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心和医药之间的关系

第二个问题: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u# i" M) _. _! `6 i. s6 w2 m, ~
; e3 o$ G2 l* f+ j4 E
静心和医药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 k7 d, W

- T$ ^- r1 T  R0 l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静心」(Meditation)这个字和「医药」(Medicine)这个字来自同一个字根。医药意味着那个能够治疗身体的,而静心意味着那个能够治疗心灵的。这两者都是治疗的力量。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X. V/ z9 w# y) x. i# G
  另外一件必须记住的事是:「治疗」(healing)这个字和「完整」(whole)这个字也是来自同样的字根。被治愈只是意味着成为完整的,不缺任何东西。这个字的另外一个含意是「神圣的」(holy),它也是来自同样的字根。「治疗」、」完整」和「神圣的」这几个字的字根都是一样的。
/ u3 i% v$ x# h2 XOsho  静心具有治疗作用,它能够使你变完整,而成为完整的就是成为神圣的。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3 y7 k7 s" q. {* I  Y- R/ `
  神圣跟属于任何宗教或任何教会无关,它只是意味着在你里面你是全部的、完整的,什么都不缺,你是满足的,你就是存在想要你成为的那个样子,你已经实现了你的潜力……Osho+ g6 k9 V$ |7 {  ~
  宗教是一个向内的旅程,而静心就是它的道路。静心实际上所做的事就是:它带领你或你的意识进入到尽可能深的地方。甚至连你自己的身体都变成某种外在的东西,甚至连你自己的头脑都变成某种外在的东西,甚至连你自己的心——它非常接近你存在的中心——都变成外在的。当你的身体、头脑和心,所有这三者都被看成是外在的,你就来到了你存在的最核心。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L/ {; O( b$ b4 E! o# E! M! T9 ]
  这个来到核心是一个很大的爆发,它能够蜕变每一样东西。你将不会再是同一个人,因为如此一来你知道身体只是外壳,头脑稍微内在一点,但也并非真的是你内在的核心,心又更内在一些,但还不是最内在的核心,你不会去跟所有这三者认同。Osho7 ^! W  V0 {% [' {6 }3 i5 L
  你会首度变得结晶起来……你已经不再是那个旧有的、空洞的人。你首度开始感觉到有一股无比的能量、耗用不尽的能量,那是你以前从来没有觉知到的。你首度知道说死亡只会发生在身体、头脑和心,而不会发生在你。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0 `) S5 K; G* z7 ^/ s3 `
  你是永恒的,你一直都在这里,你也将会永远都在这里——以不同的形式,而在最后则是以一种无形的状态。你无法被摧毁,你是不可摧毁的,这种了解能够从你身上带走所有的恐惧,而恐惧的消失就是自由的出现;恐惧的消失就是爱的出现,如此一来,你就可以分享,你想要给多少就可以给多少,因为现在你是处于耗用不尽的活泉……Osho3 P) G5 k7 n/ b! n- t  Q3 U+ ?
  静心能够使你变完整,使你变神圣,使你变成一个耗用不尽的泉源,去帮助那些饥饿的、口渴的、以及在黑暗中追寻、找寻和摸索的人。你变成一道光……静心是通晓你自己本性的一条路。不需要神、不需要教义、也不需要圣书。没有人需要变成一个基督徒、一个佛教徒或是一个印度教教徒,那一切都是全然的无稽。一切所需要的就是去找到你的中心,而静心就是去找到它最简单的方式。Osho/ v- C* A7 I) H/ _0 b6 z* q
  它能够使你在心灵上变完整、变健康,它能够使你变得非常富有,使得你能够摧毁世界上所有的心灵贫穷。心灵贫穷是真正的贫穷。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0 g1 a0 y* ~" D4 i4 u$ _
