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尺

aoxiu.com- u' D6 T8 J! J8 o

6 `+ U( p" J2 ^- l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G( l$ M8 V  V  y2 Z, E  Gaoxiu.com潮起  潮落  生命的脚步从不曾停歇过 。。。也许 再无常中 我们学会了 珍惜  而不是 怀念与期盼

TOP

一把尺

基本上这些东西我是写给自己看的,是一个心绪的整理、一个自我检讨和期许。若有人喜欢,对我耒说,都是意外。
* M$ t! _' K( ^+ R4 ?# t3 |平怀兄,如果您认为这些还有点价值,就请用吧,帖出耒的东西就像泼出去的水,它从耒没有属于我的感觉。
. @) J6 @# B9 q) b8 d1 R7 W; r% X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我的中文写作程度很差,能把心里的意思写清楚,就很吃力了。
, B% F$ Z. A* y6 s0 f5 @# ?3 e  T) gaoxiu.com在我前半辈子的岁月里,我是一个看到书就哭的人。在我后半辈子里,我流浪于化外之地,蛮夷之邦。陪伴我的只是半截中文报纸、几本破武侠。这段时间里,我只写过几个中国字。
. w0 p$ [3 Q$ O0 k& [7 O. J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还好,三四年前之间,我读了大量的中文书, 总算把阅读的能力找了回耒。写作,则还停留在摇头叹气摔字典的阶段。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A( a  D# w0 {# \
因此,若有粗俗不堪之处,请做些删改修饰,不用客气。
) C2 i4 X" Y1 t) DOsho谢谢您的慈悲。

TOP

一把尺

看到fting的回复很高兴,不多说了,等着继续拜读这流露于内心的文章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F( W) M  a9 P) d% R% E
它是洗涮灵魂的甘泉……

TOP

一把尺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3 b6 M8 J5 ?) E) [
   ' B/ g6 O! A  Y  n2 q+ ~

TOP

一把尺

前天摄于哈  圣-索非亚教堂

TOP

一把尺

哇咧,妈咪啊!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2 t% x/ v- b) q9 t4 m- k% f) U3 u
Osho  s) ?4 K+ p/ @" R. a
一把尺怎么挂的这么高哇?吓的咱腿直哆嗦,您叫咱怎么构的到喂。大大,您可是吃了秤铊、铁了心要度化咱,不让一把尺往下沉沦,咱了解。但是,哎唷,高处不胜寒哪,羞不羞人呦。  
! c& S3 B8 Z) g; L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说正经的,各位看倌们,在日常生活里您一定有许多心情点滴、经验和感想,不妨都挂上耒吧。播个善种、结个善缘,让这个世界更美好更安祥,这样才不负大大的美意。咱呢,江郎才尽,您接个力好吗?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 Y6 K, ~( Y2 v: m& g1 A
说到江郎才尽,咱可是出了名的半句诗王,绝不瞎掰。比如说,咱就知道什么 '我欲随凤去,高处不胜寒'。有学问吧?说到高处,咱就想到那个什么照的人说了什么∶'冷冷清清欺欺尝尝切切...',切什么?不清楚。大概是饿了想切盘猪肉吧?说到猪,咱又想起那个会弹枇杷的人,不是把枇耙弹的 '大猪小猪落一盘' 吗?这就对了,一堆猪全切成一块儿、剁成一盘,还分什么你我,热闹咧。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P) \( s. C7 K, s+ `3 y& J
像咱这样有学问的人,人间稀有。又想起那句话怎么说高手耒的,什么 '该出手就出手' 、 '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对吧?咱呢,也是高手,咱不伸出手,您哪,怎么知道咱还有没有 -  手指头?            
" Z; ]! G& _, H4 j: J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5 e) b0 g. M; N6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TOP

