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者》六、叛逆者的联合体

为什么当许多人成为一个组织的一部分,他们就丢弃了他们的聪明才智,他们的敏感性,他们的责任和个体性。叛逆的灵魂必须是单独的吗?
' R* p- W$ F1 G* J& Z! G& N  ]aoxiu.com
8 P  P! b$ y. f+ l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叛逆的灵魂基本上是对一个人自身个体性的体验,完全摆脱任何心理上的奴役。它是一种对被降低为轮子上的轮齿的反叛;它反对大众的头脑。大众的头脑是存在中最低等的头脑。它的敏感度最低,意识最低,爱最少,生命最少。一个人只是活着,一个人没有生命,因为生命还不是一支舞蹈。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p6 J' M) a! c4 {, P+ i+ o( Q

/ ?( `- \) U+ v1 r" o大众永远不希望有任何独特的人——这让大众的头脑受伤。独特的人是一种耻辱,因为它提醒人们他们是什么人以及他们可以成为什么人。独特的人的存在让他们觉察到他们错过了什么——他们错过了他们的整个生命。他们不可能宽恕独特的人,尽管他并没有伤害他们。他一直为人类做伟大的服务:他给存在带来更多的美,给生命带来更多的诗,他在灵魂中创造出更多的歌——他就是地球上的盐。/ ]6 ?! f  o; t) ?8 R
+ m8 ]+ X* R: `" ]: M# X
人类所有伟大的一切都只属于很少的几个独特的个人的贡献。但是大众无法原谅他们。它可以原谅罪犯,它可以原谅杀人犯,它可以原谅政客,它可以原谅这个世界上任何类型的人,但它无法原谅一个有自身个体性、不是集体头脑一部分的人。
9 Q2 K7 ]1 l/ c6 }Osho
, V. y# h1 u0 K0 M- J5 MOsho必须要理解大众的心理。你问:“为什么当许多人成为一个组织的一部分,他们就丢弃了他们的聪明才智,他们的敏感性,他们的责任和个体性。叛逆的灵魂必须是单独的吗?”
; K& K3 K( W2 C9 H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Q' u4 A% _- i' T$ L
当你成为一个组织、群体、大众、集体的一部分,你就臣服了自己;你说:“现在组织存在,我不存在了。”作为一个个体,你就自杀了。现在你会用组织的方式思考,以组织的生活方式生活。你会是一个顺从的、卑下的、完全的奴隶,因为你越是一个完美的奴隶,你从你所加入的大众、组织、集体所得到的尊重就越多。集体尊重那些牺牲自己的人。
3 Y+ |2 _) ?6 P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s' p' e  ]* d- y0 P! mOsho是的,你是自我会得到满足,你牺牲了一切,这会满足你的自我——你牺牲了你的聪明才智,你的敏感度,你的责任,你的个体性——只是成为了无法拒绝任何东西的机械部分。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 x& g6 T

, d8 x5 @: K% s4 v0 [aoxiu.com叛逆者必须保持个体性。那并不是意味着他无法对别人友好,他无法爱别人,他无法加入人们。但是他的爱不会失去他的个体性,不会失去他的自由。他可以成为一个组织的一部分,让这个组织清晰:“我没有向你或任何人臣服。我带着我完整的个体性加入你们,我的聪明才智是自由的,我的个体性不会被破坏。我会尊重你们,但我也希望你们尊重我。你们不是我的奴隶,我也不是你们的奴隶——我们是朋友。”aoxiu.com5 Z9 q1 C3 [1 o" a7 a' M
aoxiu.com' q5 ^) x' n0 u# r& o, j$ R- q5 ]
不过这样的组织至今还没有存在过。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w1 [$ _; p# }; e! n

