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愚果.我们俩之间的对话是好的,# F6 w/ N0 ?! V3 F: @5 y
你没有了解我的文字,即使你了解了我的文字,也并不一定了解我.你在给那些东西赋于自己的含义和感情.
- D8 {6 Y1 o7 u! y$ v2 ~6 W  s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当你在判断时,你就迷失了,好,我来回答,你是不是幻象?一个体验到宁静滋味的人,他即不是幻象的,也不是真实的,有时候他在幻象里,有时他在真实里,他是一个变化,他是一个韵律,不要把自己确定住,那样你就死了,没有人是被定义住的,你一定义你就把自己囚禁了.那就是我说你在关注你的反映.当你不反应,就有一种清晰.那就清晰就是敏感,和脆弱,但是确是有力量的.我说周围充满了谴责,我是说人们,我仍能透过你的文字感受到你的谴责.如果你是敏感(敏锐的觉知)的,你就能感受到,因为他们是无意识的,他们的磁场,会向你飞来,你的敏感能够感受到他们,那会让我逃离他们,独自享受自己.Osho+ D! Q( @, ~% g! P+ e/ J
没有什么人能让其它人去抛弃,幻象能否抛弃幻象?但这就是每多求道人都在做的事.那就是我说的,当你不去分辩什么是幻象的时候,你就能成为一个韵律,一会也许你能觉知,一会你也许飘走了,当你不去分辩什么是幻象,什么是觉知的时候,你两者都不是,你变成觉知本身.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H, a, @1 o3 P8 k- |

  d# ]. F, I: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你的心算什么东西,悲伤,脆弱,敏感,周围充满谴责,它是你?"你在判断,你在拒绝.悲伤有什么不好吗,脆弱有什么不好吗.敏感有什么不好吗.你在抵触一些东西,你在拒绝一些东西.当你在拒绝时,你就不完整了,没有必要非要谴责他们,或是杀死他们,他们是杀不死的,因为他们里面正是蕴藏了钻石,那些蕴藏在相反之物,他们是同一种东西在运动,在变化.他们在跟你捉迷藏,在逗你玩.
0 |0 q2 e& T: J+ h" j. d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6 m6 ]8 n% [
你的其它的话只是用自己的对世界反映来映照我.我们两个人的方式有点不同,我的方式是接受这个世界的不完美,我的途径是放下.而你在追求完美,你要自己更精纯.你是用剑,而我放下了剑.我走的是无为之路,你走的是瑜伽之路.

TOP

我并不是期望别人了解我,那是不可能的,那是在要求不可能的事.我送出这些只是出自于我想要分享他们,你能了解别人吗,你连你自己都没有看清?如果说你了解别人,那是你的一种臆断,即使这个人没有体味过宁静,其实这样说也不对,因为每一个人都体验过宁静,只是每个人都记不得了.别说人了,你了解树吗,你了解花吗,在没有看清自己之前,如果你诚实的话,把自己说的话说两遍,带着觉知,真诚的说几遍,记住每一个人都是变化的,他不是确定的,你不能为它们分层次,分类别,他们每一个都是新鲜的,且独一为二的,
' X- W4 U0 C- s* l; {  A) h  送给所有在道上以及没有在道上的朋友的话,那也是奥修给出的,没有人比你来的低,也没有人来的比你高.那是每一个的尊严.好象是奥修给出对判逆的定义.

TOP

敏感和脆弱,正是清晰觉知的一种体现,那是一种很细微的对变化的捕捉,正因为你对外面很多东西都清晰的觉知,所以你是很敏感和很脆弱的,但是那却是很清晰的,很新鲜的,很具有活力的,那就是柔软的含义.她没有侵略性,反而她具有吸收性,她能吸收周围人们的痛苦的磁场,很多人愿意做在你周围,因为你是接受的,当你是接受的,你成为容纳别人的天堂,我说这个世界到处都是不接受的,每一个人就连自己都谴责.那对我有一种困难,我的火不够强大,不足够吸纳她们,当然我也试着去,因为他们也同时在给我能量,以相反的方式,我如果此时在觉知里,那么我能转化她们,而如果此时我忘记了,那我就迷失了,所以困难就在那里,我并不总是觉知的,因为我不去记得她们,她们来时,便来,去时,便时,我即不去期待,也不拒绝.谁知道下一刻呢?我自己变成了矛和盾,我任矛在矛的地方,我任盾在盾的地方,我不去关注他们,当我不去关注他们,呵呵,他们却成了相爱之人.呵呵

TOP

你知道矛和盾相爱是什么样吗?呵呵,那是美妙的.就象白天离不开黑夜,你离不开我,那是一种丰富.我们都是不可或缺的,没有一样是被遗弃的.有一种东西是遗弃不了的,那就是不存在的东西,那就象你在遗弃你的影子,他超出遗弃与不遗弃两者,他是一种漠不关心.那是一种中性的态度,即不是喜悦,也不是悲伤.也可是说他们是两者相爱.

