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伟人度过的童年时光》——第二十章

由于葛吉夫从事写书的工作,自然需要一位打字的人。他不是以普通的方式去进行此事,而是很铺张地雇佣了一个年轻的德国女人,是他在旅途中所发现的。在她到达的前几天,我们就听到有关她的消息。为了她的来临,葛吉夫刻意准备了工作,包括为她找到适当的房间,取得一架打字机,安排适当的工作空间,以及等等的。葛吉夫对我们大家赞美她的特质,告诉我们说,他发现这个完美的人,“适合我的目的”,是多么幸运;我们以强烈的期望心情等待她的来临。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I; C0 c' q4 b# P

7 E: e& h" `, p! B+ l7 a; l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她到达后,被介绍给我们大家,我们为她举行了参会,整个过程充满喜悦的气氛——她获得了所谓“高贵的待遇”,而她的反应也很热烈,认真地看待她自己,就像葛吉夫认真地看待她。事实证明,她主要的杰出成就是:就像葛吉夫不断非常惊奇地告诉我们的那样,她能在打字时“甚至不用看打字机的键”。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1 P5 H) {( [2 i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r5 M! a' G/ C+ e7 F0 ^
我确知,不曾有秘书或打字小姐因为有能力使用触键指法而获得这种待遇。好像为了向我们证明这种能力确实存在,这个年轻女人就在露台上安置一张桌子,可以完全清楚看到我们大家工作的情况。她就整个夏天待在那儿,愉快地打着字,除了雨天之外。她的打字机发出的咯啦声在我们所有人的耳中回响着。aoxiu.com! O  Y& W- f# l. Z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d* Z8 W! o; w/ B+ m2 i$ k; M" n
为了对她公平起见,我必须承认,我又一种反德国人的强烈偏见,因为从小就听到德国人在一次大战中的恶行。我跟她第一次接触是某一天晚上。我那时工作完了,正在房子后面的庭院中洗自己的东西。她不知道我是谁,只看过我,认为我是法国人,从一扇俯视庭院的窗户那儿叫我,以很浓重的法国腔问我要到哪儿拿她所谓的“力士肥皂”;她设法告诉我说,她需要这种肥皂来洗长袜。我用英文回答,我知道她听得懂,并且我的英文也讲得比法文好;我说,我想她可以在大约半里远的地方杂货店买到这种肥皂。她的反应却是丢给我一些硬币,告诉我说,如果我能帮她去买,她会很感激。
4 E* ^" j8 f! n( z* _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2 X, K4 B& [" R  N; s$ g我捡起硬币,上了楼梯,交还给她。我说,我想应该向她说明,“住持城堡”并没有差童,到那时为止,没有人告诉我说,她可以成为一般规则的例外;每个人都做自己个人的工作,包括个人的购物。她路出“迷人”的微笑,说道,她确知没有人会反对我为她做这个差事,因为她在为葛吉夫先生做很重要的工作——也许我并不知道。我说,我也在做类似的工作,我照顾葛吉夫和他的房间,也做我自己的差事。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3 G+ Z# ?1 G$ v4 S+ Q' I
Osho  g  G4 n+ B3 S; M2 Z
她似乎很惊奇,沉思了一会儿后,她说她要到葛吉夫先生那儿解决此事;她说,想必有人对她在学校的职务有所误解,至少在我这方面是如此。不久之后就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几分钟之后,葛吉夫就来了一次“咖啡的使唤”。
* S: e1 Y) J: ]( H- g& [- @- tOsho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y  t- a) y) M1 e( v, _
我拿着咖啡到达葛吉夫的房间时,这位打字小姐跟他坐在一起,就像我所预期的。我服侍了咖啡,然后葛吉夫转向我,路出他那“动人”的微笑,“你认识这位小姐吗?”他问。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j0 H, |, }& `4 c3 ]; s+ p" \# \# `8 U

