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周刊》看点:中国压力报告

中国人压力报告:白领工作强度堪称世界第一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L2 `+ d6 N9 u! `1 u$ k8 a& M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2 R. N. b1 x& c+ L+ v( K( L( L3 T
      这是一个时代的焦虑症——有压力觉得累,没压力觉得可怕。大家都被集体无意识的“成功”观念左右了。工作第一、生活第二的人,是这个时代的大多数,是处于上行阶段的社会积极分子,某种程度上也是病人。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z9 x9 B; M; x
    中国的经济体制正处于从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大转变时期。无数人从农村涌入城市。以前人们安居乐业,如今却不安于现状、纷纷冒险致富。
. [' E$ ^/ ]+ J' j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在突然涌现发展机遇的上行社会里,人人力争上游,工作透支,竞争透支,情感透支,学业与就业难两全,工作家庭难两全,物质精神单丰收,顾此失彼,身心俱疲,现代化的进程没有现代化的心理排泄渠道相匹配,造成全社会性的精神性疾病和心理失衡。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4 T) H0 y5 {$ S( C  ~: S: G( I) A' i6 w
    老牌资本主义国家正享受500多年的历史积累,慢慢消受掉市场经济的红利。而我们的原始累积才刚刚开始。别人300年的焦虑压缩在我们这30年内承受,每个人都像是吃下市场经济的伟哥,欲望最大化,压力也最大化。当GDP飞涨之时,中国成了“睡不着”的国家。 aoxiu.com( B# z/ E! d! @
是时候检讨并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了。
! C- Z8 x) p" ~5 [8 E9 E+ I: {Osho
4 J+ ^/ H3 D4 _#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B- Y3 K0 G2 M! e* T) l- W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有压力的中国人 Osho& k8 V- I1 l# ^: t' Q

; t- D# m; {0 u6 D4 S! xOsho    GDP增长率跟国民焦虑指数、睡眠指数、做爱指数紧密相关。当GDP飞涨,该国人民的焦虑指数必定上升,而睡眠指数、做爱指数齐齐下落。
. {9 h  r( S6 @! ~9 W5 s6 i4 v9 l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6 [6 i/ {9 o0 b
    世界杯突然变成欧洲人的节日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w$ D5 j7 m9 `; V1 W

$ }. g1 A3 x. W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欧洲人本来就不缺节日。法国人一年法定休息日150天,该国《劳动法》甚至规定,周日是法定假日,商店不得开门。如果商店营业属非法,并受到重罚。 欧洲人的休息时间占全年时间的至少40%,这是法式“浪漫情怀”及意甲、德甲狂欢的基础。 Osho+ O. d* i; Y$ s- I" b. E9 y
    老牌资本主义国家正享受500多年的历史积累,慢慢消受掉市场经济的红利。而我们的原始累积才刚刚开始。别人300年的焦虑压缩在我们这30年内承受,每个人都像是吃下市场经济的伟哥,欲望最大化,压力也最大化。当GDP飞涨之时,中国成了“睡不着”的国家。
) W' @% T* b: V5 J; NOsho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X! ]5 m/ n5 y$ |, @
    当时代画饼变成“新三座大山”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0 i, N7 n/ Q' E8 {5 E* p