TOP

妙哉!
9 J( X$ H; |; M: F7 E. {3 {, I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9 |, C- `4 D' q: d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当矛盾相爱时,思想放假了,无思想下岗了,天上跑着牛,傻瓜开了花,一群杀头坯,全都笑哈哈。

TOP

kiki1kid,你好

从什么地方看出我主张开悟是个升级游戏呢?我支持你的看法开悟不是先这样再那样.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b' u, ]5 H7 V3 G; ]. e# N/ C
我指的准备是真正的生活过.全然投入全然放弃.
6 @/ P! A9 o% A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4 g9 e! w4 f8 S3 y* B/ k6 K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我不是有神论者.
- q: \+ t- l% s: g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三种你的猜测中,我大约是第三种的意思.注意,是大约这个意思.3 J+ S1 @2 p6 W, Q: J& W) s- G
Osho$ [: y. j8 s3 j6 K6 M; c5 I* v. y2 q
如果这两个人有足够的悟性,就会在他们"填饱肚子"的过程中,开悟.成天想着开不开悟没用的.
$ M, m/ p/ P& t: l; uOsho填饱肚子既是目的,又是手段.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C' T5 `$ A  A( w6 V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b* t7 Y$ p8 ~# X
佛门弟子化缘不假,但真正的佛却没几个.(别找这句的语言游戏来纠缠), v4 S& i) `3 s" E
比较难不是说没可能,别绝对.要不叫那俩哥们也去化化缘吧?Osho7 x: [" o& d0 {" |6 e- b& Y

% P0 R* ?" H6 U, Z$ G- G) O) o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靠化缘成不了佛.成佛靠的是别的,我知道,但光知道没用.aoxiu.com' i& ?2 [# b% G! M0 c: Y/ [
(也别拿佛字说事,说我有神论了就.咱们不能揪碎了聊,我怕怕.)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t1 A1 ~1 S! k

' I. R$ T. v+ f3 G$ f. C& W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开悟的人怎么思考,就是说了同样那两个人也做不到,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l  M# @6 h2 T8 y' g( e
开悟了的说了他们也不能理解,没开悟的人没能力告诉他们.7 m: z0 |% e$ X8 y5 x/ G* q6 H4 s, _
果果能告诉那两个人没开悟的人怎么静心,就是不能告诉那俩孩子开悟的人怎么用头脑生活,告诉他们也白扯.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_( I; i! O: A6 ]  A2 l) u
不要小看填饱肚子这样的事,道在屎溺.Osho3 N6 s! [/ C; e

+ B' s6 |! j2 C1 X* q# f2 [0 t. I1 z汉语中说三.九之类的数字不一定就是实指,也可以是虚指,可以是多次的意思.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J- ^" M4 z* y$ F7 \# u
填饱肚子也是一样.你听懂了么??
2 I1 @5 {; I3 F# x, a/ n' MOsho“先把肚子添饱吧”这么截取,就象卖猪肉一样把有些话剁了个支离破碎,断章取义不好.Osho' |: @5 P3 f# }
4 @8 E% j0 X4 a8 S
开悟跟生活不是断裂的,如果没能力养活自己,没等开悟就饿死了,我劝哥们们保重身体.aoxiu.com0 B  K9 B" C: V* \! f
我的追求,告诉大家也没意义.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Q+ P9 d- {, J# p$ B7 D
但我可以告诉大家一点,我的困惑比较少,嘿嘿.6 G. N8 J/ [3 K# N+ K. b4 e' ^
aoxiu.com. \: J. o' K$ M7 ?
我看那俩孩子的困惑不少,不是你我靠语言就能教会的.他们要在生活中自己去解决了,祝福他俩.+ w0 |! ^# Z5 _2 x0 T* F/ u

8 J/ x; _: Q9 n, C4 `* Q4 A* U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哥们你消消气,又不是冲着你.言语冒犯,你大人大量,何苦呢?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6 Y- v7 F  Q8 l8 B$ Y" l