' Z( f* Z4 H' x$ F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这是我的梦想,这是我的希望,因为所有的组织——宗教的、政治的、社会的一直反对个人。我希望世界上的社区不是反对个人,而是一种对个人的支持和滋养。组织本身没有灵魂,灵魂属于个人。组织是为个人存在的,而不是反过来。个人不是为组织存在的。
& v8 g2 ~( o0 \. V- L) W9 Iaoxiu.com
8 C3 X7 N# O+ w8 V/ w4 C6 o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但是至今为止,这一直是法则:如果你是个基督徒,你就为了基督教而存在——基督教并不为了你而存在。如果你是个印度教徒,你就为了印度教而存在,如果需要去死,你就必须为了印度教而死。但是印度教既不为了你活也不为了你死,它只有破坏了真实的语言、意识形态、虚构。个人是唯一的真实,是存在的王冠,是存在至今可能达成的顶峰。
1 y- t! ^' H6 E) w6 ]1 E# H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l, r% q9 j/ ~4 x/ V5 Xaoxiu.com所以,我教导叛逆者。这并不意味着叛逆者不会有朋友,他们不会生活在社区里面;他们全都隐居世外,完全单独地生活在喜玛拉雅山的山洞里——这完全不是我的意图。我希望改变这个结构。社会应该为了个人,那就没什么坏处了。它应该是为了成长,为了聪明才智,为了意识,为了敏感度的一种帮助,一种滋养。它会允许每个个人有足够的空间,足够的地域。
7 c# P% i1 b# r  ?) U6 ^7 c# w3 taoxiu.comOsho% o! L+ z% E: M3 v" z, F
过去一直是非常丑陋的。甚至在小关系里,在家庭当中,个人也被粉碎。即使是两个人结婚,他们的个体性也危险了,他们的聪明才智就危险了。几千年来我们已经非常习惯于彼此占有。自由只是一个美好的词。诗人为它歌颂,梦想家为它梦想,但是事实上只是一种病态的奴役……
1 [5 x: ?- V! h# X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u2 c- M# A* j& w0 @5 H  Q1 K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事情就是这样。每个人都试图奴役别人;自然的,在奴役中,一些非常微妙的东西开始死去:聪明才智,敏感度,责任,个体性。婚姻是最小的组织,只有两个人。然后组织就变得越来越大;组织越大,你就越失去自己。
/ ~9 c; P5 I1 F' W: j8 i- }) ^aoxiu.comaoxiu.com) e# ~. V  s+ k5 a% @  z* p0 @9 B
接着就有国家,伟大的宗教——有7亿天主教徒。一旦你成为一个天主教徒——或者你不幸成为一个天生的天主教徒——你就不再有任何扩展的机会和空间。你的翅膀到处都被剪掉了,你以一切方式受到缩减。因为如果允许你自由,就会有危险,你也许根本不会成为天主教徒。你也许还会反对天主教……aoxiu.com# t7 ?$ ~8 I' ^; {9 Y" r- E4 j. a
aoxiu.com: ^3 U& I/ F% L0 R$ w3 O8 _
一个小男孩在学校里哭,他的老师问他:“Johnny,怎么啦?你从来没有这么哭过。有人死了吗?”, f/ B" @: e9 Y) C9 v* l/ P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G% j& _+ q" O/ e' d3 ~
他说:“比那个更糟。我的狗生了7条小狗,当我问这些小狗:‘你们是天主教徒吗?’它们都摇头,于是我感到非常高兴。”
" t- v8 K9 G$ }- Y" V, a6 Z7 P6 I
老师说:“那你哭什么呢?”
: h5 S  V" ~6 a: Q7 V% Baoxiu.com
0 q; y. S/ Z6 Maoxiu.com他说:“今天,它们的眼睛张开了,当我问:‘你们是天主教徒吗?’它们开始相互对视,它们根本不回答了。”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Y- O4 x% u1 Y9 y# n; J9 T1 }

