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灸术疗法

第一个问题: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H3 ^! X+ ?  P9 t+ N( Y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n, S3 k+ S  w" Z: `+ s
  我知道瑜伽的科学把人看成有很多个「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是不是同一种药可能会对不同的人造成不同的效果,要看那个病是发自哪里而定?
1 T" ]. J' s& g1 H$ y  D9 n, b- eaoxiu.comOsho2 Z* m/ v1 h1 ?9 g' S
人的科学尚未存在。派坦加利的瑜伽是曾经被做过的最接近的努力,他将身体分成五层,分成五个体。你并非只有一个体,你有五个体,在这五个体的背后是你的本质。在心理学的领域里所发生的情况同样也发生在医药上。对抗疗法只相信肉身体——最「粗糙」的体。它跟行为学派是平行的。对抗疗法是最粗糙的医药,那就是为什么它变成科学的,因为到目前为止,科学仪器只能够测出最粗糙的东西。要进入更深一些。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5 g7 z6 \4 K2 X
  中国的针灸学则更深入一层,它在生命体(vitalbody)上面下功夫。如果肉身体有什么不对劲,针灸学并不会直接去碰肉身体,它会在生命体上面下功夫,它会在生物能或生物血浆上面下功夫。它在那里使一些力,然后肉身体就立刻开始运作得很好。如果生命体有什么不对劲,对抗疗法会去处理肉身体,当然,就对抗疗法而言,它是一种往上坡走的工作,但是就针灸学来讲,它是一种往下坡走的工作。它是比较容易的,因为生命体比肉身体来得更高一些。如果生命体被处理好,肉身体就会跟随着它,因为那个蓝图存在于生命体。肉身体只不过是生命体的一个工具。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9 ~/ S- ]$ I% v% s; I+ f' {
  现在,针灸学已经渐渐获得尊重,因为苏联所发展出来的一种非常敏感的克里安照相术可以照出人体里面的七百个生命点(穴道),那些点是五千年以来针灸学家一直在预测的。他们没有仪器可以测出那些穴道,但是经过长时间的试验,他们发现了七百个点,现在克里安也借着科学仪器发现了相同的七百个点,同时,克里安照相术也证明了一件事:试着要透过肉身体来改变生命体是荒谬的。它就好像要借着改变仆人来改变主人,它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主人不会听仆人的话。如果你想要改变仆人,那么你就要先改变主人,这样的话,仆人就会立刻跟随主人。与其要去改变每一位士兵,倒不如改变将军。身体有无数个士兵,无数个细胞,它们都接受命令在工作,当你改变那个下令者,整个身体的模式就跟着改变了。
, ?( u7 h  w7 Y: u- G4 W7 C( w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同种疗法能够进入更深一些,它在心理体(mentalbody)上面下功夫。同种疗法的创始者有一个非常伟大的发现,那就是:药量越少,它进入得越深。他称同种疗法的用药方法为「强化药效」。他们继续减少药量。他会以这样的方式来做:他会取出一定量的药,然后将之与十倍的乳糖或水混合。一份药搀九份水加以混合,然后又从这个新的溶液取出一份来跟其它的九份水或乳糖混合。他会以这样的方式再继续,再从新的溶液取出一份,来跟九份的水混合,他认为这样做会使药的强度增加。
5 ?- w2 \/ I1 ?' Y5 E5 a& QOsho  一步一步地,那个药变得非常稀释,它变得很精微,使你无法相信它是有效的,那个药的成分都几乎不见了。这就是写在同种疗法的药册上的强度:十倍强度,二十倍强度,一百倍强度,一千倍强度。那个强度越强,表示那个药量越少。当那个强度达到一万倍,原来的药量就只剩下万分之一,那几乎是没有了,但是这么一来,它能够进入到心理体最深的核心——头脑体(mindbody),它进入得比针灸还深,它几乎进入到了原子的层面,或几乎是次原子的层面,这样的话,它并不会碰触到你的身体,也不会碰触到你的生命体,它就只是进入,它非常精微、非常小,所以它不会碰到任何障碍,它可以溜进心理体,然后从那里开始运作,这样的话,你算是找到了比生命体更大的权威。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U, ^$ U% S9 i2 [( a6 P
  印度的医药综合了上述三者,它是最综合性的医药之一。; k* y/ C- b( d& W