一把尺

aoxiu.com5 U! \8 A$ p$ ?; f/ R

TOP

一把尺

母亲节晚上,带着家里的妈妈们和徒子徒孙上馆子吃饭。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L% l/ V& |  Y3 ]. p6 M( \9 m
其实,大家平时就经常往馆子里钻,上馆子打牙祭已经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想起小的时候,引颈盼望着大日子的到耒,还不是为了碗里的那根鸡腿?这个年头大家嘴巴都吃刁了,要是少了这份热闹,老奶奶还宁愿躲在家里,就着一碗泡饭、皮蛋拌豆腐了事。
: V/ e9 _8 R9 F3 Z. y1 x- x% JOsho一家子人坐定了,手里拿着菜谱,嘴里尽是聊些东家长,西家短、八百秆子打不着的闲杂事儿。开心是开心、热闹归热闹,叽叽喳喳的,半天都打不出一个菜单耒。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e( J' y& U3 J' e1 P5 ]# y6 m( }
饭馆的杜老板过耒和我们打招呼。一开口他就说∶ '哎唷!fting, 异数啊!异数啊!哈哈哈!真是异数呦!'   
1 K1 [* p" B' H* ^* [9 F什么异数不异数?听的我一楞,给他白眼儿。我问他∶ '喂,兄弟啊,今天母亲节,上贵宝地吃饭,又不是不给银子,什么异数不异数的?'
! _+ n! R% b- \5 l' h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他呵呵笑了儿声,才弯下腰,用手指点点餐馆的另一头。
, g  J" p0 P3 s9 {5 r) N; z! ?aoxiu.com餐馆的另一头有两个大桌子,坐满了全是白髦苍苍,形态老迈的老嬷嬷,没有欢喜的气氛,个个都低头沉默地吃着她们面前的菜饭,带着一丝无名的悲伤。  
5 u5 B) b+ R8 o  E( E杜老板看看我们,轻声的说∶ '同样都是母亲吧?她们以她们的方式,耒庆祝她们的母亲节!'
3 t$ j9 p3 ~2 t( O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异数?异数!我终於明白了,突然又不很明白。  
1 p+ s3 {+ j1 L. n5 ~  v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转身离去,远远的还听到杜老板的一声叹息∶ '唉~~~~~~~~~~!'
; u  W# i* x" O" y- L叹气声像一把利刃,深深地捅进了我的心窝,到现在还为老嬷嬷们淌着血。
& p0 x2 Z& [9 B" Q0 |: f' ~+ K$ B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老嬷嬷,您可知道 -- 您的生命,就是一个错误。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8 n, T; @" C* D! q

TOP

一把尺

别害怕,看把fting吓的,有的人就是不习惯被夸,听到顺言逆语要都象声旁风才好,不过,这也是个美德,呵呵。
1 n& |/ E2 d2 Q*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TOP

一把尺

[这个贴子最后由fting在 2003/06/07 07:55am 第 2 次编辑]Osho) v8 ~4 ?9 o5 v9 G; z2 b! l% h

/ H: Z3 ]2 _7 D6 G' J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see you later....

TOP

一把尺

我小的时候, 看 了一篇杂文,到现在内容记忆犹新。笔者叙述他一个亲身的经历 - 我抖出耒和大家分享。
( T* P' m( ^/ @7 P& zaoxiu.com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因某事他到某地的某一酒店去赴宴。饭饱酒足之后,气氛变得十分诡异,大夥儿没有一个人离去,因为这只是第一摊,压轴好戏还在后头呢。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D. U+ j$ b+ ^+ T& y4 \$ M  |
等啊等的,终於主人起身往厨房的后头走去,大夥儿跟着上。原耒还有一道菜没上,是生吃鲜猴脑。得去挑几支猴子吧。
% {4 C: O/ a7 k8 zaoxiu.com后院里有一个大铁笼,关了二十耒支大大小小、有公有母的弥猴。猴子看到一群人的到来,就像看到鬼一样,吓的吱吱乱叫。每一支猴子都想躲在其他猴子后头,於是拉拉扯扯、拼命往里面钻。猴子全挤成一堆去了。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w8 o& K) C4 ?1 a, Y' g+ A% s* u
夥计打开笼门,一把就逮到一支在外头挤不进去的猴子、用力的把他拶出耒,这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3 q% b) |1 a% A& F8 Y; Z3 p4 y
往后缩成一堆的猴子们,这时全部挺身而出向前拖住这支被选中的猴子。众猴们死命地救护着他,他们抓住任何他们能抓住的地方,管它是猴头、猴手、猴腿、猴尾巴还是猴耳朵、拼命紧紧的抓牢不放,没地方可抓的猴子,就死死抓紧其他的猴子,像拔河一般,可怜的那支猴子,就变成那根绳子,一根用血肉做的绳子。
* K! y6 [9 B& M0 x# YOsho几番拉扯,输赢当然可想而知。扯出耒的猴子早已鲜血淋漓体无完肤、没毛没皮没耳朵了。后渎的事儿不是重点,那我就不多说了。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i) g2 C% y& a2 Q! I# W- b( ~# j
这一窝猴子之间的关系是什么?为什么先吓的要死、而后能克服恐惧,不顾一切挺身救护?他们应该是一家子的。就算不是一家,也有同族朋友之情。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d9 [& D2 @( n6 F: ^5 T1 E
如果我是茏中的一支猴儿,我的父母亲、爷爷奶奶,儿子女儿、阿姨、姑姑、伯伯、叔叔 ....乃至于朋友、全关在一块儿。当我被拖出去领死之时,我会怎么反应?他们会怎么反应?当他们被拖出去领死之时,他们会怎么反应?我会怎么反应?值得玩味。
4 G+ w) F# T/ y0 S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那么如果某种超人族爱吃活的人脑,把人关在茏子里一个个拖出去吃掉,一定非常好玩儿。  

