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社会的革命 vs 意识(个人)的革命

本帖最后由 玫瑰园 于 2011-2-7 21:06 编辑 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0 }& d" k! |* R9 h% y) |

0 r' C. d/ b  k3 o$ A% y0 Aaoxiu.com我想起了“农夫与蛇”的故事,农夫的死是值得反省的。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s2 s7 w( s% q1 W
农夫温暖的怀抱拯救了蛇,但农夫却也因此丧了命。我们假设农夫的爱是无可置疑的,那他的死就显示了其行为中的某种“缺失”。这种缺失就是“智慧”。相反的,假设农夫拥有智慧而没有爱,那么死的将会是那条冻僵的奄奄一息的蛇,而这也不是个值得庆幸结局。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农夫同时拥有爱和智慧,而结局将是皆大欢喜。爱是生命中的灯塔,智慧是路。缺乏智慧的爱将无法行动,它无法将光亮照射的更远。那就好比要将水库的水引致千家万户需要自来水管道的协助一样。而缺乏爱的智慧将会在行动中迷失,这几乎无可避免的是它的宿命。那就好比无人驾驶的轮船终将向泰坦尼克号“致敬”。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6 u% V3 l3 G( k
aoxiu.com' l; s6 U/ ?  M3 l' m* Z3 U9 [) k
我想说的是为何世间的“拯救”最终多是悲剧,人类似乎想不出别的剧本,结局总是意料之中。即使正义一方的胜利背后也无一例外的暗藏着悲剧,我能听见那幽怨的呻吟声与胜利者的狂欢声同样强烈。如果所谓的正义者真的是出于“爱”而“战斗”,我不相信他在狂欢的时候会是孤身一人,狂欢中不应该只有所谓的正义者欢舞的身影,他的狂欢节应该是一场“水与火的盛会”。但很不幸的是这场水与火的盛会在历史中几乎从没有大规模的发生过,人类的世界一直“水火不相容”。而我们从历史中不难发现,“水”与“火”各自的“不可一世”才是人类痛苦的的根源,但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人们很少有人觉察到这点。正义者与邪恶方要对整个灾难负同样的责任!但历史就这样发生着,它在其创造者的“自以为是”的梦幻中颠簸前行,而这个梦幻是一个由诸多自以为是的人创造的巨大梦幻。& `. x) R* K) G: A) `/ k7 W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a1 F% g( a1 |7 ]+ K4 P
回头看看历史,我的感觉是,整个人类进步甚微,从原始社会到奴隶制社会再到封建社会.......再到如今的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社会,人类看似进步不小,但我认为这大多是一种“错觉”。看看社会的不同层面和领域中仍普遍存在的不同程度地"奴役"、“残暴”、“贪婪”、“自私”、“迷信”等等就知道所有历史中的“不耻”与“罪恶”仍残留于人们内在。你能说家长对孩子的“控制”或者家庭暴力的发生不是历史的重演?更别提那些幕后政团煞费苦心的各色阴谋。整个人类并没有多少根本性的进步。
$ V0 H2 o8 N: b3 H3 y, }) C: N5 z.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G( j4 n# U& ^' D9 [5 P8 R  G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当人类从奴役中不断解放,当个体被给予更多的空间,受奴役的人们有了更多的自由,但同时这也释放出了人们的责任。如果说什么能够真的衡量人类历史的进步,那就是看对“个体自由的赋予”与“个体责任的自我承担”,而这两者的发生是紧密相依的。“个体责任的自我承担”意味着对自我行为的觉醒,因为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人是无法承担责任的,那也是耶稣在十字架上向上帝祈求宽恕的理由。耶稣祈求道:主啊,请宽恕这些无知的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所以每当这种对自我的觉醒发生“个体自由的赋予” 也会随之发生。一般人们会认为个体的自由是社会所赋予的,但这是一种严重的偏颇。因为社会是一个虚构的名词,它只是由无数的个人出于某种原因所做的虚幻的投射。社会是耳聋的,这个认识直到20世纪才显现在荣格的“集体潜意识”理论中。而一个耳聋的社会一个无意识的群体怎么可能赋予个人以自由,那是不可能的。相反的,人类任何一点自由的带来都来自于“个体责任的自我承担”,来自于个体意识的觉醒。我的经验告诉我,每当你自己能看到社会的“病”,那个眼光都来自于自我意识的提升,否则你将和社会一样瞎眼、耳聋。而如若你期待一个社会性的进步,能拥有如同你一样可以看的眼睛,如同你一样可以听的耳朵,那就必须着眼于个人。正像耶稣说的:你们是世界的光,建在山上的城,是不能隐藏的。 人点灯,并不是放在斗底下,而是放在灯台上,照耀屋中所有的人。