  身体在食物、衣服和庇护所等方面的贫穷可以很容易借着科学和科技而得到帮助,但是科学和科技无法给你喜乐,那超出它们的范围。你或许可以拥有每一样世界所能够提供的东西,但是如果你没有内心的和平、安详、宁静和狂喜,你将仍然保持贫穷。
/ U* _+ Z. E% C1 X2 Q  事实上,你将会比以前更加感觉到你的贫穷,因为那个对照将会存在。你生活在金色的皇宫里,但是你知道你是一个乞丐,那个金色的皇宫将成为一个对照,如此一来你可以看到内在什么都没有,你是空虚的。Osho: `, u3 v0 ^9 {  [6 |% |" L; \
  那就是为什么当人类变得越来越聪明,越来越成熟,就有越来越多人会开始觉得没有意义,越来越多人会开始觉得生命是偶然的,继续活下去是没有用的。& ]+ _5 ~- D5 G9 A& b
  最近所有在西方发展出来的哲学都指出一件事:或许自杀是唯一的答案。当然,如果你不知道你的内在世界,而你已经拥有外在世界所能够给你的每一样东西,那么自杀将会看起来好像是唯一的答案。aoxiu.com8 r" i* k  _1 P7 ~
  静心能够使你的内在变富有,那么自杀就会变得不可能,即使你想要摧毁你自己也没办法。你的本性是不可摧毁的,知道这个不朽是一项很大的自由,可以免于死亡、免于疾病和免于老年。所有那些事情将会来了又去,但是你保持不被碰触到、不被刮到,你内在的健康超越了任何疾病。
, z6 X8 I2 k/ b- ?6 G  g, o  它就在那里,等待着被发现。
  t$ [3 Z. p' _6 z9 C6 @  医学、生理学和心理学都非常不成熟,因为他们只在人类的表面上下功夫,他们并没有在找一条到达人的中心的路,而因为他们不接受某种超出头脑的意识的存在,以及某种超出死亡的意识的存在,所以他们完全封闭了,他们变成有偏见的,他们反对神秘家在找到意识核心方面的整个不遗余力的努力。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V0 c& C  f4 `# l1 q  z% ?9 ?& }; G
  在很多情况下,生理学家或医生的诊断可能是完全错误的,因为他们的看法不够广。他们只是把人了解成物质,而认为头脑只不过是物质的副产物,他们认为它是一个影子般的现象,没有比影子更多的东西,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没有什么东西会永远存在。他们创造出一幅人类的图画,那个图画令聪明的人感到失望。由于他们断然拒绝超出物质以外的东西,所以他们的方式也并不科学,它跟其它任何狂热的宗教或政治信徒同样是迷信。
5 F# W/ F, g! U) t; H' P% y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除非科学已经探索了人类意识的内在天空而发现它是做成梦的东西,发现它不是一个真实的存在,而只是一个影子,否则它没有权力拒绝意识。Osho' N# l3 ]! S; }1 W! ~8 ?8 a& f$ ^
  他们并没有去探索,他们只是在假设。物质主义是一种假设,是科学世界的迷信,就好像神、天堂和地狱等是宗教世界的迷信一样。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1 I! e7 I2 }) v5 z) V+ i
  科学还不是纯粹的科学,它不可能是,因为科学家们还没有很天真,还没有免于偏见,还没有能够不管他们本身和他们的制约而准备进入真理。  @8 K1 V! p6 j7 {+ `" ]

% U6 a  @, y# b% i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第三个问题: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O% O' B6 \) ]. F* K3 E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L/ e$ E! {; W# ?/ O
你曾经说过,西方的医学必须将人看成是一个整体,当他接受治疗的时候,不能只治疗那个生病的部份。能否请你就这一点再解释详细一些?