3 v/ o* Z  p  m% j3 L& A2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人无压力轻飘飘”,小时候老师经常这样教导我们,否则你怎么进步?这种变压力为动力的说法,颇与化悲痛为力量有异曲同工之妙,成为那个时代激励我们前行的警句。
+ t# E2 |: e/ W& l8 H% LOsho    每个时代都有不同的画饼。从上世纪80年代的“万元户”,到90年代的“十万元户”、“百万元户”,再到新世纪的“中产梦”,画饼越做越大。整个国家的画饼就是赶英超美,50年未变。
+ J. \6 M5 X# u9 R/ b" N8 h, C: o    芭比娃娃是西方女孩的画饼,是中产阶级的形象教科书,她教诲了近半个世纪的西方女人。她是医生、记者、歌星、空姐、工程师、外交官、宇航员,还是游泳健将、时装模特、体操明星、舞会皇后和总统候选人,变身75种之多,她成为时代的首席代言人。 aoxiu.com8 t' l+ i& D5 V2 g: o5 N
    “新富”则是中国新中产的代言人。他们是高官、公司高管、大学教授、时尚传媒人。“中产阶级”是商家全力打造的金矿,被赋予极高的想象力,在荧屏上、媒体上、广告上被闪烁辉煌地描绘:豪宅、私家车、时装、珠宝、晚宴,还有情调。全球跨国公司更是用“中产阶级”的菜牌大开消费主义的盛宴。年轻的中国精英正枕着媒体与商家炮制的枕头,做着中产梦。这个梦想具有商业原子弹的能量。 aoxiu.com0 P9 b' b! S9 }( Z) g, @
    然而请看另一面。中国老板全球最累,平均年假仅10.9天,低于全球老板的15.4日及欧盟的21.7日。返贫白领开始同病相怜,再优厚的收入与高昂的医疗费与攀升的房价相比,都不过是杯水车薪。京沪穗鹏四城调查感觉“压力大”排位为:上海67%,深圳64%,广州46%,北京45%。70%的白领处于亚健康状态。白领综合症导致抑郁症和自杀。加班没有加班费悄然变成职场潜规则。老板用一句“你的辛苦我知道,想要加薪办不到”予以回绝。一位海归叹道:“中国白领的工作强度,已超过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中国的写字楼是世界上最累的写字楼。”
9 m1 m; x1 [. n/ b% G2 q    社会学家分析,中国经济正面临上世纪80年代香港的窘境:楼价升、薪金升、工业原材料价格升,但由于国际竞争产品却无法加价。所幸香港遇见了中国的改革开放,将制造业成本内移,使香港中产阶层求得上升空间,延续至1997的十数年繁荣。香港公共政策解决医疗、教育等基本担忧使中产阶层扩张为社会的大多数。反观内地中产阶层却没那么幸运,所在企业成本无法转移,薪金不升,医疗、教育、房价成为“新三座大山”。
, b% d3 ?: [, b0 y) lOsho
3 K' _0 b- N/ E/ h, y( Zaoxiu.com    人无压力轻飘飘,我有压力向谁说 aoxiu.com( m( P, u7 I8 ^' g+ M% O

7 Z9 @" j% q& j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中国的GDP达到了空前的18.2万亿,微超英国,“赶英”终于实现。可没人计算过中国的焦虑总量几何,恐怕早就“赶英超美”了。有了压力就说出来,但做到这点似乎很难。
( m; G  M7 f* r/ E& X+ bOsho    解压的前提是承认压力。你承认有“幸福的童年”这回事吗,好,请老师和家长放了孩子们。你承认有“幸福的晚年”吗,好,请干脆别生下一代。你承认要“住得像个人样”吗,好,请搬出大城市。傻瓜都知道,以上大多不可能放弃。 Osho5 B2 w7 V* n# t3 J
    可能的,是继续变压力为动力。面向21世纪,全球竞争,终生学习。中产阶层下一代正苦读英语。杂志社旁的少儿精英英语班,一开开到十一点半,比夜班编辑还苦。新加坡电视剧《小孩不笨》宣称的人生的五个C正成为奋斗目标,最后那个C是Credit Card。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2 n( [0 E+ u9 l. R1 |! M! D
    压缩饼干时代盛产三明治阶层。之一就是看似春风得意的我世代,他们被父母的期待、爷奶的溺爱及将面对的国际竞争夹在中间,他们早恋,他们上网,他们飙车。但不足以延缓他们即将到来的压力。之二是三四十岁的职业阶层,他们是中国的脊梁,不仅上有老下有小,还要为过去几十年的社保还账。他们最大的压力来自身份焦虑,这帮从愤青跃升到准中产的阶层时时感受到地位不保。他们是中国14万亿民间存款的主力军,不过大多属预防性储蓄,动不得,因为稍不留神,即会沦为房奴、车奴然后是卡奴、病奴、学奴。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M7 `% w6 i4 g5 Q& W) Y$ g7 [8 G! n
    承认有压力是困难的,解决压力更困难。中国告解资源稀缺,“我有压力向谁说”都成了问题。“我有压力”的陈乙东喊出港人心声,中国的陈乙东们还闷在心里。喊出“解闷救台湾”的《全民大闷锅》为那个经济压力与国际地位焦虑症并存的小岛消解了不少社会情绪。它把陈乙东的“未解决、未解决、未解决”变成RAP的模仿秀,“阿叔”扭着发福的身段将压力释放出来。就像现代版生理卫生教材教导的,如果没办法解决就DIY一下。如果没人诉说只有自己找个洞把它喊出来。   w" w- v0 ~/ P" o" }  c0 C