  催眠疗法进入得又更深,它碰触到了第四体——意识体。它不使用医药,它什么东西都不使用,它只是使用建议,就这样而已。它只是将一个建议放进你的头脑,你可以称之为磁力作用,也可以称之为催眠,或是以其它你喜欢的方式来称呼它,不管你怎么称呼它,它的作用是透过思想的力量,而不是透过物质的力量。即使同种疗法也是靠物质的力量,只是那个量非常少,非常细微,但是催眠疗法将所有的物质都抛弃,因为不管它是多么地精微,它还是物质,即使它是一万倍的强度,它仍然是物质的强度,但是催眠疗法直接跳进思想的能量——意识体。只要你的意识接受了某一个概念,它就会开始运作。催眠疗法的远景非常好,它将会变成未来的医药,因为如果只是借着改变你思想的模式,你的头脑就能够被改变,而透过你的头脑,你的生命体就能够被改变,透过生命体,你的肉身体就能够被改变,那么为什么要去管那些毒素,为什么要去管那些一「粗糙」的医药?为什么不透过思想的力量来运作。你是否曾经看过催眠师在催眠一个人?如果你还没有看过,那是值得一看的,它将能够给你某种洞见。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3 R  }$ E9 z1 s+ O) x
  你或许曾经听过,或是曾经看过,在印度就有这样的事情,你一定看过走在火堆上的人,它只不过是被催眠,他们相信有某一个神或某一个女神附身,所以火烧不到他们,光是这个概念就够了,这个概念能够控制并改变他们身体的一般功能。他们会先准备好,先断食二十四小时。当你在断食的时候,你的整个身体都很洁净,没有排泄物,介于你和身体之间的桥梁就消失了。有二十四小时的时间,他们生活在一座庙里,唱歌、跳舞,融入神里面,然后有一个片刻到来,他们就可以走在火堆上,他们跳着舞来,好像有神附身,他们完全信任说火不会烧到他们,就这样而已,其它没有。如何创造出那个信任就是问题之所在。然后他们在火堆上跳舞,那个火就真的不会烧到他们。常常那些在旁边看的人也融入那个情境而好像被神附身一样,然后可能会有二十个人一起走在火堆上而不会被烧到,然后旁边会有人立刻变得很有信心:「如果这些人能够在火堆上走,我为什么不能?」然后他跳进去,而那个火并不会烧到他。信任突然在那个片刻产生。有时候那些有准备的人反而被烧到,而一个没有准备的人却没有被烧到。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个有准备的人一定内心存有怀疑,他们一定在想说它是不是会发生。一定有一个隐藏的怀疑停留在他们的意识里,它并不是全然的信任,所以虽然他们来了,但是仍然心存怀疑,因为有那个怀疑,所以身体无法接收来自更高心灵的讯息。那个怀疑介于中间,所以身体继续以平常的方式在运作,然后它就被烧到了,那就是为什么所有的宗教都坚持要信任。Osho/ s9 L, C" K' i- u  \
  信任就是一种催眠,如果没有信任的话,你就无法进入你本质较精微的部份,因为只要有一点点的怀疑,你就会被丢回肉身体。科学以怀疑来运作,怀疑是科学所使用的方法,因为科学是在粗糙的身体上运作。不论你有没有在怀疑,对抗疗法都不关心。他不要求你去信任他的医药,他只是把药给你。但是同种疗法的医生会问你说你是否相信,因为如果你不相信,同种疗法的人很难在你身上运作。一个催眠者会要求你要全然臣服,否则他们是没有办法的。
( `1 H, }+ L; A" j2 Q  y  o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宗教就是臣服,宗教就是催眠,但是还有另外一个体。那就是喜乐体(blissbody)。催眠术进入到第四体,静心进入到第五体。静心(meditation)这个字很美,因为它的字根跟医药(medicine)这个字的字根是一样的,这两个字都是由同一个字衍生出来的。那个能够治愈的、那个能够使你变得很健康而且很完整的,就是医药,而医药在最深的层面就是静心。
8 ^$ G+ _* G- N: [# \4 Y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Osho) I2 T2 y: b! h1 k, c2 N
  静心甚至不给你任何建议,因为建议的给予必须来自外在,必须由别人来给你建议,建议意味着你必须依靠别人。它们没有办法使你变得完全有意识,因为还需要别人,有一个影子会投放到你的存在之上。静心能够使你变得完全有意识而不要有任何影子——全然的光而没有黑暗。现在甚至连建议也被认为是「粗糙」的东西。别人给予建议,那意味着有某种东西来自外在。在最终的分析,那个来自外在的是物质的,因为思想是物质的一个微妙的形式,甚至连催眠术都是物质的。aoxiu.com' l. ~9 V( e6 s
  静心将所有的支持都抛开,那就是为什么去了解静心是世界上最困难的事,因为没有什么东西被留下来,只是纯粹的了解,只是一个观照。

第二个问题: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U6 E" P- C5 C. b

' K9 b% t2 T" r& T0 O2 h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能否请你进一步谈论针灸?
