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伟人度过的童年时光》——第十七章

《跟伟人度过的童年时光》——第十七章(2009-10-23 2128)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R" ?8 G3 L, Y' h7 O
标签:杂谈  分类:跟伟人度过的童年时光 # h; n8 P2 v# j# D( b7 W
虽然在“住持城堡”有很多人,他们基于某一种理由被认为很重要,诸如葛吉夫的秘书哈特曼夫人以及她的丈夫钢琴家与作曲家哈特曼先生,他改编以及演奏葛吉夫在自己的小小“风琴”上所写的各种乐曲;但是,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永久居民却是葛吉夫的妻子,她总是以欧斯磋斯基夫人为我们所知。
6 o$ i* `- r/ h8 v, WOsho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e6 L7 h* U- ^  `! T$ u4 `
她是一个很高,很大块头的俊美女人,似乎经常出现,几乎默默地沿着建筑物的走廊走着,监督着厨房、洗衣间,以及一般家务的运作。我不曾知道她到底有多大的权威,有什么样的权威。在她实际上对我们说话的很少数场合中,我们心中无疑认为她所说的话是法律。我记得曾特别被她移动身体的模样所迷;她走路时,没有明显地移动头部,动作中没有一点点急动的成份;她从来不匆匆忙忙,但同时却以令人难以相信的速度工作着;她无论做什么事情所表现的每种动作,都是那种特殊的活动所绝对必要的。) Z4 M6 c7 b+ A" m+ `& _# @

' h+ `( i% s; L! }! G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在“住持城堡”的第一个夏天之中,她通常都为葛吉夫准备三餐,拿到他的房间给他;当她在厨房时,我们才有机会观察她在工作。事实上,她很少工作,她似乎不使用自语作为沟通的方法,除非绝对必要;当她说话时,从来不提高声音。她似乎被一种“温和的坚定”气氛所环绕;每个人都以一种敬畏的态度看待她,她激起人们一种真正的忠诚感觉——虽然所有的孩童几乎不曾将这种感觉表现于外。Osho& n0 o" |! d( z* t$ M" r8 l8 ?3 U