/ p6 C' v+ K' y1 Iaoxiu.com    改变生活方式是最好的解压大法 Osho; d, c$ _2 s! F1 Z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p9 g# @5 g/ v2 f
    过去30年里,物质财富极大的丰富并没有使人们增加相应的快乐,这就是进步的悖论:今天的一代人比以前更富裕、更健康、更长寿,享受更大限度的自由,但比起上一代人,他们的生活似乎更压抑,因为生活比以前更复杂、诱惑更多了。疯狂购物,休长假,放单飞,看似能解决问题于一时。而网络上任何文体都可沦为解构对象。高人指路,根本的解压之道存在于生活方式之中,即回归简单生活。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U7 z. R- S, s, x/ `. H$ i! C
    但事实是当今社会无可挽回地走向复杂。无论是办公室尔虞我诈,还是老板的苦苦相逼,均把“与人斗其乐无穷”升级。“把公司当家”是妄想。过去单位领导就是主教,工会主席、妇联主任就是牧师,他们听员工“告解”,解决生活问题。现在一句话“干活去!”
$ \. H3 @% A, u8 T% p5 W+ R  O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全球过去50年人口超千万的超大城市从增加到停滞,只有中国在疯长。北京零点研究集团《中国公众城市宜居指数2006年度报告》显示,上海宜居指数列第10,北京列第19。而作为最适宜房地产开发投资的城市,北京又排在第一位。在宜资与宜居之间,大城市们嫌贫爱富。 4 x0 r, ]5 b$ c3 {
    中国大城市的毛病是权力过分集中。西方不少知名大学都建在小城镇,中国的大城市们恨不能将所有名校都划拉到自己怀中。资源极端浪费。“从经济学角度上看,在一座城市达到一定规模之后,它的生产率便开始下降。”联合国经合组织官员如是说。
2 g; h& k1 R% T3 ?) iaoxiu.com    未来属于中小型的新兴特色城市。最宜居,创业、求职均不难,生活压力适中。零点的那个报告将宁波推上宜居城市宝座。宁波因城市规模适中,经济发达程度适中,外来人口与本地居民比例适中,正处于一个“不大不小、不前不后、不多不少”的最佳状态。宁波民营经济发达,就业机会多,居民富裕,工作压力相对较小,融合了大、小城市的共同优点,成为理想的宜居宜业型城市。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u) @( N" ?. Z2 m
    迈克尔·道格拉斯主演的电影《崩溃》,新失工作,前妻限时让孩子见面,而他正堵在路上,情急之下下车走路又遇劫。结果他——按美国人的方式,买了把枪,崩溃之下被警察射杀。我们不妨将这个倒霉蛋看作是大城市之过。焦虑的常见症状表现为紧张、不安、气闷、暴躁。最先是职业枯竭,然后是生理耗竭、才智枯竭、情绪衰竭、价值衰落,最后是攻击行为。
) k# F+ g! ~) I3 |    如果我们不想放弃大城市,不想放弃现在的生活方式,还有一条权宜之道就是封杀焦虑源。比如封杀那些说出“房奴”的嘴巴,老板不作榜样还说风凉话。好像没人说房奴大家就都不是房奴了。还是去行善最安抚焦虑,所以盖茨、巴菲特们最心安理得。焦虑的最后解决底线是宗教,不过那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 D0 z* c2 C( \  l2 l
    人无压力轻飘飘。摩擦力加压力产生动力,这是中学物理讲的行车原理。适度的压力是前行的动力。只是要适中。
0 e$ X9 C; g  _  B& Z1 tOsho% a8 R# [. W" f, Y