/ ^: e; `: o, H4 d& U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要成为天主教徒,成为回教徒,成为印度教徒,成为佛教徒,你必须变得盲目。如果你睁开眼睛,当你的聪明才智提出质疑,你就不可能继续陷在各种各样的迷信、谎言里面,继续相信虚构。你的教会要求你永远不要怀疑——这是最大的罪恶。
0 |* d  s( S( baoxiu.com
! K$ o8 v" p' ]2 r6 o8 y2 i; I& p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但是没有怀疑,没有质疑,聪明才智就永远不会成长。质疑是聪明才智自然的成长。只要相信意味着聪明才智不需要成长——为了什么?为什么呢?没有什么要去探索和探寻,你只是信仰牧师,把你的眼睛闭上。这一直如此,但不需要永远如此。
* k' O* s9 j+ L4 `# R, faoxiu.com
' P, P$ p) U(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那些了解我的人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在这里已经发生了。没有人给你任何命令,没有人给你任何戒律,没有人告诉你说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我因此受到全世界的谴责。也许还没有人在这样大范围中受到这样强烈的、暴力的谴责。
& K8 ^5 `# w. ]2 Z" c" m) F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2 y' d; G% n) j; s; D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我的罪名是什么呢?我的罪名就是我试图创造出有个人,有聪明才智的探寻者、静心者、爱人的组织。不是信仰者,没有对任何圣典的信仰,不相信任何死去的先知——只信任他们自己的聪明才智,他们自己的宁静,在深深的静心中倾听他们自己安静的、小小的声音。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7 N' a4 b  |: I7 W& U7 B

2 Z+ u4 U6 K% P! {& Y% c" k: POsho我是什么人来给你道德规范呢?你必须自己找出你的道德规范,只有你自己找出来的道德规范才会带给你荣耀。它不会是一种束缚,你不会觉得沉重,受奴役,被监禁。相反,你会感到整合,结晶,更加纯净和清晰。你按自己的光来生活,你越是使用你的光,你的聪明才智,你的宁静,它就成长得越多。永远要记住,如果你停止使用任何东西,它就死了。几年不使用你的眼睛,那你就看不见了……
0 j6 n9 G' H4 M& G3 U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b& V  o% v& H5 V
如果你不使用你的聪明才智——每个宗教都不希望你使用你的聪明才智……他们的策略就是:相信,拥有信仰。他们没有直接说:“不要使用你的聪明才智”,而是以一种间接和狡猾的方式,他们让你停止使用聪明才智。如果你有信仰,那就不需要聪明才智。如果你有信念,就不需要聪明才智;一个人就变得迟钝,因为信仰和信念不可能有敏感度。+ z* a- s- l0 O" X3 Z! C) g5 c& h

2 h8 \. U$ R  k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敏感度需要极大的聪明才智。你的聪明才智越高,你就越敏感。水牛不敏感,驴子也不敏感;敏感需要聪明才智。但是没有宗教希望你敏感,他们都害怕你自己变成一股力量。一个敏感的人就变成一股力量,变成一个大型发电站。他有自己的聪明才智,他有自己的爱,他有自己对事物的洞见。他有清晰的愿景,他有对美的感知——所有这些东西都是危险的。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L; B7 z, t5 I

+ I% z7 h/ c& z+ ^  Y. S妻子不希望丈夫对美敏感,因为这是一种危险。有那么多美女;还是让所有对美的敏感度完全被粉碎比较好。然后丈夫就永远是个妻管严。同样的,没有丈夫希望他的妻子对美敏感;因为有这么多男人,如果她的心仍然活着和跳动,如果他仍然可以感到春天……那就有危险。她有可能与别人坠入爱河,这超出你的力量之外。如果你坠入爱河,你是无能为力的,你是无助的。7 b1 y4 c* P" P1 E% t- i, |3 p