+ a9 U  t6 I: u9 f5 R2 Q$ r5 i0 M7 yOsho8 F6 [- t$ q; ~
针灸术纯粹是东方的。所以当你用西方的头脑去接近任何东方的科学,你就会错过很多事情。你的整个方法都是不同的,它是基于方法论的,它是逻辑的,它是分析的,然而这些东方的科学并非真的是科学,而是艺术。整个事情要依靠你是否能够将能量从理智转移到直觉,从男性能量转移到女性能量,从阳转到阴,从积极主动转到被动和具有接受性。唯有如此,一些事情才能够有效地运作,否则你可以学习有关针灸的一切,但是它将根本就不是针灸。你将会知道所有关于它的一切,但并不是它。有时候一个人或许并不知道很多关于它的事,但是却能直接知道它,这样的话,它是一个窍门,一个对它的洞见。
% G" d0 E: @) p. ^' yaoxiu.com  所以,面对很多东方的事情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西方人会对它们有兴趣,因为他们觉得那些东西很深奥。西方人会对东方的东西有兴趣,但是他们会用他们自己的头脑来了解它。西方的头脑一进入,那个基础就被破坏了,那么就只有一些片断的东西被留下来,而那些片断永远无法奏效。并不是说针灸无法奏效,针灸可以奏效,但是它必须以东方的方式来做才可以奏效。
% }1 [3 M& x8 s  所以如果你真的想学针灸,去知道关于它的事是好的,但是要记住,它并不是最主要的事。学习任何可能学到的知识,但是之后要将所有那些知识都抛掉,然后开始在黑暗中摸索。开始去听你自己的无意识,开始去感觉跟病人有很好的关系。那是不同的……
% c/ n5 e' i$ T1 O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当一个病人去找一个西方的医生,那个西方的医生会开始推理、诊断和分析,找出那个病发生在哪里,找出那个病是什么,以及用什么方式可以治愈它。他使用了他头脑的一部份——理性的部份。他会去攻击那个疾病,他会去征服它,在那个病和医生之间会进行一个抗争。病人被搁在一旁,医生不会去管病人,他会开始跟疾病抗争,而病人完全被忽略了。4 u( t" X6 \* r$ J& z
  当你去找一个针灸师,那个疾病并不重要,那个病人才重要,因为是病人在创造出那个疾病,那个原因存在于病人身上,那个疾病只是一个症状。你可以改变一个症状,但是另外一个症状又会出现。你可以使用某种药物将一个疾病压下去,你可以阻止它的表达,但是这样的话,那个疾病会在别处展现,而且那个情况会更危险、更剧烈,好像在报复一样。下一个疾病将会比第一个疾病更难对付,然后你又再度用药,接着第三种疾病又会更困难。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_! m' l' X& w& {( W; v
  对抗疗法就是以这样的方式在创造出癌症。你继续将疾病压向一边,它就从另外一边来展现它自己,然后你又从那一边把它压下来,因此那个疾病变得非常非常生气。你并没有去改变那个病人,那个病人仍然保持一样,由于那个「因」存在,所以它继续创造出那个「果」。
% u' A0 y% G' sOsho  针灸术是针对那个「因」来处理,它从来不去直接处理那个「果」,它总是从「因」下手。要如何才能够从「因」下手?理智无法找到那个「因」,那个「因」对理智来讲太大了,它只能够去对付那个「果」。只有静心能够进入到那个「因」,所以针灸师会去感觉那个病人。他会忘掉他的知识,他会试着去体会那个病人,他会跟病人形成一种融洽的关系,并且开始去感觉跟病人之间有一个桥梁。他会开始在他自己的身体里面、在他自己的能量系统里面去感觉那个病人的疾病,这是他能够用直觉去抓出那个「因」的唯一方式,因为那个因通常是隐藏的。他会变成一面镜子,他会在他自己面找到那个映象。
; P6 J  Z5 w' m7 g; A& H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这就是它的整个过程,但这种方式并没有被教导,因为它是无法被教的。然而这样去做的确很值得,所以我的建议是:先在西方学两年,然后到东方的国家来跟针灸师至少学半年,只要待在他的旁边,让他工作,而你只是在旁边看,吸收他的能量,然后你就能够有所作为,否则将会很困难。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2 N8 B; L. C  b, E