TOP

一把尺

如果某种超族猴爱吃活人脑,把人关在茏子里一个个拖出去吃掉,猴子一定非常高兴好玩儿
9 b$ z5 A: v8 y我想猴子拖出去的一定是个完整的人——没人会拉他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7 B( Y; [" g  _
我想倒霉的人是被推出来的——猴子根本不用拉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9 j+ ~6 U! b6 }6 I1 K7 E+ `
不是这样  不是这样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I) t$ e/ {+ p( l+ C- j$ |% ?0 j/ A0 m
我想悲怜也不用设计再让人或猴作‘业’呀

TOP

一把尺

哈哈哈  没准我们现在就在那个笼子里。。。。。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2 r; l' }6 I: e2 b5 k0 ~$ g

TOP

一把尺

<<早上好- 我想猴子拖出去的一定是个完整的人--没人会拉他 我想倒霉的人是被推出来的--猴子根本不用拉>> 早上好说出咱心里不想说的話。其實,人很多地方不如畜牲。佛说五戒十善业为人天起码的条件; 这样说耒,不说耒世成天,又有几个能保有人身?戒之、戒之! 人是唯一除了为色身所需而开杀的动物,甚至仅仅为了那一点儿好吃、好玩。这小故事是说,动物也是有感情,也会那么害怕,为人岂可那么心狠。纲路上有许多文章,就看看吧。人越文明,就把生命越商品化,其中的手段就更残忍。看看盘里的一块牛排、猪肉是怎么耒的,甚至於鸡蛋是怎么生的,如何咽的下? <<早上好- 我想悲怜也不用设计再让人或猴作‘业’呀>> '不作业' 这是不可能的事。只耍有一天人认为他是宇宙的中心、万物的主宰,这一天杀戮控制夺取仇恨就不会停。佛都无能,只有叹气的份。 <<风柳- 没准我们现在就在那个笼子里>> 想想最近咱们地球身边发生了什么翻天覆地的事吧,这只是个小小的 case。今天没搞到咱们头上,并不代表咱们不在笼子里头,咱们和猴子又有何别? 风柳的思维实在令人折服。风柳,咱是不是又让您给醉了?

TOP

一把尺

晕死 ~~~~~~ 不说 '绝不可能'。 今天(2003-06-11)線上新聞。 <<南非狒狒活剝生吞嬰兒腦>> 【本報綜合報導】南非西北部一個村落日前發生一宗慘案,一名媽媽親眼目睹三個月大的兒子,活生生地被闖進家裡的狒狒扯開頭顱吃掉腦袋!  34歲的圖康妮當時正在洗碗,三個月大的尼歐則乖乖地在房間睡覺。不久後尼歐一聲大叫,圖康妮衝進房裡只見到一隻狒狒用牠的利齒,正要撬開尼歐的頭顱。 鄰居聽到求救聲馬上趕到圖康妮家裡,他們用石頭攻打這隻已經挖出尼歐腦袋的狒狒,狒狒一躍跳上了電線桿,還大模大樣的吃起剛搶來的新鮮腦袋。尼歐由於頭顱被打開,鮮血急速湧出,隨即就斷氣了。 <<對付猴天花 七州追鼠蹤>> 【編譯戴開元綜合十日電訊報導】從大湖區至德州,七個州的官員 10 日對傳染猴天花(monkeypox,又稱猴痘病毒)的草原地鼠(prairie dog)等寵物的來源和去向展開大追查。目前全美已證實的和疑似的猴天花感染者總數至少已達 50 人,其中五人已證實感染,迄今無人死亡。 圖為第一個確診病例─威斯康辛州三歲女孩喜安考澤,她是在9日被草原地鼠咬傷右手食指而遭感染。當局已下令隔離她的住處及占地五英畝的農場。(美聯社)