5 `6 o% C1 ?; |& T  Q1 c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3 I' G$ X# w2 y5 \Osho比方说你在头痛,他们会给你吃阿司匹林。阿司匹林并不是在治疗,它只是使你没有觉知到那个症状。阿司匹林并没有摧毁那个头痛,它只是不让你去知道它而已。它使你混乱,那个头痛还是存在,但是你已经不再感觉到它,它产生一种忘却的作用。
/ P. O9 G& Q: Z2 d& U2 f8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但是为什么一开始会有头痛存在?一般的医学并不会去管它。如果你去找一个医生,他不会去管说为什么一开始你会有头痛。你就是有头痛!对他来讲问题很简单:「那个症状存在,你就服用这个药,然后那个症状就会消失。」那个头痛或许会消失,但是隔天你的胃部或许会有些不舒服——另外一个症状出现了。Osho- c7 U- Y# N/ S- H; x  P1 D
  人是一个整体,一个有机的统一体,你可以将一个问题推向一边,它将会从另外一边来呈现出它自己,它要到达另外一边或许需要一些时间,但是它一定会到,然后如果你又从那一边将它推开,它又会走到另外一边……人有很多边。它继续从一个角落被推到另外一个角落。
" v/ f$ K0 e1 g9 I( l7 t0 Maoxiu.com  经过了这一切的周旋之后,你会变得越来越生病,而不是越来越健康,有时候小病反而被搞成大病。比方说,如果头痛不被允许,胃痛不被允许,背痛也不被允许,任何疼痛都不被允许,当身体有任何疼痛出现,你就立刻服用什么药物来阻止它……如果好几年下来,你都继续用这样的方式来压抑它,那么有一天,所有那些疾病都会累积在一起,以一种更有组织的方式呈现出来,它可能变成癌症。所有那些症状都加在一起,就好像爆炸一样地呈现出来。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f8 P: L( D2 ]% T8 p' k; S
  为什么我们还不能够找到癌症的药?或许癌症是所有人类压抑疾病的表达。直到目前为止,我们知道如何压抑单一的疾病,但癌症并非一个单一的疾病,这是一种非常集合性的攻击,它是一个全然的攻击——所有的疾病都结合在一起,手牵着手,它们已经形成了一个军队,而它们在攻击你。那就是为什么医药会失败,现在似乎不可能找到任何对癌症有效的药。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s8 X( \$ ~: n$ Z: |
  癌症是一种新的病,它并不存在于原始社会,为什么呢?我们真的必须问为什么它不存在于原始社会,因为原始部落的人不会压抑,不需要压抑。它是来自你的系统的一种反叛,如果你不压抑,那么就不需要任何反叛,一些小事会发生,然后消失。
0 Y) h. U, a0 e; g' @. ]" I$ J5 T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宗教的态度是去看它的根源,而不是去看症状,那就是我所说的「诸佛的心理学」。如果你在头痛,那并不是你的疾病,事实上,那是来自你身体的一个讯号说在源头的部份有什么东西弄错了——要追到源头!找出到底什么东西弄错了。头痛只是在给你一个讯号、一个危险的讯号、一个警告说:「要注意去听身体,有某些东西弄错了,你做了什么不对的事,它破坏了身体的和谐,不要再做它了,否则头痛将会继续提醒你。」
, ~9 i6 r/ b&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头痛并不是真正的疾病之所在,头痛并不是你的敌人,它是你的朋友。它是在服务你。当某些东西弄错了,身体应该给你一些警告,这对你的生存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但是你并没有去改变那个错误,反而将那个警讯熄掉——你吃了一片阿司匹林。这是很荒谬的。这就是发生在医学的情况,这就是发生在心理治疗的情况——只是治疗症状。Osho0 h" O; J  G- g: i4 j
  那就是为什么那个主要的反而缺失了,那个主要的就是:洞察那个源头。下一次当你在头痛的时候,试试看一个简单的静心技巧,只是试验性的,然后你可以继续在较大的病或较大的症状上作实验。
& y$ c& q. r( L- I  当你在头痛的时候,只要尝试一个小小的实验,静静地坐着看着它,深入洞察它,不是好像你在看一个敌人,不,不是这样。如果你以一个敌人来看它,你就没有办法很正确地看,你将会避开它,没有人会直接去看敌人,他会避开,会倾向避开。以一个朋友来看它,它是你的朋友,它是在服务你的,它是在说:「有什么东西不对劲了,深入去了解它。」只要静静地坐着,洞察你的头痛,不要想去阻止它,也不要想说它应该消失,没有冲突、没有抗争、没有敌对,只要深入去看它,看看它是什么。; Y  @. t$ {. t! ?" T4 Z8 m