1 V0 j4 P) d: K7 `: ]0 X* i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 f% \6 [, V' G1 ^0 P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所以这一点我认为是历史中的多数社会革命者没有意识到的,那就是“个体责任的自我承担"在人类争取自由的过程中所扮演的决定性角色,否则历史上这“悲喜交加”的故事不会迟迟不能结束。历史上每次革命的喜剧不是必然的,但悲剧都是必然的。因为只要仔细观察你会发现革命本身所需的所有的重要因素都注定了悲剧的诞生。我想说的简单点,因为它总是“水”与“火”的较量,那是“自以为是”与“自以为是”之间的较量,而最终的结果也是“自以为是”的,但却两败俱伤。这实际上是一场头脑的战争,人们一定都知道一场在西方持续了两千多年的“口水大战”--唯心主义vs唯物主义,其至今仍然没有结论。人们似乎永远都不明白那对立的两极其实都是自己内在的一部分,而那只是头脑的游戏而已,但人们就是这样执迷于头脑永恒的“分裂游戏”中。 整个人类为自由而斗争的历史又何尝不是如此,只要正义存在一天邪恶就会存在一天,只是因为彼此的“不可一世”。人类必须向着比头脑更深的地方走去! 我当然不是说人类不应该进行所谓的“善与恶的斗争”或“水如火的较量”,事实上我认为那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历史的事实的确如此。但这个过程付出的代价是惨重的,而进步是缓慢的。 一定还有别的出路,那就是“个体意识的觉醒"。! J9 m4 x2 b9 y9 X" O8 X- x
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Q: G& M0 e! W: @1 }9 @3 t
谈到“个体意识的觉醒",在这里我不得不引出宗教的力量。我说的宗教不是指在历史中被社会化、组织化和”稀释“了的宗教,而是一种彻底关乎个人的宗教品质。宗教一旦上升到社会的层面便死亡了,留下的只有仪式、迷信、依赖以及血腥。没有所谓社会性的宗教,如果社会性的宗教发生了,要不是宗教的“死亡”,要不就是宗教的“诞生”。“死亡”很容易,历史上所有伟大的宗教都无可避免的经历了这种命运,但这种社会性的“诞生”却从来还没有发生过,这当然是有原因的。老子曾经说道: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智,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老子是对的,因为对于那个时代而言人们的自我并没有太多的发展,人们是有可能回归质朴与童真的。但一切似乎命中注定,人类注定要经历水与火的历练。我觉得老子已经预料到了这点,留下的《道德经》只是一次尝试,也许只是为了那个在老子归隐之前将他拦于山前的人而作。老子曾经的理想对于现代人来说已经沦为“无知”,因为老子的理想“阻碍了”现代人们的“自我”。试问当今有谁愿意“无知无欲”如动物般的过活?老子的理想甚至已经沦为了耻辱--自我的耻辱.这是因为现代的人们忽略了老子说道所针对的“时代”。相比于老子的时代现代人们的自我已经得到了很大的发展,离“天真”的源头也已经越来越远。而“自我”恰是世上所有问题的根源。面对人们越来越多的自我情况似乎只会越来越糟,自我似乎应该被摒弃。但我却要说这是一次等了2000多年的机遇,如同老子所处那个时代可以“回归质朴与童真”的机遇一样。老子的时代错过了那次“回归”,但现在我们可以选择“超越”。
/ O6 ~' n- `* d1 T1 X1 FOsho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 Z1 K- R8 F0 a: E6 s( K
自我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被认识和了解,而当真的了解发生自我便不再是束缚。我记得奥修说过,只有当自我成熟自我才可以被丢弃,事实上不需要丢弃,因为当自我成熟了它会自然脱落。但如何才能走向自我的成熟?那就是培养对自我的“意识”,葛吉夫(第四道的建立者)称之为“记得自己”。在佛教里称之为“觉知”或“观照”。所谓“记得自己”就是在你意识到你所处环境的同时也必须同时意识到你自己的存在(这个“存在”包括身体、思想与情感三个层面)。当一个人能在任何时刻任何情景中都能记得自己,而那就是佛的含义---那意味着在一个人的存在中已经没有任何“无知"的、未被意识照亮的角落存在。很少有人相信“记得自己”的力量会如此强大,我自己的经验告诉我它可以真正蜕变一个人。社会在进行道德宣传的时候经常会用到一个词叫“自觉”,一个对自己行为“自觉”的人不会将垃圾丢到别人家门口,不会将手深入别人的口袋,也不会习惯于将别人的老婆带回自己家。但社会性的道德宣传,很多时候只是观念的灌输,虽然能起到一定的作用(有时候观念也能深入到人的意识层面,但很难),但通过观念是极难彻底蜕变一个人的。因为观念只是一种反应,不是自发的,每当你扔垃圾你的记忆就跳出来告诉你:不要随地扔垃圾。而有时候因为某些原因,这种机制会失灵,例如当你正要扔垃圾,恰好一位美女经过,这时你可能会完全忘记要怎么办,随手将垃圾扔掉。这突如其来的事情会打乱你原有的“安排”,看看这脆弱的“道德防线”。观念是善变的,善变是头脑的特性。它总在根据遇到的情况调整自己,它是个彻底的投机分子。这也就是为什么历史上的思想革命那么频繁,每个时代都有相应的主流的思想。但你能看到透过思想的革命人类的进步来的如此缓慢。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3 @' m' K  Z7 e2 V  Q+ q