' M, |5 A& M. H3 ?$ b  [( K1 `! UOsho组织要求你自杀,只是活着——而不是生活。只要活着就行了,你就可以像劳工,职员,警察,总统,总理一样被使用……但只是活着,不再有更多。全然地、强烈地生活,从两端燃烧你生命的火把,你对大众就成了一种巨大的危险。因为每个人就开始觉得他也可以用你的方式生活——他也可以跳这支舞,他也可以唱这首歌。因为你提醒了他关于他自己身上携带和隐藏的伤口,因为你让他一丝不挂,暴露自己,他无法原谅你。
# V6 Q) ^" p# P9 `' XOsho
  f! g( p' j" c- Z. c1 x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苏格拉底,耶稣,曼苏尔,沙玛德——这些美丽的人,这些个人没有成为任何组织、任何社会的一部分,他们就像孤独的黎巴嫩雪松一样耸入天空,几乎要碰触到星星……他们在人们内在造成嫉妒,造成恐惧,最重要的是打开了他们闭合的伤口。这是伤人的,这非常伤人,所以还是除掉他们比较好,这样成百万已经失去了他们的灵魂,在市场上出卖自己的人就可以再次放松下来。, _3 r2 x: t, ^4 F) s, z* u3 W+ k

# G0 ]9 p, F* l8 mOsho个人在过去被削弱的原因非常清楚。但是不要在未来重复过去。未来必须给人类的意识带来一个新的黎明。个人可以生活在一起,分享他们的爱,分享他们的喜悦,分享他们的智慧;但是不需要去占有任何人,甚至是你自己的孩子。你没有任何权利去占有他们。他们通过你出生,但你并不是他们的所有者。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C1 t1 u; F' N; e

% ~5 p" n( b6 Z. p( j/ [! B7 b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不需要任何婚姻——这些是集体头脑创造出来的丑陋的制度。不需要有任何国家。国家消失了,战争就自动消失了。不需要有组织的宗教,因为宗教是一种私人的现象。我的宗教不关任何人的事。
9 M* k$ v+ U1 V, r/ u# Y" [8 E
! Z2 p$ h1 }) ?2 j7 S8 N我的宗教不属于传统。那些属于传统的人没有宗教,他们只有一种信仰体系。他们没有通过自己的努力发现任何真理,他们没有创造出任何东西可以被称之为对存在的贡献。他们没有任何祈祷的权利。存在已经给了你生命和一切生命所包含的——它的礼物是不可估量的。如果你无法创造出任何贡献,你所有的祈祷都只是欺骗。没有神来倾听它们,你是在对自己说话。
; }, u% d5 N- i;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u8 d* W, \; x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如果人们开始对自己说话,你们就说他们疯了,但如果他们说他们在祷告,你就称他们为伟大的圣人、有宗教性的人。这些人也是疯子,因为没神,没有证据,没有证明。如果他们开始对树木说话比较好——至少有某个人。但是他们仰望天空,希望神正坐在金色的宝座上倾听。几百万年以来,你们的祈祷者……要么他肯定发疯了,从他金色的宝座上跳下来自杀了,要么他就凝固了,变成了化石。没有人的祷告被听到过,没有人的祷告曾经得到回应——你们所有的祷告都是独角戏。
8 H, Q( J8 K! X8 M6 c4 O4 `5 laoxiu.com
% \4 K. [7 a5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但是社会一直以非常不人道的方式忽悠个人,如果对控制人们有帮助,连疯狂都会得到赞赏。所有的道德——也被称为宗教戒律——只不过是为了控制人类。我希望你成为自己的控制者,把责任抓到自己手里。觉知和警觉,出于你们的觉知将会出现所有的联系,友谊,爱,社会,社区;但是不需要让任何人牺牲。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q/ m3 u# u* T8 I' P& O, t

; \8 K/ j9 @0 j& I- i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Hymie Goldberg从办公室给他的妻子打电话:“今晚我想带Cohen回家吃饭”,他告诉她。
( x( r5 p0 d% N* R, B( L- Q' j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N. z/ D2 L% o: ^7 k+ B" a6 S% F. |
“今晚来吃饭?”她尖声喊叫。“你这个白痴,你知道厨师刚刚离开了,我感冒了,孩子正在掉牙,炉子坏了,在我们付钱之前肉店老板不会再赊东西。”
/ U; `8 P" r& ?' p$ M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 n8 ^- Q2 f5 @+ @) F3 w- l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我知道,我知道”,Goldberg安静地打断她。“所以我才想带他来——就是让他看看整出好戏。这个可怜的傻瓜正在考虑结婚。”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9 m% P* I) E, D+ o7 Y- s& d
aoxiu.com- V% O& N4 S) [4 x
我们所有的关系都被毒化了,需要一场巨大的革命来改变我们本性周围积累的许多世纪的垃圾。不过这是可能的——不仅是可能的,这必须发生,因为一切都有一个限度。这种我们生活了几千年的疯狂已经到了顶点。Osho/ T% `8 s* x) k4 D! [

