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透人心的艺术(OSHO)
) g9 {: P5 x( N-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1 g6 L9 X2 ~9 `8 ]' j! U( W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如果你穿透某人的心,你就必须做一些事。你会充满爱、你会充满更高尚的、更优良的价值观。那么你就无法保持你卑鄙的样子、你就无法保持你不仁慈的样子、你就无法保持你自我中心的样子。如果你观察别人的心,你就必须溶化。那个观察别人的心的举动就会变成你自我的溶化。
0 H; \; M8 F# ?0 d5 @6 O8 Y4 @9 H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C- t) C+ n# tOsho    所以,没有人会去看别人。我们甚至不会去观察朋友的心。我们把他们视为理所当然。我们从来不会观察妻子和丈夫的心、爱人的心。我们创造了一种想象,然后靠那种想象生活。我们从来不直接的与对方谈话,因为如果你直接的讲话你就会觉得不安全;你会变得脆弱。记住这一点,如果你穿透了别人的心,你的心同时也会变得脆弱。否则那是不可能的。如果我深入的看着你,我也会对你变得敞开。你也能够深入的看着我。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s( `$ l0 ?2 p

! C0 B& p, o' e5 d, Y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但是那会让人觉得危险。我不想要任何人深入的看着我,因为在表面上我是一个不同的人,我是一个虚假的人。在内心深处,我是另一个人。在表面上我继续微笑,我非常仁慈、非常有爱心,而在内心深处却有许多憎恨、许多丑陋存在着。所以我不想要任何人穿透我。
3 j0 S+ j& k! l, I& B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6 D7 c4 S8 W6 K3 k9 y  VOsho    但是如果我穿透你,那个想穿透的努力本身同时也会让我对你敞开。我们都很害怕。我们不想要让任何人侵入、并且看我们的内在。观察别人的心以及被别人观察都是危险的。我们变成密封的、死寂的。我们继续把囚禁带在身上。
9 k7 S& k1 T* m# R: Z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V8 O' Z" ?1 }! \2 Z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那么你怎么能够了解生命呢?如果连一个人的心对你而言都如此的陌生,而你不曾观察过它,你又怎么能够深入更大的神性之心、存在的中心当中呢?学着去看。从观察别人的心当中你就能够学到深入去看的方法。那是这个人的深度。这个人的深度就是他的心。
/ b& \( H% y, i8 Q  x- H8 K4 ~OshoOsho1 ~" D, l1 _2 ]1 a/ ^" A# L
    如果我说你是我的朋友,我就不可能进入你的心中。或者如果我说你是我的敌人,那么我也不可能接触你的心。当我说你是我的朋友、或我的敌人时,我已经把你视为理所当然。我觉得我认识你。我了解到我已经了解了你。否则,怎么可能会有友谊呢?当我说你是我的朋友,我就显示出我喜欢你;我正在说我喜欢你。而当我说我喜欢你的时候,我就已经变成偏心的。那么我就无法接触你的心。我的喜欢会变成一种障碍。
. Z# M! g# P7 R& v& a2 e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5 w- @9 b+ Y  i1 I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当我说我喜欢你,我事实上是把我自己的想法加在你身上。我的喜欢、我说你很好,是因为你这个人怎么样是依据我的喜欢而来的。现在我进入了你、我把我自己的想法加在你身上。因为我的喜欢,我无法接触你的心、我无法以你本来的样子认识你。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Z( a: V6 }) z* u! I- D

" C  r! k/ ]( K5 Y! X7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当我说你是我的敌人时,我是在说我不喜欢你、我讨厌你。这个讨厌变成了一种障碍。当我说我喜欢你时,我会试着去找出那些我喜欢的东西。当我说我讨厌你时,我会试着去找出那些我讨厌的东西。然后我就只是试着去证明我的观点,而不是试着去认识你本来的样子。喜欢=友谊、讨厌=敌意,这就是我的解释、我的幻想。你的赤裸裸的真相、你的赤裸裸的真实,已经被遗忘了。
  e* H7 q3 {) Z6 p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u8 m: ^- {: x( z* o$ aaoxiu.com    聪明就是指你既不是我的朋友也不是我的敌人。你就是你;我就是我。我不会把我的想法加在你的身上。现在我会试着去了解你本来的样子。不是根据我的喜欢或讨厌,而是根据你本来的样子。每个人都是一种神秘、每个人都是一个谜。如果你试着去解开其中一个人的神秘、如果你有能力去解开其中一道谜题,你会变得有能力解开更多的谜题,因为甚至只有一个人,他也要透过心来被了解。你知道了这种艺术:如何穿透人心的艺术。
4 N4 Q5 y7 R" L2 N2 _3 Y9 s5 _aoxiu.com( ?& H/ l! e( b3 J
    而同样的技巧、同样的方法,也会帮助你穿透神性之心。神性之心是广大的、无限的,但是人的心是神性之心的一个瞥见。人类的心是神性之心的一种活生生的片断。所以不要对你周围的人类死气沉沉。学着去爱人类、尊崇人类。然后,「学着去聪明的去观察人的心。」
( k5 I$ d" ^( N6 U% W& x1 T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aoxiu.com: U0 v! T" C2 I5 ~/ n
    这种学习会使你更成熟;这种学习会使你对更高的学习、也就是神性更敏感。神性之心只能够被那些有能力了解人心是什么的人所穿透。

TOP

存在保护那些寻找真理的人(OSHO)
% Z- j5 O8 R2 p9 X% B0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m7 ?) d% q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你说:「在知道和不知道知间,已经攀登了一座内在高山,大部份都是不努力的!就在今天我往下看,吓坏了-离地这么远。可能会摔下来的恐惧抓住我。路愈来愈窄,我感受到这个恐惧,也感受到这个危险。」
9 o4 ?& R7 V; Q; L: h: `% [aoxiu.com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9 c5 g! `% `2 e2 A9 C+ U$ M; a
  没有必要感觉危险,因为这是没有先例的。没有人曾经从真理之路上掉下来。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_$ L2 N5 u6 e/ J) K8 [

* p) O7 I' k; {' ^  没有人曾经从他自己的本性上掉下来。不管本性的山可能有多大,你都不可能掉下来。这是事物的自然。我从未听过任何的寻道者、找寻者、探问人曾经掉误入歧途-存在会保佑的!aoxiu.com  L2 b+ |( |& v* z: D) L

& f- h- w* u, K7 N  你会这样问是很好的,放轻松。因为存在会支持你是个『绝对的保证』。「你到达的愈高,你就变得愈来愈受整个宇宙所钟爱!」
2 r5 O% t0 e' F( Z  \
4 @0 `' U3 E% L1 Q1 Q. I# ?- `  g3 {! `  这是我对门徒的观点:他必须变成整个宇宙所钟爱的!而当你变成整个宇宙所钟爱的,恐惧就消失了。-就像只有黑暗存在,爱的光亮进来所有的黑暗都消失了。
8 J/ m) v: L( Z" E# L1 I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5 N3 ~. u% k. V5 E$ r. l# EOsho  每件事都很正确的发生在你身上,只要维持放开来,别做任何努力维持自己在路上。别担心你会掉落,至少你警觉到,别掉下来。那将会变得不必要的阻止你成长、你的进步。
# U% e) ?+ V6 M. H* e
  T" n9 @& b) S5 P' L, ^  你已经走得这么远了,当然,离地球这么远…,很自然地回头看看两边的深度,我不是说恐惧是不自然的,那是自然的,因为你没觉知到远远更高的法则:『存在保护那些寻找真理的人』。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t, T6 @: w/ A/ A, i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k& K. q! ]( m8 _2 K
  慢慢地、慢慢地,你会发现,你无法掉下来,宇宙不会允许的!
# f* H& H' ^# c, Y% t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n6 T  i2 k6 R- A2 naoxiu.com  宇宙并不是没有聪明才智的,你并不是活在没有聪明才智的宇宙里!存在是由纯粹的聪明才智所构成。称为爱、称为宁静、称为空无,记得!在每件事里,存在的巨大智慧总是存在的!『一旦你学到信任的艺术』,你会超越所有的恐惧,你将会学到的,因为没有回头路。
' f" y. ]# J! E$ P3 Z& L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aoxiu.com) J7 A) H* ?' u
  而当我说,这是绝对的保证,我是从自己的经验来说的,我已经经历过这么多的。Osho4 x  y& k, X* S* G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5 c3 @! X6 Q! M3 M  t: G
  相同的恐惧,而当我变得觉知到:『有某种保护围绕着我』,我放松下来了。然后我可以在这个剃刀边缘移动,闭着眼睛在最可能的狭窄道路上移动。事实上,多数到达的人,都是闭着眼睛到达的,在最后的阶段,信任变得如此之深,谁关心左顾右盼?眼睛自己就闭起来了。
5 T) F6 A& A4 f* Q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c# b1 p" ~. p0 y5 \" L0 O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是恐惧让眼睛持续瞪大,你也许会走错路,但是当信任是如此全然,你忘记了所有小心翼翼。你只是放松,不管存在决定任何事成为你的命运,你绝对欢迎的放松在里面。这是唯一蜕变人们:从平凡的有限生命,到不死的超凡本性,蜕变他们到光明的亮采。

TOP

单独的勇气(OSHO)
0 @# j! }6 o5 J6 a9 daoxiu.com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9 j' W3 Z+ |5 K( ^- M+ u% I
    一个群体可以把它自己叫做一个整体,但是这个一体总是反对某些别的东西。因为这个群体支持你,所以你很自在。现在,你再也没有责任了。你不会单独焚烧清真寺,你也不会单独破坏寺庙,但是作为某个群体的一部分,你就可以这么做,因为现在你不是自己负责的。每一个人都负有责任,所以没有人特别地负有责任。那里没有个人的意识,只有群体的意识。你倒退到群体里面.变得像一个动物。
# J1 \8 }. K; H5 l! l. b.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r7 H1 m. w( t) y- W- s! x4 ?Osho  群体是感觉一体的虚假的替代品。任何人,只要他觉知这种处境、觉知他作为一个人所负有的责任、觉知这种随着做人而来的困难的、艰苦的工作,他就不会选择任何虚假的替代品。他跟事实的本然一起生活;他不创造任何虚构。你的宗教和你的政治空想都只是虚构而已,它会产生一种想象成一体的感觉。Osho1 J; ?. V( D8 \$ s6 \1 ^& X