- G% M2 K) D# ~' c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我说,是的,我认识她。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5 n. |; m5 H, u9 N4 l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V; U0 ?7 z9 T# u" A
然后,他说,她跟他说了,他知道,她曾要我为她做一件差事,结果我拒绝了。我说没错,但每个人都要做自己的差事。
2 }+ H( t; T0 U8 c) v$ O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1 c) G! |7 K! laoxiu.com他表示同意,但又说,他没有时间指示她所有的事情,如果我这一次算看在他的面子上,好心做她所要求的事,那么他会很感激,因为她对他而言是很重要的。我很迷惑,甚至很生气,但我说,当然我会去做的。她把钱交给我,我到店里去为她买了肥皂。无论我可能有什么感觉,我都认为葛吉夫有很正当的理由要我为她做这件差事,并且我也认为这件事结束了。也许,她在我所没有体认到的某方面确实是很“特别”的;至少葛吉夫似乎认为她是如此。
8 p9 t  T: [& z' _$ saoxiu.com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i5 X" G2 ]- H9 N2 U, k7 }
然而,我却很生气,因为在我给了她肥皂和零钱之后,她却给了我小费,并且说,她确知我此时已体认到,她首先就做得很对;她也说,她希望葛吉夫的行为已经让我清楚这件事。我一肚子火,但忍住不说话。当我看到葛吉夫先生时,也忍住不告诉他,但却继续一肚子火。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9 E- j! Y4 E

( y% V; Z$ {2 p1 [2 e+ Z3 ]% e9 ?Osho几天之后,在某一个周末,很多客人到达了。葛吉夫在靠近草地的平常小桌旁欢迎他们,也就是打字小姐工作所在的露台前面。我为他们拿来咖啡,服侍他们。葛吉夫做手势,叫我不要离开,然后告诉聚集在一起的客人说,他几乎等不及让他们看到他的新宝贝,就是新获得的两样美妙的东西:一个电冰箱,以及一位“触键打字小姐”。然后,他要我带路到放置新冰箱的食品室。客人们感到莫名其妙,因为他们看到的是一个平常型式的冰箱,而葛吉夫却说,这个冰箱“完全自动制冰”,甚至“不用我帮助”——是西方世界天才的真正产物。看完冰箱后,我们全都回到露台去看第二件美妙的东西;这个美妙的人儿也“不用我的帮助,甚至不用看着键”,能够打出他的书。打字小姐站起来要跟葛吉夫致意,但是葛吉夫并没有介绍她,要她坐下来。然后,在葛吉夫的命令下,她开始打字,“甚至不用看着键”,而是得意地凝视着空间。# C0 E- V4 D/ r3 U% r5 L0 N
aoxiu.com5 N( Y. g& J) l7 z# h
葛吉夫站在他的客人之中,注视着她,露出无限的赞赏之情,说她是西方世界“天才”的另一产物。忽然葛吉夫看向我这边,路出很开朗的微笑,好像我们一起分享一个大笑话,然后要我收拾咖啡杯。
, l# ~: j% c, `8 P7 B8 n# k
* d$ w; k6 R1 _4 Q% Aaoxiu.com一直到那天晚上很晚之后,他才在他的房间中再度提到打字小姐。他先谈到那个“电冰箱”——“只要插下插头,立刻冰箱就发出嗡嗡的噪音,开始生产冰。”他又对我微笑,似乎有什么阴谋。“那位德国小姐也是如此。我就像插头——我说打字啊,她也就开始发出噪音,产生出来的东西不是冰,而是书。美妙的美国发明。”
/ g5 U. ^: T) L( J6 s' G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B! {9 a9 e! U, D& B6 P5 L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然后,我几乎喜欢她了,从此以后都会很高兴为她做差事。我禁不住要这样说;葛吉夫对我点头看起来很满意。“当你帮助打字小姐,你就是帮助我,像为机器上油,让它继续运作;这个美妙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