部分,我害怕去想没有了它的我自己。那将允许在你内部放松——在于你应该如何的战争,将停止。
$ i) n) }! N: Z$ C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是的,它是吓人的,去抛弃这些旧的关于我们自己的信念——它们是我们的个性,我们的舒服地带。但是它真的是一个值得痛苦和苦恼的个性吗?Osho# Y; f+ s: u/ \
他是你的人生——如果你已经准备好带着那锐利诚实的有意识的眼睛去看待那个情况, 这也是你的一个选择。只要你让那些信念仍保持无意识,不被管理的状态,你就没有选择——它们将继续操控你的人生。Osho% H  @- U; a) i' e$ b3 m, G
问你自己——以那种方式活过你余下的人生感觉如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