$ K) _. l( e5 {; e! E5 B, j! Y9 z  只有当你变得无我的时候,一体才会实现,而只有当你完全单独的时候,自我才会死亡。你完全单独的时候.你不在。那个片刻正是爆炸的片刻。你爆炸成无限。这个,只有这个,才是演化。我之所以把它叫做革命,是因为它不是无意识的。你或许会变成无我的,或许不会。这取决于你。变成单独的是唯一的真正的革命。它需要极大的勇气。
; T, v0 S: }& m) G; ~3 i, V6 i; ~aoxiu.com, c3 ~( h" {4 S
    真正的勇气就是单独的勇气。它意味着你清醒地认识到这个事实;你是单独的,你不可能是另外的样子。你要么可以欺骗你自己,要么可以跟这个事实一起生活。你可以继续生生世世地欺骗自己,但是你只能在一个恶性循环里继续。只有当你能够接受这个单独的事实了,恶性循环才会被打破,你才会达到中心。那个中心就是神性的中心、整体的中心、神圣的中心。我想象不出会有什么时候每一个人都能达到这一点,就像与生俱来的权利一样,这是不可能的。
. e7 _( b& K7 ?& ^! q( U5 N6 Q" _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7 Q! l% R- a3 @: N* S0 ]3 W
  意识是个体的。只有无意识才是集体的。人类已经达到了意识,他们已经变成了个体。没有那样的人;只有个体的人。每一个人都必须从识到他自己的个体性以及对它所负有的责任。我们首先必须做的事情就是把单独作为一个基本事实来接受,并且学会跟它一起生活。我们不能创造任何虚构。如果你创造虚构,你就永远无法知道真理。虚构是被设计、被雕刻、被培育的真理.它会阻止你去了解它。要接受你的单独的事实。如果你能够接受这个事实,如果在你和这个事实之间没有虚构,那么真理就会展现在你面前。每一个事实,如果深入察看的话.都在展现真理。
6 \6 C, B7 f+ P5 b5 D: l& UOsho( K- P% T: y3 v0 Q* g: h
  所以要接受责任的事实、接受你是单独的事实。如果你能够接受这个事实,就会发生爆炸。它是艰苦的,但它是唯一的道路。通过艰苦,通过接受这个真理,你将达到爆炸点。只有这样你才有喜乐,如果它是现成给你的,它就会失去它的价值,因为它不是你挣来的。你没有能力感觉它。这种能力只能从训练中得到。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7 _2 q1 U1 G% `

/ }: o7 L7 j2 [6 L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如果你能够接受你对自己的责任,一种训练就会自动来到你的身上。因为你对自已完全负责,所以你不可避免地要变得遵守纪律。但是这种纪律并不是外界强加给你的。它来自于内在。因为你对自己完全负责,所以你所走的每一步都合乎规范。你一个不负责任的词都不能说。如果你觉知到自己的单独,你就会觉知到其它人的痛苦。这样你就不会作出任何一个不负责任的行为,因为你不仅感觉对自己负有责任,也感觉对其他人负有责任。如果你能够接受你的单独,你就知道每一个人都是孤独的。这样儿子就会知道父亲是孤独的;妻子就会知道丈夫是孤独的;丈夫就会知道妻子是孤独的。一旦你知道这一点,你就不可能不变得慈悲。
7 \3 z8 S; u7 f! paoxiu.com
, ?* o2 P& L* T$ i! J2 N9 R9 }0 Daoxiu.com  跟事实一起生活是唯一的瑜伽、唯一的训练。一旦你彻底觉知到人的处境,你就会变得虔诚。你就会成为自己的师傅。但是随之而来的苦行并不是苦行者的苦行。它不是被迫的;它不是丑陋的。这种苦行是唯美的。你感觉它是唯一可能的事情,除此以外,你什么也不能做。于是你开始放弃;你不再占有。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O) Q! G" N, V  p4 A" _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7 c- a' M8 U* t) v, i% U$ g! K9 w
  占有的渴望就是渴望不单独。一个人无法单独,所以他总是寻求伙伴。但是把另一个人作为伙伴并不可靠,所以他就寻求物质的伙伴。跟妻子一起生活是困难的;跟车一起生活就不那么困难了。所以到了最后,占有总是转向物质。) y0 D6 f% N* \& A+ V. W. t: x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i/ `0 g" h# N; q  u! `
  你甚至可能试图把人也变成东西。你试图以那样一种方式塑造他们,好让他们失去自己的人格、自己的个性。妻子是一件东西,而不是一个人;丈夫是一件东西,而不是一个人。
* n3 Z, I# g. p+ p2 E6 P; V+ Maoxiu.comOsho9 L9 Z9 ?0 G# A+ {. s! F: a
  如果你觉知到你的单独,那么你也会觉知到别人的单独。这样你就会知道试图占有另一个人就是侵犯。你从来不会积极地放弃。放弃成为你的单独的消极的阴影。你不再去占有。于是你能够成为一个爱人,但不是成为一个丈夫,不是成为一个妻子。
0 ^' h5 g( a$ F1 a( ?: t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3 n( b3 z$ N; u+ B
  随着这种不占有而来的是慈悲和修行。纯真在你的身上出现身上。当你拒绝生命事实的时候,你无法纯真;你变得狡猾。你在自欺欺人。但是,如果你有足够的勇气接受事实的本然,你就会变得纯真。这种纯真不是培养出来的。你就是它:纯真的人。

TOP

对别人的关心在什么程度上会变成干涉?(OSHO)
$ n, C/ ?3 D0 D- K' ~2 HOsho
) v* ?& @2 t+ L0 y( p" C& k9 taoxiu.com对别人的关心在什么程度上会变成干涉?
: X5 u7 \5 I2 \  `% [7 b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Q/ x# W1 k8 B1 x( ^% r* I+ ]Osho    当观念进入,关心就变成干涉,爱就会变苦,变成几乎是一种恨,而你的保护会变成一个枷锁。观念使事情造成差别。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g6 B9 {: M

9 T" h0 w$ }" u    比方说,如果你是一个母亲在照顾小孩子,他需要你,他不能够没有你而生存,你是一定要的,他需要食物,他需要爱,他需要照顾,但是他不需要你的观念,他不需要你的理想,他不需要你的基督教、你的印度教、你的伊斯兰教、或是你的佛教。他不需要你的经典,他不需要你的信念,他不需要你的理想来告诉他说他应该怎么样。只要避开观念、理想、目标、或目的,那么那个关心就会很美,那么那个关心就很天真,否则那个关心是狡猾的。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0 E; z! \$ _* d" F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h  A3 G& c3 M# o1 F8 w- t" I
    当在你的关心里面没有观念……你没有想要使你的小孩成为一个基督徒,你没有想要使你的小孩成为这个或成为那个,成为共产主义者或法西斯主义者,你没有想要使你的小孩成为一个企业家、一个医生、或一个工程师,你对你的小孩没有任何观念,你说:“我会爱,当你长大,你再作选择,成为任何对你来讲是自然的那样,我给予祝福……不论你是怎么样,我都给予祝福。”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5 b: ~- F8 ~' ~8 d5 S! P
aoxiu.com& c& ?7 D$ _3 Y5 v3 w
    “不论你会变成怎么样,从我这边来说,你都被接受,而且被欢迎。并不是说唯有当你成为总统,我才会爱你,而如果你只是一个木匠,那么我就不爱你,我就为你感到羞耻,并不是说唯有当你从大学带回来一块金牌,我才会欢迎你,而如果你失败了,我就为你感到羞耻,并不是说唯有当你很好、很有品德、很有道德、这样那样,你才是我的孩子,否则我跟你没有关连,你跟我没有关连。”
  |. x8 P6 B0 n( [4 z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K0 l: ~( J$ @1 A1 G$ a) h! J& r( n    当你将任何观念带进一个关系里,你就将毒素带进了它里面。关心是很美的,但是当那个关心带有某种观念,那么它就是狡猾,那么它就是一种交易,那么它就是有条件的。你所有的爱都是狡猾的,因此世界上才会有这么多的不幸,因此这个世界才会好象地狱。并不是说关心不存在,关心存在,但是它带有太多的狡猾。母亲关心、父亲关心、先生关心、太太关心、兄弟、姊妹……每一个人都关心,我并不是说没有人在关心,人们太关心了,但这个世界仍然是地狱。
$ _2 N1 W; G5 w4 f5 o  Z( _)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E4 F& ~; ?% Q: ^1 l
    一定有什么东西弄错了,一定有什么东西在基本上是错误的,那个基本的错误是什么?事情到底错在那里?关心含有条件在它里面:“做这个!成为那个!”你是否曾经没有条件地爱过任何人?你是否曾经以一个人本然的样子来爱他或她?你不想去改善,你不想去改变,你的接受是全部的、全然的,这样的话,你就知道关心是什么?你将会透过那个关心而被满足,而对方也会受到很大的帮助。Osho- x% |0 h) T6 A3 i# e

, }9 H( a- E# g( q! E1 ~  R" L8 R& u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记住,如果你的关心不含生意在里面,不含野心在里面,你所关心的那个人将会永远爱你,但是如果你的关心含有某种观念在里面,那么你所关心的那个人将永远无法原谅你。那就是为什么小孩无法原谅他们的父母。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p9 L1 W- j& g4 ?
" E2 b$ Z. x0 ~) h- Y# E) `
    你去问心理治疗师,或是心理分析师,他们碰到的所有个案都是父母过份关心小孩的个案,但他们的关心好象在做生意,它是冷淡的、算计的,他们想要他们的某些野心透过小孩来达成。爱必须是免费的礼物,当它贴上了价格标签,它就不再是爱了。

TOP

对死亡的恐惧(OSHO)
* G& q. [" T- N* r/ D- G. }: i$ W
, X7 J9 X4 \  N: Faoxiu.com    对死亡的恐惧就是对时间的恐惧,而对时间的恐惧在内在深处其实是对没有活过的片刻或没有活过的生命的恐惧。
7 z; M3 i. _3 e5 x1 {7 p: n. m" u4 kOsho
# G3 y& `. Y  }- ?+ r- e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所以要怎么办呢?活得尽致一点,活得强烈一点,活得危险一点,那是你的生命,不要因为别人所教给你的任何愚蠢的观念而将它牺牲掉。那是你的生命,你要全然地去生活,不要为了文字、理论、国家、或政治而牺牲掉它,不要为任何人而牺牲掉它。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b, @! `" O. x5 M( E7 d/ r' g+ a) |) E