    中国压力测试问卷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l$ R& j% }8 w& t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W! t$ S4 i6 Y9 |7 y: X8 z7 b0 @. M
    “中国压力测试问卷”大型网络调查7月3日-5日间共吸引了16224网民参与。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8 V. L' h- y8 k% G) @
    1.是男性压力大,还是女性压力大?
5 p0 r6 z& W$ N$ p8 A& I2 A    女 14.35%
2 ]8 J' J) |& R$ ^% ^, l% |aoxiu.com    男 85.65%
( e* ^! B/ m1 R" ~  g0 t7 a5 N( b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2.1什么年龄段的人压力最大?
! X# q% Y# q+ p7 `1 V" b* l. ^    50岁以上 0.56%
$ m+ T/ d" Z) d# @2 ^) g/ OOsho    20岁以下 0.89%
, r- P9 p0 _% f7 X6 R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40~50岁 12.78%
* @' B9 X- k5 i: k    20~30岁 27.97%
4 t. }. a8 h# n+ [" M: f#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Osho9 [, V6 E# w9 v  s/ U  L& C
    被夹杀的“三明治一代”
% e+ l% q- j+ E+ z7 o! J" AOsho
# ]4 L5 a6 L4 Qaoxiu.com    中年、中等职位、中等收入,夹在中间未必最安全,肯定最燥热。在充满欧陆品牌Logo及现金卡广告的年代,薪资单上的数字永远在与物欲和账单竞争。
' Y3 g8 \  s8 F2 d; u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发飙后的黄健翔终于道歉,然而他仍坚持“我也是人,我也需要发泄”。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在3亿观众面前失声,这是最多人见证的高端发泄。
- @' Y9 Z5 X  ~/ W*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中年、中等职位、中等收入,夹在中间未必最安全,肯定最燥热。在一本台湾杂志进行的“三明治一代新幸福关系”调查中,不论男性还是女性都感到成为“三明治一代”后更疲倦、更有压力,而经济问题则是压力及烦恼的首要来源, 74%的女性脆弱得想集体离婚。2005年广东省的一次调查也显示,当地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比10年前下降了5岁,仅为53岁,比全国平均寿命低17岁,中年知识分子的死亡率更是超过老年人2倍,死亡年龄段多为45-55岁。 aoxiu.com* W) ?: ^) _3 m
    英年早逝、猝死、过劳死、因抑郁而自杀,这样的字眼正在越来越多地占据社会新闻的头条。
& C" V( F0 V7 v8 X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P3 o( q! ?, ~/ s" R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男到中年的梦魇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s% M- Z7 h) n# b5 v