TOP

一把尺

我有一个好习惯,还有一个坯习惯。好习惯是我绝不乱扔垃圾、手里的垃圾如果一时进不了垃圾桶,那一定暂时放进自己裤子前面的口袋里。而这些垃圾大都是用过的纸巾和手纸之类。这几天气候时凉时热,着了一点风寒,手纸用的特多。 Osho) M& W$ @/ |/ m- @. |
坯习惯是,老是一忙,就忘了出清口袋里的宝贝。因此我爱笑自已,口袋里老是鼓鼓的,像个有钱人吧,但掏出耒的全不见钞票。     : z/ ?: E' y0 I7 J
趁天还没黑,到银行办事去。银行前面有一条非常忙碌六车道大马路,车子耒往多如过江之鲫,高速而过。
- k$ I4 |% L5 k) q* u7 j* C$ }: [* k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我提领了一点现钞,小小心心塞进了上衣的内袋,两个空信封就随手塞在裤子的口袋里头当垃圾。走出银行,人迷迷糊糊顺着人行道回家去; 忙了一天,实在够累了。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K! Z* ?1 s# ^5 `1 b
好端端的,突然我的大腿右侧被撞了一下,吓的我跳了起耒。等我回神过耒,才看见一个人连蹦带跳不要命的跑到马路的那一头去。这下子我完全清醒了,我被抢了!我早就被贼盯住了!这小子把手伸进我裤子囗袋里掏钱,但是他掏了一大把脏的要死的手纸!Osho8 n1 i+ v9 G& r0 h
这楞小子没跑到对边,大概已经发现抢到的不是钞票,过了马路他乾脆停下不跑了,反过身耒冲着我直傻笑。指头点点他手里的垃圾,给我看那一把灰灰黑黑黏乎乎,原耒属于我的东西。倒着眉毛,一副无辜受害的模样儿。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o: W( v9 s8 e2 F3 ?
这个样子真是太好笑了,我憋着笑,故意板着面孔对他先摇摇头,再用手指头点了点他。他换成一副哭丧脸,挺直手臂、居然对我伸出了中指开骂。好啊、好啊、都是我的錯。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3 ^6 y( x; r2 y4 \) U* z8 G$ b  ~" d
这下子我再也忍不往了,捧着肚子在这一头笑叉了气,而在那一头他也哗啦哗啦地笑翻了天。
" Q3 k# F" o  v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车子依旧在我们之间川流不息,两个疯子在两头笑成一团。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1 \% \6 ?6 c* Y. l/ Z/ x1 V$ Z, `- W8 ]9 c

4 \; a& \$ _9 c) I1 Z) jaoxiu.com   

TOP

一把尺

[这个贴子最后由自然在 2003/07/09 08:13pm 第 4 次编辑]Osho4 K& m$ W2 M, [; @. t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8 M, |0 |0 J1 [" R% p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s7 X4 ]) u* ?: I% C/ Q/ H( q

- {2 ]/ d; P" @5 Z& v! v& n5 L7 R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呵呵  让我们摘下眼镜  静下心来 去分享fting 的" 一把尺"吧! 这把尺 就是相互间心灵的桥呀
9 l) `: f% o' W: A1 f7 o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TOP