1 r' Q2 k, W: i: e1 ^9 ~1 oOsho    尽情地去生活!不要认为去死是一种勇气,唯一的勇气就是很全然地去过活,没有其他的勇气。死非常简单、非常容易,你可以去到悬崖那里跳下去,或是你可以上吊,它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你可以成为一个国家、一个神、一个宗教、或一个教会的烈士,这些全部都是屠夫!全部都是谋杀者!* g5 Y9 d2 b! T- \& Q- d& R) k% x# U6 O

7 \8 T5 N9 B* H) ]/ k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不要牺牲你自己,你在这里是为了你自己,而不是为其他任何人。
" M' P6 w2 n/ B& s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v2 N" h2 f4 o% _" |; A, w5 v
    生活,在完全自由的情况下生活,生活得非常强烈,使得每一个片刻都被蜕变成永恒。如果你很强烈地去过一个片刻,它就被蜕变成永恒。如果你很强烈地去过一个片刻,你就进入了那个垂直的,你就离开了那个平面的。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9 v& X8 Z8 Z* o1 m, r  E) O

9 k& a$ A' g' x" t  a( G% h$ R, u    有两种方法可以跟时间关连:其中一种就只是在海洋的表面游泳,另外一种就是潜得很深,去到海洋的深处。如果你只是在时间的海洋表面游泳,你将永远都会害怕,因为表面并不是真实的存在,表面并不是真正的海洋,它只是疆界,它只是外围。去到深处,走向深处。当你很深地去生活一个片刻,你就不再是时间的一部份。
4 F5 S! o% t1 _& ]/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1 `, W) D9 N. E* F/ ^1 V. ^    如果你处于爱之中,深深地处于爱之中,时间就消失了。当你跟你的爱人或你的朋友在一起,突然间就没有时间,你走在深度上。如果你喜爱音乐,如果你有一颗音乐的心,你会知道时间的停止。如果你有美感,如果你有美学的感受力和敏感度,那么当你看着一朵玫瑰花的时候,时间就消失了,当你看着月亮的时候,时间在哪里?时间会立刻停止,秒针继续在动,但是时间停止了。; j5 \; |/ ~! x

, _1 t2 H5 |+ L) J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如果你深深地喜爱任何一样东西,你就会知道你超越了时间。那个秘密有很多次都显露给你,生命本身将它显露给你。
! }, Y# w  v! e' q7 }& l  T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0 [  L/ L4 h- H! r: H+ z) b
    生命喜欢你去享受,生命喜欢你去庆祝,生命喜欢你深深地加入,使得你不会懊悔过去,使得你不会记住过去,因为每一个片刻你都会进入得越来越深,每一个片刻生命都会变得越来越美、越高潮、越是一个高峰经验,然后渐渐地,当你变得融入那个高峰,它就变成你所住的地方。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2 J1 M0 T- ~7 T1 _: k7 e" Z+ x, f

) l7 ?: ?, y2 Z- TOsho    时间是一个难题,因为你并没有正确地生活,它是一个征兆,它好象一个症状。如果你活得很正确,时间的问题就会消失,对时间的恐惧就会消失。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a2 f6 P" w7 H5 F* N) l

/ ^% E4 g: X- ]5 c    所以,要怎么做?每一个片刻,不论你做什么,都要很全然地去做它 甚至很简单的事情,比方说洗澡,你也要很全然地去做它,将整个世界都忘掉?当你坐着的时候,你就只是坐着,当你走路的时候,你就只是走路,最重要的是不要摇摆不定。站在浴室的莲蓬头底下,让整个存在都掉落到你身上,要跟那些掉落在你身上的很美的水滴融合在一起。一些很小的事情,比方说清理房间,准备食物,洗衣服,或者是去作晨间散步,你都要很全然地去做它们,那么就不要任何静心。aoxiu.com  L7 ], {: q. @% p7 D+ e

; U4 _5 c/ N. y- \    静心只不过是在学习很全然地去做一件事,一旦你学会了,那么就使你的整个生活都变成一个静心。忘掉所有的静心,让生活成为唯一的法则,让生活成为唯一的静心,然后时间就消失了。
, q+ E% B0 @+ E% zaoxiu.com
0 f8 z; q3 `% Daoxiu.com    记住,当时间消失,死亡就消失了,然后你就不会害怕死亡,事实上,你反而会去等待。只要想想那个现象,当你在等待死亡,死亡怎么能够存在?aoxiu.com6 ]6 l( p, B4 \& ?1 M

3 r- y# S. B6 \& m( S$ gOsho    这个等待并不是自杀式的,这个等待并不是病态的。你充分去经历你的生活,如果你充分去经历了你的生活,死亡就变成了全部生活的最高蜂,死亡是生命的最高点、顶点、高潮。
* f* b/ w8 V. ]  U+ b/ L4 a" saoxiu.com
0 Q, L+ f: L' X4 K5 W4 c6 p    你经历了所有的小波浪——吃、喝、睡、走路、作爱,小波浪和大波浪都经历过,然后来了一个最大的波浪,你死,你也必须很全然地去经历它,那么一个人就会准备好去死,那个准备好就是死亡本身的死。
- q: M0 n8 ]! t+ P4 m4 B4 faoxiu.com
) r* z8 s( a  C' N# d+ pOsho    人们就是这样在知道说没有什么东西会死。如果你准备好要去经历它,死亡是无能的,但是如果你害怕,死亡就会变得非常强而有力。没有经历的生活会给死亡力量,而一个全然经历过的生活会从死亡带走一切的力量,死亡是不存在的。

TOP

唯一我想让你们做的训练(OSHO)
  L4 N3 R! s! G
. T1 F1 S! e9 S8 W    头脑是一个很大的发问力量,它继续在创造问题,你给了答案,头脑就跳到它上面,将它撕开,然后创造出更多的问题,当你越静心,问题就会越来越少。
# k& t1 F  G& P! W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2 r5 r; t8 K7 w, P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这个在你看起来好像似是而非,但它是真实的。我要说:当有问题,就没有答案;当没有问题,答案就在了。唯有当你不发问的时候,答案才会出现,那个不发问会透过静心而发生在你身上。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s6 h* O! c9 X' W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p& h& K1 V  @$ t# D
  不要认为答案和问题一样多,不,只有一个答案,问题千千万万,但是答案只有一个,疾病千千万万,但是药物只有一种。只有一个,然后一切就都被解决了,但是那个「一」无法发生在你身上,因为你不让它发生。
1 N; M5 R7 j3 G4 v" i" Y7 }3 n5 s9 z. T$ X
  你很害怕让任何事发生,这个必须去学习,这是唯一我想要你们做的训练:放开你们的恐惧,抛弃你们的恐惧,让事情发生。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q4 p0 b: ?. W7 S) R
aoxiu.com7 v7 k& P# m4 B: C! Z- m
  河流在流动,不要去推它!没有这个必要,它会自己流动,你必须在岸边等待,让它流动,如果你的勇气够的话,那么就跳进河里跟它一起流动。不要游泳,因为游泳意味着抗争——只要漂浮。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2 Z( X' k3 ^- Y) A

% ~$ N8 ^6 q; I. r  S8 Eaoxiu.com  当然,这样的话你就无法遵槽任何目标,因为你的目标和河流的目标或许不一致,这样你就会有挫折。
( [( e9 g6 g& S3 H- G3 Eaoxiu.com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2 o1 m& z, W+ \/ G4 v7 Z
  如果你游泳和抗争,你就能够遵循一个目标,你甚至可以逆流而游,那么那个抗争将会更大。当你抗争,你的自我就被增强了,你在跟河流抗争而觉得活生生,但是那个活生生是短暂的,迟早你会感到疲倦,迟早你会死掉,然后河流就把你带走。
9 m% m- S" @1 S' }0 t# t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5 e6 x4 |3 Y# z" z) x$ xOsho  在恒河的岸边,有一些村民带着死人,将他们抛进恒河里,但是当你是死的,将你抛进河里是没有用的,因为当你已经死掉,你会随着河流漂浮,但那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你已经不复存在,我所做的就是活活把你丢进恒河里。
6 J4 N3 T& I( P. f/ {( a* x4 }aoxiu.com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C! i1 @; t2 I3 J! F7 q
  如果你能够活活地漂浮,有意识地、完全觉知地漂浮,那么你将会变成河流,每当河流到达,那就是命运,那就是目标,这样的话,你就不会管它要到达哪里,每一个片刻,那个流都变成狂喜的;每一个片刻,那个流,那个活生生,就变成目标,那么每一个片刻就都是目标。手段变成目的,片刻变成水恒。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s! E/ G4 H$ u. v8 n: `6 h3 B

8 C7 f  J" ~4 x" {7 Q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是的,你必须完全按照师父的话去做,或许有时候你无法实际上去请教他。师父迟早会离开他的身体,那么就不可能再实际上去请教他,最好在非物质的层面融入他,否则你将会哭泣。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J. ?2 ~- [2 M. N/ e% M8 y

3 I2 E- ]! s6 C5 {8 }5 k. ~2 R  n  ~aoxiu.com  我的身体可能随时会消失!事实上现在已经不需要再携带它,这个身体是为你们而存在的。如果你们没有融入我非物质的存在,迟早你们将会变得很沮丧,很伤心,而且会很痛苦,然后要在非物质的层面上融入我就会变得非常困难。Osho& X+ U; E6 U* s

! N# g( ^1 v# H9 Haoxiu.com  所以我越来越放弃跟你们身体的接触,为的是要让你们更警觉而且更觉知,你们必须在非物质的层面溶人我。你们可以溶入,它并不困难,变得更静心一点,它将会开始发生在你身上。