! q- m' A; X; _( @. K& yOsho,奥修,静心,爱的艺术,Meditation我不是说道德灌输式的“自觉”是不管用的,但其作用微乎其微。首先出于统治者的愚昧或恐惧,社会关注的更多的是道德(观念),而不是“自觉”。这其中有很大的区别:在道德的灌输中是“被动的接受自醒“,而在自觉中则是“主动地自省”,一个是死的,一个是活的。试问你如何拿一个死的东西来应付瞬息万变的生活? 而正因为这种僵死的方式,社会所提倡的“自觉”从来没能被提升到一个人存在的所有层面,好比一栋黑暗的房子,你不能只为卫生间或厨房点上灯。我们可以把人类头脑层面的改造称为“思想的革命”,把专注于人类意识层面的提升称为“意识的革命”。人类真正需要的是“意识的革命”不是“思想的革命”,意识改变了思想自然会跟随,即使是思想的革命其实最终也是为了能达成意识层面的进步,不是吗?只有带着对自我存在的清醒意识和了解,一个人的行动才是“无害”的,否则任何行动中都可能包含着“无知”。我不反对任何人的举动,但我强烈的自许:要籍着那个行动提升自己的意识,否则这绚烂与黑暗并重的生活无法相遇。生活予人类最大的意义就是它提供了人们了解自己的机会。但这种了解只有在一个人将眼光转向自己时才有可能发生,不管人们身处于怎样不同的生活有着怎样不同的现实与梦幻。9 k. l3 x: Q1 A
aoxiu.com' Z4 k6 v, W  M& O6 e
只要“个体自由的赋予”与“个体责任的自我承担” 仍然存在进步的空间,人类为自由而战的脚步就不会停止。但我认为首先要“独善其身”,即使是“兼济天下”的同时也不要在这个过程中忘了“独善其身”。如果佛陀,老子,耶稣没有深入地“独善其身”就不会成为历史的“灯塔”。那些被历史淹没的声音总是缺乏“自省的光芒”。奥修(OSHO)中文社区(Meditation,Love)% E& O' M# L/ Q. f# P8 L; T
aoxiu.com9 r, O4 H' h# ]" y% G
自我深沉的睡眠总是包围着我不肯离去,在昏睡中我的爱是种怀疑,当现实刺痛我脆弱的心,我只有哭泣,为世人哭泣,也为我自己哭泣。但这个哭泣让我警醒,警醒到自己的脆弱。我曾在彻底的失望中屏住呼吸,静静等待,但每一次屏息都让我活过来!如此这般,我曾死过无数次,但每当我活过来就看见人们奔跑疯逃的身影在阳光下哀号--我再一次的遇见自己。但这一刻我知道,我有着洞悉黑暗的勇气与力量,我的眼睛燃烧着死而复生的火焰。它照亮自己,也照亮别人。
庸人自扰 觉者自在......

自我深沉的睡眠总是包围着我不肯离去,在昏睡中我的爱是种怀疑,当现实刺痛我脆弱的心,我只有哭泣,为世人哭泣,也为我自己哭泣。但这个哭泣让我警醒,警醒到自己的脆弱。我曾在彻底的失望中屏住呼吸,静静等待,但每一次屏息都让我活过来!如此这般,我曾死过无数次,但每当我活过来就看见人们奔跑疯逃的身影在阳光下哀号--我再一次的遇见自己。但这一刻我知道,我有着洞悉黑暗的勇气与力量,我的眼睛燃烧着死而复生的火焰。它照亮自己,也照亮别人。
3 N' `; b4 \' [' K) U写的好

TOP