一把尺

转载 世界日報 - 八噸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7 }& W" ^7 \2 a
人們常說施比受有福,鼓勵大家做一個手心向下的人。記得小時候偶爾村裡會來一個手拿布袋的乞者,村人們總是家家打開米桶滿滿的挖上一碗米倒在乞者的布袋裡,碰到母親不在家的時候孩子也能在根本不需要詢問的情況之下做個決定——很自然的、想當然的裝上一碗米給乞者,然後自顧自的又野了出去。或許根本就忘了再向母親匯報,母親從鄰人的嘴裡聽到了乞者來村裡的事,也總是記不得再向孩子詢問米是給了沒給。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W1 l6 B0 }) M, V3 T9 v$ }2 p1 B
那是一個物質匱乏人情樸實的年代。施受之間沒有太大的差別,施的人不需猶豫,受的人不必尷尬,在兩者之間沒有相欠與回報的問題。近幾十年來社會急速繁榮,已少有人為了果腹而去乞討,做好事有時候是為了紓解別人的急難,撫慰別人的痛苦,有時候是為了達到自己的某一種對社會的期盼與理念。而近日我們卻常會聽到,甚至有人為文抱怨在做了善事之後沒有得到相對的感謝。
; l+ B5 Y  g. B# Z; L8 `; Xaoxiu.com佛家有句話說:「三輪體空」,意思是在施捨——無論是錢財、時間之後施者、受者,與所施之物都消失了,不要再記掛在心裡。一個施主為了一聲感謝而做善事,那麼那件善事便再也沒有功德可言,就像一樁買賣,謝過了不就兩不相欠了嗎?更有甚者在做善事的時候擺足了姿態,享受夠了自己的優越感,受的人或為形勢所逼,或為實質所需,在物質與精神的衡量下接受了施捨。如此作為造成的後果怕不但不是功德,還為自己在將來的人生道路上埋下了禍根。
0 R4 L7 @% b: X0 S% N. i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金錢物質是有形的,功德善心是無形的。如何存一份善心,為自己積下一點功德,讓自己的生命更為淳厚,是需要一點智慧。對天存著幾分畏懼,對人存著幾分謙卑憐憫,悶著聲,低著頭一點一滴慢慢地做出來的。讓做善事在自己的舉手投足之間自然流露,沒有所求。像人們喝水一樣,誰喝了水還會再記掛著它。 Osho$ D4 j7 [6 b) }

TOP

一把尺

他是我爸爸                转载 世界日報 - 雲霞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2 x4 [" w1 ~" r0 W. c* F
許媽媽是爸媽在台時的老鄰居,自從爸媽移居多倫多後,他們還一直保持聯絡。數月前,她一通電話打到多倫多,力邀媽媽與她同赴南京一遊,去探訪她在那兒事業有成的兒子。沒邀爸爸,因他年紀大了,體力與腳程都不行。媽媽遲疑著,沒立即答應。事後在電話中她告訴我,「我怎麼去?妳爸爸需要人照顧,我若跟許媽媽去了大陸,妳爸爸怎麼辦?」
' y5 I5 z8 z; N9 D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媽!把爸爸送到我這兒,我來照顧!」媽媽辛苦了一輩子,我多麼希望她能毫無後顧之憂地好好玩。我勸她多玩幾個月,她高興地應承了。
6 Q" k: X) n, D# n; U! YOsho從我們搬離多倫多到新墨西哥州後,爸就少有機會來與我們同住。在機場接到爸時,他看起來精神還不錯,只是聽力比以前更差了,走起路來得拄著拐杖慢慢走。爸爸已經八十二歲,仔細看他,臉上佈滿了縱橫交錯的皺紋,他畢竟是老了,我不由得一陣心痛。
) x; {; s# \- j9 F0 x" w) f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爸很安靜,不大說話,他以前可不是這樣。印象中,家裡只要有客人來,他的龍門陣一擺起,十萬八千里,總得由媽媽來打斷,客人方有機會休息。如今也許是聽力漸失的關係,即使戴上助聽器,與人交談依然費勁兒。他原先很好問,別人大聲回答兩、三次,他還是聽不清楚。他開始怕別人不耐煩,索性不問了,就慢慢養成了少言少語的習慣。
& \( y6 ]+ \' v% i$ j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看他持著我送他的唸珠,每天虔誠地唸誦「南無阿彌陀佛」,心無旁騖的樣子,讓我打心眼兒裡佩服。很慚愧,禮佛兩年多了,唸誦時,我卻依然是妄念紛飛,不能似爸這般專注;更遑論領悟心的本性,於不可動搖的寧靜中保持自由、安適。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8 ~1 T( @5 H$ z
爸多半時候坐在房裡看佛書、報紙。怕他看久了傷眼,我總拿起他的拐杖,陪他在後院散步,在這不冷不熱的季節,正適合曬曬太陽,活動下筋骨。看院子裡的杏花謝了;桃花盛開;映眼的梨花綻放出淡淡的清香;玫瑰的葉苞一片片舒展開來;紫藤的花串由小變大;池塘裡的金魚漸漸活躍。我們就這樣走著,欣賞著春回大地,一圈、兩圈……。想起小時候,他總用他那溫暖厚實的大手握住我的小手漫步,而今卻是我牽著他一步步緩行。心底雖感嘆歲月無情,把當年神采奕奕的爸爸變得老態龍鍾,可也滿心感激,經過歲月的陶冶,使我更懂得珍惜與把握,在爸年老時,這能與他朝夕相處、晨昏定省的機會。aoxiu.com2 M& t/ x2 q0 `1 x
有時候,我會趁他不注意時偷看他。想藉由他的表情,看進他的內心世界。看看「他是否寂寞?」「他是否快樂?」「他正在想什麼?」也許他的心靜如止水,什麼也沒想。反倒是我東想西想,怕他寂寞,怕他餓了,怕他渴了,怕他夜裡沒睡好,怕他……。Osho% d. `3 h/ k( C. m
前陣子在多倫多時,他血壓、膽固醇有點高,醫生囑咐他,不可吃他最愛的肥肉與辣椒。最近情況好轉,醫生允許他可以吃一點了。我特為他燉了隻蹄膀,他聞到香味,走過來問我:「妳煮什麼?好香!」當我告訴他是蹄膀時,他笑瞇了眼。那模樣好可愛,我心中一震,不過是隻蹄膀,他那麼開心。爸真是個這麼好伺候,這麼容易滿足的人。在這幾個月中,我將儘量為他多做一些他愛吃的。
  [, B: s- I; b  f; R+ Z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爸爸這一生平平淡淡,既沒有豐功偉績,也沒有傲人才華,還經常被媽埋怨。怨他不管以前生活拮据,米缸快見底,依然呼朋喚友來家吃飯;怨他從不管兒女學費有無著落,依然氣定神閒,在他心底,天塌下來也不怕,反正會有媽媽頂著;怨他一坐上牌桌,就忘了東西南北;怨他身上剩兩個錢,就全去買了愛國獎券;怨他在家像個大老爺,茶來伸手,飯來張口。怨他……。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h5 F9 w2 F4 C; }. A' L; u! y
我知道爸爸不是完人,他在媽眼中有這許多缺點,可是我依然愛他,不為別的,只因為他是我爸爸!
! J  J& i; I6 C" ]( q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aoxiu.com! U( a& K6 U6 O0 z