TOP

飞箭(OSHO)
: B5 A+ J  n8 Q; F! _& q! w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H4 @' K9 W; w; [+ p+ S+ V9 F6 c
哈古音对他的门徒说: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u$ Z+ I& N4 G5 X$ |
    参禅就象是钻木取火一般,
# ?% z7 |! S; o4 h( H! t    一种古老的方法。
& R7 k/ ?. Y. M9 l9 P    最有效的方法是在过程要毫无止息的勇往直前。如果你在木材刚刚发热,或是才刚宝烟就停止的活,就算你花上累世累劫的功夫……
8 s) b  s4 x( s8 D; U( w6 ]    累世累劫,如果你慢慢来,你将根本也看不到一丝的火花。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4 D5 ^  }; a2 K& n! ]  ]

) a. j  p1 e$ M# w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Osho; w. e) i0 N# O) C
    他的意思是有些事情要把握时机才能被完成,如果你慢慢来,你顶多只能制造出烟雾,而不是火焰。要生起火焰你必须毫不止息地努力。假如才刚看到木材发热,你就说“休息一下”,木材将马上又变冷,假如才刚看到木材冒烟,你就说“马上就有火了,现在可以休息一下”,烟马上就会消失无踪,木材也会再度变冷。火就隐藏在木头堆里,但是你必须一直持续到发现火花,看到火苗窜起为止。Osho, G- i5 `, ]6 g, u0 }; K
! R& ]7 T: Y+ M3 ^6 {
    这对静心而言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你进行了一下子,然后你说:“明天还可以做,急什么?够了,现在先休息一下——而且如果每一个人最终都是要成佛,那么是在礼拜天或是在礼拜六又有什么差别?一个礼拜只有七天,我总会在某一天成佛的。”如果你想要慢慢来,用随随便便的方式,外加休息,你将永远无法抵达。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3 \6 @) ]1 ~' F$ `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D$ J! O+ J$ M9 f7 J5 {* |6 N$ R& e6 E
    虽然路途非常地短,但那只是对于有飞箭一般速度的人而言。飞箭在中途不休息,它没有中途休息站,它无法在空中休息一下再走。它只能在路途中毫无止息地勇往直前。所有修行的人都应该切记这一点。Osho  W8 _9 u: p9 `' q2 J
aoxiu.com, w! e) v. P5 U3 J9 D" i
    我故意使用“飞箭”这个字眼,是为了要让你了解走向自己不是清晨的漫步——漫无目的。走向自己不是某种可以分期付款的事情。它是量子式的跳跃,一旦你决定了,不可回头。你只能勇往直前。) ~# ~) @( T% r, k8 \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H0 z0 B2 ?6 C* _
    那当然需要勇气和毅力,因为你是行走在黑暗和未知的空间里。你甚至连一盏灯也没有——没有同伴,你没有任何的地图。但是静心修行要求你以光速进行,速度是如此之快,以至于累劫累世的旅程可以在一刹那之间完成。
2 H: r9 H5 G8 J/ q* ROsho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B0 B2 [& X3 n) F
哈古音说:aoxiu.com# H4 o0 y4 s, |
    我的家乡靠近海边,离沙滩不过数百步的距离。假设我有一位同乡因为不知道海水是什么味道,想要亲自前往海边尝尝,而他只需走几步或是更远一些就可以抵达海边。试问,这种情况下,他能够真正尝出海水又咸又苦的味道?; c% c/ E+ b6 F: j1 ]- y
. I" r* B' x5 {5 [8 \, n: ~
    你必须抵达海洋一百公尺,两百公尺,距离不是问题。问题是你必须一路一直走下去。
, m; [2 q/ F& H) y# B; ~5 \8 v) F1 t7 i* }( W$ ~
    但是,另外有一个人。虽然他从很远的地方,象高斯玷、峋斯玷、或是矽答、弭诺一样远的高山上出发。只要他中途毫不逗留,不出几天的功夫,他将一样可以抵达海边。而且,当他将手伸进海里并且舔舔手上的海水的那一刻,他将马上知道海水的味道。而且不只是这眼前的海水,包括更遥远的海边、北极洋、南极洋的海水,他都会知道。事实上,他将会知道这个世界上每一处海水的味道。
# \" r& N4 A; K: H" ]# ^Osho& w+ H' Q# a* v4 J; n  w3 k  n
    重点是抵达海边,但不是那种冷冷淡淡的方式:“今天走了几步,然后明天再看看情形怎么样”。如果这种方式变成你的习惯,你明天还是会重复今天走的的几步。“今天走了几步,然后明天再看看情形怎么样”——如果这变成是你的模式,你将永远无法抵达。你会总是走了同样的几步,然后就告诉自己:“够了,等明天再看看。”
" p& k' q7 \6 ?. z$ e) Y# a  xOsho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3 S9 B# ]$ m7 C/ B
    对修行者而言,明天是不存在的。Osho5 F9 g( n. z- H% q

9 W4 E! q+ i9 T) h6 o9 Yaoxiu.com    “未来”不是一个修行者所关心的,“未来”是头脑的顾虑。没有“未来”,头脑将无法存活。如果所有的“未来”突然消失,头脑将会无所是从。“未来”提供了让头脑幻想、投射的空间:一个人将会变成什么?一个人将会达成什么?只有在“未来”里,所有的野心得以被展现出来。但是如果“未来”突然消失无踪——突然间你就下降到一个点,在那里,没有任何的“未来”。在那里,不管你是心跳停止,或是你开始向后跑,并且心里想着至少“过去”还存在,但是,“过去”将也不会在那里的。
. x/ g# ~5 {  K. O& z0 t) bOshoOsho: I4 R7 {/ a6 W1 C' b# D
    “过去”和“未来”都只存在你的头脑里。
- A  W! r1 v6 F; P( r6 _7 \$ W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aoxiu.com) p7 U6 n2 r; W" q! ?$ Y
    只有“当下”是真实的。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C8 H2 M  V  b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3 x* S9 e0 V& V( c% {( {
    所以每次当你静心,你都要认为那是最后一次,你要认为也许没有下一次静心的机会了。所以要毫不停留地直抵海边。一旦你尝到你本性的味道——欢呼、舞蹈、祝福、狂喜,一切就没有问题了。你知道路了。它并不远,它就在你里面,只离你的头脑几寸远。但是一旦你知道了,一旦你知道了,那么一切就没有问题了。然后你就无法忘记它,你就无法反对它。然后它就成为你的基本生命,而当静心成为一个人的基本生命,那么你将再富有不过,再光辉不过。奥秘就存在你里面。

TOP

晚上继续。。。

TOP

太不象话

TOP

求道者结不结婚?(OSHO)Osho3 C& h' x8 D8 Y8 k( S3 H) W8 r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J* T, t( Z' l, @9 k+ B6 N2 q
      那就是为什么在东方有很多真理的追求者都保持单身。这是有原因的。那个原因是,那个基本的原因是并不是说你有了一个太太就不能够达到真理--因为慈悲,因为跟太太生活在一起,如果你变得太静心,你将会摧毁她的存在。她会开始平衡,她会变得很丑陋,她会变得很负向。如果你的表现都很正向,她会变得很负向,那么你就犯了一个不利于她的罪,你将必须为她负责任。多少年代以来,在东方,真理的追求者都保持单身,那只是出自慈悲,为什么要摧毁另外一个人?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Q. g& [  q  H& L/ c
aoxiu.com) b% S+ |/ T9 L$ N& C
  苏格拉底非常宁静、非常静心,非常潜心于他对真理的追求,因此他太太觉得被忽视了。她想要得到他的注意。我可以了解它的发生,将茶壶的水倒在他身上,她只是在要求他的注意。他一定是太冷淡了;所以她使他有一点热。他一定是没有热情,而她试图在他里面创造出一些热情。如果他能够生气,那么他也能够爱。
" M# {3 m2 S) m9 {"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6 n9 ]. o9 p( C2 k* S, x3 k  但是他并没有生气,他使用它作为一个设计:他变得更镇定、更安静。他让那个热水燃烧他的身体,但是他保持是一个观照。这样一定会把他太太逼得更发疯,你怎么能够原谅一个不跳起来;不反击你的先生?如果他有反击他太太,他太太一定会变得比较冷却下来。5 e" M! Q9 N- s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9 Z$ {; H, I% F& P) w
  如果你已经结了婚,最好是保持正常,你对真理的找寻应该是内在的。在你跟太太和跟先生的关系当中,你应该保持是一个正常人,否则你将会犯一个罪:你将会摧毁那个女人或那个男人。当你单独一个人的时候,你静心。有时候,如果需要的话,要生气!把人生当成游戏,扮演你应该扮演的角色。即使有时候它似乎不需要,因为一旦你决定要跟一个女人或一个男人生活在一起,你就有某种责任要履行。有时候你也必须生气,那是你的责任。
  E. q# }% Q  r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I8 A- u* ~& ^* u5 o
      如果一个人决定要生活在关系当中,他必须关心不要去摧毁对方,不要过分将对方丢到另一个极端。生命会自己平衡。如果你全部都是正向的,那么对方就会变成全部都是负向的。所以要五十五十,正向和负向两者同时。当两者都有,那么就会有一种很美的关系,就会有一种美升起,就会有伟大的音乐与和谐,他们就变成一个管弦乐队。

TOP

关于爱有两种神经病(OSHO)

% V8 q3 [" e! D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1 S% q- P; E' x1 n/ {, Y

    有两种类型的人,这两种类型的人都会变成神经病。其中一种就是那个非常害怕爱的类型,因为他们害怕死掉。他们抓住自我而避开爱。他们或许称之为宗教,但它不可能是宗教.它只是纯粹的自我,其它没有。那就是为什么和尚们--天主教徒。印度教教徒、或佛教徒--他们都有很强的自我用个自我很微妙,但是非常强.那个自我是隐藏起来的,但是非常强,他们的谦虚只是表面上的。只是那个有毒的自我外表的糖衣。他们具有虔诚的自我,但那个自我是存在的。一个虔诚的自我比一个普通的自我来得更危险,因为普通的自我很明显,你无法隐藏它,但是那个虔诚的自我非常隐藏,你可以永远永远都以很微妙的方式携带着它。


* n8 S) I3 k" z- `  k/ v: k; WOsho


+ y1 W7 w& E  j3 b/ Z

  所以这会造成一种神经病:那些避开爱的人会认为他们在走向神。你无法走向神,因为你避开了那个门本身。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d& V8 A6 m  S) S: ^7 D8 c; y, r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B) x/ v" e7 y6 O' |) S