  看着它,就好像那个头痛可以给你某种内在的讯息,它带着一个特殊的讯息,如果你静静地看着,你将会感到惊讶,如果你静静地看着它,有三件事会发生,首先,你越深入去洞察它,它就会变得越严重,然后你会感到有点困惑:「如果它变得越来越严重,它怎么会有帮助?」它之所以变得更严重是因为你一直在避开它。以前它就存在了,但是你在避开它,你已经压抑了它,即使不用阿司匹林,你也已经在压抑它。当你深入去洞察它,那个压抑就消失了,头痛就会恢复到原来自然的强度,那么你就是用清晰的耳朵在听它,在你的耳朵周围没有阻塞的东西,因此那个头痛会显得更强烈。
5 q" V; E6 X( h  BOsho  首先,它会变得更强烈。如果它变得更强烈,那么你可以感到高兴说你是正确地在看。如果它没有变得更强烈,那么你就是还没有真正去看它,你还在避开它。深入去洞察它,它会变得更强烈,但这表示说,是的,那才是你真正的感觉。
$ q9 C! R7 v0 v8 f- n' ]+ h7 P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第二件事是:它将会变得更集中在一点上,它将不会散布在一块很大的地方。一开始的时候你以为是整个头在痛,现在你可以看清楚并不是整个头在痛,而只是一个小小的点在痛,那也是表示说现在你已经更深入地去注视它。那个疼痛分散的感觉是一个诡计,那是一种避开它的方式。如果它是在一个点上,那么它将会更强烈。所以你会产生一种幻象,以为是整个头都在痛,这样的话就不会在某一个点上特别强烈,这些就是我们一直在玩弄的诡计。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i9 @; n& q6 }" h% i' R1 P
  洞察它,第二步是:它将会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有一个片刻会来临,到时候它就变成只是像针尖那么小——非常尖锐,也非常痛,你以前从来没有经验过这么严重的头痛,但是现在它只是局限在一个很小的点,继续洞察它。
4 n% i& R. _: ?: Z/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然后第三件事——最重要的事将会发生。如果当这个点变得非常强烈,并且集中在一点,而你继续去看它,你将会发觉,它常常就这样消失了。当你很全然地凝视着它,它就消失了。当它消失,你就知道它来自那里,你就知道它的原因是什么。它将会发生很多次,它将会再度出现。当你的凝视不再那么警觉、那么专注,它将会回来。每当你的凝视的确存在,它就消失了,而每当它消失,隐藏在它背后的就是原因。你将会感到很惊讶:你的头脑已经准备好要去显示出那个原因。
- N! P0 ~& G6 W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那个原因可能有千百种,都是不同的原因,但那个警讯是一样的,因为那个警讯系统很单纯,在你的身体里面并没有很多警讯系统。对于各种不同的原因,那个警讯系统都是一样的。或许你最近生了气,但是你并没有将它表达出来。突然间,就好像神给你的一个启示,它就出现在那里,你将会看到你一直携带着的所有愤怒,就像你里面的脓,现在它已经积压太多了,因此那个愤怒想要被释放出来,它需要发泄。发泄!那么你将会立刻看到那个头痛果真消失了,不需要服用阿司匹林,也不需要任何治疗。aoxiu.com* J0 e' o8 ?8 [  c* F
  当那个愤怒消失,就会有一种完全不同品质的幸福感在你里面产生,那是服用阿司匹林所无法达到的。阿司匹林具有压抑作用,那个愤怒会停留在你里面,那个暴力会继续在你里面沸腾,你只是将那个警铃关闭,就这样而已,其它没有什么改变,只是那个警讯不复存在。
( h* ~' k2 y$ u! f& c: @; a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这种情况会一直继续下去,那个积压变得越来越多,它或许会导致溃疡或肿瘤,而或许有一天它会变成癌症。当那个累积的量变得很大,那个品质就会改变。身体对任何事的忍受都有一个限度,超过了那个限度,它就会开始生病,头脑的情况也是如此。永远不要将头脑和身体想成两样分开的东西,它们并不是分开的。人是「身体头脑」的,或「心理身体」的。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2 t1 S/ x+ O% c4 E' s- [
  不论你做什么事,你必须经常保持警觉、有意识、有觉知,这是一种静心。如果你觉得什么地方有疼痛,要对它加以注意,其它什么事都不必做。觉知是一把利剑,它能够切掉每一样东西,你只要去注意那个疼痛。