  如果你渐渐可以感觉到你自己的能量,或是那个能量在你自己身体里的运作情况,那么针灸术将不只是一种技巧,它将会变成一个工具。它是一种洞见——你可以学会那个技术,但光是技术或许并没有什么帮助,它不只是一种艺术,它更像是一个预感或一种直觉。这就是关于这种古代的技巧最困难的事情之一,它们并不是科学的,如果你以科学的方法来接近它们,你或许可以知道一些皮毛,但是那个主要的部份将会错失掉,你所能够抓到的将不会太多,它将会使你有挫折感。
: D; B1 r) Q& G; s7 {: _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整个古代的方法是完全不同的,它根本就不是逻辑的,它比较是女性化的(具有接受性的)、直觉的、非逻辑的。一个人并不是用科学的头脑,以三段论形来思考,而是深深地融入存在,处于一种直觉式的恍惚之中,让自然将它的奥秘释放出来,它并不是以积极的心态去接近自然,最多只能以说服的方式,那个做法是发自内在。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D- ^: Q! N1 N2 P) \" u
  一个人必须从最内在的核心去接近他自己的身体。体内的七百个穴道并不是从外观来知道,而是要在深深的静心当中去知道它。当一个人深深地进入内在,然后从内在来看——那是一种很棒的经验——一个人就能够看到所有的穴道围住他自己,就好像满布繁星的夜晚。唯有当你能够看到那些能量点,你才算是准备好,如此一来,你就有了一个内在的掌握,那么只是借着触摸别人的身体,你就能够感觉到他身体哪那一个部份的能量缺失了,哪一个部份的能量没有缺失,哪一个部份有能量在流动,哪一个部份没有,哪一个部份是冷的,哪一个部份是温暖的,哪一个部份是活的,哪一个部份是死的。有一些穴道会有反应,有一些穴道根本就没有反应。8 ]2 @) Q% Q& f$ s) {
  你有能力知道你自己多少,那个能力可以决定你了解针灸的程度,当这两者能够同时发生,就会产生出一道强光,在那个光之下,你什么都可以看到,不仅可以看到你自己,也可以看到别人的身体。有一个新的洞见会产生,就好像有一个第三只眼被打开了。
) w5 ]( e, `$ K  Y" U  针灸术并不是一种科学,而是一项艺术,每一种艺术都需要你深深地臣服。它不像其它的技巧可以由技匠来操纵,它需要你整个心的投入,你必须像一个画家在作画的时候那么忘我,或是像一个诗人在作诗或一个音乐家在演奏时那么忘我,它就像那样的事情。一个技术人员可以对病人针灸,但是他一定没有办法做到刚好是病人所需要的,他永远没有办法做到这样,他或许能够帮助少数一些人,但那是一项伟大的艺术、伟大的技艺,它必须被吸收,而那个奥秘就是臣服,如果你能够将你自己交出来,完全投入它,如果它能够变成一种奉献或是一种献身——它能够变成如此——那么你就进入它,带着喜悦全心全意地进入它。
: a1 J' m9 n& i* H2 y; M  开始依靠你自己,你将必须找出你自己的窍门。针灸是一个诀窍和一种艺术,不需要像规则一样去遵循别人,事实上它也是没有规则的,规则并不存在,只有洞见存在。开始依靠你自己去工作……刚开始的时候,你会觉得不太有自信,你会常常担心说你做得正不正确,但一个人就是必须这样去开始,它是一种摸索,迟早你将会找到那个门。一旦你找到了那个门路,你花在摸索的时间就越来越少,然而你就会懂得那个窍门而可以开始有效地运作。
2 ^0 u. i- V+ O2 e: ?2 A5 Z, jOsho  当你用针去碰触别人的身体时,你是在神的身上工作,一个人必须带着一颗非常崇敬的心,必须如履薄冰,必须不是由知识来运作,而是由爱来运作。知识永远都是不够的,你要去感觉那个人,永远都要保持谦虚的心情——觉得不够,因为知识是有限的,而别人是一整个世界,几乎是无限的……人们碰触,但是他们从来没有碰触到「你」,他们只碰触到你的外围,而你就在深处核心的某一个地方,在那里除了爱之外没有人能够进入。人是一个奥秘,而他将永远保持是一个奥秘。人是奥秘这件事并不是偶然的,奥秘就是他的本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