  然后有另外一种神经病,他们看到了爱的美,鼓起勇气跳进去,将自我融解掉几个片刻……因为在爱当中,它只能够有几个片刻。爱的狂喜不可能是永恒的,因为它是两个部分会合并互相融入对方所产生出来的狂喜。除非你跟整个融合,否则你无法达到永恒的狂喜。只跟部分融合--跟一个男人或一个女人融合--你将只是跟一小滴的神融合,它不可能是海洋般的。是的,有一个片刻,你会尝到那个滋味,然后那个滋味就消失了,这会造成另外一种神经病:人们会执着于爱情事件。如果跟一个女人的爱结束了,他们就换到另外一个女人或另外一个男人,一直继续下去。他们开始生活在门坎上,他们已经忘掉了神性。他们已经忘掉了那个庙。爱必须被超越而进入祈祷(宁静)。永远不要处于第一种神经病里面,也永远不要执着于第二种神经病,要继续往前走。


0 Z( i9 @$ j' U"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aoxiu.com3 M/ W. `( M! [5 O* b8 U: i4 k' N8 j: o
    如果没有爱,就不会去寻找神,因为人将不会经验到希望、意义和壮丽。爱让你瞥见到彼岸……不要执着于它。吸取它的暗示,然后去找寻更多,继续找寻,使用爱作为垫脚石。Osho6 q. _$ F- p: v+ t

TOP

奥修谈婚外情(OSHO)
5 @* ]7 s# B5 J* b4 _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o- C1 ?9 H# \) T' Zaoxiu.com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5 ~! @( |( o; E& I! s
    如果人们想要很亲密地生活在一起,他们必须不占有,他们必须允许自由,婚外情就是如此-----自由……Osho+ ~: |2 G; _. [: ~* q/ U

8 u" m6 k0 b2 Q5 c% Y1 F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婚外情非常有意义,对心理成长和成熟非常有帮助,因为当你开始跟另外的女人或男人走一两天,或几天,在你和你旧有的爱人之间就会有一个距离产生,那个距离非常有帮助,当你们之间的距离刚好处于恋爱之前同样的距离,那么蜜月就再度成为可能,那个空间将能够允许一个新的蜜月,你将会变得有兴趣,你会再度开始重新考虑,重新思考整个事情。5 x( X% a3 b! B7 I( ?' ~8 `* V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0 X' J8 `3 Y; T4 ?; |
    跟新的男人或新的女人在一起,你将会了解到,毕竟他们并没有那么不同,所以为什么要破坏那个已经发展出来的亲密?破坏它有什么意义?而亲密远比任何性关系来得更令人满足。
1 J* v  I3 G$ WOshoOsho2 W* O& Z1 N' a7 d
    如果两个人真的很亲密,他们将会允许绝对的自由,因为他们知道亲密来得更美、更有意义,他们已经经验到它,所以任何的性关系只是一点分心,没有什么事会只是因为它而弄得不对。

TOP

家与思乡病(OSHO)/ W! ^% d6 v9 A1 j4 L  @! L7 ^  `

; M: c' l! T" }& D0 _: GOsho    思乡病会出现。它是我们的安全、平庸生命的一部分。但是并没有家这种东西。这些都只是方便行事而已,这些只是我们在自己周围创造出来的慰藉,好给我们一种虚假的安全感──因为每一刻死亡都越来越近。每一刻坟墓都在呼唤我们,迟早每个人都要进坟墓。家不会永远是家。它顶多是一间旅舍而已──你只是过夜而已,到了早上你就得走。
7 z- [" Y) f) }' Y, p0 e( O# X% _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s, r7 V9 U& s" d4 [. u6 daoxiu.com  生命是一场永恒的旅程……在那里并没有家。了解了这种无家的性质就是了解生命。要求一个家就是要求死亡……要求一个家就是要求不要改变……要求一个家就是要求平庸的舒适、轻松的人生、走在平地上。但是你在哪里移动着呢?即使你舒适的移动着,坟墓每一刻也都在接近,而迟早你将会掉进去。在你掉进去之前,你必须了解你内在的那种不死的性质。如果那种不死的性质没有被了解,你就错过了人生的重点,你就错过了整个生命。一个人就必须再从头开始。
% y- n! T4 G. F6 x3 ^# N6 b$ J" A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W9 o7 M6 f  q" ~; N( Y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我不是说要压抑那些思乡病的想法,不。只是要注意它们,注意它们还在那里。那是自然的,别为它们担心。我可以让你回家。当你了解到生命中无家的性质时,你就可以再回来──但是那时你已经无家可回了。aoxiu.com  }6 b" Y8 g+ X+ D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5 N! s, S* [0 }& p# w. a
  家庭、朋友、小孩全都只是方便行事、习俗、假装而已──因为每个人都是陌生人。你的小孩对你来说是个陌生人。只是成为你的小孩并不会改变这个事实。如果你仔细的看他的眼睛,你会发现一个你从来不知道的陌生人。我们都是陌生人。不论你移动到哪里,你都是和陌生人在一起──没有所谓的祖国。不论你在哪里,你都是个外国人;每个人、每个地方都是不熟悉的、未知的。你不了解你自己──你怎能够了解别人呢?你甚至不熟悉你自己──你怎能创造出一个家庭呢?家庭意味着那些人是熟悉的──但没有人是熟悉的。aoxiu.com* J1 W: w- e: u+ t: J5 ~6 ?
    aoxiu.com, h: i. b2 h- g& j- g: q! G' h
    我们只是继续那样的相信着,因为那是容易的。创造问题、探询、问问题,会创造出困难。我们只是继续的相信着:某人是母亲、某人是父亲、某人是儿子、某人是妻子,我们相信每件事都是没问题的、每件事都各归其位。我们不只将关系、事情置于世界、类别、小格子之中,我们甚至将神也置于某处(看着天花板)。祂在那里,每件事都很好。这就是我们创造出心理世界的方式──它除了在你的头脑中,哪里也不存在。aoxiu.com5 l- h, P; A$ Q
Osho  {' C2 o/ l% P  X& ?/ l
  要摧毁这一切的投射,因为你必须遇见真相。真相是美丽的,投射是愚蠢的。真相有很大的美在其中,而投射只是梦境而已──但是它们就像是屏幕一样。
# S& h( A# m0 q; \! T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TOP

留住惊奇的感觉(OSHO). H' F% o: H: z4 Z. x

% I+ y  b! H" _  D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要停留在惊奇的感觉里是很困难的,几乎不可能,因为你的头脑已经被训练成去发问,它就好象是一个痒,你无法跟它在一起,你会想要去抓痒,但是你要去尝试,从身体上的痒作为开始。如果那一天你发觉你的脚在痒,不要去抓它,只要等待,让它痒,看它能够维持多久?它将会渐渐消失而不留下任何痕迹或任何疤痕。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8 a3 T/ F1 D3 I. {/ `
aoxiu.com0 t# t' p# j  _
    即使那需要很大的耐心,你也要停留在惊奇的感觉里,因为整个头脑将会觉得不安定,它将会说:赶快问。为什么会有这个惊奇?它来自哪里?它又会去到哪里?它是怎么样?它是为什么?有一千个问题会升起,但是要停留在惊奇的感觉里?不要让这些问题来打扰你,即使那些问题存在,你也要对它们保持漠不关心:集中注意力在惊奇的感觉里,而不要去注意那些问题,很快地,你将会看到那个惊奇的感觉消失而成为神秘的感觉。那个惊奇的感觉就好象一个小小的波浪,而那个神秘的感觉是海洋般的,它是整个海洋。波浪消失了、消退了。

, X& |( r8 d* s' {2 f5 O- g/ jaoxiu.com
6 L7 U8 [  l/ q  t' \* M# p$ O& qOsho    所以下一次你感觉到惊奇的时候,要跟它停留在一起,要维持住它,它将会很困难,但是即使只要一分钟的时间你能够维持住它,它也能够带给你很多东西。有一个深深的宁静将会围绕着你,渐渐地,当你尝到越多的滋味,你就越能够让它发生,而且也将有更多的可能性会打开。这么一天会来到,到时侯那个惊奇的感觉就会消失而成为神秘。随着那个惊奇感觉的消失,你也消失了。
& d6 r2 C( E) V( C5 M4 s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l9 p6 m: D; o& \9 n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TOP

原帖由 123456789zsb 于 2009-12-4 18:10 发表
1 s. b' p' \, p$ I  A# q太不象话
. s( ]+ f; I: U
6 {# s1 J' P$ X& C; G6 o& g# x6 z
冒着大雪,接儿子回家。。。今天沈阳暴雪中。。。

TOP

最大的勇气(OSHO)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8 q7 R+ S8 u' j9 m0 w

  P/ Z3 v& [5 X" t! M- S7 S0 t9 V    人们无事而忙。他们也许会说他们想休息,可是没有人休息,因为如果你真的休息了,它就会自动变成一种静心,你就会开始向内坠落。你会开始移向自己内在的中心。恐惧抓紧了你。你变得害怕。因此你到市场上去,到俱乐部去,成为旋转俱乐部、雄狮俱乐部的成员——到处都有成千上万的蠢事给你浪费时间。
  A( j3 V1 j4 m+ HOsho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7 z5 G9 A5 l2 L1 W9 S  C
      做点什么吧!如果你找不到任何事情,或者如果很难成为一个旋转俱乐部的成员,或者你不够富有,因而不能去餐厅,你就可以去教堂,你就可以去清真寺,你就可以去神庙,它们至少是免费的;你可以在那里唱:“哈里,克里希那,哈里,茹阿玛。”而取得占据。或者,你可以去听一个愚蠢的牧师一次又一次地重复同样的内容。但至少你被占据了。保持被占据。继续向外移动,继续执着外物,因为你一旦不执着,能量就突然开始向内移动。
: K" X1 R, A6 A! y/ M( Q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M" ?# H' `+ z( S5 B2 T+ y5 O; `9 i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人们到我这里来的时候,他们问:“怎么静心呢?”我告诉他们:“不需要问怎么静心,只要问怎么保持不被占据。静心是自动发生的。只要问怎么保持不被占据就可以了。那是静心的全部戏法——怎么保持不被占据。这样你就不能做任何事情。静心就会开始。”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7 H9 Q: D8 {$ `8 B
   