) A) [( I5 B) x9 k& D5 \# _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比方说在你静坐的时候,身体不动,但是你觉得身体里面有很多问题。你觉得脚麻木了,或者手在痒,或者你觉得有蚂蚁在你身上爬,但是其实没有,那个感觉来自内在,而不是来自外在,你应该怎么办?你觉得脚麻木了吗?——保持觉知,只要给予全然的注意。你觉得痒吗?不要去抓,那是不会有所帮助的,只要给予全然的注意,甚至不要将你的眼睛打开,只要从内在注意,只要等待和观照,在几秒钟之内,那个痒将会消失。不论有什么样的事发生——即使你感觉到严重的头痛或胃痛,它之所以发生是因为在静心当中整个身体都会改变,它的化学状态会改变,新的事情会开始发生,使身体处于混乱之中。有时候胃部会受到影响,因为你在胃部压抑了很多情绪,现在它们全部都被搅动了。有时侯你做了动态静心之后会觉得恶心,想呕吐。有时侯你会觉得头非常痛,因为静心改变了你头脑的内在结构。在经历过静心之后,你真的是一片混乱,但是不久事情就会安定下来,只是暂时每一件事都还在动荡之中。
0 e" f8 m9 a. N$ G.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所以你要怎么办?你只是看着那个头痛,观照它,成为一个观照者,不要成为一个做者,那么渐渐、渐渐地,每一件事都会慢慢平息下来,而且那个平息将会显得很美、很优雅,除非你知道它,否则你不会相信。不仅头痛消失——因为那个产生头痛的能量如果被观照,它就会消失——而且那个同样的能量会变成快乐,那个能量是一样的。
. a4 t. g, m& _+ u6 f+ f  f( d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痛苦和快乐是同一个能量的两个层面。如果你能够静静地坐着,注意看着所有那些使你分神的事情,那么那些事情就会消失,当所有那些事情都消失,你将会突然觉知到整个身体都消失了。' M; t$ Z8 l8 b& m! q; N1 _
  奥修警告我们,不要将这个观照痛苦的方法转变成另外一种盲信的行为。如果有不舒服的身体症状——疼痛或恶心——持续超过三、四天,不需要虐待自己,要去看医生。这个原则适用于奥修所有的静心。

第五个问题: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1 m; @9 N* Y6 R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6 S8 K& Z3 z# O5 _" T
西方社会发展出曾经存在过的最昂贵的健康系统,人们每年花了好几十亿的钱在医药费上面,在某些方面来讲,它的确非常成功,比方说在某些外科手术或移植或预防感染方面。但是人们似乎变得比以前生更多的病,到底什么是健康?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O: U+ y2 [2 l! L$ w

: k9 l0 ]% U2 `- J4 E$ QOsho       西方的医学把人看成是一个分开的单位——跟自然分开。那是他们所犯的最大的错误。人是自然的一部份,他的健康就是跟自然保持和谐。
5 I: v% m1 {4 d+ G* y: e- b6 g& s  西方的医学以一种机械式的观点来看一个人,所以不论在什么地方,只要机械动力学能够成功它就是成功的,但人并不是机器,人是一个有机的统一体,人所需要的不仅仅是治疗那个生病的部份,那个生病的部份只是一个症状说整个有机体碰到了困难。生病的部份只是一个显示,因为那个部份最弱。
6 f' g3 X# Q2 X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你治疗生病的部份,治疗得很成功……但是在其它某一个地方,疾病又出现了。你阻止疾病从发病的地方来表达它自己,你使它变得更厉害,但是你不了解人是一个整体,要不然就是他是生病的,要不然就是他是健康的,没有介于这两者之间的,他必须被看成一个完整的有机物。我将给你一些例子,这些例子可以使你对它更加了解。
3 h  ]* ^7 W2 O, q) M;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大约在七千年前,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之下,针灸术在中国发展出来。有一个猎人要射杀一只鹿,但是当他把那支箭射出去的时候,有一个不清楚状况的人刚好跑过来,而那支箭就射中了那个人的脚。那个人一生都遭受偏头痛之苦,但是当那支箭射中了他的脚,那个偏头痛就消失了,这是非常奇怪的,没有人会以那样的方式来想它。
: `" Z. C( i+ F3 c6 d" h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整个针灸术就由那个意外事件发展出来,并且发展成一套完整的科学。所以,如果你去找针灸师说:「我的眼睛有毛病,或者是头有毛病,或者是肝脏有毛病。」他或许不会直接去管你的肝脏、你的头或你的眼睛,他会考虑整个有机体,他会试着去治疗你,而不只是治疗那个生病的部份。