! t0 f7 ~9 z% ?0 f9 o- q8 eaoxiu.com[ 本帖最后由 干花 于 2007-10-5 16:36 编辑 ]

TOP

To: 干花,

哈哈 握个爪爪先!
8 _/ G* D8 K! N: ?/ s0 t; b. T4 ^8 g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0 f+ P: S, I- z
哪有什么气可消,济公说酒肉穿肠过,佛祖心头坐。
6 [6 i- v: K) g3 h# @Osho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3 I5 i% _! p6 H' g+ k! d
其实,我是对开悟成道这种话题比较敏感,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4 ?5 [- K5 N! z) Q7 E' X
以前受了很多抑郁和焦虑的煎熬,而且还不自知,以为世界本就如此,人人都是这样。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D6 \; d3 e7 _" |

- j" x6 {5 o" k; \! Q$ T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后来才明白很多,开始是看禅的书,又乱读一点老子,后来看奥修,惊艳,再看克里,震撼。。。
" U2 j5 _* @/ W2 g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1 ]# I2 w0 A/ D4 s$ ~! UOsho反反复复,转转折折,拿自己的脑子和情感来做实验,以为这个,又以为是那个,结果这个不对,那个也痛苦。。。
2 I4 D; {$ v+ U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G" p, b0 V8 ROsho慢慢才明白过来,那些自以为是的懂了,根本就不懂。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2 a* C, R! Q( }, U1 M
跟自己的脑子和思维反复斗争,其实,斗争就是放不下,想不要脑子,其实就是脑子在作主。。。) ]6 d9 a7 k8 B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4 m3 \6 v0 i( }6 L, g
放松和静心,并不是大道理,并不是靠思考和克制能够达到。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_/ E2 O6 I2 Z
一天到晚想着应该怎样生活,应该遵循怎样的原则,这根本就没用。
( l" ?3 L  |0 iaoxiu.com
5 P- i7 B# R5 ~; V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道在屎溺”,你说的一点不错,一切都在不经意处看出来。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3 M. p' w- o, ~! j
aoxiu.com# Z3 |9 ?1 {! @1 c
我已经不再关注“我是否正确地谋生”,“我是否在助长奴役”,“我能否摆脱制约”这类高深的哲学命题。
. M$ Y+ n; Y0 j0 |" E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M  n7 d& ~5 K5 s" E
我现在关注的是我的呼吸脚步,从口袋中拿钥匙,从钱包中拿证件,这些个小动作,会不会造成不耐烦和恼怒。等电梯时候会不会烦躁不安?aoxiu.com# R! ~- h6 b$ p* R% \/ ^) \
听人说话是否专心,是否有打断别人的冲动,是否能冷静观察周围,是否能记住刚见面的人名字?" R4 t# |4 @5 c; |2 i5 a

* @2 m# a  ]$ P- c7 @* y, p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如果是一个高明的中医,他一定会给我以及类似我这样阶段的人下一个判断:心火旺。* c( Y- i. u5 h- m2 e% o4 I( ?

0 v$ D5 F# Y2 i6 y# k; M. F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心火旺,表现就是不能专注,不能沉静。Osho0 D- q0 Z, O7 l
要用修道人的术语来讲,就是被无数不断沉浮升腾的情绪和念头所左右,对任何一个事情,只能保持很短暂的集中,很快就被开水里沸腾泡沫一样的情绪和念头所干扰,总是不能深入一件事情里面去。aoxiu.com  r6 u' P8 a! t% K- T1 {( D
aoxiu.com0 d6 V0 \( A6 z
而这种动荡和浮沉,我观察,绝大多数人均是如此,程度不同而已,只是自己不能觉察到,一辈子就这样随波逐流去了。aoxiu.com( j4 K9 I' f4 S$ h! v1 ~& z8 r- Q8 o
; ?. m& }8 p3 s( p( o
aoxiu.com( R! ]  V) `: r8 k1 x: y
我想,我只是比较严重罢了,读了这么多奥修,克里,禅道,老子,其实并非一点用没有,终于觉悟到自己心火旺,就是最大的收获。
6 o7 t0 ^# I2 M& e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r! H% Y+ e% C" N
以前,对治这种情形,我只有两招可用: 一个是强行压制,硬是把自己压缩到一个专注集中状态。 二是放弃,实在痛苦,就放弃。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2 V9 V% e" V( n3 s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Q" m7 l1 B! x' ~1 k& C
我想,我已经有所领悟了吧。
# G5 n0 }7 C" S2 T6 V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a3 T$ q$ H6 I% p3 J
静心,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连静心都不想,让自己处在“哪里也不去的状态”,情绪,念头潮起云涌,不跟随。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3 ?! J/ m  G" C, w$ j3 S
逐渐体会到一种东西: 在头脑思维,和身体感官之外,有某种东西,很稳定的,说不出的什么东西,他能够观察到思维,能够绕过头脑思维,直接体验到自己的身体感官,是一种。。。我也说不清,只能用“居中”来形容,他是在“中间”的。Osho; A$ S' K& s* p  M6 D/ y

