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vs群體

如果我們的發展是相互的而人類是一體的,為什麼你如此強調個體而非團體?
, P0 ]. B( r9 L& |( @* C9 e3 w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1 _1 n5 Q* P+ [7 S3 w/ C! y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2 [- ^. z/ ?5 t! v6 ]9 r7 f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f% ~' S. C* D( d) m1 W2 Q8 Q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l- b0 V+ x9 o8 Q
是的,我們是彼此的一部分。不只人類是一體的,存在也是一體的。這個「一體」會使人有兩個層次感:一個在深層的無意識,另一個在超意識中。你要不就是得變成一棵樹而與整體合一,或是成佛與整體合一。介於這兩者之間是無法感受與整體合一的。意識是個體性的,無意識是宇宙性的;超意識是宇宙性的,意識是個體性的…
* a" Z- H# Q  d+ X8 H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 g$ w4 n! ]! P# gaoxiu.com為什麼人們在人群中感到快樂呢?為什麼在人群中快樂如此具有傳染性呢?因為他們會在人群中跌入無意識。他們失去了個體性;當意識不見時個體性也就不見了。於是他們開心,不擔心,也沒有責任…
) a+ m: D0 P; C/ L+ Q$ Z4 V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k' q; G, [3 g2 q" t" w4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那就是為什麼我說不要成為組織團體的會員,否則你的層次會是最低層會員的層次。要有你的個體性。在團體中總是會掉到最低標準。一定會如此,這非常科學;如果你跟著一百個人的團體在路上走,會是走最慢的那個人決定這個團體的速度,因為走最慢的人無法快速前進。那麼如果這個團體必須以團體方式進行,就必須跟隨最慢的速度移動。速度快的人可以慢下來但是速度慢的人快不了,他有他的極限。
/ Q1 X- m; |; T' |+ O* l% d1 h!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3 P% o6 x& }/ f8 |, e( \9 C8 }; f
團體總是由白痴制定規則。白痴無法變聰慧,但是聰慧可以很容易的降成白痴。當然,白痴喜歡建立團體組織,因為他們無法單獨依賴自己。他們會害怕,他們一點也不聰明。他們知道如果單獨一個人的話,他們會迷失掉,所以他們喜歡組織團體與群眾。所以任何一間教堂都有黨派存在,百分之九十九都是白痴。他們決定宗教政策、政治以及一切。
3 E1 G1 k' v: ~% _aoxiu.com
* m6 e: j( S7 ~3 T+ yOsho小心這種暴民政治,要有所警覺。因為你的內在當你想鬆懈時也會有一些愚蠢的片刻好讓自己不負責任,不擔憂,然後你就可以總是把責任丟給團體;你可以總是說:能怎麼辦?我跟著團體走,這個團體就是這麼慢,所以我也只能這麼慢。最慢的成員決定了一切。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2 {) p# x2 B9 f1 I! b# l& {4 q( B
  s' b3 L2 T* z! M& \  k7 i
如果你真的想要成長,單獨。如果你真的要自由,為自己負責。為此,我堅持個體性。aoxiu.com2 s; C' @: X5 I+ t

/ q& V- U) B. l6 L4 Z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z' Z6 |% |2 X% Q$ o2 A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O( i4 `  Q3 n( P3 F- {
The Discipline of Transcendence# `! R4 A( ?. U- q8 B

今时浮世,莫说超意识,能时持个体意识亦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