% `1 [: n( P$ P$ s2 xOsho    无法回避的是,男性依然在担当社会主导者的角色,特别是处于25-45岁这一黄金年龄段的中青年男性,更是女性、老人、孩子,乃至整个社会所依靠的中坚力量。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T2 _' H+ x* h
    中年是一个临界点,事业蒸蒸日上,身体每况愈下。男到中年,股票猛跌,房价猛涨,父母开始要定期光顾专科病医院,妻子早就把艳羡的目光变成了旷日持久的口水,挣完奶粉钱,要马上开始攒学费。一分钟前在志得意满地狐假虎威,一分钟后要到老总办公室堆着笑脸接受关于工作态度的再教育。
+ h: O# P& [0 z4 G. SOsho    傅彪生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感叹道:“这个毛病是累出来的,以后不能太累了!”多种角色的扮演,来自家庭、事业、社会的多重压力,正在使中年男性的身体遭到严重的透支。来自上海、无锡、深圳等地对1000多位城市中年男性的健康状况调查显示,66%的人失眠、多梦、不易入睡;经常腰酸背痛者为62%;一干活就累的占58%;爬楼时感到吃力或记忆力明显减退者为57%;皮肤干燥、面色晦暗、脾气暴躁、焦急者为48%。 aoxiu.com% S9 h+ J9 h+ s8 w$ r6 a3 F1 _
    男博士在自述中哀叹自己在28高龄还是处男一名,悲愤莫名之际又黯然神伤。可是,谁没有一点哀伤缠绵的小心事?不是找不着对象,就是有对象结不了婚,学历低找不到工作,有学历也做不上白领,不上不下,不红不黑,生活的责任感无时无刻不悬浮在令人窒息的空气中,人生的理想从青春期时的造福全人类,变成现在每日里盼望大奔驰大house一不小心从天上掉下来正好砸到自己面前。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Y1 E4 h7 O+ X0 ]. P
    男到中年的压力正越来越把男性推向身体与精神崩溃的边缘:女性企图自杀人口是男性的2倍,但男性自杀身亡者是女性的3倍;40岁以上男性半数都有“难言之隐”,并且还在不断攀升;男性医疗就诊率较女性低28%;男性平均寿命较女性短6-8年。男权社会中,男人爽不爽是个问号,男人最痛不是疑问。
+ Q* H: E, R2 X4 [- [) p6 r( V! {Osho
8 u& z% N: S% T. g4 q& }! HOshoOsho, ]" L% z% N3 j( \' e
    “核心家庭”的集体困境
1 {2 v! N( C" ?, f: S: \8 [/ Z0 AOsho& x, s! S. q" M1 w" D
    “三明治一代”构成的社会中坚,往往又是由一个又一个的青壮年小家庭组成的,这种由一对夫妻加一个子女构成的两代家庭,美国人类学家G.P.默多克首先把它称作“核心家庭”。   k4 n- ]$ j  H6 U" i6 D1 n; e* H
    在工业化与现代化的进程中,传统三代式家庭日渐式微,年轻夫妇大多不愿与父母同住,“核心家庭”成为社会构成的主流。而失去了传统大家庭的支撑后,收入没有显著增长,支出却大幅增加。“核心家庭”正面临着集体的困境。
8 ~8 j& N  o' y* p# W& z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尽管,他们像大多数人一样努力,他们的梦想也不大,但当养小孩、买房子都变成一种惩罚时,他们开始被迫重新考虑要不要孩子,甚至打算卖掉还在还贷的房子,搬去和父母同住。 / \2 C3 n8 W' f: ]
    有专家根据我国的经济水平得出中等收入家庭年均收入应在12万到48万元之间的结论。家庭平均月收入万元变成一个重要的门槛。房贷在家庭轻量化、个人化之后,变得迫在眉睫;生产下一代,随之产生的便是奶粉钱、托婴费,以及很快对学费的大量需求;车贷带来的不是移动的快捷,而是燃油费、停车费和大把的罚单;为避免任何不确定事件的发生而同时产生各种各样的保险单,导致每年额外再支出几千元甚至上万元的保费;再加上科技发展及都市化,电脑、手机、儿童房、宽带上网、液晶电视、美容保健……这些20年前不曾存在的概念,却成为当代小家庭的基本配备。此刻,“多少钱都能过”当然是最大的谎话。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2 w9 `+ ]; [% K8 J- Q! X/ G) s
    相对于传统“柴米油盐”的必需品定义,前述消费现象巩固了都市家庭的核心概念,却也让中等收入家庭入不敷出。 ) f& G1 H/ m6 P4 M6 ~' E$ ?
    然而最糟糕的是,他们正无时无刻不处于一种被上下两代夹杀的艰难处境中。一方面,教养小孩的支出只会增加、不会减少,但因学历的贬值、人力资源的稀释,新生代寄生趋势的兴起,照料下一代的时间被拉长,负担更重,而且看不到回报的一天;另一方面,人口结构呈漏斗型趋势,提前退休潮来临,银发族的医疗、赡养成为社会整体负担。越来越少的青壮族却必须同时面对下一代的“教养”及上一代的“安养”,并负担国家整体的财政支出,成为名副其实的“被夹杀的三明治一代”。
) D+ p0 W. u' b0 r. V+ s- o    身处传统农业社会一去不返的时代,亲族崩解,手足割裂,“夫妻”成为自给自足的经济单位。中等阶层的收入赶不上科技商品推出的速度,赶不上油电糖价飙涨的速度,赶不上都市化新兴行业诸如托婴、看护、物业挤压开销的速度,赶不上父母老去的速度,……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x! P& Z- q' \7 t
    在一场背负了太多责任的竞赛中,失去游戏规则的“三明治一代”将是落败的一方。 Osho6 ?& K/ \% z  P6 D4 h