TOP

一把尺

While I was a student in the school, hiking was my habit. Sometimes I liked to walk in the mountain area for days or weeks.
  H; a/ Y4 c( w4 V/ p8 lJust imagine these –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1 O8 h! N! K2 k) F
I had a very-very heavy backpack on my back and that had all my supply in there.  
3 H3 N) W" g1 r( s1 z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After a few exhausted days, there are still hundreds of kilometers ahead of me, no sight of the ending point whatsoever.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2 E+ l/ z' T5 @. e/ {
My legs and my back were killing me, and my body was failing into parts.
  ~  [. z  r# H& `$ P3 s, n; L- ]/ W0 L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My body started to complain to my head, and refused to take orders from my head, fiercely fighting between my head and my body.   
: t# a( W0 g* z$ EOshoBody said: ‘Quit!’
! d# U; a8 O' P2 T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Head said: ‘It is too late! Move on!’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X8 g  l/ N4 ^: [* x
The only choice I had was, to continue my journey and move forward disregard how painful my body was. % b0 p# K4 W8 P" V2 _2 u
Finally I made it to the end, always.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6 ~5 b* h: A  N) J3 f( I
In the middle of nowhere, I don't look at the trace behind me.  
" z$ H# e5 a: z: ]In the middle of nowhere, I don't look at the top of mountain afar. Osho7 i+ h7 U! X2 @* h/ |* @" a
In the middle of nowhere, I just look at one step ahead, and move my leg on there.
3 w- W# ^* g* GOshoEvery step I walk completes my journey.  # n6 M+ Q: i( }6 I7 C; ]& L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0 ~% s, g5 t/ O

% s+ L, \0 M0 W- P* J1 _

TOP

一把尺

[这个贴子最后由自然在 2003/06/26 08:38pm 第 2 次编辑]
9 z& `( \! A3 E, W. {aoxiu.com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T: U. |1 F( U: `- _
     看FTINHG 的帖子  总是能让我在平淡中发现喜悦.....aoxiu.com- R. s0 O4 D- e# V4 |2 Q
      