  h" ?. j* f, t4 V) g"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针灸术发展出七百个点,那是在人的身体里面所发现到的。人的身体是一种活的生物电的现象,它具有某种电力,因此我们称之为生物电:这个生物电在人体里面有七百个点,每一个点都跟身体的某一个部位有关,而那个相关的部位或许离那个点很远。那就是在那次意外事件中所发生的:那支箭射中了一个生物电的点,而那个点跟头有关,因此偏头痛的毛病消失了。
& G- W( B" i  F9 x( d# o: yOsho  针灸术是一种比较整体性的医学,那个差别必须被加以了解。当你把人看成是一部机器,你是以部份的观点来看它。如果他的手生病,你就只是治疗他的手,你不会去管他的整个身体,然而手是身体的一部份。机械式的观点是部份的,它也会成功,但它的成功并不是真正的成功,因为在手部被医药、手术或其它方式所压抑的病会开始在其它某一个地方以更严重的形式呈现出来,所以虽然医药非常发达,手术的技术也日新月异,但是人类却比以前遭受更多的疾病之苦。
1 I/ b% t; X/ \1 _Osho  这种进退两难的状态是可以了解的。人必须被视为一个整体,必须以一个机的统一体来被治疗,但现代医学或西医的困难是:它不认为你有任何灵魂,它不认为你有比「身体头脑」结构更多的东西。它认为你也是一部机器,你的眼睛可以被换掉,你的手可以被换掉,你的脚也可以被换掉,迟早头脑也可以被换掉。aoxiu.com" s; _3 E5 o6 I6 Z$ l
  但是你认为我们可以在爱因斯坦即将过世的时候将他的头脑移植到波兰教皇的头骨里面,这样他就可以变成一个爱因斯坦了吗?头脑只是一部份,如果这样做的话,他一定会变成一个奇怪的现象,他一定会变成一个波兰人和爱因斯坦的混血种。至少他现在是一个十足的波兰人,但是如果移植之后,他一定会处于一个晦涩不明的中间地带,不知道他是谁——到底是一个教皇或是一个物理学家?
$ j$ x3 p2 `  xaoxiu.com  我们已经在这样做,我们输血或是换掉人们的某些部份,我们使用人工心脏。一个装上人工心脏的人没有办法跟一个具有真实心脏的人一样。那个具有人工心脏的人将不会有任何像爱一样的东西。即使他爱,他也会透过头脑来爱,他的爱将会是:「我想我爱你。」它将不是直接来自心,因为他没有心。
* m8 B- k! }/ J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在印度,医学的发展大约已经有五千年的历史,但是你会感到很惊讶,任何在今日所使用的外科技术都刚好跟东方伟大的外科医生沙许拉特(Susrut)所描述的一样,而他所描述的古代经典已经有五千年到七千年的历史。但是那种外科技术曾经遭到遗弃,这就是我要你们加以注意的点。为什么一种已经发展出来的科学会遭到遗弃?因为他们发现外科技术将人看成一个机械装置,而人并不是一个机械装置,所以与其要将人摧毁,倒不如将那个外科技术抛弃。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W1 z4 s1 Q7 u& k+ V' F# f
  一切外科手术所使用的最精良的仪器在沙许拉特的经典里都有描述。一切的手术,甚至连头脑的手术,在那里面都有很详细的描述,好像它是一部现代的外科医学教科书,但它已经是七千年……或者至少是五千年前的书。他们的发展到达了跟我们现在一样的点,他们一定也碰到了跟我们现在一样的难题,他们一定也发现说某种东西基本上是错误的。aoxiu.com" ]8 k9 a3 D6 Q: b- t
  我们继续下了很多功夫,而疾病却一直在增加,即使我们使一个人变得没有病,那也并不表示他就是健康的。没有病并不是健康,那是一种非常负向的定义,健康应该是某种更正向的东西,因为健康是正常的事,而生病是负向的事,现在却变成以负向的东西来定义正向的东西。Osho  G: f: n% Q& @# M
  健康是一种幸福的感觉,你的整个身体运作得非常好,没有任何打扰,你感觉到有某种幸福感、某种跟存在合一的感觉,那是透过外科手术所达不到的。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K! F+ _# P1 B: b
  印度抛弃了那整个科学而发展出一种完全不同的方法,叫作ayurveda,它意味着生命的科学,它是很有意义的。在西方我们称之为医学,医学只是针对疾病。健康跟医学无关。医学意味着整个科学都奉献在治疗你的病。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j+ U+ O. Z# ^
  但是印度所发展出来的生命科学有不同的方法,它是在帮助你,不是在治疗疾病,而是在预防疾病的发生,它着重在使你保持高度的健康,因此不可能生病。东方和西方的方式在这个点上是不同的!到底人是一部机器,或者人是一个完整的心灵整体……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i! C7 {& E+ t- F