- J0 p( I' R/ t8 I+ d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中国压力报告摘录:
5 Z8 x2 M6 a& N  X; ^& B0 w: X- y- m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A, }$ g6 k2 u7 i全民爱闷锅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M/ F' s+ N$ K( a

$ B* d5 n$ H; O6 j  O7 o; e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性功能障碍专家叹息:“香港人压力太大了。”台湾200万人每天辗转失眠,大陆3成的购房者成了房奴,韩国媒体号召民众不要像中国人那样热爱加班。疲惫的中国人,都需要一个塑料的出气娃娃。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d% V9 E& x- l- {! g4 l5 q

4 o9 n$ B! J7 `1 z6 _( [aoxiu.com Osho% c: B; l) ?: A8 z# {3 B; m1 P8 ]

8 V8 d' `: _! x) d% z+ T3 t* p/ i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有人认为“过劳死”不是舶来品,是传统使然。学者渡边明次坚持梁山伯因“过劳死”而告别了这个缺少蝴蝶的世界。东方的传统思维有“闷葫芦”的DNA:例如某个经典电影情节里,老大沉默地抽烟,拿烟头烫手下的掌心,又让他握紧烟头,最后告诉他:“记住,将你的心事就这样握在自己的心里。”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r2 t1 Q9 l! N$ _, Y1 G

' q+ l6 j  X2 x& R7 Q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Osho0 k; q# _/ s# _, \/ Z) u$ H+ \; G. @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I) X8 P8 u6 |, M
房子、工作、人际、婚姻、面子、家庭……这几个名词带着纠缠不清的关系时刻给予一个中国人压力,但含蓄的中国人,宣泄的方式永远都不够奔放:香港人成了“逛街王”,93%的人即使没有购物目标也会逛街;台湾人和大陆人很多都是“光电族”,上网、看电视打发了整个夜晚的无聊时光。——大多数中国人没有时间去马德里Lubia村砸汽车泄愤,没有钱去法国做用依云矿泉水来洗澡的SPA,他们减压的方式追求方便实用:为世界杯狂嚎、写博客、看恐怖片、听“自然音乐”、看吴宗宪的综艺节目、去拳击酒吧(看别人打)、和猫玩耍、去隔壁街没朋友知道的地方发呆、祷告、买一个健康枕头。
  p2 V6 A" d  B$ d. U! b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 Y8 F* O*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Osho4 t6 o! o2 G% r) N9 j; p/ R/ ~

) q! M7 ^0 d0 r0 D9 J2 g' V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香港歌手容祖儿在压力很大时,会对着马桶大喊:“我好累、好困,又病了,什么时候才能好,可不可以给我几天假期”,然后就把它们冲到大海,再不行就敲马桶盖。乐队大懒堂唱《无根草》,说年轻人都“躲藏在井里自己骗自己”;《春天花花同学会》则抚慰心灵,告诉草根们要像麦兜一样随遇而安。——在经济转型期间改变的香港,城市的重新定位、结构调整带来的失业问题等,让狮子山下见证过繁荣的人们,正切身感受“香港地”对未来的焦虑。
! k2 ~1 [9 F! ?" E5 u5 Kaoxiu.com
9 E" ~" {+ g9 t' L) x6 L+ yOsho
0 d  e/ l3 I! Q, Z, c$ A* }7 e( g
3 D, h2 ?( Q0 I0 J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曾是英国殖民地的香港,市井们不会有太多政治、文化的焦虑,他们的所有压力都来自经济影响下的现实生活。而同样经历着来自经济发展的压力和焦虑,在蓝绿阵营斗争的小岛台湾,政客空洞的口号让人感到更加疲惫。所以,和香港不同,他们需要繁华的西门町,需要不同类型的综艺节目,需要“解闷救台湾”的节目《全民大闷锅》,在玩乐中放松,在对政客的角色扮演中寻求一种心理的平衡,在无厘头的大笑中消解那爬上眉头的不安。* s+ _* Z- A! l/ O" Y

) b( W" K0 {! z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I' e# `2 Z8 w8 @% _) A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O% n$ b$ W9 v9 _, r1 ~; n专访《全民大闷锅》制作人王伟忠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D6 O/ w; L! I9 e6 \0 \8 |* T. D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u0 f, F: ^7 l9 y1 E

9 M( J1 \# x+ v$ M4 q( K0 m0 o# K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Osho  V  w3 l; S0 B8 ~* m
王伟忠 台湾王牌电视制作人,1977 年入行,经历了台湾电视从无线到有线整个发展过程。代表作有《连环炮》、《我猜我猜我猜猜猜》、《康熙来了》、《全民乱讲》、《全民大闷锅》。Osho8 |( g- U( r5 V0 x' i0 D
aoxiu.com- f; o# H  H: W0 ^) n$ ?, e% [