% _( n$ e+ y8 h2 ?4 o- T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当你不做什么的时候,能量就向中心移动,它向里沉下去。做事情的时候,能量则向外移出。做(doing)是移出的一种方式。不做(nondoing)是移入的一种方式。占据是一种逃避。你可以读《圣经》,你可以把它变成一种占据。宗教的占据和世俗的占据没有差别:一切占据都是占据,它们帮助你执着于外境。它们是留在外面的借口。
8 W% ^5 k# a! x7 q( S" TOsho/ X( ?* _5 u0 M
    人是无知的,盲目的,而且他想保持无知和盲目,因为进去看起来就象进入一片混乱。而且确实如此;你已经在里面引起一片混乱了。你必须面对它,并且穿越它。勇气是需要的——成为自己的勇气,向内移动的勇气。我没有遇到过比这更大的勇气——静心的勇气。
) A- |! |8 ]0 D% `3 iOsho
, f6 T, Y& w% D7 u/ Q) v4 r3 W1 m: _! s

TOP

恐惧的美(OSHO)
' B% b3 x8 a# `: b( W; l
1 L9 {% K$ ?' N. j) Q5 z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恐惧有它自己的美……有它自己的细致与感性。事实上它是种非常微妙的活力。这个字是负面的,但是这种感觉本身是非常正面的。只有活的东西才会害怕;死的东西是没有恐惧的。恐惧是活生生的、细致的、脆弱的一部分。
/ s& ]- ~# O) n9 I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u' g$ L& ^( N" z% ?
  所以要允许恐惧存在。跟着它颤抖,让它动摇你的根基──并将它当成一种深刻的经验般的享受它。别对恐惧抱持任何态度……其实,你不要称它为恐惧。当你称它为恐惧的那一刻,你就已经采取了一种态度。你已经谴责了它,你已经说它是错的、它不该在那里。你已经在警戒,你已经在逃避、逃离。你已经以一种非常微妙的方式远离了它。所以别称它为恐惧。aoxiu.com$ m  E- H0 \6 C$ |* \* b

1 }( @4 J' [5 v  K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这是最基本的一件事──停止给东西名称。只要看着它的感觉、它的样子。允许它,不要给它贴标签──保持无知。无知是一种了不起的静心状态。坚持无知,别让头脑来支配。别让头脑使用语言与文字、卷标与类别,因为头脑拥有这一整个过程。其中一件事会与另一件事连结,然后事情就会没完没了。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o: S1 Z$ M9 q4 }
Osho% |2 d$ p6 U) W. q, t! S0 p5 f
  只是简单的看着──别称它为恐惧。要变得害怕与颤抖──那是很美的。躲在角落、藏在毛毯下颤抖。做动物们害怕时会做的事。小孩子害怕时会做什么?他会哭。或者一个原始人──他会做什么?他会跪下来向神祈祷──那是出自恐惧。
3 L  s# w: L0 E3 f3 R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TOP

关于怀疑(OSHO)7 b" T7 @4 X% P5 o+ h; Y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m5 e+ m8 {& F0 m
    你没有注意过吗,当怀疑升起的时候你就会感到不安,不要改变那个不安,不要像压抑罪恶感那样去压抑它,是的,不安会存在,因为怀疑意味着你对所处的地方感到不确定。怀疑意味着你是困惑的,怀疑意味着你还不是整体──你要如何安心自在?你是一个『群众』,你不是一个整合的人。你是『许多人』──你要如何感到安心自在?在你里面一定有很多噪音,一部分把你拉向那边,一部分把你拉向这边,如果同时你被拉向这么多方向,你要如何成长?那一定会让你感到不安、紧张、痛苦与焦虑。
# W  V$ m) @- d+ b" kOsho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b  h/ E/ E1 E& }: J) W. R" S
  没有人能够活在怀疑里面,怀疑把你往信任推进,怀疑说,「去找一个地方让你能够放松,让你能够存在,完全地存在。」怀疑是你的朋友,它纯粹的是在说:「进步吧──询问,探索、寻找。」它产生去探索,去寻找的驱策力。. u1 Z- ?& R" q8 T8 A& J

2 S/ [5 r+ A% X! W/ V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一旦你开始视怀疑为朋友,把它看做一个机会,不要反对他而是让它推动你,突然间罪恶感消失了,只有极大的喜悦,即使你怀疑,你也会怀疑得很喜乐,你会很有觉知的去怀疑,你使用怀疑去找到信任──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2 ~/ A4 b  ?& O5 @0 K

TOP

经验的连锁店(OSHO)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T1 H0 ~) C- @9 n% U; n& x0 {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n. \6 \+ H% U8 q$ b
在关系里面,一个片刻接着一个片刻去了解是什么?
6 E0 @$ m# Y& s$ F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aoxiu.com! B4 r' I0 R% H2 X/ s6 e$ h) A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W# k1 O* v2 k: {, ?/ q) q! ~
这是一个困难的问题,因为除非你能够学习一个片刻接着一个片刻去生活,否则你就无法了解它。就我们现在的生活,我们都是由过去来生活。如果某人侮辱你,你就立刻反应,那个反应是来自你过去的经验,而不是来自你,它是来自作经验的连锁。
Osho( ~5 I9 h& o$ c) G( Z% y! Z" p
! P1 r9 M9 g! D. q, b+ p# V9 N% F
Osho1 Y0 d! G4 X! ^' A/ q# O2 s
如果某人以爱来对你,你就会变得更具有爱心,那个爱或许是来自过去的经验,所以一个片刻接着一个片刻去生活,以及在关系之中一个片刻接着一个片刻去了解这种情况,唯有当你觉知到过去的连锁而不让它产生作用,它才能够发生。永远都必须由现在来反应,而不要透过过去来反应。

+ {- W+ ?+ D& D; E' ROsho
. Y# v& A5 o; c$ Jaoxiu.comOsho* T  y2 I6 b/ u1 |  s! }& U& H
比方说,某人侮辱你,在过去曾经有很多人侮辱你,在你的内心有一个创伤,透过那些侮辱,你的内心产生了一个创伤,现在这个新的侮辱也会触及你的创伤,然后你就会反应,那个反应是不对的,因为那个创伤并不是由这个人所造成的。如果那个创伤被碰触到,它所产生的痛苦事实上并不是由这个侮辱所造成的,它是由很多侮辱所造成的,因此那个反应是累积起来的,但这是不对的。

, }* w, w+ U& v' w6 a% Z2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p- p8 u$ W  L2 v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2 x. z" @! A7 }. ]5 I5 \9 s7 lOsho那就是为什么当你反应的时候,别人总是会觉得:“你为什么反应得那么激烈?我并没有说什么。”你也知道:你并没有对某人说什么,而他却觉得受到伤害,他却有了反应,然后你说:“你误解了我,因为我并没有说任何侮辱你的话,你为什么要这样反应?你疯了吗?”但是你不知道,他有一个创伤,当你触及那个创伤,整个痛苦就对你发出来,那个创伤或许是由很多人所造成的,那个创伤的造成,有些是知道的,有些是不知道的,但那些都已经记不得了,然而整个创伤却针对这个人发出,这是不对的。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q  U5 d: W; F8 n) y, J
aoxiu.com6 R  W9 ]. O7 @8 A* R. @  U

3 d- @1 Y# E5 r1 v# O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所以,立即的自然反应是怎么样呢?首先他必须将过去摆在一旁,很警觉地看着这个人,好让过去不会遮蔽你。注意听任何他所说的,借着当下的了解来解剖它、分析它,如果你能够等一下,而且静心冥想它,那又会更好。

! B7 X9 ^, r1 E$ R"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 E. s) Y$ y% i& |, IOsho    警觉在一个片刻接着一个片刻的关系当中是需要的。警觉是需要的。要警觉!不要让你的过去介入你和你跟他关连的人之间。要变觉知需要花一些时间,因为过去是那么地迅速,它一下子就介入了,没有时间差。某人说了些什么,然后你的过去就马上介入,你就透过过去来解释,因此你必须慢一点,注意看那个人,等一下,吸收任何发生在你身上的事,静心冥想一下,然后由当下来自然反应。一旦你能够很有效率地这样做,一旦你知道了这个钥匙,你就具备了能够让你进入神秘、进入别人神秘的钥匙。
# v9 I3 @! u% b1 {8 b+ uOsho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z3 X0 ~! R7 t+ s

" P: F* K9 k% X, P% |/ t8 p: S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每一个人都携带着这么一个神秘的本性,但是那个本性对你而言是关闭的。每一个人都能够变成通往神性的门,任何一个平凡的人都是不平凡的。“那神秘的”就隐藏在表面的背后,但是你需要一支钥匙来打开它。而那支钥匙就是一个片刻接着一个片刻警觉的反应;不是固定式的反应,而是自然反应。固定式的反应是死的——因为他怎么做,你就怎么反应,自然反应是完全不同的。
' P% i+ ^; E7 y* _: W: v1 X

TOP

流浪和婚姻(OSHO)
$ J2 V4 Y, t  ~' [( V3 I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8 q( {( k. A3 E0 |+ B$ n

( y9 Z6 N% c% R) N; ?% F, X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流浪的生活对少数人来讲是好的,但并非对所有的人都是好的,而那也只适合人生的某一个特定阶段,而不适合一生都如此。我的感觉是:每一个年轻男女都必须被允许流浪几年,完全没有顾虑地游荡,试验每一项可能试验的东西,不管是好的或是坏的都试验看看!跟很多不同类型的人走,进入不同的社会或国家。在一个人固定下来之前,他必须逛过整个地球。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9 o9 m3 c6 {0 @& L6 Y% F6 d; s2 {

; |0 u- r6 d) m' `8 o7 o8 Z0 u! i7 P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这将能够给你一个丰富的家庭生活,那么你就具有更多的经验,更敏感、更多层面。当你在流浪之后才定居下来,你的定居具有某种意义。你已经知道了另一面,而知道另一面永远都是好的。据说当一个人流浪多年之后再回到他自己的祖国,他才首度真正了解它,这句话是对的,因为除非你敲了其它的门,否则你无法认识你自己的门,所以这个游荡必须成为一种大学。