  第二,西方医学所做的是使人们变得比较没有免疫力……真正的医学应该给你更多的免疫力,而不是将它带走。它必须使你变得更强壮,能够抵抗任何感染,而不是使你变得虚弱,以致于很容易受到各种感染。9 a  w0 j# Y. n! \. k5 r
  有一个非常有名的心理学家叫作代尔卡多(Delgado),他一直在作一些动物实验,他非常惊讶地发现,如果老鼠一天只给它吃一餐,它们可以活两倍的寿命,那些每天吃两餐的老鼠寿命就只它们的一半。他本身感到非常惊讶:食物越少,寿命越长,食物越多,寿命越短。如此一来,他导出一个结论:一天只要吃一餐就够了,否则你会给消化系统过量的负荷,那会导致寿命减短。但是那些一天吃五餐的人呢?医学将不允许他们死,但是也不允许他们活,他们就只是过着像植物般的生活。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t3 ?' U" a: n8 ~) X$ a1 o
  人类必须重新考虑所有的传统和所有不同的来源,任何有事实呈现出来的都必须重新考虑。一种全新的医疗方法必须重新被发展出来,它必须考虑针灸术、印度的生命科学、希腊的医学和代尔卡多的研究报告等等,它必须考虑人不是一部机器这个事实。人是一个多层面的心灵存在,你必须以这样的了解来对待他。
, F2 ]/ L" L( T" Y.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健康不应该以负面的方式来定义它——因为你没有任何疾病,所以你是健康的。健康必须找出某种正向的定义。我了解为什么他们无法找出一个正向的定义,因为疾病是客观的,而幸福的感觉是主观的。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Q# u: w1 ]- v7 U
  西医不接受在你里面有任何主体,它只接受你的身体,它并不接受你。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A: |) c5 U9 |2 Q  V
  人必须全部被接受。所有在世界上被使用的其它方法都必须综合起来,它们并不是互相对立的。目前它们的运作方式就好像它们是互相对立的。它们应该被综合起来,那将能够给你一个对人更好的观点,那也将给人类一个更好的生活……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K1 |1 g! _2 T6 ~
  现在已经众所皆知,尤其是脑科手术的医生特别清楚,每一样东西在头脑里都有一个中心。如果你的手瘫痪了,直接去治疗手是愚蠢的,你无法治疗它。西医所提供的建议可能是:将那只手锯掉,然后再装上一只机械的手,至少它是可以动的,你可以用它来做一些事。这只手已经完全没有用了,它已经死掉了。其实它并没有死。在你头部的某一个中心控制着这只手,那个中心必须被治疗,根本就不必去碰那只手,问题是头部的中心出了毛病而无法运作。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J( T. N) |; s: A, a7 [7 m9 c, c
  迟早整个医学都将被头脑的中心所支配,那些中心控制着身体里面的每一样东西。当中心的某一部份有毛病,它会象征性地出现在身体的外在部份,而你就开始去治疗那个外在的部份,你进入得不够深。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3 P8 C) S5 l: B7 N
  现代的西医是肤浅的,你必须探究到最根部:为什么这个人突然瘫痪了?是头脑的中心出了毛病,而那个中心很容易就可以被治好,它是一个生物电能的中心……或许当你觉得身体不舒服,那只是你的电池没电了,你需要再充电。如果你的手瘫痪了,或许是中心没电了,它可以再被充电,不需要医药,也不需要外科手术。现在我们必须从不同的角度来看一个人:不同的社会、不同的文化、在不同的时间里,他们如何来处理人的毛病。如果有时候一些奇怪的事情似乎有效,它们也必须被接受,而不是被拒绝。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3 C4 i' c2 }1 g( Q
  比方说,有百分之七十的疾病只是在你的头脑里:你并不是真有那些病,你只是认为你有它们。在这种情况下,用对抗疗法来治疗你的病是危险的,因为所有对抗疗法的医药或多或少都跟一些毒素有关。如果你有病,用那个药是好的,但是如果你没有病而只是一个概念,那么使用同种疗法是最好的,因为它不会伤人。在它里面并没有什么东西,但它对人类是一个很大的帮助,有千千万万人以同种疗法被治好。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7 z1 @3 v9 n& T3 l! o
  问题不在于同种疗法所使用的是不是医药,而是:如果人们所患的是不真实的病,那么你需要不真实的药来医治他们。同种疗法的处方里面并没有什么,但是有些人并非真的有什么病,而只是认为他们有病,并因此而受折磨,同种疗法能够立刻帮助他们,它能够把人治好,但是不会伤到任何人,它是一种假的医药,也是面对假的人,你要怎么做呢?