. b1 R  t7 }0 D% E3 Y5 [虽然我们之中大部分人都没有跟她有所接触——就平常的意义而言——例如,我怀疑她曾亲自跟我打过招呼——但是,当我们知道她病得很重时,大家却都很担心。我们想念她所经常透露出的那种象征“不言而喻的权威”的感觉;当她不再出现时,我们就有一种明确的——就算无法界定的——失落感。
+ V4 ]. S. S6 v$ j) q9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n8 w* U/ C* f: B( [" Y  n1 p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除外,她的病使得葛吉夫的例行工作有了很大的改变。一旦她被局限在自己的房间中——她的房间面对葛吉夫的房间,大小一样,但却是在主楼相反一端——葛吉夫就开始每天花几小时跟她待在一起。葛吉夫每天早晨都会到她的房间待一段短时间,监督那些被派去照顾她的人——她的两个最大的侄女,以及时而还有其他人——然后在午餐后回来,通常整个下午跟她待在一起。
! U- J. V" d6 D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3 j* v! y( s2 M
在这段时间,我们很少跟葛吉夫接触,除了晚上在大客厅的时候。他忙着工作,孤独一人,把管理“住持城堡”的几乎所有细节都交给其他人。我们在厨房值班时,时而会看到他,因为他回来厨房亲自监督妻子的食物准备的情形。她的妻子所吃的食物包含大量的血成份,用小小的手压机从特别为她选购的肉中压榨出来。
) R0 ^" g: N( A/ z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q' g6 F3 A8 g0 V" R
她在开始生病时,时而会出现在露台上,坐在阳光中,但是在夏天期间,她终于永久待在房间了。有一天晚上,葛吉夫告诉我们说,她患了不治的癌症,医生认为她只有两个星期的寿命——有的医生在两个月前这样说。他说,虽然可能要使尽所有的力量,但他还是决定尽可能让她获得很久。他说,她是“经由他而活着”,这几乎花费了他每天的精力,但是,他希望让她再活一年,或者至少再活6个月。
  H9 w) g5 W5 r, z. r; S( {) u
4 Y+ c( O7 d' Iaoxiu.com由于我仍然负责清理葛吉夫的房间,所以我需要与他有一定量的接触。他时常会在夜间叫我送咖啡去,因为夜间是他从事写作的唯一时间——通常都熬夜到早晨5点,从前也得大约10点钟开始工作。
5 O$ L: L: q) Oaoxiu.com
$ D. g& c" C- ~$ C- n3 a% A, {aoxiu.com除了小鸡、那只驴、那匹马、很多羊,以及一度有一只母牛之外,“住持城堡”四处也有很多猫和狗。有一只狗,是很丑的黑白相间杂种狗,经常跟随葛吉夫到处跑,但还不足以称呼它是葛吉夫的狗。在这期间,葛吉夫很少离开“住持城堡”——他把到巴黎的次数减少到绝对的最低限度——这只被葛吉夫称之为“爱智”的狗变成了他经常的同伴。它不仅到处跟着他,也睡在葛吉夫的房间,除非葛吉夫亲自把它放置在外面;他通常都这样做,他告诉我说,他不喜欢任何人或任何动物跟他睡在同样的房间。“爱智”一被放置在外面,就会在门前蜷缩起身体,靠在门上睡起来。他是一直相当凶猛的看门狗,很保护葛吉夫。然而,它去非常容忍我,因为我显然获得葛吉夫的同意,经常来回于葛吉夫的房间,它会怒视着我,打哈欠,允许我跨越它的身体,进入房间。
/ B! M# V/ N3 \6 n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aoxiu.com  ~% L$ j: O& Q$ S- o7 k
有一天晚上,已经很晚了,整个“住持城堡”笼罩在一片沉寂与黑暗之中,只有葛吉夫的房间例外;当我走进去时,葛吉夫放下工作,要我坐在他旁边的床上。他很详细地说到他的工作,说到他的写作多么辛苦,他每日照顾欧斯磋斯基夫人多么累,然后跟平常一样问及我自己。我重述自己正在做的各种事情,他就说,既然我必须处理动物方面的很多事情——我照顾小鸡、那匹马、那只驴,最近也喂“爱智”——所以他想知道我对它们的想法。我说,我认为它们是我的朋友,并且告诉他说,我甚至为所有的小鸡命名,他觉得很有趣。aoxiu.com7 }1 j( R% V; s$ f) |3 [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3 k* Z# }7 G1 C7 [
他说,小鸡并不重要——他们是很笨的动物——但他希望我要好好照顾其他动物。那只驴并不太要紧,他担心的是那匹马和那些狗。“马和狗,有时母牛”他说,“是特别的动物。我们能凭着这些动物做出很多事情。在美国,在西方世界,人们愚弄狗——让他们学习把戏,以及其他愚蠢的事情。但是,这些动物真的很特别——不再只是动物而已。”然后他问我,是否听过“轮回”,我说听过。他说,有些人,例如佛教徒,有很多关于轮回的理论,有些人“甚至相信动物会变成人——或者有时人在下一次轮回中会变成动物。”他在这样说时笑着,然后补充说:“人在学到一点东西时会用宗教作出很多奇异的事情——为宗教捏造出新的东西,有时是不怎么真实的,但通常来自真实的本源。就狗而言,他们的说法并非全错,”他说。“动物只有两个中心——人是三个中心的生存体,有身体、心、智,全都不同。动物无法获得第三种脑而成为人;但就因为这样,因为他们无法获得第三种脑,所以我们需要经常仁慈对待它们。你知道这个字眼‘仁慈’吗?”Osho& H, q5 W' |5 o1 `1 w7 g" H) ~
aoxiu.com4 Y2 G( s9 P) p
我说我知道,然后他说:“永远不要忘记这个字眼。这是一个很好的字眼,并不存在于很多语言之中。例如,在法文中就没有。法国人说‘亲切’,但意思并不一样。不是仁慈,‘仁慈,kind’源自‘亲属,kin’,像家庭,像同样的东西。‘仁慈’意思是对待别人像自己。”Osho+ R+ c$ P- i* A  D( {2 n7 T0 @0 R+ ^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0 _0 O- Y- D( M
“我们需要仁慈对待狗和马的理由,”他继续说,“是因为他们不像所有其他动物,纵使他们知道无法变成人,无法像人一样获得第三种脑,但所有与人有关系的狗和马,在心中都希望变成人。你看看狗或马,就会经常在它们眼中看到这种忧伤,因为纵使它们知道不可能,还是希望着。对于不可能的事情存在着希望是很悲伤的。它们是因为人才这样希望的。人伤害了这种动物,人几乎努力要让狗和马像人。你听到人们说‘我的狗几乎像人’——他们不知道自己说出了几乎是真实的事情,因为他们多说的话几乎是真实的,但仍然是不可能的。狗和马似乎像人类,因为它们希望这样。所以佛利兹啊,”——他经常这样念出我的名字——“你要记住这件重要的事。好好照顾动物;要经常对它们仁慈。”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3 Y, j- |$ J; a4 m, ~) p
. j4 g* |- t  \8 R2 S/ i5 b7 K
然后他谈到欧斯磋斯基夫人。他说,他照顾她是极为疲累的事,也是很困难的事。“因为我努力要对她做出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如果她是自己一个人的话,早就死去了。我用我的力量让她活着;这是很困难的事,但也是很重要的事——这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她轮回了很多生,是很老的灵魂;她现在可能上升到另一个世界。但病魔来侵,使得事情更加困难,使得她不可能自己做此事。如果能够再多活几个月,就不必回来再转生。你现在是属于‘住持城堡’家庭——我的家庭——的一部分,你可以帮忙为她许下强烈的愿,不是许愿长寿,而是在正确的时间适当地死去。许愿有帮助,就像为别人祈祷。如果是为自己,祈祷和许愿是没有好处的,只对自己有好处。但是如果诚心为别人许愿,就会有帮助。”
; G- }* Q" ?$ S8 \# @7 X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s- z4 g9 T, N2 {/ |
他说完时,看着我很长的时间,以那种深情又生动的模样拍拍我的头,叫我去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