' k& V) ~0 @6 {7 r- l1 Qaoxiu.com
- s' _" G! w. W" v9 H! ~& aOsho《新周刊》:你说过,《全民大闷锅》是一个台湾的塑料出气娃娃。要将一个节目变成台湾人调节心理压力的方式,怎样达到这个目的?
' Y1 z1 w: U" ~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N% r, x( n1 V+ d0 ]1 T
aoxiu.com6 |9 U! t, M( I* y" J. o8 Q

6 [* N- C& w& q; x1 ?; {2 ~6 zaoxiu.com王伟忠:台湾它标榜的是所谓的言论自由,有两个很大的面向,一个是政治层面,一个是媒体层面。这样会出现一个状况,名人在这种社会里出现很多,名人的很多事情也会被社会所注意到。名人容易变成偶像也容易变成一种消费,各种行为被大家用放大镜来看。台湾媒体的密布是举世难见的,名人可能利用媒体,也可能由媒体把他夸大,造成了很多现象,很多笑话。对老百姓来讲,如果你不了解的话,这可能是一种干扰,影响到他们的情绪。所以要有一种东西来作一个制衡。
# f4 X7 b; ?9 w1 t2 T6 j5 V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O) [$ N. p- {- n0 i' R5 y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6 R6 M" \( \* N- v

4 |/ `, s1 I! i& W5 \; `; n* g; [《大闷锅》就是拿名人来开玩笑、来消费。我们对经常出现在新闻的名人进行模仿,观众可从中得到一些平衡。任何的权威,其实都要被制衡。我们的方式是用喜剧的方式,这是一种比较健康的方式——这是我们最早的构想。这种方式在全世界叫Mimik:由模仿名人的举止,让老百姓得到另外一方面的制衡,不是他讲的就是神话,不是他讲的就是对的,不是他做错了什么事情就会影响到很多事情。
  m% {% W% j+ d' |1 n; y  A%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Osho; n/ U8 I2 i: B7 i3 |+ y9 K# ]) G% C

% P# j$ M* P6 a' t; C, j3 G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1 F5 u; c* X, J# v3 L5 C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新周刊》:什么样的观众对这种方式最受用?
/ k  i; S* J1 r, T2 t) P8 X- B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t9 f2 L9 m. S7 K6 V

2 H, u+ g% B7 l- p8 _Osho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4 i; e* b* I/ ^" I% A, y% `
王伟忠:《大闷锅》在台湾蛮受大学生跟中产阶级、有小资情绪的人的喜欢。因为有一些制衡的力量,所以一些政治人物很爱看,大老板也很爱看。aoxiu.com# O7 N. G% \# M
& T  a; }/ v. X6 ^

6 F' H2 Q: s' q* l4 s* @/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Osho4 X7 L5 ^8 r4 D* x$ y
《新周刊》:我们注意到,像大学生、中产、政治人物、大老板这些人,一般来说都是承受着大部分社会压力的人。在台湾,你认为他们压力的来源是什么?
& J/ k9 C. v4 lOsho
7 j( H- H. K! F, _9 n. O+ rOsho
" Z5 l" H2 \! p# [, E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F4 R- X5 Z5 W6 {, g9 ]( oOsho王伟忠:台湾地方很小,2300万人口。加上它身处在东南亚的地方上,近有强邻。台湾身处在这个地位上,在经济文化各方面,来自国际的压力也好,内部的压力也好,台湾经历过非常多,它还算一一克服。在政治上最近讲的“驸马爷”事件也好,在经济上碰到来自韩国、日本的经济压力和文化冲击也好,它还是一路突破难关往前走。台湾应该是一个经常会出现压力,又可以面对压力、承受压力的地方。所以,它也是一个特别需要解闷的地方。
! a1 W. g7 K5 {7 n# M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Osho  ]' Q" A& e8 s

' u; f" p6 B9 z! ]' Naoxiu.comaoxiu.com4 j% F3 z& S5 [4 O
台湾很多东西很快就会流行起来,吃喝玩乐的东西,像葡式蛋挞,像当年的路易十六。台湾是很容易显现一些东西,又很容易消失一些东西的地方。
* E; D0 Y! L1 Z( n( z!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Osho: M. w/ L+ Q" A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4 H' l! o! Y' _7 y/ |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J+ c( L, E0 ]
《新周刊》:同样是电视行业,我们发现在香港就没有以政治作为解闷的节目?% u$ F$ y4 i  ]' O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V  F* J5 C3 [7 B7 X