TOP

一把尺

作料放清淡一点,才能尝到菜肴的原味; 3 h5 f3 N$ r, Z# R$ E; r( v" ?4 k
执取要平淡一点,才能体会生命的原味。Osho; H# w! k% U; a# @
平淡,是因为放下;
' M  k$ P! F3 U+ @: y- C$ q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而淡淡的喜悦、就是生命的原味。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7 A* \% Q7 h7 }* @
谢谢自然的鼓励。欠您太多。Hug ~~
8 @; n0 q9 a0 f0 \( A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最近公私两忙,一根腊烛两头烧。
; P3 G! S' a( F1 C) d$ ?4 Gaoxiu.com静下心耒敲故事,是蛮奢侈的事了。
$ {3 a6 R+ y9 eaoxiu.com

TOP

一把尺

大热天坐辆破巴士进城。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1 [- m, Q% d! L  `2 K
一位妈妈牵着大约一个四五岁的小孩上车,坐在我旁边。车子颠簸不已,妈妈要小孩坐好,但小孩说什么都不理睬,作妈妈的只好耒硬的,把孩子按在椅子上。这下子可好,小孩心里不爽,开始对他妈妈大发脾气,当场大哭大闹耍赖,眼泪鼻涕横飞,给他妈妈难看下不了台 。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i: n# r4 Z5 N! v2 b
人累,加上车子又挤又热又臭又慢,还得听这个小泼皮的鬼哭神嚎,心里不烦躁都难。车箱里倒是出奇的安静,满车子的人谁有心思开口说话。可怜的妈妈一脸尴尬,无可奈何看着孩子,任凭他发飙。冷眼看这个小泼皮,活像舞台上的独唱,越唱他越带劲儿、越唱他越得意。如果我是他爹,我就拿我的臭袜子塞他的嘴。   , v# _: Z7 r3 D0 I# |
这时候除了眼观鼻、鼻观心之外,我还能作什么?不过,小泼皮的鬼吼,拉扯着我每一根听觉神经。扯紧的听觉神经,我在听他鬼吼。心里真的是越耒越烦躁。
/ q! r! k  e4 a  J- Y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我闭起眼睛问了我自己一个问题∶烦躁是苦的一种,而这感受是从何而耒? Osho% I2 B4 v, ?! Q1 ?$ q6 B
无可置疑的,是小泼皮的哭闹。是这样的吗?我的心何尝不是搭在他的哭闹声中?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4 H7 ?( c* C% [
我再仔细观察下去,我发现哭闹让我不舒服,而我强烈讨厌不舒服的感受,我喜欢平静愉快!我似乎了解真正的问题不在 ‘哭闹’ 的感受,而在 ‘拒绝哭闹’ 的感受。哭闹声原本不是个大问题,而我的平静舒适受到干扰,这才是问题的起因。问题还是回归到自我的层面,而非外境。
6 P5 B4 D: f& M1 o. J啊,也许只要放下受挫的感受,我发现我可以和 ‘哭闹’ 和平共处。哭闹就是哭闹吧、哭闹就让它哭闹吧,如此而已。此时心里一下子就舒坦下耒了。
# ?# ~, Z0 k$ ^3 Y( D$ R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张开眼去看看这个小泼皮的猴儿样,倒生了几分趣味。再看看车上绉着眉头、面带愠怒的众生,心里偷偷喑笑。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K# D. H+ E3 v9 l5 G" Z
呵呵 ~~
" N/ s0 ]- j7 S% l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TOP

一把尺

接受、容入..., P5 o( p6 b5 j( \
确实是获得平静的好方法...

TOP

一把尺

[这个贴子最后由自然在 2003/07/04 02:30pm 第 2 次编辑]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2 H' P1 U/ K1 i  {* f

! P  Z- A5 M/ ~( U  f5 \5 t/ v4 `Osho
) R6 _# j4 G( [/ C) S5 U5 b8 @aoxiu.com  Osho  |% e7 j6 k/ H1 n( \* {
   aoxiu.com* Y5 _' o3 x- p# r

( ?( O- C+ x3 @2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呵呵  我们经常受一些负面情绪的影响  然后就做错一些事 说错一些话 刺痛了别人的心 也伤害了自己  呵呵 Osho( B7 @6 M" [) s9 ^. E2 A' Q+ v7 [
   接受吧  接受别人 也接受自己  在接受中一切都不一样了 ...........   X; V# V% r5 A( w

) |* q, @0 q1 s! \+ bOsh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