. ?3 z. \6 _9 D- {! F, L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如果说感性的体验,只能说,那种放松的深度,是我以前从未体验过的,是神经中枢的放松,那种感觉的中心,在后脑的中央部位,他松了! 以前从来没有这样松过! 这样一松,连带脊椎和胸腔里面都松下来,
8 B3 R1 ]- o0 @2 V" i这样一来,我才知道,以前的放松,都是假的。 怎么睡,怎么休息,其实那个人从里面还是紧绷的。。。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7 f+ O" \6 [$ I3 `6 g3 B

7 A  ^4 A* P8 v5 D) GOsho只有体验到这种东西,人才能逐渐摆脱“心火旺”的状态,只有他,才能处在真正的专注和沉静之下,没有他,以前的所谓专注,都是强迫出来的,是假的,不能持久的。
- t( @. ?' z5 j* d
2 D. w5 S& X( R3 }  _- ~aoxiu.com我甚至有点怀疑,所谓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说的难道就是这个?Osho$ @8 G" A0 l" ]- v. g

2 C1 w; B: J% }aoxiu.com你说“我大约是第三种的意思.注意,是大约这个意思”, 我明白,我知道你为什么说“大约”。那确实只能是大约。
+ \- \; d+ N1 t$ e: C) U( L/ aOsho你说“开悟跟生活不是断裂的,如果没能力养活自己,没等开悟就饿死了,”我也明白,是这样的。
; z8 A! u9 e2 }' Y1 Kaoxiu.com你说“不是你我靠语言就能教会的.他们要在生活中自己去解决了”,就是这样,我完全同意了。

TOP

克里是谁?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Y  ]0 K& y, J0 ~" Z, x: R
克里虚那吗?

TOP

原帖由 长空 于 2007-10-4 00:57 发表
0 P. V" ]# o6 O& a% naoxiu.com什么是幻象?如果能如其所是的看,那就没有幻象,一切都是真实的.可是你并不总是能如其所是的看,所有的语言都是幻象的语言,真实是非语言的.所有对客观世界的认知都是幻象,而客观世界是真实的.你的思想,你的感受带有 ...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3 _2 L! {3 W; |% h% @$ E1 {4 _

  K0 t1 p. Z, q0 I6 k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除了做镜子的人,每个镜子面前的人都不太可能去关注镜子本身,在我看来,即使客观世界也不是真实的,但,也不是不真实的,只是一种存在,一种发生,一种经过。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0 C9 n  E0 U1 [# R) m, C) B0 S; q

. k  `# B' R- `* i( M; V/ i7 O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幻象我愿意理解为一种扭曲,是用过去在透视未来,科学上可以,精神上不可以,幻象最大的遗憾就是错失了此时此刻,从而在概念意上一切也都变得不真实。

TOP

原帖由 愚果 于 2007-10-4 17:49 发表
1 u" S5 }2 n" M' L: d% p: TOsho
' f- T- B" u' W2 J- j8 B0 i' S# o奥,可怜的种子,一定还没有在无念的妙境中漫游过吧。
aoxiu.com% E2 ^8 J3 a0 p' x) B& ^$ g

! |. f' N/ g' G- V+ n% q9 d& q; JOsho哈,土壤有些干涸,天不下雨,发芽不容易 aoxiu.com, ^7 C1 \0 A" {* m5 ]* n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T6 o: V6 z( g
愚果的文字很有意思,希望能常见到!