6 K' [4 C9 w& [- [- J' L3 p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O- t# c( J5 ^: U  n
    每一个年轻男女都应该被允许无所事事地闲逛几年,不要有任何责任,因为责任很快就会发生,就会来临。他们将必须定居下来,他们将必须背负很多重担,在这样的事发生之前,他们必须被允许过着一种飘泊的生活,为的只是要去知道任何存在于地球上的事,不管是好的,或是坏的,不管是设立好的事,或是反设立的事,每一件事他们都必须知道。
aoxiu.com6 A) z$ G0 C3 l9 b' k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W4 i& ?3 Q2 @/ v  }
    你逛得越多,你的意识就变得越丰富,但这个不能成为人生的整个模式,这只可以是一种训练,因为流浪能够给你很多东西,然后定居在一个家庭生活里也能够给你很多东西,那是一个流浪的人所无法知道的,两者都有它们自己的丰富性。

8 P. L$ ?! z% R) ^# [# r  j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 `! `8 E9 R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你或许爱很多女人,那具有它本身的意义,因为你可以了解很多类型的人格,你了解得越多,你就越丰富,如此一来, 当你去爱一个女人,她就具有一种不同的意义,因为爱很多女人或许是一个丰富的广大经验, 但是它从来不深入,它总是肤浅的。深度需要时间,深度需要一个很深、很长的接触,所以当你爱一个女人,当你们定居下来,所有那些游荡的头脑都必须停止,如此一来, 你的欲望就永远不会再渴望其它任何人,那么你就能够深入一个人,如此一来,你就能够真正跟别人关连,那么,爱就能够开花。

$ p5 h  |" Y# w$ [1 w& s/ r; VOsho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S# R3 D# H  `' A1 z; P4 W& y6 r
    当你跟很多男人或女人做朋友或作爱,你或许会知道很多技巧,你或许会有很多性经验,但是你将不能够知道爱,你将不能够知道爱是什么,因为爱需要时间培养。打了就跑的经验不能够有太多的深度,它不可能如此。当你跟一个人生活在一起,不仅是外在的,而且是内在的游荡也停止,没有人能够在你里面挑起渴望,现在,这个人是唯一的和全部的,到了那个时候,深度才会开始发生。然后你们就会开始交融,互相溶入对方,这样你们才能够达到较高层次的爱。有一个片刻会来临,到时候两个人就变成一个。这两者都必须被知道。所以我既不赞成这个,也不反对那个,我总是赞成更丰富的人生,越丰富越好。在你不必负责任的时候,如果你能够完成第一部分的逛来逛去,那是比较好的,它必须作为前导,然后后面的部分才接下来,这样你会在很多地方跟很多人有经验,那将会帮助你选择一个适当的人,定居在某一个地方。

* `0 ?4 X" T' |  z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j  w+ w$ n  }1 b3 n/ `# c; x
    第一次的爱几乎永远都不可能是正确的爱,它一定是很幼稚的,它是一种小孩子的爱,因为你对爱一无所知。当你爱过很多人,你才知道爱是什么,你同时知道它的痛苦和快乐,你同时知道期望和挫折,然后你就能够选择。

! q) \) ?# ]0 H& S3 _* J* U, t
/ Z: g" n9 [4 m& x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我赞成有很多尝试性的恋情,然后也赞成一个固定的、永恒的婚姻。但是婚姻必须在你到处逛过、敲过很多门、尝过很多口井之后才发生。唯有到那个时候才允许婚姻发生,那么就不会有离婚,否则离婚一定会存在。第一次的爱是危险的,一个人永远不要第一次恋爱就结婚。等一等,因为你不知道你的头脑,你不知道它将会怎么改变。它将会改变,它或许只是一种心情。实验是好的。
! I+ y. S4 a3 j

9 C2 a: Q0 X5 O( r" \( U) f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但是只有两种类型的人。其中一种类型的人说:“结婚,你必须永远忠于第一个你爱上的人。”这是很荒谬的说法,然后有另外一方,另一个极端的人说:“不需要结婚,继续实验,即使当你已经躺进棺材,你也要继续实验。” 这种说法也是很愚蠢的,它们两者都很愚蠢。

& [( r! J) O9 z. r4 f: b% a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M( B6 v) d% Y4 o! V  q# b    我的态度绝对是第三种。有一个试验的时间,当你年轻的时候,你要去试验,你要认识很多人,让很多事情发生,不要害羞,不要觉得罪恶感,让生命流动,好让你能够熟悉于它,当你觉得你已经熟悉了,你已经知道了,你已经具有某种可以安定下来的经验,那么你就安定下来,永远安定下来。这两种事都能够给你可能的最高顶峰。
) A, c: W0 c' ?2 |

; r7 T* ]- Y$ POshoaoxiu.com% ^8 ~7 B5 w- \% y' ?$ x# v# }% B( U

1 N/ Z6 K6 r. C" `3 |. SOsho

TOP

真正的哭泣(OSHO)
" r+ t$ |  B: o5 t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J# [+ f& v1 d8 p, vOsho    因为那种真诚与全然,一个人会达到某种疏离。
$ M' o- G+ v& ~) |7 }; ], `; F*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aoxiu.com5 U4 {7 {: ]5 G8 D7 I
  别为你没有哭泣而担心,因为那并非哭泣的唯一方式,它也不是最深刻的方式。当真正的哭泣出现时,眼泪就消失了,眼泪无法容纳它。当你真正悲伤时,事实就是如此,而你无法相信它。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w6 t0 P! u* ]6 B6 p6 F( \5 x+ @

: A( G. A3 K1 ^" B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如果一位朋友死了,那个哭泣的人并没有受到真正的震撼。事实上这种哭泣只是逃避过去回忆的方式,那是一种对付这种情况、回到老旧状态的方式。然后伤口就痊愈了,那是一种世俗的方式。aoxiu.com6 e( T3 L# \. y3 I0 E

" E9 S$ c1 K8 k$ m/ C8 }' _  如果你真的受到震撼,死亡已经触及了你,你将不会哭泣。即使你想哭,你也会发现眼泪流不出来,你变得像沙漠一般。你会做出所有别人期待你做出的动作,但是那些都只是空洞的姿势而已,你还是疏离的。
6 w  O' |- J) l3 b9 [* z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H# M8 B* z; B5 r+ H# y+ r% i+ V! l4 ^aoxiu.com  人们也许会误解你,他们也许会认为你没有受到震撼,因为你没有哭。你自己也许会误解你的状况。你会说:「我怎么了?一个我爱的朋友死去了,而我竟然没有哭。」你也许会开始感到悔恨、罪恶感。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6 }9 {! X$ @; [, O; Y

7 n4 @1 E  l1 n" x5 e5 E0 ~  当你是真正诚恳的时候,眼泪会消失、哭泣会消失。当你并不是真诚的时候,那么就会有虚假的眼泪。在虚伪造成的不诚恳的世界、与真诚与全然造成的真实世界之间──就在这中间──会有真正的眼泪。在表面上,人们哭泣只是为了表演──他们并不在意。如果你再深入一点,到了某个点哭泣会消失──因为那是毫无意义的。然后一个人会变得疏离。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g( d6 q# S0 l- \! G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h$ J# D- ^$ P+ @
  西方心理学仍然还在中间那一点,那就是为什么西方的方法是强调要对你所有的情绪坦诚:哭泣、大笑、爱、恨──将它们表现出来。
: l9 Y! S2 \9 X1 U+ M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aoxiu.com5 b& |7 g; B/ _& A3 y0 u! q5 Q
  但是东方的心理学很久以前就已经触及了第三个层面,那是最深的、最底层的层面──那就是只是成为一个观照者。
. ?8 s" `- e& e& n' E& y' ?' i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E- ]5 Q; {  o4 M
  所以别将它当成问题,只要成为一个观照者就好。首先要抛弃虚假的感觉,好让真正的感觉出现。然后也要成为真正感觉的观照者,好让那些感觉也消失,然后一个人会被留在绝对的孤独与单独之中。
4 y. C) Z6 k/ e0 C# T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2 W/ j6 \; G/ ?1 w2 a) b
  你无法想象那种单独的美……但是渐渐的这种事将会发生。
  ?5 r8 O9 I; r2 J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b; m# U9 ^1 x( M

TOP

代价(OSHO)
7 a: o& q: I2 L( O# i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 d/ o% Q8 [4 o( `. f, P( b    观察种子发芽,突破坚硬的谷壳,然后是坚硬的土层,然后冒险进入世界——未知的、未测的、未描绘的将来。没有人知道将要发生什么,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危险。如果植物变得害怕而留在种子里,它就永远尝不到生命的滋味了。aoxiu.com# t9 |! ?9 {# t$ P. ^" d* O5 L

9 B( Q( ^2 c) \' N  不要害怕。从你的无知里出来,从你的保护壳里出来,从自我里出来。自我就象蛋——一层保护壳。从你的个性里出来,从你的良知里出来。接受挑战!冒险进入未知。
+ u& T6 @% E9 S2 I0 w, `6 Raoxiu.com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e- H4 }) ]; j. I3 o, G
  一开始,会发生很多痛苦,很多磨难。但是,只在一开始,我向你保证;那只在一开始。如果你能通过它——你通过得越完全,它过去得越快……如果你能真正地完全,它就会即刻过去。但是,在这一瞬间,你会经受所有的地狱。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0 V4 C) Z& A1 Z. o" E- ^# `3 o5 K
Osho' A, |) H# O8 E/ [
  那种折磨,在它经过以后,你就知道它对你做了什么。它清洗你,它净化你。它象火;你象金子。它提纯你。它没有烧伤你,它没有毁灭你。它只毁灭你内在的一切垃圾,一切不是金子的东西。你的所有异物都被毁灭了。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q/ M( r. i  p; }* y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2 N6 j5 u8 f4 Y3 ~+ {
  但是你的自然,你的道,被拯救了,被提纯了,完全清除了所有的杂质,在那颗纯净的心里,发生着我们称为解脱的狂喜,绝对的解放。或者,你可以称之为上帝。被提纯了,你变成上帝。被提纯了,被清洁了,你变成了神。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o( d4 L7 \4 ]' k' J, d- u2 B
* `; P- T4 v, M! h
  那最终的狂喜是你的,但是需要付出代价。代价就是通过磨难。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z7 q2 q4 o# f4 u5 w% H& U