, P" o7 Q& ]! l+ _$ Eaoxiu.com
+ C- K' W' N& ~( w9 z/ |- v3 aaoxiu.com王伟忠:香港没有办法做到这个东西,他们长期以来是殖民地,在1997后才回到中国。他们对政治并不是那么了解,你看香港的戏剧,很多东西,它比较不读历史,不读文化,它的电视剧都是一些企业里的斗争,玩古代的东西都是无厘头的戏剧。它那边是小报文化,《一周刊》、《苹果日报》,对艺人会比较下刀,他们做这一行的人,对政治没有配合,对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的东西的制衡,或者说讽刺,比较没有这方面的能力。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9 M% K% C* d1 P. z* O. a5 e( Z8 W
aoxiu.com1 V" o6 P6 d8 Y% T/ N1 O

- W" S2 R! u: O/ f& W; ?  e8 yaoxiu.com
* U2 I# Z  l/ E! B3 oaoxiu.com《新周刊》:电视可能有一个职能,会帮社会作一个宣泄,调整社会的心态。香港跟台湾这方面就不同了。这会不会跟台湾在政治上的斗争特别激烈,每个人都感受到这种压力有关?
3 u8 m- ]3 o( u' R( L0 E4 k- }5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G1 v# X8 D8 c0 e: @( D&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 u+ x2 x1 |* X) kOsho
+ b" z$ o6 ]( ~# W3 x! v" c王伟忠:这个观察很对。台湾标榜的是民主社会,所以它也必须标榜言论自由。从国民党时代开始,我们就做政治讽刺,我自己做政治讽刺二十几年了。我们的节目被禁过,但我们也是筚路蓝缕一路走过来了,争取到现在这个地步。Osho$ k2 [: r/ j5 G  e' P( P! J

! [) ], ~, ]8 K) ^7 s2 SOsho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g, N& F* ?9 W
aoxiu.com: C3 ~: s2 P* X4 @- a- E
这个节目长久以来在台湾做,一个最好的现象是,我们不会把政治人物,或者权威人物当作偶像,因为权力会使人腐化。至少让中国人长久以来封建的东西少一点,每个人都可以被开玩笑,而不是以前皇帝动都不能动,抬头都不能看他。不管大陆或台湾,都标榜人民为主,一方面是民主社会,一方面讲的是人民解放路线,还是人民最大。这种节目让人知道,老百姓真的可以开权威者的玩笑。就像爸爸权威感那么重,但小孩子在家给爸爸开玩笑,也是一种沟通。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4 e0 M2 D5 U# ]; \

. L2 E5 y( Z8 ~7 N9 }. S& C Osho" |! F1 w4 @$ l$ E2 _
aoxiu.com/ M6 B# s6 ]" `0 n2 p% D
《新周刊》:这是你说的平衡吗,在话语权强大的人和相对弱势的人之间作一个平衡?
: L) j' j3 u: B5 j. x  D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S, _' [* }# i& `
aoxiu.com- L8 o, {3 T% ~9 ]

9 h+ i8 H+ y+ l" W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王伟忠:我们想训练大家有点幽默感,而不是谩骂。不像台湾很多政治节目,指鼻子骂人,我们是用隐喻的、好玩的。我们做节目的目的当然是讽刺社会的一些怪现象,但我们基本的Base,基本的底,用比较快乐幽默的方式去看社会百态,希望很多权威的东西不要变成暴力。8 r6 H0 Z9 v( \. ~: g+ q

1 p2 |$ s: v0 V7 U" X6 _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U( }" G& r. `  O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G; B: I6 J. O% `% N6 h( e) N
《新周刊》:最后一个问题,你自己心中对“闷锅”的一个定义是?aoxiu.com' Z6 B( H% p' V. h7 H3 ~# I/ E

1 G, g% x/ o" X, COsho . W0 Q& H! Z# z" p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7 |5 O" c9 @# J' H- S. D; g. Z
王伟忠:每个人在生活中都有一些事情,没有办法表达,你不是遥不可及的政治人物,你没有办法跟他当面去吵,很多社会现象你没有办法去解决。你只能在家里默默承受这样的一个东西,你会感觉到社会上一种闷闷的情绪。但透过一个节目,有人用表演或者幽默的方式为你解闷,可能是一种快乐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