6 j& A8 A7 J5 N/ lOsho由于这种疯狂,我们创造出核武器,很清楚地知道如果有任何战争发生,一切都将毁灭。没有人会战败,没有人会战胜。但国家还是继续制造核武器。连无法养活他们人民的穷国也加入了这场竞赛,希望为破坏性的战争物质投入数十亿美元。
; E' B. {0 A7 e! o# m4 Z' M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Y, O$ ~, V+ Y6 C% r! s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据科学推测,到本世纪末有25个国家会加入核俱乐部——现在只有5个国家有核武器。在本世纪末加入的20个国家当中,印度算一个,巴基斯坦也算一个。就在这一个国家,到本世纪末会有5亿人口死去,但没有人对此感兴趣。你们的政客对得到更多的铀,更多的物质来制造核武器感兴趣。
7 Q1 \) h: R9 u5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Osho8 v" X" ^0 i) v% Z, L) i3 |; z+ _
你们将会吃惊,这个国家几乎有一半人都在挨饿,人们腹中空空地去睡觉。如果他们一天可以吃到一餐,他们就很幸运了。而印度愿意用小麦去购买更多用于原子能、核武器的战争物资,准备进行第三次世界大战。这不是某些人发疯的问题,而是整个人类都已经发疯了。Osho  r$ k; d! P8 i3 g, N, F; a. j

; H- D- `0 J$ y/ ^, Z) v, w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这就是限度,是无法容忍的。要么我们不得不自杀,因为所有这些白痴正在创造出全球自杀的境遇,要么我们必须改变整个过去:它的制度,它的教育,它的生活方式,它虔诚的方式。除非我们准备进行一场彻底的革命,不然人类无法得到拯救。
8 @$ Z% B; e' J0 [4 X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E( ~, i# M9 P& _. ^9 M
我的希望在于不管人类疯得多么厉害,他依然想要活下去。他的生存意愿是唯一留下的希望。我们必须给生存意愿加上更多的火。我们必须在世界各地创造出野火——为了更多的生命,为了更多的爱,为了更多的歌,为了更多的音乐——这样人类就不可能陪着这些政治的、科学的以及其它种类的疯子去自杀。aoxiu.com: N7 C* V5 j% L# A3 z
" k4 c% M# i/ `! y7 T1 X
一切都取决于世界上大多数的人。如果他们就说:“我们决定生存,我们决定让这个世界更加美好,我们决定消灭国家,这样我们就能消灭战争;我们决定消除宗教,因为它们也是战争和分裂的原因……”除非发生这样的奇迹,否则人类的历史已经到了它最后的章节。aoxiu.com* L1 `5 ^2 X# @$ ^% r

5 Y) E. {, i- `9 jOshoOsho:The Rebel

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自然形成这样的惯性。aoxiu.com- e9 p( M% W1 |0 N& M
前两天到一个论坛,他们为了振兴自己的宗教,拼命的攻击佛教。我为佛教说了几句好话,结果被踢出论坛。aoxiu.com8 H5 ~6 `. y( p1 c2 f/ T
人们不要你有自己的想法。尽管人们嘴里说着宽容,爱,真理等非常宗教的话。Osho6 P& S2 Z; @; D2 J) E
有时真的觉得很悲哀。古代的人发疯了,只对人类有伤害。现代的人们发疯了,后果很严重,未来很悲观。
+ m7 L" j7 Z+ e4 d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感觉自己很无力,觉得自己求道是为了逃避这一切。

TOP

OSHO我的最爱!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深深撞击我的心.....
无限魅力在奥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