& i2 g( i( J8 O- MOsho  印度的医生和护士没有任何工具,没有现代化的机械装置,也没有X光或其它东西,他们甚至没有听诊器,他们只是按你的脉搏,几千年以来,他们就是这样在行医,他们做得很好。他们测你的脉搏,因为心跳是你生命的中心,如果有什么毛病,它会由脉搏显现出来,然后医生就可以决定要怎么做。与其治疗你的病,他们会试着使你的心跳变得更和谐。他们所开出来的药会使你的心跳变得更和谐,然后那个病就立刻消失了。你认为那个病已经被治好了,但那个病只是一个症状。
& O; k2 f& Z+ H# e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那就是为什么在印度的医学(生命科学;ayurveda)里,他们可以完全抛弃外科手术,因为它将人类贬为机器。当事情可以很容易地以一些矿物质、草药或自然的东西来处理,而不要毒化人的系统,为什么要不必要地继续给人毒素?那些东西是会有副作用的。
9 A# ?: n; h6 Q3 ]; ~# n# W4 hOsho  或许那就是为什么医药变得越来越发达,而疾病也同时在继续滋长的原因之一。你治疗一种疾病,但是你用毒素来治疗它,那个疾病将会消失,但是那个毒素将会残留在你的体内,而那个毒素将会创造出它自己的效应。因此所有的草药、所有的矿物质、以及所有同种疗法的东西都必须被加进来。
# `8 Z# Q( x# q+ `7 Z9 t5 q  必须只有一种科学,但是有很多不同的分支,医疗人员必须决定看看这个人必须被送住那一个分支。告诉他说:「你没有病。」这样是没有用的。如果你这样告诉他,所得到的唯一结果就是他只会换医生而已,他会喜欢那个说他有病的医生。Osho* E' g* _2 q& K2 e: F
  有一些人已经丧失了生存的意志,那是没有医药能够帮助的,因为基本的生存意志已经不复存在了,他们已经死了,他们只是在等待葬礼的时间。这些人不需要医药,他们需要能够再度给他们生存意志的治疗,那是他们最基本的事,唯有当这件最基本的事解决之后,任何其它的医药才能够有所帮助。
4 x- j3 L$ J! ^/ Z: r2 R6 vOsho  所有这些事情都必须被结合在一起而成为一个整体,这样的话,一个人就可以完全免于疾病。根据科学的估计,人至少能够活三百岁,他的身体有能力更新它自己长达三百年之久。所以,任何我们在做的事基本上是错误的,因为人在七十岁的时候就死了。
( \) w  X! N- z" @3 Paoxiu.com  有一些证明……在巴基斯坦的克什米尔(Kashmir),人们很容易就可以活到一百五十岁,在苏联也有很多人活到一百五十岁,甚至还有人活到一百八十岁。这些人的食物和生活习惯应该有人来加以研究,并将之公诸于世。在苏联高加索的某一个地方有一个一百八十岁的老人仍然跟年轻人一样在田野工作,他甚至不会让别人觉得他很老。他的食物和他的生活方式必须被深入了解。该地区——高加索地区,还有很多像这样的人,只有在那个地区,那个地区产生出非常强壮的人,斯大林就是来自那个地区,戈齐福也是来自那个地区,他们真的是非常强壮的人。Osho! ^3 ?  g' x3 x* U7 T
  医药需要一种全新的导向,现在这样的事已经成为可能,因为发生在世界上的每一件事都已经为人所知,我们只要在一开始不要存有偏见就可以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