* v+ r+ \  f- T  @) N7 c

TOP

目标与恐惧(OSHO)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1 i8 C$ c( a& \6 ]3 g
aoxiu.com' K1 O( b# [1 ^+ ^
你越是想要到达,你就越会被陷住,因为你会变得越害怕,那个害怕错过目标的心情会抓住你,那个害怕没有达到的心理会使你变残缺,那个害怕走错的心情会使你瘫痪。如果没有目标,就没有恐惧。Osho' {8 a5 H7 y; S: s2 M# a6 k
aoxiu.com: S! b; z9 w  ~( |* K& J

% S) l" p0 [  [! U8 a3 n3 p: TOsho记住,恐惧是目标指向的。如果你什么地方都不想去,怎么会有恐惧?你不可能错过,你不可能成为一个失败者,所以会有什么恐惧呢?恐惧意味着可能成为一个失败者。这个成为失败者的恐惧是从那里进入的呢?它是因为目标指向而进入的——你一直都在寻求目标。

TOP

嫉妒和自由(OSHO)Osho5 k: h# J* p- W0 J  j
aoxiu.com# C% G/ a7 [+ L: F; ]0 @, v
一個新桑雅士說她和一個男人生活一年了,那個男人也喜歡別的女人,她不知道如何控制她的嫉妒。
2 Q& H5 b. S& d6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 w" b+ |, }- ?Osho奧修回答:
1 F2 H( S- [6 c- m0 ]. m3 _&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a! h$ V; ]6 G% Z) u9 }8 v
  這對於女人一直是困難的除非她也開始愛別人;否則這將保持很困難。他不能被阻止,阻止他也是醜陋的。那麼,你就是在破壞他的快樂。如果他的快樂被破壞了,他會報復你;他不會覺得很想愛。如果你試圖支配他,阻止他去這去那,他會覺得窒息。aoxiu.com# C" p% P- h7 R% l& |! l

, f! D. x0 V  X/ {5 K, @3 h8 o% v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問題在於長久以來男人總是那樣生活的。女人從來不那樣生活--由於幾個原因。首先,在過去,問題是孩子--如果她懷孕了,那麼她會陷入麻煩--那麼,這是關係到安全、財產和一切的問題。其次,男人自己一直在教導女人要純潔、貞節,從一而終。男人在使用雙重標準:對女人一個標準,對自己另一個標準。女人不得不純潔、忠貞、服從。而男人呢?他們說:「男孩子畢竟是男孩子。」
% _+ u3 B5 U8 s5 l: L7 c" @ $ f: u2 p3 m' R/ Q% ]0 d1 _4 `
  男人為自己保留了所有的自由權。在過去他可以這樣,因為財政掌握在他手中。所以從財政上他是強大的。他受教育,有工作。女人沒有工作,不受教育。她的整個世界局限在房子裏。她與房子外面沒有接觸,所以幾乎不可能去戀愛。至少你需要一些接觸--只有那樣你才能和某人戀愛。男人在女人周圍建起了中國的萬里長城........數百年來回教徒甚至不允許他們女人的臉被別人看見。女人不能和任何男人說話。一個漫長的壓抑--它進入了骨子裏。
- M! X9 z! z- A  p- p5 g3 a  SOsho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U! r6 ~, A) x
  現在事情改變了。現在女人受教育,它能有工作。她和男人一樣自由。她能遇到別人,她能戀愛,她能享受生活。現在懷孕的問題也是不相關的了。
5 I0 m) g: ]5 l  `8 ]* b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5 P1 [" q; y4 I" }1 F& h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避孕藥片成為了最大的自由之一。但是舊的頭腦還在持續,這不是一件小事--成千上萬年的心理訓練。你的媽媽和媽媽的媽媽,以及所有在你之前的女人都被訓練過。那個訓練也穿透了你。7 c- N/ }$ N" y& _7 |

, }& ?: D0 j% I7 z0 P% cOsho  那麼,問題會在那裏除非你變得很有意識並扔掉它。只有兩種可能:一種可能是繼續嘮叨你的朋友,就像女人過去一直做的。那沒有幫助;那只會使男人對女人感到更厭惡。你越是嘮叨就越是把他扔進別人的懷抱。因為和你在一起,他變得疲勞、無聊。他願意到別的地方去,會見不嘮叨的人;這是一種安慰。那沒有幫助,那也是破壞性的。
+ a3 O2 K9 B0 _+ e4 F1 u7 r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i2 Q' z0 m
  另外一件事是:變得有膽量,告訴他如果他覺得喜歡那樣,那麼記住這個--你也將採取同樣的方式。不應該有雙重標準!如果他欣賞愛上別的女人,那麼你將欣賞愛上別的男人。你愛他,但你也將愛上別人。只要讓他清楚這一點,立刻地,如果他害怕,如果他自己是嫉妒的類型,那麼,或者他會說「我將停止」--但那是他自己停止的........或者不必擔心--你也開始移情別戀。這其中沒有什麼不對!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E8 a9 e" ]" d( r# }& N

( `6 z6 c9 Q4 F0 t: B# |  Aaoxiu.com  我不是說他做錯了什麼。所有我說的就是:不應該有雙重標準,對於雙方只能有一個標準。每對夫妻都必須決定一個標準;那是一個承諾。如果你們都自願地、快樂地、開心地........決定你們中的任何一個都決定保持只有對方,一夫一妻制--很好。如果這不可能--一個說「我喜歡保持自由」--那麼你也保持你的自由!為什麼要痛苦?痛苦是因為他在尋歡作樂而你只是坐在那裏想他。你也去找樂子!aoxiu.com4 _! b' w8 S# o2 h- |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w; }7 W1 q! g4 I9 W7 {( v; M2 V
  這不僅僅是你個人的問題。這將是未來每一個女人的問題。鼓起勇氣!我將幫助你---這些團體和靜心將幫助你。鼓起勇氣,在你開始移情別戀之前告訴他「這將是這種情形--不要為我而感到嫉妒。」因為男人甚至更嫉妒;他們男性的盲目自大感覺很受傷:「我的女人和別人做愛?」他們開始覺得好像他們不夠男人。但是這樣以來,那是他的問題。首先要清楚你們遵守同一個標準。當兩個人決定一起生活,那麼,一個特定的行為準則應該建立起來。只是有一個遊戲規則,但是它將是對雙方都適用的。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k: i% f' K6 I

4 K4 H9 n$ }  q* D& _7 h) h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那麼,無論什麼決定來到........要麼他決定不找別人--這很好--要麼他決定依舊保持他的自由,那麼你是自由的。那麼,不要膽怯;開始行動!有很多美麗的人,為什麼局限在一個人?每個人都能貢獻某種別人都不能的東西。每個人都是那麼獨一無二。為什麼不愛很多人來豐富你的愛情生活?事實上這不是反對你愛的男人。我自己的觀察是如果你愛很多很多的人,你也將更愛你的愛人--這是一個簡單的算術--因為你在愛情上會變得更有技巧。你將能夠瞭解到許多形式的愛。你將變得更豐富和成熟。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B" l* B+ o+ N, _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y% ^8 p6 E0 t- w$ @
  執著一個人是一種不成熟。為什麼一個人要執著呢?愛是美麗的,愛是神聖的。所有的愛都是上帝的形式,那麼,為什麼要被一種並不迷戀你的形式所困惑呢?如果雙方互相迷戀,那很好。
- G+ y5 l# ?, Q) J: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3 u# m4 `! J. D: d/ M, Y
  這是一個陳舊的、並不科學的想法:如果一個男人有時候去和別的女人有一點風流韻事,那麼他自己的女人會受傷,她將不會得到屬於她的那麼多的愛。那是錯誤的。她不會受傷,她將得到更多。
# K; d/ u; c! e" y  I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K2 g. g: D- E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很快,去看別的女人,去會別的女人,這個現實會一再的來到:「要點何在?我自己的女人可以用更親密的方式、更投入的熱情、更多的承諾來給予這一切。為什麼我要像乞丐一樣的行動?」他將帶著對你更大的渴望回到家。
. b' `3 d$ M3 j; [/ e+ _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o; K/ C+ a, S" w$ n4 QOsho  事實上,現代心理學建議,如果婚姻要繼續下去,某一方的一點風流韻事總是有益、有助於保持婚姻的延續。如果沒有某一方的風流韻事,那麼婚姻就真正成為了一個無聊的現象。它變得如此沉重--同一個男人、同一個女人、同樣的話、同樣的愛;遲早每件事都會成為例行公事。那麼就不再有顫抖,一切都是重複、單調。
: a; j1 t  y! a6 J* w& E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V2 @0 b$ ~& @4 iaoxiu.com  與他好好談談,挑明如果他在享受,那麼你也是自由的。成為自由的!自由需要一點勇氣,它需要貪婪,但是你會享受它。它不會擾亂你關係中的任何東西;它將強化你的關係。你將不再嘮叨他。當你自己開始時常去找別人,你會停止嘮叨。事實上那就是為什麼女人不去找別人,因為那樣一來嘮叨就毫無意義了。而她們享受嘮叨--這給予她們力量。如果她們也有外遇,她們就不能使男人感到罪過。使男人感到罪過能給予極大的力量。但這是錯誤的。決不要使任何人感到罪過。如果你愛那個人,為什麼使他感到罪過?如果他喜歡它這種方式,讓它是這種方式!你也去有一些風流韻事。那將使你們兩個互相自由。當愛是自由的,是從自由給出的,它具有完全不同的品質。它其中有某種真正美麗的東西。Osho# H/ k0 H; l, W" k, `

, D" S& @8 z% |- Aaoxiu.com  那麼就沒有衝突,沒有戰鬥,沒有嫉妒,沒有這類東西。只有平和、安詳、寧靜的關係。當你也有一些新的愛情,他也如此,那麼兩人總是處在一種蜜月中;相聚在一起總是美麗的。那麼事情絕不會變得老舊和腐朽。
3 G1 p" U: u/ ^/ d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0 J; u* l  j: r- X% t: Y) c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只要一點點勇氣........。這就會發生!

TOP

今天暂时发到这吧,休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