TOP

原帖由 长空 于 2007-10-5 02:32 发表
: y( E: b9 E0 Raoxiu.com你知道矛和盾相爱是什么样吗?呵呵,那是美妙的.就象白天离不开黑夜,你离不开我,那是一种丰富.我们都是不可或缺的,没有一样是被遗弃的.有一种东西是遗弃不了的,那就是不存在的东西,那就象你在遗弃你的影子,他超出 ...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I' e9 x4 W9 j- K2 W6 r- U( h

3 {) G1 Y. }: d+ G5 l, C& R4 A( Q!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特别能理解长空的这种状态,一种无所谓得与失,只是接受与超越的状态,也看到你与愚果的思想撞击出了火花,很是开心,但就我自己个人的观感来说,愚果的文字(至少是文字)更清晰与有力一些,也许就象你说的,他拿着剑,但应该是慧剑。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v$ T; @5 ^8 z* t0 o  W+ N) Y

" `6 A6 R/ N1 ?9 k6 _Osho赐予我力量吧,哈哈!

TOP

回复 #32 kiki1kid 的帖子

请愚果来探讨一下kiki1kid 32楼的帖,我觉得很有意思!

TOP

哈哈,是慧剑,一把很钝的慧剑,经常看得我肉痛

TOP

不过,心还是快乐的,愚果要像雨果一样那就是一把锋利的慧剑啦

TOP

这是件奇怪的事情。/ M3 p. ]# N* A/ k8 z1 ~; W
每次我想沉默下去,种子就会跑出来诱惑我。种子似乎就藏在果果的心里,他知道果果在想什么。
0 o) |( a! i; h7 H/ z* u7 D+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aoxiu.com0 n! Q/ R% G# Q8 }
至于长空,我想没必要和他辩论什么。看看他的长篇大论你就知道他处于什么状态。
0 l" g+ s( l3 Y0 n8 r+ r$ l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一个体验到宁静滋味的人,他即不是幻象的,也不是真实的,有时候他在幻象里,有时他在真实里。。”
0 ?% f! U+ X9 \! z- Q6 o0 n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我想这就是长空目前能达到的层次吧。
3 M$ u7 m2 o7 K, c+ A- C! V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其余还有很多漏洞百出的的观点我就不一一找出来了,逻辑切片游戏我有点玩腻了。
- [9 o( b3 N8 i4 h2 Q9 t# l  H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长空一再强调我误解他,错看他。他也不想想如果一个人确定自己不是坏人,有必要强调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吗?是“谁”在那里辨别呢?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0 ]: O5 x! M- f. _: L4 y* E7 m) Z+ F

, {' k7 ^  X8 k: B. T长空的知识面也不够宽。他不太了解“心”是什么。心是无数印象(业相)的累计,它是个虚幻的东西。我们看到的这个物质世界,感受的情感和爱都是心的印象。如果我们强调这个有着丰富二元性的心就是我们的本心,那只会陷入愚昧当中。而执著它就永远无法得到解脱。
3 D; _  W. |4 o# h- \" \, YOsho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9 H. e$ W2 |' k1 m% I9 A1 v: _- h
观照这个会分别的心是艰难的。特别是在在某个阶段的灵性成就当中。因为一个获得暂时灵性快乐和特殊感觉的灵魂相对一个普通人来说,更容易有迷恋倾向。
; e9 k0 P" t. W: |9 G; y/ m! y  [迷恋心的快乐体验也会造业相。如果不把它随时化空,就会埋下相应的种子。一旦种子生发你就不得不被业相牵着走。而且更重要的问题在于这个化空如果不是当下的,那就不是真实的。知识会欺骗。这就是为什么长空说了一大堆,却不是活生生的来自当下的东西。他的知识在为他的“过去”服务,而他的知识欺骗了他让他以为自己“知道”。
) ~$ ^( ~5 p  E: a7 f! D- i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i6 Y. K9 B( l) g. D  v7 m
所以每一念起,就是心起,就是幻象起。每一欲念都不让它在“照”中完成和付诸实现,但又不是刻意阻碍它,那么业就消弱了。这是观照的高级阶段。就象山水和尚说的“事去随空”的意思。只有这样,真正的清晰才会借着随时可触摸的间隙逐渐浮现出来。无念就靠近了。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5 {" q6 p% {% U) ^

+ K/ x$ X& v$ n" B! [( \借着无念,心就会一次次地体验死亡。如果这个感受二元性的心还没有彻底死亡,就不会有一,就不会有更高的自由和纯粹的喜乐,就不会有永恒和无限的爱。就无法看到当前心的虚幻和束缚。
" {: b" K6 p5 L( Z
' [9 d, ]4 u- b0 I- p& v3 d% {( ?5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其实长空并非一点都不知道他的这些感受的短暂性和虚幻性。只是因为过于沉浸在奥修文字营造出来的迷幻假象里,有点出不来。我这一剑刺猛了。 让他以为我在感情用词。这不过是我以幻破幻的游戏。而这游戏的杠杆并不操纵在我手里。有时蜕变确实是痛苦的。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1 n' _( D! u9 m4 U+ x, y% o6 d( Y6 }
其实我一直把长空当兄弟看的,不然我也无意说这么多。我喜欢他的诗人情怀。喜欢他单纯的一面。

TOP

全一同学不必肉痛的,因为我从未想要对你说什么。

TOP

kiki1kid 32楼说的确实很好,一个知道自己并走在路上的人。

TOP

都不过是些幻戏,如果每个人都明白这点并随时化空,那就对了。文字如果不显示那更高的,那就没有任何意义。

TOP

接着来,向愚果也向各位朋友请教一个问题,怎么来处理这样一种矛盾:
& H1 _+ Y: Y5 z! R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m, \: Q4 v6 `* R) I& q& \: \" P
无论是健康、家庭、事业、财富,即使如观照等等,要想取得成功,都必须要有一种持续的深入的努力(可以说是一种非常痛苦的过程),即使佛陀开悟之前多年的一种极致的苦修,也是一种很深的努力。在这个过程中,必然有很多的压抑,沮丧,斗争,放弃,强迫等等等等情绪。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2 G# `8 m1 H& J) f+ Z7 o5 I

* Y3 S% [/ q4 ~0 I) N& z0 g3 i+ {) E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我想问的是,这样的一种努力应该是必须的,但怎么样理解(解决)这个持续的努力(以及产生的种种情绪)与无为(漂浮)之间的矛盾,努力是必须的吗,到底该怎么走,谢谢各位朋友

TOP

呵呵,有时候沉默是最好的,也是最丰富的,但是谈论有时候也需要,但是我要说的都在里面.看人们能读出多少而已

TOP

说句玩笑话,我只是如实的说.愚果状态我经历过,呵呵.

TOP

有一种东西,我们说到一块了,那就是事去随空,

TOP

哈哈,我们都经历过

TOP

路途险恶,大家小心

不知有多少人,是和我一样,因为感到痛苦而走上探索内心的路。aoxiu.com1 A; l- b$ U1 n6 g7 m
一开始就看到一些警告,说这条道路是很艰难的,很容易出问题的。
, j& p/ o$ ^0 A2 P5 Haoxiu.com我开始还不以为然,以我的聪明才智,有什么是理解不了的?
: Z- s% G3 X0 T5 J/ s3 h. a过了一段时期,开始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了。
( e% Z: v+ y% a9 h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这个探索,并不是能够靠聪明解决的,倒是相反,越聪明的人,恐怕越容易出问题。
6 u  x: o9 L% M* J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因为有太多误解,太多不能用语言描述的过程,也许把逻辑思维摒除出去才是正路。
) U* m, H, y4 c& L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然而最难就是这个,越聪明的人越无法理解。; J4 w) f5 q$ ?' s1 T6 `9 N1 F9 y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y! Q' q) @7 S& ^
我感觉是这样,兜兜转转好几年,明白过来的只是一些很简单很朴素的东西。
+ r6 h- c- o7 [( OOsho其实这些东西早就知道,只是要真体验到,一转眼几年已经过去。

TOP

楼上说的不错,送给你三个词吧,第一个是依赖,第二个是独立,第三个是相互依存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O0 K' R0 X" |! x3 ^
当你了解了容器和内容物两者时,你就清晰了,无论怎么你都能自发的反应.
- `# o) K) S# I" b, X, |. {, pOsho不需要谴责其中之一,矛和盾相爱了,那是一种态度,因为你了解了所有的东西都是整体中的部分.那是一种相互依存的了解.aoxiu.com% m0 E+ V' C; V, [
在你的态度中,所有被自己认为是矛和盾的.他们都可以烟消云散.那个问题在于自己使自己矛盾.当然那需要很深的了悟.
/ J# h/ g5 r& C4 k) yOsho也许得从单独开始.也许你还在依赖些东西.Osho' @6 }* o1 a' N7 B2 |0 w
奥修一直可以陪我们走下去,你能从中取到多少,那要看你自己了.奥修是我们的终点,但是似乎我们一直没有走进去.当你走进去,你就能走出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